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佐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嗨,聖誕快樂。」(上)

每段開頭引號的字是我寫的一段歌詞///,

完整歌詞貼完文的時候會貼在文末,希望這篇文可以陪大家過一個暖暖的聖誕節~

----

“說來奇怪   好像誤會

心跳的怦然又多了幾回

以為不會   成了約會

再不說的話會不會後悔”

12月24日,我和J在網路上聊天滿一百天的日子。

「佳琪,妳又在發呆了。」實驗室的學姊拍拍我用著電腦的我的肩,趕走了我的心不在焉。

上班的時候想網友的事情實在不是一個好的工作態度,被她這麼一拍,我連忙拍拍臉回神,尷尬的衝著她一笑。

「嗯…,快下班了有點累,所以就…。」學姊跟我太熟了,我知道我如果裝死絕對逃不過她的眼睛,也就放棄了,乾脆的承認。

就在這時,我見著她手裡那只精緻的禮物提袋。

今天是聖誕夜…

「學姊晚上要跟男友慶祝嗎?」我望著提袋,問她。

「當然。」學姊調皮的摟摟我的肩,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妳呢?」

她說,抬眸望向實驗室的走廊,我循著她的目光看去,見著了隔壁實驗室的門牌。

啊…,我知道她想說什麼。

我感覺到我的臉有點燙,我連忙深吸口氣,告訴自己不能這樣。

但我掩飾的似乎不夠好。

「悶葫蘆,妳準備好跟她告白了沒有?」學姊搖搖手指,像個算命大師一般的莫測高深,她輕點我紅透的臉頰,「嗯?妳喜歡她多久了?我們隔壁實驗室的Team   Leader?」

「呵呵…」我難為情的笑笑,決定提醒她,「我早就放棄了,妳忘了…,我半年前就告訴過妳了,我不想再…」

「妳這種個性,放棄喜歡一個人沒那麼容易啦。」她輕拍我的臉頰,唇邊那抹不懷好意的笑容彷彿透視了我。

但當我正手足無措之際,瀟灑的她輕拍我的肩,「走囉,Bye。」落下這話,學姊便走了,只剩她那頭俐落的馬尾殘影,留在被她看透而無地自容的我的眼裡晃動。

我望著她的背影,直感無奈。

「還真的就這麼走了…」我嘆息,正想打開電腦繼續工作,桌上的一個事物卻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一包巧克力沖泡粉,上頭的便利貼寫著聖誕快樂,學姊的字跡。

我很喜歡喝熱巧克力…,學姊大概是知道,就把它留給我當聖誕禮物。

我吁了口氣,望著那便利貼字跡的瀟灑,無奈苦笑。

「聖誕快樂。」空蕩蕩的實驗室裡,我對著手裡那包巧克力沖泡粉,輕聲道。

還有些東西要趕,但肚子已經有點餓,我便認命的泡了那杯巧克力粉。在用攪拌棒攪散杯子裡的可可粉末時,大概是因為想起學姊剛剛說的話,我不自覺的往對面實驗室的門口看去。

燈還亮著。我抿唇。想起「她」向來是在實驗室待到最晚的人。

傅子渝。那個我從大學起便暗戀,而在半年前終於放棄暗戀的人,我隔壁系的同學。

至於為什麼放棄…,很鳥的理由,只因我的個性一碰到喜歡的人便太過害羞,腦海一片空白,所以幾乎沒跟她說過話,導致她大概即使因為在隔壁實驗室工作而對我有印象,但可能連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巧克力的香氣隨著攪拌棒的攪動而散開了,溜進我的鼻息裡,有點甜。

今天是聖誕夜,希望傅子渝能早點下班回去。喝下第一口巧克力的時候,我望著對面還亮著的燈光想。

只是,不知道她會和誰一起過聖誕夜…

一想到這點我的心情就有點複雜,只好趕快打開電腦,讓思緒回到電腦上。

打開電腦的時候,發現交友軟體又寄了新的配對信。

那讓我想起J…,想起那個我認識剛滿一百天的網友。

她呢?她會和誰一起過聖誕夜呢?我不禁皺眉。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好像對J變得有點好奇。

---

“是   偷偷摸摸   藏了好幾回

以為要說   卻沒有說   這一次   又是誰”

