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佐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嗨,聖誕快樂。」(下)

----

“踮著的腳尖   還有   羞怯的微笑  

猜   彼此距離   今天   會縮短幾分”

我居然真的答應J了。

隔天早上到了實驗室的時候,我還有種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的失神感。

「學姊…,我這樣真的好嗎?」

嚼著三明治的學姊一邊看paper,一邊聽完我說這件事,她咀嚼順暢的模樣像是我只是告訴她我把老闆要的咖啡買成了熱巧克力。

我知道這對她來說的確是件小事,而對幾天過後的我或許也將變成小事,可是、可是、可是對對現在的我來說…

「很好啊。」學姊看我大概是不知所措到要哭了,她終於擱下她生菜掉的滿桌的三明治,拍了拍手,隨口道,「妳答應她,我才真的覺得妳打算放棄了。」

「咦?」我不明所以。

「放棄喜歡傅子渝啊。」學姊懶洋洋地笑笑,「既然妳不敢告訴人家妳喜歡她,妳改去喜歡一個可以讓妳放心做自己的人,也挺好的?」

「但是…」我皺眉,不知道該怎麼說我感覺到的不對勁。

「妳只是覺得妳心裡還有別人的影子,對J不好意思吧。」她挑眉,唇角的那抹訕笑彷彿笑著我的不知變通,「但第一,妳早就告訴她了,第二,這是見面不是告白好不好,大家認識一下有什麼關係。」

「…是這樣嗎?」我吁了口氣,看學姊講的這般流暢而不吃螺絲,被她敷衍慣的我一時無法分辨她說的是認真的,還是我又被她敷衍了一次。

「就是這樣啦。」她照例彈了下我的鼻尖,跟著把一罐茶葉塞到我懷裡,「老闆快要來了,去泡茶,別忘了他只喝溫度剛好的茶。」

「嗯…」就這樣被她支使開來的我,認命的乖乖去泡茶。

這是我的日常之一,由於整間實驗室裡我年資最淺,這種事情理所當然就落到了我頭上。

但我並不討厭這件事,因為…

「那個…,這邊、這邊的水剛燒好。」傅子渝進來的時候,我指了指我右邊瓦斯爐上的水壺,盡可能地把話說短,怕被她發現我的緊張。

「謝謝。」她對我一笑,拿起水壺開始泡咖啡。

傅子渝早上習慣喝黑咖啡,她早上總是會進來泡。

很久以前,每天早上跟她碰面的這一剎那,其實是我每天最期待的一刻。

她的側臉有個小小的酒窩,有時她的唇角邊有些笑意時,那酒窩便會在她白皙的瓜子臉上漾開,看到時,會讓人像是吃了口棉花糖一般,甜進心裡。

只是今天,當我不經意望向她的側臉的時候,卻忽然有點難過。

我想起了J的邀約,想起自己其實是對J多少有些好感,才會答應這份邀約。

想起這點,彷彿也告訴我,我似乎真的快要跟喜歡傅子渝的這份心情告別了…

泡著茶的我忍不住抿唇,而也在那時,傅子渝泡好了她的咖啡。

注意到她的動作,我不禁抬眸。

好巧,她剛好也在看我。

嗯?我愣了下,不是第一次了,有幾次我曾經就這樣對上她的眼神。

但每次我都腦袋空白,不知所措。

臉大概也…,我不敢想像。

她尷尬的笑了笑,唇角勾起時,瓜子臉上如以往漾起了酒窩。

「先走了。」她輕輕的說,帶著她一身可愛的讓人喜歡的瀟灑,便拿起了她的咖啡杯,離開了茶水間。

留下還楞著的我。

傅子渝真的是在看我嗎?

