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文手五年甜虐進化史

      看噗浪繪手玩得不亦樂乎,文手覺得寂寞!文手也來!感謝泡福醬提供問卷。(合十   那麼,開始吧!阿難的甜虐文進化史!究竟有沒有進化啊......

      ■   2013

      甜:[短篇]   情人,快樂   [盜筆   /   瓶邪]

      一輛車停在不遠處,熟悉的身影下車往這走來,吳邪想也不想衝過去劈頭便罵:「你上哪去了!   幹什麼不帶手機!」喊完才發覺,聲音帶著哭泣似的沙啞。

      張起靈明顯被他嚇到了,沉默半晌才小心翼翼道歉,「對不起,忘帶了。」

      吳邪低著頭沒看他,肩膀不住顫抖,張起靈嘗試抱住他,結果吳邪回抱得更用力。喊了幾次吳邪都沒回應,他靠在吳邪的耳際輕輕地說:『吳邪,我喜歡你。』每當吳邪生氣或被惹得難過時,只要這麼說,吳邪就不氣了。

      果然懷裡的人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你Y的到底去哪了?」

      虐:[短篇連載]   絕對利己主義戀愛

      「是你讓我過來的...   ...」沈綸停下腳步,即將窒息般地喘息著。他緊抓胸口,然而無論吸進多少空氣,心臟依然被什麼給擠壓著,只能繼續大喘著。就連韓建宇追到身後都不曾察覺。

      「是你、是你要我過來的啊...   ...」他一直都知道有多少人喜歡黎尚晟,也知道黎尚晟不管對誰都可以很溫柔,但就是無法不在意那個在女孩面前露出的笑容。

      他一向只做自己喜歡的事,但是如果『喜歡』也包含了這種難受的心情,那麼只要停止喜歡就可以了吧。

      ■   2014

      甜:[極短篇]   春   [四季擬人]

      被春先生叫住的冬先生停下腳步,回頭,漠然的眼裡帶著一絲疑惑。

      那個......時間還早,不如我們到附近走走吧?......如果冬先生不介意的話。

      原本以為對方絕對會拒絕,卻沒想到他點了點頭,突然走來將自己頸上的圍巾解下,替春先生繫上。

      咦......?

      繫著吧,和我走在一起,會感冒的。

      那一瞬間,春先生似乎看見,冬先生唇邊揚起的弧度。於是含苞的花朵悄悄展開,草葉脆嫩,與冷冬相傍的暖風輕緩。

      虐:[短篇連載]   夏天結束了

      「相信我吧,學長。要來看比賽哦。」段宇吻了段澈觸著他臉的手。

      「好。」段澈說。

      然而當天段澈沒有出現在觀眾席。

      97比92他們驚險獲勝,段宇在場上的表現非常完美,他在一片歡呼中回到球員休息區。教練誇獎他,就連阿彥學長也握了他的手、給他一個擁抱。

      接下來,段宇突然很慶幸段澈沒有來。

      邦彥學長貼在他耳邊笑著說的那些話,段宇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然後他失控地推倒對方,落下的拳頭根本沒有知覺,他的隊友花了很大力氣將他從阿彥學長身上架開。

      段宇順了幾口氣,丟開毛巾、套上外衣就走。

      ■   2015

      甜:[短篇]   你的視線   [黑籃   /   青黃]

      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一步一步更加靠近底此,最不敢相信他們正在交往的人,該是青峰大輝才對。黃瀨不會知道的,當年他踏進體育館大喊『我要加入籃球部』時,青峰是抱著怎麼樣的心情。