或許因為J是網友,我跟她從剛認識開始,便能夠輕鬆的聊天。

「今天是聖誕夜,妳要做什麼?一個人?」雖然是女性,J說話總帶著一點男性說話的率性,問問題很直接,不過,我並不討厭她這樣。

很巧,J傳訊息給我的時候我剛出電梯,於是我隨手就回了她訊息,「嗯,剛下班。」

「我也剛下班,比妳早一點,半小時吧。」訊息那頭的J說。

J似乎很常加班的樣子。

「嗯嗯,那接下來呢?妳有約嗎?」見到J的訊息,沒多想,我又回傳。

但這不像我平常會做的事,以致於訊息發出去之後,我有點尷尬。

她會不會以為我在約她呢?我忍不住想。

我不討厭J,甚至有一點好感,但我想我還沒有作好跟網友見面的心理準備。

而且,如果被拒絕…

聖誕夜的冷風輕而易舉便能讓人胡思亂想,加上J一開始並沒有回我,我更有點不知所措。

嗯…

我向來是個專業的鴕鳥,所以,與其在那裏因為她是否回覆而感到尷尬,當下我乾脆把手機藏進了包包裡,眼不見為淨。

不過,這也讓我一度錯過了J回覆的訊息。

直到我到家,洗完澡之後,才發現J早在我藏起手機不久,就回覆了我。

她傳給我一張照片。

「看煙火。」訊息欄裡的她說,「很漂亮,煙火炸開來的時候,整個世界好像都燦爛起來。」

我擦著頭髮看著她的訊息,不禁露出微笑。

只是,見著那張照片,我免不得也想起我離開前實驗室已經暗了的那盞燈。

──想起,傅子渝似乎也很喜歡煙火。

隔壁系的同學告訴我的。

有一年的跨年,我曾經鼓起勇氣,打算邀她一起去看煙火,但…

「妳一個人去看嗎?」不想再想下去,我傳了訊息,問J。

「一個人。」J回傳的很快,手機應該正拿在她手上,「河堤邊的糖葫蘆很好吃,但太黏牙齒了。」她傳了一個作鬼臉的表情。

J似乎很習慣一個人去旅遊。我跟她是在交友軟體上認識的,之前我曾經無意間問過她上次分手是什麼時候,她乾脆的告訴我是三年前。

大概是因為她太乾脆了,她回問我的時候,我也很乾脆地告訴她。

我暗戀一個人暗戀了快六年,所以前一段感情已經不重要了。我這麼說。

「妳跟妳的照片一樣傻逼。」那時,她過了一會才回傳給我。

交友軟體我是好玩辦的,手邊沒照片就隨手放了張很清楚的學士照,坐的端端正正的,看起來呆到不行。

但J也沒有好到哪去,她只放了一張側臉照,還是在燈光昏暗的餐廳裡,長什麼模樣根本看不清楚。

我曾經懷疑這樣會有誰想跟J聊天,但一把這個問題打進訊息欄我就刪除了,因為那樣等於是在懷疑我自己。

我會跟J一直聊下去,或許是因為她比起我要多上太多的率性,又或者,是因為她在自介欄裡打的那些關鍵字,很容易,讓我想起某個人…

煙火、巧克力、晚睡的夜貓子、喜歡旅遊。這些關鍵字如果被擷取出來,大概能貼合在上百上千人身上。

但,這些關鍵字對我而言卻只代表一個人。

傅子渝。我知道她也喜歡這些的。

我很早就跟J坦白了這件事。

「我會開始跟妳聊天,是因為妳自介欄裡的關鍵字,跟我以前喜歡的人喜歡的一樣。」我這樣對她說,沒想過會這麼坦白的跟一個認識不到幾小時的人說這樣的話。

或許是因為我那時就知道她是J了吧。知道她不會因為我說這樣的話而在意。

而那時,她也的確如此。

「那看來妳的品味不錯。」J當時這麼回傳,那語氣…,雖然沒見過J,但我能想像她嘴角那抹得意的笑容。

不覺得她討厭,我那時甚至因為她的回覆笑了。

J感覺是個很真的人,跟我的婆婆媽媽完全不同。

就像她現在一樣。

「明天才是聖誕節。」此際,J傳了訊息給正在吹頭髮的我,「煙火今天看完就夠了,明天想做別的事。」

「嗯?」我擱下吹風機,不解回傳。

「嗯什麼?我在約妳,傻逼。」手機那頭的她這般回。

啊…,我望著鏡子裡的自己,發現我的臉好像紅了。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3)


現在才發現的短文
2019-09-25 22:2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說好的下集呢?
臉書上的連結錯誤了,來這裡也沒有
2018-12-25 21:2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還好你們有提醒我,
不然就要一路錯下去惹XDD
2018-12-29 01:06回覆

等等,會有人要約人,然後還直白的罵人傻逼嗎(ㆀ˘・з・˘)

然後那個被罵傻逼的不要臉紅啊(;´Д`)
2018-12-25 09:2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嗨彼方,
不罵傻逼傻逼她聽不懂阿XDD
然後傻逼已經露出了M氣(? 
2018-12-29 01:0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