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追夢者》

           -我只有一句    不後悔的成全    成全了你的今天與明天    <成全>

      我是幻雪。這是我在POPO一直使用的名字,我用這個筆名發文,寫出一篇篇小說,一切都是我絞盡腦汁一個字一個字打出來的,從來沒有人代替我,甚至構思也沒有。

      但在現實生活中,我在台中讀大學,是個大二生,我就讀英國語文學系,是現任系學會的副部長之一。無論是因為課業,或是為了系學會,我選擇犧牲自己追夢的時間來完成我「應該盡到的義務」。畢竟系學會幹部是我接的,而升上大二後無可否認的一切都比大一的程度提高了許多,大一沒有接觸過的東西全部都在大二碰到了。

      從國一開始,我就開啟了我的作家夢,開始寫小說,從技巧生澀到現在能夠好好地寫出一本書,雖然寫完一本書的時間要花三年,但是我卻從來沒有因為寫小說而不開心過,最多就是會為了寫不出文章而苦惱,但是我從來沒有抱怨過我的夢。也因為夢想,一直支持我到現在,寫到現在我已經寫了七年多的小說。

      我一直很感謝我的父母和朋友們還有粉絲們總是支持著我,甚至在我自費出版的時候我的身邊有一堆人都捧我的場,都表示他們願意跟我買書。雖然如此,但我也知道我流掉了很多粉絲,我更文總是一拖再拖,或者是我寫不出新的火花,讓很多讀者可能對我的小說不感興趣,這我當然也知道。

      我犧牲了自己的時間去忙課業或是系會,但是卻有人會說:「因為我有別的事情要做,我沒有辦法繼續當你們的部員了。」

      我開始覺得我的犧牲是不值得的,我也想要每天更新文章寫出大家喜歡的東西,我也不想要我的粉絲流光。我以為我的犧牲能夠被看見,但是實際上並沒有。

      我探討著我的犧牲是多麼的不值錢,我拖稿拖那麼久是毫無意義的,我甚至還有一份稿子沒校完稿,卻花了整整五個月的時間著手處理下個禮拜要辦的活動。

      我覺得我是笨蛋,為什麼我要做得不到別人諒解的事情?

      暑假練宿營回宿舍的晚上,我都坐在電腦桌前打兩個小時的文章,為了2018華文創作大賞,我每天都兩點才睡,早上八點起床。可是卻沒有人諒解我,甚至有些人覺得我很可笑。

      我同意那位部員退掉系會之後,他有禮貌地跟我說謝謝,表示感謝我的成全。

      但,我的夢呢?

      曾幾何時,我的夢已經像一張揉爛的紙團,被塞在我腦海裡最黑暗的角落。

      我丟棄了我的夢想,成全了他人的夢想。

      我的犧牲、我的成全,讓我發現我扼殺了自己的初衷。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你好,我覺得你很棒,能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任,且盡力去做。
我想給你一句話,是阿信曾說過的:「只能有一個自強隧道那麼長的迷惑」我覺得你現在可以好好沉澱,你或許只是不知道怎麼去做,你的夢想還是存在你心中的。
2018-11-28 20:5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檸檬汽水
看了你的回覆我覺得又燃起了一些鬥志和活力。
謝謝你的鼓勵
2018-11-29 21:0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