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時空旅人。

《時空旅人》BY@Rinne喵   勿盜。

「這個身份,該說是幸或者不幸呢?」

這是我一直想知道、但又不知如何尋找答案的問題。

「請簡述你來到學園前的生活。」

看著問卷,我不禁嘆了一口氣。畢竟,那漫長的14年,不是三言兩語能道盡的。因為我的特殊身份,我就這樣被漠視、被冤枉、甚至完全沒有尊嚴及地位的過日子……

*   *   *   *   *   *   *   *

「你們看!是那個妖女!」

「快點!拿石頭丟她,丟到她不敢出來!」

在石頭雨中靈活穿梭,早已成為家常便飯。我所成長的小城,並不歡迎「異能者」。唯一願意理會我的,是當年接生的瓊醫生,當我不知道該往何處時,總是會造訪她的診所。

「瓊醫生,可以再說一次我出生那晚的故事嗎?」

「你不是討厭你的身份?」醫生半開玩笑的回答著,一邊在我的杯子裡倒入冰果茶。

「拜託你嘛!」年幼的我性子急得很,巴不得瓊醫生在3秒內把故事說完。

「好啦,我想想……」醫生回憶了一會兒,便開始說……

「當晚,有個男人匆匆忙忙的跑進我的店裡,請我趕快跟他過去一趟,說是太太要生孩子了。我當下馬上有種預感,這孩子不是一般人,於是我帶著工具和異能者百科前往你家。果然,我將你洗乾淨、抱回床上時,你睜開了眼睛。那是我看過最美麗、最神秘的眼睛,一隻是深藍色,一隻是淡紫色。」

「聚集人們因為沒有看過如此的曈色,所以紛紛驚慌的走避,屋子瞬間空了下來。我不停翻閱著百科,直到最後一頁才看到……你是世界上最少數的時空旅人。」

我浮躁的心突然靜了下來,沉默地望著桌上茶杯內的果茶隨風泛起陣陣漣漪。

這是我心底最美好、也最深刻的回憶。

在我離開小鎮,前往異能者學園時,只有父母和瓊醫生來送我。踏上轎車前,我只看見了父母毫無留戀地離去的背影、以及閃著淚光的瓊醫生。

*   *   *   *   *   *   *   *

下了車,一名女士快步走來,用拖拉動物的方式把我拉進教室。老師只是在黑板角落寫上我的名字,並把我帶到最後方的位子上。很明顯的,這間學園標榜「培訓異能學生」,但也不歡迎時空旅者。

和我一起坐在角落的,還有一個正在寫東西的少年。他的頭髮是雪花般的白色,皮膚也白皙得不可思議,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睛也是一藍一紫,和我完全一樣。

正當我在端詳少年的臉孔時,一團紙球從那兒飛過來,落在我腳邊。我打開看,上面寫著:

「你也是時空旅人嗎?太好了,終於有個不會歧視我的人了。」

我笑了一下,回覆幾個字後以滾地球擲出去。

「交個朋友吧?」

於是,我們藉著紙球聊了起來。當老師說要收課堂筆記時,我們對看一眼,笑著將空白筆記本交出去。

在下課時間聊天時,我大概了解了他的身世。他的名字叫做孤帆,是學園長在路上發現了裝著他的箱子並撫養其長大。雖然身為園長的養子,不過他的能力依然無法流暢地操控。「我被排擠的原因除了能力以外,還有和園長的親生兒子比較之下的卑劣。」「又沒關係,那個小孩的飄浮能力即使發揮到滿等,還是沒有你的時空穿越酷啊。」孤帆聽了,笑著拍拍我的肩膀:「薇蒂,你還真是樂觀。」

就是因為如此投緣的關係吧,我們一天比一天融洽。有時候我在課堂上的表現不錯,學園長就會允許我和孤帆一起研習能力操控。

「我回來了,我剛剛去了中世紀喔!」我從藍光中衝進園長辦公室,急著和孤帆擊掌。

「園長,如果操控者因為意外死在自己穿越的時空,來不及回去怎麼辦?」不知道是怎麼想到的,孤帆對園長拋出了如此困難的問題。

「……這個嘛,得看操控者的所在地。如果操控者在的時空有治癒異能者,就有機會救活。但是這機率實在太低了,所以你們千萬要小心。」

我們對看一眼,氣氛頓時沉了下來。

回宿舍的路上,我轉頭問孤帆:「如果我在別的時空遇到危險,你會來救我嗎?」

「嗯……」

見他沉默不語,我又補充道:「喂喂,我也會救你的啊,你不會放最好的朋友一個人在危險中不理吧?」

他思考良久後,輕聲答道:「不管你在哪裡,我一定會過去救你。」

當時的我,臉頰八成比夕陽還紅吧。

*   *   *   *   *   *   *   *

今天,就是畢業的日子。

園長親自替我們兩人監考,並對我們寄予厚望。「我相信這3年下來的磨練,一定能讓你們以優秀的成績畢業。」

的確,這是充滿磨練的3年。我和孤帆一起走遍了天下,除了1990年的巴黎、世界初期壯麗的山河、巴洛克時期高聳華麗的宮殿、充滿各式電子交通工具的未來……等等,我們都造訪過10來次以上。但在畢業考前的最後一趟旅行,他在100年前的這裡,這間學園的屋頂上強吻了我……