      如果我說,那時候的那顆球,是我故意漏接的,你會露出怎麼樣的表情?青峰笑著,勾起黃瀨的下頷——

      虐:[短篇連載]   夜行巴士   ▪   後篇   ▪   曉

      他挨近,我們握著彼此的手,輕碰額頭,他輕聲地問:「失去你,是你給我的懲罰嗎。」

      在我還未反應過來之前,手上已經被塞入那只鑰匙。他揹起行李打開大門,微涼的晚風在暗夜裡,讓人有種冷冽刺骨的錯覺。

      遠離屋內的光亮,青年駐足在門外,只遠處的點點街燈照上他的輪廓,嘴角一抹溫柔卻苦澀的笑。

      「我會一直一直喜歡你,每當你在螢幕上看見我時,就會想起,你親手推開一個永遠都會深愛你的人。這算不算是…   …我給你的懲罰呢?」

      ■   2016

      甜+虐:[短篇]   幸福的光面

      這是相當簡單的道理,雅泊蒂很早以前就告訴他了,她很幸福,而且會一直幸福下去。總是如此,他的太陽公主、他曾經深愛著的人,而他卻直到現在才真正了解她。

      「兜…   …」蘭納西的聲音有些沙啞。

      「是的,博士?」

      「謝謝。」

      然後他的唇印上他的,說——我也會讓現在的幸福持續下去。

      虐:[短篇]   被問及高中時候的事情時,稍微愣住了

      聚餐結束之後,同事無奈地走來。「你也真遲鈍,剛才那女孩是喜歡你的啊,餐會前還特地拜託我安排你們坐在一起。哪有人在和女人說話的時候只顧著喝酒。」

      我穿回墊在椅背的西裝外衣。其實沒有喝很多,微醺的感覺令人好像輕易地就能夠觸動塵封在心底的事情。

      「從前的我或許很遲鈍吧,但是,現在的我已經能夠好好地察覺別人傳達過來的情感了。」

      我想起上午經過對街時,在人群中看見的那個身影。頭髮留得有些長了,與高中時候相比,穿著也變了許多,帶著記憶中大大的笑容,和同樣笑著的另一人走在一起。

      你已經能夠好好地牽著對方的手了呢。

      ■   2017

      甜:[中篇連載]   餐桌上的兩人   (新篇)   番外   ◇   UNSILENCE

      「……你沒睡?」劉佑恩眨眨眼,劉佑旭也望著他,拉近擁抱的距離,然後才回答:「剛醒,我做夢了。」

      這樣的巧合不知道能不能稱作默契,劉佑恩微笑:「真的?我也是,你夢見什麼?」

      劉佑旭看著這個微笑良久,也回以一笑。劉佑旭的笑容是冷月的一彎弧度、是醇酒讓人迷醉,並且溫潤地每每見到,都能觸動劉佑恩的心弦。劉佑旭告訴他:「我夢見你。」於是劉佑恩傾身吻上他的唇。

      虐:[中篇連載]   餐桌上的兩人   (新篇)   第九餐   ◇   世界寬廣

      回店裡不過一二站的距離,兩人走出站口,前後走路就如同身邊形形色色的路人般陌生。劉佑恩忍不住拉劉佑旭的衣袖,他便停下腳步,沉默的眼看向他。

      「你之前問我為什麼接那麼多工作,因為我覺得開始賺錢的話,你就不會當我是小孩,你就不會走了。」從高中開始,一份打工接著下一份,從沒間斷過,也認真唸書,小心翼翼不給劉佑旭添任何麻煩,他天真地如此努力著。「你說過喜歡我的,不是嗎?」劉佑恩想,你甚至為了我放棄大好前程,但直到最後,我還是不能追上你嗎。

      「也許……我們只是太靠近彼此。」冷淡的人收回視線,然後說出冷淡的話語:「也許那不是喜歡。」

      ■■■

      好像......看不太出來?(呆)   大家覺得怎麼樣呢?其實文章是哪一年寫的已經沒什麼印象,只能依靠淺薄的記憶分類,大約有幾篇尚未放到部落格的吧,這樣整理起來,就會覺得好懷念。☺

      然後謝謝好朋友陪我玩!(大哭)把大家都整理過來。

      ∎   月不笑

      月月的文字總是旖旎華美,故事有點痛卻要讓人上癮,但是確定是甜虐嗎,不是虐虐進化史嗎?XD(壞   目前的故事都在連載中,若真的都成為有生之年,那就讓讀者與角色們陪伴一生吧。(......但還是不行,大你快寫(#

      推薦作品:永夜的獨奏歌,世界樹之上,神薔薇

      ∎   蔥蔥

      蔥蔥女神降臨啦。❤   蔥蔥家的肉肉都肥美多汁,又美味又讓人飽足,不過不只是肉噢。寫到難過的段落便令讀者揪心;   寫到溫暖的段落並令讀者微笑,每個故事都和角色一起成長。

      推薦作品:隨處可插,腐女的怨念,楚楠不會愛

      ∎   泡福

      那日看泡福醬填問卷,覺得手癢癢,便和他敲了題目回來。XD   泡福醬的故事甜甜軟軟的,平淡也輕盈,歲月靜好,但若要寫虐,便如尖銳的琉璃樁,用最美艷的姿態敲進人心裡最柔軟的地方。

      推薦作品:蕭林系列,天蘭系列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2)

Mi piace
我喜歡被問及高中
這一篇是最好的,我覺得,

 
2018-03-06 18: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Grazie!我也感覺這篇寫得最好,是我少數從打稿到完稿都在一天完成的作品,有靈感的文字閃閃發光。
2018-03-08 12:07回覆

最愛瓶邪~~~~
2018-01-18 21:4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是山山耶!山山豪久不見耶!
我也最喜歡瓶邪,從寧靜的小日常到生離死別的題材都能寫。瓶邪虐我千萬遍,我待瓶邪如初戀。(手比愛心
2018-01-19 18:0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