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吃醋了?

前導文指路--耽美攻受拉霸機:你若不離,我便不棄

講真到後來我根本無視原本的設定自顧自寫得很開心w(槓

PO18只能放書籍這什麼奇怪的設定wwwww那單篇短文又該放哪呢www

=以下開始=

「不行,又錯了…剛剛應該要刺左邊才對…」沈沐淅懊惱地回想著方才練了n次的錯誤百出的劍法,越想越覺得煩躁。

「算了,去練字吧。」沈沐淅心想再練劍下去也不會有什麼意義,索性放下長劍回房練書法。然而不知為何,沈沐淅的字不如以往的秀氣,反而有些凌亂。「啪。」一聲輕響,把沈沐淅的情緒拉回,宣紙上不知何時落了個墨點,沒頭沒尾的。

沈沐淅怔怔地看了許久,把紙抓起揉成一團扔進紙簍子裡。望見那已堆成山的廢紙,他不禁想:「天啊我到底持續多久了這種事…」窗外下著暴雨,沈沐淅忽然看向另一邊的床舖。

啊,他何曾想過那裡會有個人真正關心自己呢?

窗外的雨,仍是一直下著。

———————

「真是的,雨勢真的有夠急。」狄焱開門進到房裡,一邊擦掉髮上的水珠,一邊小小抱怨著。

「歡迎回來。」沈沐淅壓低嗓音,盡量使自己的話聲與平常無異,可是這怎可能瞞過和他相處已久的狄焱?「聲音怪怪的啊…怎麼了嗎?」狄焱走向沈沐淅的床邊。

「不要過來。」沈沐淅縮往棉被裡。你過來只會讓我更容易露出破綻,所以,不要靠近我。

鬱悶的淚在枕上綻放。

「到底是怎麼了,沐淅…」狄焱乾脆一把將躲在棉被裡的人兒挖出來,抱著他,讓他靠在自己的肩上哭泣。「我什麼都沒看到,你就說出你想說的話吧。」他知沈沐淅性子倔,什麼事都要逞強,也就因為這樣,才讓人更加心疼。

沈沐淅聽了,哭得更是嚴重,不知是因為感動還是因為困惑。沒辦法,狄焱只好柔聲說道:「我在這裡,等緩和一些再說也沒關係。」

「我…我看到…看到你…牽著一個女生的手…看起來很親密的樣子…」沈沐淅斷斷續續地說出他的疑慮,必須要弄清楚。

狄焱看著沈沐淅的樣子,笑了出聲,「笑什麼啦…」沈沐淅輕輕捶打著狄焱的肩。狄焱湊近沈沐淅,在他耳邊道:「你吃醋了?吃我妹的醋?」「誰吃醋了!…等等,她是你妹?」沈沐淅瞪大了眼,狄焱點了點頭。「原來…」沈沐淅咬著下唇,他就在奇怪怎麼兩人長得有點像,果然,他們是兄妹。

狄焱伸手撫平沈沐淅下唇上的咬痕,柔聲道:「別咬了,會腫我心疼。」「對…對不起…我的想法太不理性了…」沈沐淅將整個人都埋進狄焱的懷中,希望狄焱可以把全部的自己包圍住。

狄焱完全沒有生氣的樣子,還會心疼我…這麼想的沈沐淅輕輕的笑了,當然狄焱漏掉了這個笑容。

「好啦,非得要我吻你,你才會露出平常那副可愛的傲嬌樣嗎?」狄焱在沈沐淅的耳邊道。

「我哪有可愛又傲嬌?」

「你明明就有。」

「我沒有。」

「你有。」

「我沒有。」

接著兩人相視而笑。

「你…剛才不是說…要吻我的嗎?」沈沐淅低下頭,只這一句話,便讓他粉紅了臉頰。

「唷~連我家沐淅也向我撒嬌了啊?和平常的沈沐淅差真多啊…」狄焱戲謔地笑著。

「…不要就算了。」沈沐淅賭氣地別過頭去。

「我可沒說不要啊。」狄焱說完就對著沈沐淅的唇吻了下去。

兩人膩歪了一陣,良久才分開。

「沐淅,我愛你。」

「我也是,焱。」

這是他們倆對彼此說出的話。

-完-

--以下有H不喜勿入!!!--

--以下有H不喜勿入!!!--

--以下有H不喜勿入!!!--

重要的事說三遍。

確定要看?那就往下吧。

=====我是分隔線得司=====

狄焱看著沈沐淅雙頰泛紅、嬌羞可人的模樣,情不自禁地再次吻住他的唇。靈巧的舌竄進沈沐淅的口中,與他共享口中的空氣。

「嗚…嗯…」沈沐淅發出了悶哼聲。過了許久兩人才戀戀不捨地分開,狄焱見狀,情不自禁地將人摁倒在床上。「狄焱…!」沈沐淅輕叫了一聲,嗓音軟軟地令人心癢。

「小妖精,你這樣是想要我讓你舒服嗎?」狄焱邪邪地笑著,沈沐淅「唔!」了聲難為情地別過頭,卻讓狄焱逮到機會啃咬他白皙的側頸。「嗯…別這…樣…唔…」沈沐淅整個人好似化為一灘春水,渾身綿軟無力,那雙丹鳳眼盈滿水氣,格外誘人。

