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现代诗】一具中國老漢的裸體

《一具中國老漢的裸體》

春天的澡堂中   我品析了某些通感

汗水開始氣泡化   轉為真實的汗

有個老人仰在皮床上   又靜又作

他愛上了潮濕的溫度   框在窗中的天

每一拍呼吸   都在把數十年間

未消化的黃米餅碎嵌入每寸體斑

或播灑入腦子未開采過的畦土   成排列比對

呵   春天的澡堂中   我品析了某些通感

什麽都要聽聽   卻不相信任何樂章

再用脫離了母性的新體液薄葬

耳朵連在眼睑上的汙垢   都等待著清除

額角新開墾的褶皺是路燈   指著兩條去向

嘴下延的弧度是雙腿   繪成一只哥布林

在豪華而空闊的城   遊走在夜歌上

哥布林習慣吞吃自己的惡語解渴

嗌~什麽都要聽聽   卻不相信任何樂章

凹陷的胸口   空缺的一方深不見底

我的心和他的心髒永遠是永遠的距離  

惶惑養育了我們共通的女性激素

窮困、憂郁   那是我們的長兄和幼弟

血的甘甜本是明亮得可觸碰

每一步   卻又隔著耳附的陷阱   天臨的箭雨

他脊梁的瘦削都應和著襯衫上汗液的黃漬

嗚呼!凹陷的胸口   空缺的一方深不見底

我曾替他夢到過死   也夢到過醒來

夢到用神的哭泣   用心去笑的未明時代

夢到回憶勇而溫和   擁抱之臂滑潤潔淨

夢到起身四視   玻璃花群絢爛盛開

夢到夢不再是夢   都是現實的肥沃化成

夢到紅色露珠消落   全銀的飾也腐壞

赤裸的我們就是幼芽   翻動由腰身到踝骨

嗯……我曾替他夢到過死   也夢到過醒來

我出現在他的性命   那時我二十歲出頭

我自他的意識裏   從初生的冬返回入殓的秋

畸形的皮肉有了熱氣就可以呼吸

有呼吸的夢境漂流在春天   帶著糙米的腐臭

腐臭的夢淌成漩渦   我們在各自的渦旋沐浴

夢的主佞笑著   引肉體們橫做圓圈   遵循波濤的泥垢

但詩人也有夢   任何肉體都不能近   都不能代做

啊呀   我出現在他的性命   那時我二十歲出頭

《一具中国老汉的裸体》

春天的澡堂中   我品析了某些通感

汗水开始气泡化   转为真实的汗

有个老人仰在皮床上   又静又作

他爱上了潮湿的温度   框在窗中的天

每一拍呼吸   都在把数十年间

未消化的黄米饼碎嵌入每寸体斑

或播洒入脑子未开采过的畦土   成排列比对

呵   春天的澡堂中   我品析了某些通感

什么都要听听   却不相信任何乐章

再用脱离了母性的新体液薄葬

耳朵连在眼睑上的污垢   都等待着清除

额角新开垦的褶皱是路灯   指着两条去向

嘴下延的弧度是双腿   绘成一只哥布林

在豪华而空阔的城   游走在夜歌上

哥布林习惯吞吃自己的恶语解渴

嗌~什么都要听听   却不相信任何乐章

凹陷的胸口   空缺的一方深不见底

我的心和他的心脏永远是永远的距离  

惶惑养育了我们共通的女性激素

穷困、忧郁   那是我们的长兄和幼弟

血的甘甜本是明亮得可触碰

每一步   却又隔着耳附的陷阱   天临的箭雨

他脊梁的瘦削都应和着衬衫上汗液的黄渍

呜呼!凹陷的胸口   空缺的一方深不见底

我曾替他梦到过死   也梦到过醒来

梦到用神的哭泣   用心去笑的未明时代

梦到回忆勇而温和   拥抱之臂滑润洁净

梦到起身四视   玻璃花群绚烂盛开

梦到梦不再是梦   都是现实的肥沃化成

梦到红色露珠消落   全银的饰也腐坏

赤裸的我们就是幼芽   翻动由腰身到踝骨

嗯……我曾替他梦到过死   也梦到过醒来

我出现在他的性命   那时我二十岁出头

我自他的意识里   从初生的冬返回入殓的秋

畸形的皮肉有了热气就可以呼吸

有呼吸的梦境漂流在春天   带着糙米的腐臭

腐臭的梦淌成漩涡   我们在各自的涡旋沐浴

梦的主佞笑着   引肉体们横做圆圈   遵循波涛的泥垢

但诗人也有梦   任何肉体都不能近   都不能代做

啊呀   我出现在他的性命   那时我二十岁出头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2)

啊~果然
其實我們也有學習很多中國詩人、文人的作品,但我都不是太懂,感覺自己思想好淺XD
不過老師人很好,他認為我們沒有經歷過那個時期的話,不理解也是正常的。不過有些老教授就會覺得我們什麼都懂是應該的XD
2021-03-09 11:4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們經歷過的事太復雜了,如果不親身體會是很難理解的,當然更多的人麻木到了就算親身體驗也不會理解的程度了。我很羨慕阿然你們的生活狀態,雖然它還不完善,但總比我們這邊“對完善已經絕望”這種狀態要強得多了。
2021-03-11 12:38回覆
一首長詩啊~
我看了兩三遍,越看越好,唸出來也很順,意境很深遠,但同時又詮釋出老漢故事。雖然是在說一個老漢,但又像在說芸芸眾生,最後以夢做結尾有點大夢三千的滋味,黃粱一夢,就像莊周夢蝶一樣,很玄妙又接地氣的一首詩。
來自阿然廢廢的點評~
不過我最喜歡夢開始的地方,因為感覺提升了一點層次,層層遞進,帶觀眾進入到意境裡,徐徐鋪成,出現在觀眾的生命裡,詩裡詩外營造出一個空間給觀眾,一個做夢的空間。(我感覺我理解的好淺好夢幻( ◜‿◝ ))
2021-03-04 16:0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反饋!這首詩是九年前的舊作,當時我剛剛喜歡上新詩,這首詩的結構模仿的是法國詩人波德萊爾的作品,他的詩集《惡之花》是我當時的最愛。
介紹一下這首詩的背景。當時我們大陸的新領袖習近平剛剛上臺,提出了一個口號叫實現“中國夢”,至於具體什麽是中國夢、怎麽實現,那就沒法子講明白了。當時我正在一個非常偏僻的地方上大學,那裏貧窮而骯臟,公共浴室的簡陋原始程度是你恐怕不能想象的,在那裏我看到了一個老人被幾十年艱苦的勞動扭曲變形的身體、結合當時的宣傳口號寫了這麽一首詩。
2021-03-06 08:5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