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現代詩】貓屍,溫暖明豔

《貓屍,溫暖明豔》

 

 

他對著蒼穹的側臉

停止了呼吸   在這個春天

盡力將所有的慌騙

都帶回漆黑的次元

頹下的毛發

是北方飄雪   冷峭規整

他被幹澀的土地銜著

好似正在生長的稀有礦山

左眼中殘存了

驚悚的藍色   饑渴地擴張

讓我想起未明時代裏

德者的殘骸;

右眼的碧綠縮略成

最後一股勇毅

是大地斷裂的痕迹

長出了微弱的苔……

不具口鼻的趾爪

從出生即大飲泥淖和荒野

腸胃中,有天上墜下

積澱滿滿,是他自己的血

屍狗卡在喉嚨

嘶啞了又嘶啞

齒縫中未及消化的半截尾巴

——某倉鼠的哲學

接受了!但從不眷惜

女子般濫情的溫存

世上所有的醜陋

才能為他帶來青春!

總是無數次被長胸毛的惡婦群

譏嘲為陽痿

也不改用雪衣擦拭

腰斬後的驢流下的汙痕

遠方有成簇的枝

問問空氣,那裏似乎還有小鳥

它們聽著他精神的另一半

散發著虎嘯

明了,也許更該憐憫

他柔軟的唇已經刺入脈搏

竟將遠來的戲谑的風

也當做是對自己的哀悼

但,就算那哀悼是十月秋

他也一動不動

飛跑流汗的沈默啊

我最親的疼痛……

種族傳承著

傳承著鐵鐮似的牽扯

他,一定要聽

聽那宣告銅黃色時代降臨的天鍾!

耳朵,拿去!做巨靈的執柄

面波濤而立   定要將我緊握!

還有如珠玉的眼球

好一雙浮凸的固態火!

化為生命   在那方世界

誕生于痰土結成的母腹

但那又能如何

又能如何!

在春天   兩副武士的铠甲向搏

甲光睥睨著   擦亮最美麗的矛戟

卻被突如其來的死亡

赫赫碾過   搶走了勝利

沾染了不幸的我的手指

拎起夕陽的髭須

安葬一個自己   然後

各奔前程而去

                                                  2013   3   27

《猫尸,温暖明艳》

 

 

他对着苍穹的侧脸

停止了呼吸   在这个春天

尽力将所有的慌骗

都带回漆黑的次元

颓下的毛发

是北方飘雪   冷峭规整

他被干涩的土地衔着

好似正在生长的稀有矿山

左眼中残存了

惊悚的蓝色   饥渴地扩张

让我想起未明时代里

德者的残骸;

右眼的碧绿缩略成

最后一股勇毅

是大地断裂的痕迹

长出了微弱的苔……

不具口鼻的趾爪

从出生即大饮泥淖和荒野

肠胃中,有天上坠下

积淀满满,是他自己的血

尸狗卡在喉咙

嘶哑了又嘶哑

齿缝中未及消化的半截尾巴

——某仓鼠的哲学

接受了!但从不眷惜

女子般滥情的温存

世上所有的丑陋

才能为他带来青春!

总是无数次被长胸毛的恶妇群

讥嘲为阳痿

也不改用雪衣擦拭

腰斩后的驴流下的污痕

远方有成簇的枝

问问空气,那里似乎还有小鸟

它们听着他精神的另一半

散发着虎啸

明了,也许更该怜悯

他柔软的唇已经刺入脉搏

竟将远来的戏谑的风

也当做是对自己的哀悼

但,就算那哀悼是十月秋

他也一动不动

飞跑流汗的沉默啊

我最亲的疼痛……

种族传承着

传承着铁镰似的牵扯

他,一定要听

听那宣告铜黄色时代降临的天钟!

耳朵,拿去!做巨灵的执柄

面波涛而立   定要将我紧握!

还有如珠玉的眼球

好一双浮凸的固态火!

化为生命   在那方世界

诞生于痰土结成的母腹

但那又能如何

又能如何!

在春天   两副武士的铠甲向搏

甲光睥睨着   擦亮最美丽的矛戟

却被突如其来的死亡

赫赫碾过   抢走了胜利

沾染了不幸的我的手指

拎起夕阳日的髭须

安葬一个自己   然后

各奔前程而去

                                                  2013   3   27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