狄焱輕笑,脫去彼此的衣衫。手指不規矩地輕觸沈沐淅胸前的紅玉,軟綿綿的乳尖開始挺硬起來。「嗯…啊…不要…」沈沐淅輕聲呻吟,白皙的肌膚染上淡粉,嫵媚動人。狄焱的手指一路往下,握住他的嫩莖套弄著,「啊啊…哈啊…別…嗯啊…」沈沐淅不住地呻吟喘息,身子無法抑制地輕顫。

一手套弄著挺立的分身,一手繼續搓揉著變得紅腫的乳頭,沈沐淅闔上眼,喘息著。「唔嗯…啊哼嗯…啊啊…不行了嗯…哈啊——」一陣劇烈的顫動,沈沐淅釋出了白濁。

狄焱伸手在沈沐淅身上遊走著,特意愛撫大腿內側細嫩的肌膚,就是不摸上令人嬌羞的敏感地帶。「唔嗯…狄焱…嗯~」沈沐淅低喘,酥麻的電流感藉神經傳遍全身。拉長的呻吟直擊狄焱的理智線,讓他瞬間萌生了想把這麼撩人的沈沐淅狠狠吃乾抹淨的念頭。

狄焱低下頭,柔軟的舌舔著後方的蜜穴,甚至伸入探索,換來沈沐淅全身顫抖和呻吟。「不…不要啊…狄焱…啊哈…」沈沐淅嬌喘著,不自覺地夾緊雙腿。

手指在穴口按壓擴張,迫不及待地進入,沈沐淅支持不住,發出一聲悶哼。隨著後庭的手指從一根到三根,沈沐淅開始扭動起腰,雙眸含淚,惹人憐愛。

「寶貝,你猜有多少手指在你飢渴的小菊花裡?嗯?」狄焱邪魅一笑。沈沐淅緊抿著嘴,不願回答這令人羞恥的問題。

狄焱也不着惱,突然抽出手指。「啊…狄焱你…做什麼…」沈沐淅搖動身體抗議著。「你想要我做什麼?」狄焱笑地邪魅,沈沐淅臉紅地像顆蘋果,嬌嗔道:「唔…你好壞!居然…居然要人家說那種話…」

「不說就算了…反正…」狄焱轉身欲走。沈沐淅不及多想便拽住他的手腕,焦躁地攀附在他身上,「不要走…我想要…」沈沐淅輕道。「想要什麼?」狄焱反問。「嗚…我想要你…用你的肉棒…操我的小穴嗯…」沈沐淅說著,身子磨蹭著狄焱的身體。

「騷貨!」狄焱戲謔地笑了。他好整以暇地坐起身,「想要,就自己來。」「嗚…怎麼這樣…」嘴是這麼說,人倒是乖乖地爬起。撐著有些痠軟的雙腿,跨坐到狄焱的腿上。

沈沐淅緊抿著嘴,柔荑般的小手扶著狄焱的碩大對準他的穴口。「…嗯!…」一絲輕吟流洩而出。分身只是抵著,前端就被吞沒了。

狄焱似乎是不滿沈沐淅的速度,雙手扣住他的柳腰,狠狠地往下一壓,「呀啊~不…」沈沐淅沒忍住那聲嬌吟,眼眶含著的淚水滑落,在臉頰上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嗚…痛…」沈沐淅啜泣著。狄焱吻去沈沐淅臉上的淚,輕道:「抱歉,弄疼你了。」