不,不是的。我連忙想。

對…,每次發現這點的時候,我總告訴自己她是在看茶水間裡的某樣事物,比方說助理剛從大賣場買來的廉價砂糖、學姊合購來的餅乾大包裝,或者老闆又從某購物台叫來的新茶茶罐山。

我總是這麼想,這樣想會幫助我上班專心,不在想她這件事情上花上太多時間。

而或許是因為要跟喜歡傅子渝的心情告別吧,又或者是我想盡可能的誠實,出於對J有好感的情況下,不想對她有任何隱瞞…

總之,在老闆來之前,我老實把這件事情告訴了J。

「我看到她還是會緊張…,應該是還有好感,這樣妳還要跟我見面嗎?」訊息的最後,我這樣傳。

她很快已讀,但沒有立刻回。

大概是無言以對吧…,我吁了口氣,心有點空空的,卻不知道該怎麼跟她道歉。

所以我又把手機藏起來了,眼不見為淨,我最擅長的總是這件事。

直到中午跟學姊吃午餐時我才看到她的訊息。

看到那訊息,我一時愣了。

拿著筷子的我,不知道該怎麼夾起便當裡的排骨。

「要見啊,呵。」訊息裡的她說,「我想好好看看妳這個傻逼。」

訊息的最後,照例,她又附了個做鬼臉的貼圖。

我眨眨眼,好像又看到她嘴角漾起的那抹得意笑容。

---

“不小心   偶然碰撞

對不起   真抱歉   尷尬的臉紅

離別的時候   咬唇   誰先猶豫了

想   說出口的話   還是變成那聲再見

曖昧再多加一些   "

