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暗殺教室/秀業】refrain

私設E班死亡人數眾多。

BE虐向,純粹練練寫文手感的產物。

這是學秀的場合,明天可能會有業的場合吧?

POPO、LOFTER同步發送。

以下為正文-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他的眼淚。

也是我唯一一次見過他的淚水。

*

距今八年前所發生的那個超生物事件,如今已經逐漸消失在人們的記憶當中。

倒不如說政府強硬的態度不得不讓記者們放棄繼續追蹤這條新聞。

不過今天正是超生物死去第八年的忌日,隨著時間流逝,當初的中學生也都步入社會當中。

……本該如此的。

可是他們高三畢業的那天,發生了一件事情。

當時傷亡慘重,很多學生受到波及死亡,就連無辜的人都被捲入事件中慘死。

為了結束這個事件,在那間暗殺教室的學生中,就必須永遠失去一名學生——那名雖然高傲卻懂得收斂自己的少年。

那日同時也是他的戀人失去他的日子。

「淺野同學你來了阿。」

水藍髮的男子站在E班教室的窗邊,如同予以自己第二輪生命且尊敬的那個師長般。

本該是操場的地方上,已經成為安葬當年死亡學生的墳場了。

「恩。」

手上的白百合代表自己最為純潔的愛情,也思念著自己的戀人。

「業他很好喔。」

「我知道。」

本就沉穩的性格如今幾乎在商場上已是殺伐果決的男人了,即便如此也無人能喚起他溫柔、無奈與笑容的一面。

因為他的白月光已經死去了,為了那個事件而死去。

在那之後,名為淺野學秀的這個男人。

徹徹底底地失去了笑容。

*

三月十二日,這一天我來到了傳說中業為暗殺而假跳崖自殺的地方。

同時也是,業與那個犯人廝殺最後的地方。

我坐在樹木沿著崖邊生長出去的枝幹,想著那日業在我懷裡死去的記憶。

春天已經來了,只是今年的春風依舊冷的刺骨阿。

*

淺野獨自一人坐在枝幹上,彷彿是憶起什麼悲傷的記憶般仰望著天空。

一陣陣寒風刺骨的風,對於只單單穿著灰襯衫的淺野非常的冰冷。

身體感受到寒冷而顫抖,但那消極的心卻因為那痛苦的記憶而顫慄著。

彷彿陷入什麼幻境般無法動彈,淺野他閉上雙眼,緊抓著雙臂似乎是想要逃避什麼一樣。

身體漸漸地、漸漸的劇烈顫抖著。

記憶中那最後的笑容——嘴角帶血的虛弱微笑——深深地烙印在眼瞼上。

——さよなら、浅野。

——もう、一緒にじゃだめだね。

——ごんめね……

我愛你還尚未說出口,記憶中的那個人就閉上眼睛了。

思憶至此,淺野掛在眼角的淚水被風吹散了,沒人看見、也不會有人看見。

生命,隨著眼水的滴落而逝去,永遠收不回來了。

「業……業……」

淺野嘶啞的喊著戀人的名字,高一時的針鋒相對、高二的惺惺相惜,高三遍墜入愛河當中,在他的生命中已經是個無法磨去的存在了。

「求求你,回來吧……」

「就算只是幻影也好,吶,留在我身旁吧。」

「吶,不要消失啊,不要從我的記憶中消失……」

隱忍著啜泣聲,淺野在思念斥髮少年的過程中,那緊繃的情緒潰堤了。

愛情,是憐愛和悲傷不斷重疊在一起的結果。

也是個易碎的物品,受到外力的攻擊就沒有了。

*

在反反覆覆的思念下,我多麼渴望想再次聽到你的聲音。

說不定你一直陪伴著我,不……該說是我能夠感受到你在我身邊呆著,說不定說了很多的話,只是我都無法聽見罷了。

其實我想過,我們的相戀說不定是一件錯誤的事。

要不然為什麼上天要帶走你的未來呢?

我好希望好希望能夠像那日你離開我以前,給予我最後的擁抱。

能不能再次將我抱著?就跟那日一樣……

這樣我就會覺得不曾失去你過。

*

「下雪了。」

身著深色大褂的橘金髮男子,坐在墳前望著天空,感受到一絲的睏意後打了個呵欠。

「真意外呢,明明都開櫻花了還能下雪阿,你說是不是呢磯貝?」

「我拿到東大的畢業證書了喔,有好好的努力當個重考生,重拚一年考到東大呢。」

「接下來我要代替業好好的去政府工作囉,雖然晚大家一年畢業,不過我會努力的。」

感受著雪花飄落到臉上的冰冷,突然間頭上被影子罩住。

「下雪的話請務必撐傘喔前原同學。」

渚臉上貌似寫了我很擔心這四個字,前原傻里傻氣的笑著。

「好好,我知道啦。」

然後兩人便陷入沉默當中,前原望向隔壁業的墳墓。

在墳前那被摔過無數次的相框中,有著被黏合回去的痕跡。

那是淺野一人幹的事情,因為他起初根本就不願意接受業死亡的事實。

那時的記憶彷彿再一次上演,相框摔落地面時,裂開碎掉的碎片好像映照出他們二人的過往。

至今也依然在微弱的光線照射下閃爍著。

「淺野他還好吧?」

「我覺得應該就那樣了吧。」

渚望向淺野方才走去的方向,沉默著。

「業……你聽得到我的聲音嗎?」

「我就在這裡,不斷的在思念你。」

「我這一生不會再愛上任何人了,也無法去愛任何人了。」

不斷落下的淚水,無人看見的狼狽模樣。

淺野仰天嚎啕。

這份懷抱著思戀的淚水,隨著淺野仰天而在空中飛舞。

若能跨越不同的時空紛落在他的身邊那該有多好?

這時天空下起不合時節的雪。

雪花與淚水,一同在這冰冷的天空飛舞散落著。

「業……」

「我們之間……」

「是否……」

「還是連繫在一起啊?」

你現在是不是也跟我一起看著一樣的天空?

這個灰濛濛,如同我倆的未來般毫無光明的天空。

*

我無法聽見業的聲音。

我真的很想要再次聽到你的聲音。

我這些年快被這反反覆覆的思念給折磨到想要跟你一起離開這個世間。

如果你真的還在我身邊的話就雪白的堆起你的人啊!

吶,請你一直留在我身旁吧,如同現在飄落的這些白雪一樣。

*

「啊啊……」

「真的、真的……好想再見到你。」

「就算只有一次也好……」

「我真的……好想見你啊……」

*

如果能讓我實現一個願望的話。

我,只求見你一面。

*

「陷入無法拯救的沼澤當中,思戀著心愛的人。」

「每天、每日都活得很痛苦。」

「這,不就是人生嗎?」

渚苦笑一聲,前原淡淡點頭已作回應。

「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去幫業拉淺野同學一把吧!」

-FIN-

其實我本來是想要開車的,不過寫了這種悲情虐貌似就開不了qqqq

真心是因為很久沒打文章才想來練練手噠!

標題如果懂得人應該會聯想到mamo的某首歌吧?

可以去邊聽邊看這篇文章喔!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