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慎!)BL第一人称肉

我的脑内一片混乱。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促使我吃下了那片沾着特殊香料的蛋糕,即使现在知道是什么原因也显得不太重要了。

因为现在,我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叫嚣着要发泄,这样剧烈的反应使得我手足无措。

我尝试着紧紧抱住自己的身体,像树袋熊环绕住赖以生存的树木一样,试图用这样的动作来慰藉一下身体的躁动,然这并非无用功,而是激起了体内更狂烈的情潮。

该死!这药怎么会这么猛!

愤怒使得我的大脑略微清醒,我感觉自己现在就宛若一条被捕在欲网里的鱼,努力挣扎才得以脱离那深入灵魂的桎梏。

鱼?

抓住了这个关键词的我忽然想起了那个和我一起出这个馊主意的共犯,于是涛天的怒火居然支撑着我违背生理的强烈渴求,在一堆人里找到了和我同样昏昏沉沉的他,如此顽强的毅力让我自己都感到吃惊。

“你这个魂淡!”

碰到他手的那一刻,我忽然发觉他的体温比我还要高,灼烧着我狠狠抓住他手臂的那一部分,   过高的热度让我心惊,但更加让我感到恐惧的是,有一股细密的快意,从那热烫的接触中,透过神经传向我本就不甚清楚的脑际。我低低呻吟了一声,这种不知名的感觉使我害怕,我咬住了下嘴唇试图压抑自己凌乱的喘息。

在推推搡搡的过程中我们走到了一个昏暗而僻静的角落,我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试图唤回自己残存的理智,并鼓起勇气报复这个没有及时阻止我的罪魁祸首。他突然转身把我压在冰冷的大理石墙上并附身靠近,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从他的脖颈传入我的鼻息,使我浑浊的脑海更加混沌不堪。身后是冰冷的墙面,身前是一副灼热的躯体,我不禁颤抖起来,冰火两重天的感受让我欲罢不能,生理本能在这几秒间成几何倍数地增长,每个毛孔似乎都在努力张开呼吸着来自他身上的热度,来抚慰我敏感的身体。

他的情况比起我也好不了多少,浓重的喘息声已经盖过了我细微的呻吟,我口干舌燥,而喉头却分泌出唾液,一切都说明着我欲求不满的状态,我刚想张嘴说些什么,他就径直用唇堵住了我的嘴,近乎凶狠地撬开我的牙关,用舌头在我的口腔里翻搅。

我被他如此激烈的动作弄得有些疼,流下了不知是悔恨还是感激的泪水,最终流入我的口腔,咸腥的味道不仅没有使我感到恶心,反而更加剧了体内的情欲。我的乳头不知羞耻地撑起了被汗打湿的衣衫,在他的怀抱里与他健壮的胸膛互相摩擦着,产生了微小的快慰。可这根本不够!我需要更强烈更直接的快感,我需要来自灵魂的救赎。

后庭的入口一颤一颤地收缩着,随之而来的是酥麻而沉重的快感,我脑海里最后一丝清明为自己如此放荡的行为感到羞愧,然而更多却是被实实在在的抚摸与碰撞所带来的舒爽所淹没,我感到自己的性器高高地挺立起来,与他更加粗壮的巨物隔着两层布料相互摩擦,这样甜蜜的快感引诱着我堕入地狱。

“...干我。”我听到自己暗哑的声音急不可耐地如此说道。

我的灵魂好像飘到了我和欲魔身体的正上方,看着他急切粗暴地脱去或是撕裂我和他的衣物,看着他强势温柔地爱抚着我敏感泛红的肌肤,看着他把我摆弄成跪姿并虔诚一般用他燃烧着情欲和爱意的双眸扫遍我的全身,使我全身颤栗,四肢发抖,险些跌倒。

他粗壮的阴茎进入我体内的那一刻,那种深入骨髓的快感使我倍感恍惚,让我的灵魂都开始震颤。

“呵。你这...水多的小骚货。”他粗嘎性感的嗓音从身后传来,刺激着我脆弱的神经,后穴就像一条缺氧的鱼,激烈地吞咽着侵入的异物,流淌出情动的泌液,打湿了我的腿跟和他紧贴着我臀部的囊袋。我已经无法分辨出他的语气是嘲弄还是深情,潮水般的情欲像要将我活活逼疯,让我的腰部不由自主地晃动起来,妄图用自己无力的动作来解决自己深不见底的渴求。他似乎是不满足于我无言的反应,可我已经无法拼凑出一句像样的话来回答,只能遵从我的身心热烈地渴求他的爱抚。他低笑一声,开始狂风骤雨般的抽送,每一下都像顶在我的心上,带着十分的力道,插得我不可自持地哭喊起来。

似乎是药性的作用,我觉得今日我实在是过于放荡,在他的下身快速耸动的同时,还紧紧地抓住他放在我腰间的手拉向我胀痛的茱萸,主动地揉捏起来。他见状更加不客气,用滚烫的唇舌舔吻我敏感的耳垂,我激动地双腿抽筋一样发颤,菊花饥渴地吮吸着他精神的阳根,想要把它榨干的同时又希望它百战不衰能够一直停留在我的体内,于是变本加厉地挽留它,适时地听到了身后人的闷哼。

“敢撩我?”我佩服于他,在这种时刻还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并清晰地表达疑问,因为我已经臣服在漩涡一样的快感之下,只能够大张双腿,让他一下一下打桩般把他的粗棒钉契在我体内。我仿佛承受不了这剧烈的快感般激烈地摇头,口中逸出骚浪的呻吟,双手紧紧抠着墙缝,只希望他能永远如此填满我,熄灭我浓烈的渴求。他的汗从上方滴落在我的背上,每一下都像是浇灌在干涸寂寞的心田上,让我感到幸福地要眩晕过去。

我已经记不清我被他弄射了几次,高潮来得密集而狂烈,我觉得自己就是那一叶在惊涛骇浪里随波逐流的小舟,无力反抗那神秘强大的力量。我被弄得死去活来精疲力尽,感觉整个人都被榨干殆尽,而我的记忆只停留在他将滚烫的浓精射入我后穴的那一刻,他在我耳边充满坚定地向我宣告。

“我要操死你。”

我的呼吸停滞了一秒,之后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抱歉这是以前不懂事写的BL小黄文(捂脸跑)

并且我是偏向不具体描写而描述感觉的那一类

以后口味说不定会变呢(奸笑)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