我跟J約好的地點是中山捷運站的一號出口。

起因是她問我聖誕節想做什麼,我那時因為剛答應她而腦袋發熱,隨手便傳我我想吃東西。

「當然要吃東西。」她那時回傳,我彷彿聽見了她的笑聲,「見面時我們都剛下班,肚子很餓的。」

「那要吃什麼呢?」我直覺傳了問她。

「吃夜市好了。」她很快便回,「寧夏夜市?」

聽起來很不錯。我當時想,雖然我沒去過幾次寧夏夜市,但它其實就在我們實驗室附近,兩站捷運就到了。

而且,重點是,我那時腦子發脹,根本不可能提出更好的答案。

「好啊。」我回傳訊息給她。

「妳當然好。」她又很快便回。

我眨眨眼,只覺她回訊息,似乎總是以這種讓我措手不及的速度。

她繼續傳,「妳這麼怕尷尬,一起逛夜市妳就不會那麼尷尬了吧。」

那時,見著她的訊息,我在手機螢幕前愣了一下。

J或許其實是一個溫柔的人。那時,我的直覺告訴我。

但那畢竟是想像…,而我很擅長用緊張推翻我的想像,於是,在下班打卡的時候,我早已忘了無意間發現J似乎有點溫柔這件事,對見J這件事的緊張也自然而然地攀升到最高點。

「我警告妳不准落跑。」學姊把我架進捷運站,在對向等車線上瞪著我說。

那眼神好兇狠。

「嗯…」我無奈回答,轉過身之後,我的背脊彷彿都還能感覺到她凌厲的視線。

所以我只好乖乖地搭上了捷運。

下班時間,今晚又是聖誕夜,捷運上的人潮特別擁擠。

我很快便被擠到角落。

只是在那時候,看著人潮一群群的下去,又再一群群的湧上,我卻不禁想起去年,想起去年,大約也是聖誕節的這一天。

那天,我跟傅子渝搭上了同一台捷運。那是件很難得的事情,她們實驗室特別操,很少這麼早下班。

所以我見著她的時候有點訝異,想說她是不是也要去過聖誕節呢。

但她一上車厚重包包裡的Paper便露了出來,那很快的打碎我為她做的美夢。

她拿起Paper要讀,但後頭擠上的人一直撞到她的身子,不斷打亂她閱讀的節奏。

我有些不忍,加上我站的位置比較寬敞,我邊伸手點了點她的肩,「我的位置讓給妳吧。」我對她說。

她愣了一下,「謝謝。」她漾起笑容對我說,那一刻我記得很清楚,因為我難得有勇氣跟她四目相交。

「不會。」我僵硬的點點頭,站到了她的位置上,一時不知道該不該跟她搭話。

但還好,她下一站就下車了。

聖誕快樂。她離開時,我眨眨眼,彷彿聽見她對我說。

但那聲音太模糊,回想起來更像是我的幻覺,總之,那聲音在我能夠確認以前,就已那般自然的消失在人潮裡。

想起了這些,此際,我跟J約好的中山捷運站也已經到了。

不知道傅子渝今天會怎麼過呢?走出捷運站的時候,我不禁想,一時倒是忘記了跟J見面的緊張。

但等我到了約好的一號出口,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潮,我才發現我忘記跟J要她的照片。

一開始沒要,後來也就忘記要了。

但沒關係…,我站直了身子,無奈的笑笑,我想J肯定認得出學士照裡那個坐的端端正正的傻逼如我。

只是,也是在那剎那,我從電扶梯搭上來的那群人裡,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我征征然。

因為最後頭的那個,便是傅子渝。

她也跟人約在中山捷運站嗎?她走下電扶梯的時候,我不禁想。

我一時猶豫要不要跟她打招呼,可那樣的她,似乎沒有看見我,就順著擁擠的人群走到了旁邊的巷子裡。

還好她沒看見我。我鬆了口氣,不太確定今天該用什麼心情跟她說話。

「我到了喔。」拿出手機,我傳訊息給J,看到手機上頭的時間欄,發現自己找到了十多分鐘。

J過了一會才傳,「好,乖乖待在原地別動,等我一下。」

「妳還在捷運上嗎?」我回傳。

J回傳了兩個字,「祕密。」

她說,跟著,不同於前次的鬼臉,她附上了個聖誕老公公的貼圖。

「嗯?」不確定她的意思,我望著手機,有點疑惑。

----

“誰先喜歡誰   誰知道呢”

等著J的時候,我忍不住朝傅子渝走往的那條巷子看去。

那條巷子很多甜點店,時常跟學姊一起幫實驗室的大家採買點心的我有印象,其中有一家的水果泡芙,我很喜歡吃,有一次,我自己買了一盒在茶水間裡大吃特吃,還被傅子渝撞見。

真的太好吃了嘛…,想到那幕還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我連忙逼自己想點別的事。

或許買一份給J,當作見面禮吧。我心念一動。

這般想著的我,或許也是抱持著好奇傅子渝的目的地是哪的心情,離開了捷運站的出口,走進了那條巷子裡。

但走進巷子裡的我沒有看見傅子渝。

她大概是走遠了吧…,我吁了口氣。

拍拍胸口,我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告訴自己,今天既然要跟J見面,我就應該不再想傅子渝的事情。

這是我對J該有的尊重。我吸了口氣想,深冬的氣息鑽進了我的鼻腔,冷冷的空氣逼得我打起精神。

而走進巷子裡沒多久,我便看見甜點店還亮著的營業燈。

我有些高興,因為這間店,東西如果賣完就會休息的。

今天是聖誕節,它們生意應該很好,能在這時候還碰上它們正在營業,那讓我覺得自己有些幸運。

我記得J說過她喜歡吃甜食,那我想她會喜歡這家的泡芙的。

想到此處,不知怎地,想到J也有可能喜歡吃這家的甜點,我就有一點開心。

那感覺,好像,讓我們之間的相處,不再是網路上的網友,還多了幾分真實感。

「歡迎光臨。」門內的店員看見我,微笑說。

我走近櫃台,看見裡頭還有幾盒泡芙,那讓我有些雀躍。

「水果的跟原味各一盒。」我指著櫥窗裡的泡芙跟她說,邊說邊摸起了錢包。

店員應著我的要求點點頭,拿出泡芙之後,對找著錢包的我開口,「好的,請問訂購人的電話是…」

「電話?」我不解抬眸。

她見著我的錯愕也愣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露出帶著歉意的笑容,「我們門外有貼公告。」