「不行,我現在不能想這個!我要專心考試。」我拚命搖頭,試圖甩掉令人羞恥的回憶。

園長一臉嚴肅的說出題目:「你們將共同傳送到一個情境內,你們要盡可能保護對方的生命。若在1分鐘內存活下來,考試就會通過。這兩把武器是給你們對抗敵人的,也是你們的畢業證書。」

園長的左手放著短劍,右手持著一把手槍。我選了手槍,孤帆則一把抓起短劍。

「真的沒關係嗎?短劍跟手槍的實用性可是有點差異的。」在傳送的那瞬間,我轉頭問他,只見在藍光中,他笑著搖搖頭。

藍光散去後,出現了一片無盡的平原。我們的身邊突然出現了幾個小孩,嬉鬧著朝我們前來。但是下一秒,小孩們的身軀紛紛爆開,分裂成泥漿人形開始攻擊。

「小心,開始分散攻擊!」

幸好,8個小孩只分裂成了16隻怪物,所以大致上不會太困難。發射完了10顆左右的子彈後,已經解決了過半的數目。當我一回頭,瞥見孤帆一人正和3隻泥漿怪單挑,馬上跑過去支援。

「抱歉,我不該跟你分開攻擊的。」孤帆身上大大小小的割傷以及一道致命傷,讓我流下了愧疚的眼淚,他只是輕輕勾起嘴角:「沒事啦,可是你的子彈用完了吧?」

他說得沒錯,因為子彈消耗太快,我的武器只剩下比短劍還低的價值,於是我索性舉起槍,胡亂用槍托擊打最後一隻泥漿怪;可是最後一隻泥漿怪特別堅固,導致我的槍裂成一堆碎片,泥漿怪手臂一揮,我便摔到了五公尺左右的地上。

「薇蒂!還好吧?」眼前的景象開始飄搖不定,孤帆的喊聲變成了山谷另一端的回音。我知道自己快撐不住了,撿起了浸泡在自己的血泊中,那塊最大的手槍碎片便朝著眼前模糊的褐色影子奔去,用盡力氣朝著孤帆大喊:「孤帆,等等我!」

3公尺遠,泥漿怪舉起手臂。

2公尺遠,短劍被泥漿怪奪走。

僅僅距離1公尺,我看著身上染血的孤帆抱緊身體,企圖抵擋即將揮出的巨大手臂。

在這一瞬間,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撲上了孤帆的背抱緊了他。

「唰!」

感受到背部被重擊而裂開的痛楚,不過我始終沒有放開,並竭盡全力轉身往後轉,朝正中心獻出一拳。

「碰!」

泥漿怪由上而下,變成幾大堆土塊。

「……孤帆。」

我努力睜開雙眼,他在一旁緊張的叫著我,可是在我聽起來像是遠方天使的呼喚。眼淚落在我的臉頰上,我操控著那似乎早已不屬於我的手,抹去了他的眼眶旁剩餘的淚珠。

「拜託你撐著……一定要一起畢業……」

這時,我的頭歪向左邊,看見了園長的身影。

園長果然是我們的救星。

*   *   *   *   *   *   *   *

「你剛才考試時,真是太亂來了啦!」

在回家路上,孤帆狠狠敲了我的頭一下。園長找來了治癒者讓我們完全恢復正常的樣子,自然不會造成二度傷害。「好啦,我下次可不會亂來了。」我停在十字路口,準備前往園長為我準備的小公寓展開新生活。「那,明天見?」我倆對視一笑,分別走上了自己的路。

一打開門,我注意到的不是其他,正是電視。「上次看電視不知道是幾年前了啊!」我跳上沙發,按下遙控器的電源鍵。不過接下來出現的新聞,讓我失聲尖叫。

「新聞快報,剛才在俄華街十字路口上,有名少年被酒駕車輛撞上,當場死亡。據悉是個剛從附近學園畢業的異能者……」

我不可置信的看著被打上馬賽克的圖片,即使模糊不清,依然能看見眼熟的藏青色帽T、褐色長褲,以及亂糟糟的白髮……畫面卻比方才考試時更加血腥。

我得做些什麼才行。看著桌上帶回來紀念的手槍碎片,我有了個想法,馬上奪門而出。

「藍光召喚,到達10分鐘前的俄華街十字路口。」

一睜開眼,又是笑著道別的畫面。孤帆走上另一條斑馬線,我順勢跟在後頭。「你不是要往另一邊?」「沒關係,我想多陪你走一會兒。」他笑了起來,輕吻我的臉頰。我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多大的反應,心裡忍著哭出來的衝動,並且默默倒數。

「5、4、3、2、1。」

紅色跑車近在咫尺,我再次飛撲擋住孤帆。

「孤帆……!」

在倒下的瞬間,我又看到了自己的鮮血。

一樣的眼淚、一樣的呼喊、一樣的「一定要撐住」。不過我沒辦法再幫他擦眼淚了,眼前的世界正慢慢淡化。

突然想起了我的名字「薇蒂」,這是命運女神「薇兒丹蒂」簡化而成的。我從來沒改變過自己的命運,可是,我改變了他的命運。

再看一眼最後的天空。

我最喜歡湛藍的天空。

我最喜歡,映在孤帆眼裡的那片、從他眼中流下的最後一滴天空。

《時空旅人》BY@Rinne喵

勿盜。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