深怕眼前的人兒疼痛,狄焱不敢立刻就動。沈沐淅見狀,有些難為情地扭了扭腰,臉紅得彷彿可以滴出血來。

狄焱邪魅地笑了,忽然托住沈沐淅的臀將他抱起。「啊!」沈沐淅驚呼一聲,全身緊緊地攀在狄焱身上,卻不想這動作對狄焱來說是何等刺激。

狄焱低吼一聲,狠狠地在沈沐淅嫩白的臀肉上擰了一把。「啊…!」沈沐淅又是一聲呻吟。

狄焱將沈沐淅抱到床上,稍微退出一些。感覺到沈沐淅後穴裡的媚肉緊緊吸附在他的分身上,狄焱差點繳械在沈沐淅體內,咬牙忍下那股慾望。

將沈沐淅翻過身成跪趴的姿勢,使他們正對著鏡子,重新進入沈沐淅的身體內。「嘶…呀~」沈沐淅無法自制地發出甜膩嬌喘,狄焱那一下正中他體內的敏感點,身子癱軟下來,只依靠狄焱環在腰上的手臂勉強支撐。

狄焱曖昧地啃咬著沈沐淅小巧的耳垂,左手伸到胸前仔細地挑逗沈沐淅的小美乳,右手探入沈沐淅的小口中翻攪著,下身抽插也越來越快。

沈沐淅已經被狄焱給予的快感弄到喪失理智,除了迎合他的節奏和不間斷地嬌喘呻吟之外什麼都不能做。

「哈…額啊~啊…狄焱…嗯啊!狄焱!」沈沐淅含糊不清地呻吟著。狄焱聽見,道:「叫我焱,我的沐淅。」「啊…啊啊…焱…嗯嗯…」沈沐淅全身顫抖,嗓音嬌媚無比,讓人不禁想狠狠地疼愛他。

「該死!」狄焱咬牙。他從沈沐淅小口中抽出手指,勾出曖昧的銀絲,在沈沐淅耳邊低語:「看到你這淫蕩的表情,有感覺了嗎?」

沈沐淅雙眼朦朧,淚光盈盈,微微地扭著腰,喚道:「啊啊…焱…啊…我想你…抱我…嗯…嗯哼…」

狄焱勾唇一笑,退出到可以看見圓端,將沈沐淅的身子翻回正面,狠狠地再度捅進溼潤到不行的蜜穴:「啊啊~嗯哈…好漲好滿…焱的…好棒好大…嗚嗯…」沈沐淅嬌喘著,眼裡積蓄的淚水再次落下。

這下狄焱的理智線華麗麗地斷裂。

「是你在誘惑我的喔~待會做到你哭著求饒都不會停。」狄焱霸道地說,同時不管不顧地加速抽插,操幹著沈沐淅那令人銷魂的菊穴。

「啊啊…太…太快了…會壞掉的…會壞掉嗯啊…唔…不要…停…昂…」沈沐淅淫蕩地呻吟著,「嗯…還要…繼續…繼續幹我…幹我的騷穴…快點…啊…好爽好舒服…嗯哈…」

狄焱聽了更加慾火中燒,更深更用力地進攻沈沐淅後庭的敏感點,惹得沈沐淅劇烈顫抖,更加厲害地扭腰。「嗯…別…別頂那…呀啊~討厭…頂到了啊啊啊…呀~呀~那裡,頂那裡,快點…呀啊…」沈沐淅滿臉緋紅,不及吞嚥的唾液掛在唇角。他不自覺地弓起身,尋求更深的交合。「嗯!沐淅好棒,咬得我好緊…」狄焱呢喃著。

「啊…我快…不行了…嗚…」沈沐淅全身繃緊並顫抖著。狄焱見狀,壞心地抓住沈沐淅的玉莖。「嗯啊…焱…讓我…」「不行喔,要一起,我的沐淅。」「嗯!啊呀…拜託…讓我射…好難受…放開…嗚…不要了…我不要了…呀啊…」沈沐淅哭喊著,腰部劇烈扭動著,滿臉都是淚水,楚楚可憐。

狄焱見沈沐淅這樣也感到不忍心,他悄悄地放開手。「要去了…要去了…呀啊——」沈沐淅射出了白濁,同時蜜穴一陣抽搐緊縮,讓狄焱的分身瞬間被絞緊。狄焱低吼一聲便將白濁毫無保留地射進沈沐淅的菊穴內,甚至還有部分流了出來。

「哈…哈…」沈沐淅大口喘息著,前後同時流出精液的樣子,簡直性感到極點。

狄焱溫柔地抱著沈沐淅清洗身子,道:「對不起,我還是造成你身體的負擔了。」沈沐淅笑著搖頭,主動吻住狄焱,丁香小舌舔著他的薄唇。

狄焱微愣,很快搶回主動權,勾住沈沐淅的舌彼此纏綿。這煽情的深吻結束,狄焱看向微微喘息的沈沐淅,笑道:「既然沐淅還有精神,要不再來一次?」「我可沒說…唔嗯…哈啊…別摸那裡啊…呀啊…」

...我到底做了什麼www(掩面)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