她指了指玻璃門,「今天的商品,只提供給有預約的客人喔…」

是這樣啊。我無奈苦笑,終於懂了在聖誕節的這時間,我還能碰到它們仍然在「營業」的幸運。

原來只是個誤會…

店員看我有些失望,很認真的又跟我道了一次歉。我連忙搖了搖手跟她說,不,是我比較不好意思,我沒看清楚。

我說,把好不容易找到的錢包收了起來,帶著失落的心情走出了甜點店。

好可惜,這樣就不能讓J吃到了…

我這般想,邊想邊打電話給J。

跟回訊息的時候不一樣,J沒有立刻接電話。

只是,等著J接電話而走的心不在焉的我,卻撞上了一個人。

「啊。」對上那個人的眼,我忍不住驚呼。

是傅子渝。她的手裡拿著兩杯星巴克的熱可可。

「妳也來買這家的甜點?」跟她碰面的實在是太突然了,我尷尬的望著她說,「但這家店有公告,如果沒有預約的話…」

我說的很認真,但不知道我是說錯了什麼,傅子渝卻看著我,淺淺一笑。

嗯?我不明白。

「妳在這裡等我一下。」她說,留下不明所以的我。

幾分鐘後,她才從甜點店走了出來,手裡拎著的,便是我剛剛跟店員點的那兩盒泡芙。

我愣愣的望著她,還是不知道她要我留下來的原因。

「聖誕快樂。」她把一杯熱可可遞給我說。

「聖誕…」我說,看到她依然臉不自覺的紅了,只能順著她的話繼續說。

說著,我卻是不經意的看見了熱可可杯壁上頭,店員替她寫的名字。

一個,簡單的英文字母。

很巧的,跟我一百天來聊天的那個英文字母,一模一樣。

「這一百天,我終於能好好跟妳說話了。」J…,不,傅子渝望著我說,她的唇邊漾起笑意,笑起的酒窩有我往日不曾見過的羞赧,「…妳這個傻逼。」

一切的一切都疊合起來。

關鍵字、時常加班…

看我的模樣、泡芙、聖誕快樂…

零碎的,看起來兜不上來的許許多多事情,我卻在這時,都想了起來,然後,發現它們其實是一幅拼圖。

原來如此。我望著她,眨眨眼。

我的臉有點熱,似乎又紅了起來。

傅子渝看著我,唇角露出了一抹笑…,漾著酒窩的笑容,那樣的笑容,原來也是J…

但這些不是重點…,搖搖頭,我不想再想這些。

望著傅子渝那雙燦若星辰的眼睛,我深吸口氣開口。

「…聖誕快樂。」我認真說。

──是這一次,我終於敢好好的跟她說。

                                                                                                                                                                          (完)

----

文中歌詞↓

誰先

說來奇怪   好像誤會

心跳的怦然又多了幾回

以為不會   成了約會

再不說的話會不會後悔

是偷偷摸摸   藏了好幾回

以為要說   卻沒有說   這一次   又是誰

踮著的腳尖   還有羞怯的微笑  

猜彼此距離   今天   會縮短幾分

不小心   偶然碰撞

對不起   真抱歉   尷尬的臉紅

離別的時候   咬唇   誰先猶豫了

想   說出口的話   還是變成那聲再見

曖昧再多加一些

誰先喜歡誰   誰知道呢

                                                                                                                                                    聖誕快樂~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3)


矮油~我要點讚啦,都不給點...(中fb毒太深了...)
2019-10-08 11:0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聖誕快樂完,我可以敲新年快樂了嗎XDD

2018-12-27 23:4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嗨彼方,
不行不行,
再來個新年快樂我就要送醫了XDDD
2018-12-29 01:08回覆
咦?
這裡不能投珠?
本來這次不是要投雞蛋了,是真的珍珠的說XD
 
2018-12-26 20:1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嗨小讀者,
這裡沒有珍珠可以吃
我以為你是知道這點才改餵雞蛋的耶~~lol
2018-12-29 01:0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