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2022POPO年度作家/年度新人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那些年少輕狂的日子:畢業旅行

大學時期,美其名說是畢業旅行,但誰都知道這趟旅行就是系上或是社團裡跟自己最親近的幾個三五好友一起去旅行。

那一年,系上就屬我們五個女生的關係比較複雜,是閨密、是同事、是室友、是高中同學、是隔壁鄰居、是隔壁班同學,總而言之是得以統稱為好友的關係,但因為人數不足,於是在旅行社的安排下和另一所大學的幾個男生併為一團,展開為期八天七夜像是聯誼一般的畢業旅行。

第一晚誰都睡不著,幾個女生就窩在飯店房間裡聊起了不可或缺的男人話題。

我說我相中那個相貌不是最好看,但唱歌是最好聽的、排球也是打最好的,身材是肥是壯很難定義的一個男生。

同事和室友說:「蛤?你喜歡那一種的?」

閨密說:「就是今天來找我說話的男生吧?」她不以為地意提起,又繼續分享她看中的目標是如何吸引她的目光。

我們各懷著人盡皆知的心機與目標,還討論要如何為對方助攻,甚至還擬定了作戰策略,例如不要一起女生團體行動,有機會和誰的目標聊天就要找誰一起加入話題等等。

車上唱歌時,我點了他唱過同位歌手的其他首歌,甚至還偷偷錄下他飆高音的影片。

忘了帶防曬油時,走向最近的他向他借。

組隊比賽時,我想和他一組,但最後閨密落單和他一組。

比賽輸了懲罰時,他親自在閨密的臉頰上畫了數道紅色短斜線,相當襯她臉上害臊又有點得意的神情。

在一次遊戲由女生得以指名男生作為團員後,稍晚我們又在房間裡繼續意猶未盡的遊戲人生。

「欸!不是說好不要搶別人的目標嗎?」同事對著閨密大聲吼叫,但不是真的生氣的語氣。

「妳還不是選了我的目標!」室友回擊同事。

「就沒其他人好選了啊!」閨密無辜地說。

我也加入抨擊她們的行列,幫忙說句火上加油的垃圾話,讓聊天的氣氛high了不少,卻不想刻意看見閨密臉上的表情。

和好後,即使我們根本就不是真的在吵架,但不免有人感慨了起來:

「明天最後一天了。」

是啊,已經剩下一天了,而我最後還是沒有拉近與他之間的距離。

那一年的畢業旅行,我們的友誼可以很單純地共享同一杯泰奶,可以在人潮擁擠的美功鐵道上拉著手穿行,甚至在洽圖洽假日市集看上只剩一件的包包,還一起在七珍佛山前肩搭著肩,留下最和諧的合影。

雖然旅途短暫,徒留遺憾,但回憶很滿,紀念我們這輩子唯一一次的畢業旅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