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肉文練習1(BDSM)

*小科普*

      BDSM又分B/D(繩縛與調教)、D/S(支配與臣服)、S/M(施虐與被虐),這裡提到較多為B/D和D/S。

      陰暗。她低垂著頭,雙手被銬在身後,跪坐在地。及腰的髮絲被斜撥,置於一側肩前,半掩的白皙頸項在青絲對比下像極了澈玉,無瑕的讓人想吻。不過此刻的她,很顯然是沒有資格擔受如此純潔的評價。

      心臟不自覺怦動,隱隱有些興奮,她盯著眼前的道具,小腹一陣緊縮。一隻大掌撫上她的臉,很粗糙的溫暖,微微勾起嘴角,她往手心的熾熱更靠近些。修長的手指跳舞似的來到下巴,略為粗魯強硬,抬起她的下巴,強迫著與男人對視。

      她帶著虔誠的崇拜與帶有邀請意味的挑逗迎向男人的目光,明明只是剛開始,卻已呼吸不均,胸也隨著凌亂的呼吸節奏起伏,在無意間達到勾引的效果。男人愈靠愈近,直到她幾乎要因為他的氣息而窒息,距離只隔著一隻手指。

      很溫柔的眼神啊,她隨著時間的延長一步一步流陷在男人的瞳孔與嘴角似勾非勾的弧度裡。男人兩隻手捧著她的臉,兩人之間碎步細點的拉近,連雙唇都感受的到彼此的氣味,閉上眼,期待著......

      倏地,兩人之間僅存一股男人瞬間離開所製造的風,還有她臉上熱辣的巴掌。因為沒有防備,她承著巴掌的力量,往一旁倒去,側跌。「妳會不會太自作多情了?」男人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一股屈辱擁上。

      「主人,對不起。」她努力的蠕動著起來,手銬著,這些動作只是徒勞。男人在一旁看著她笨拙的行為,輕笑:「想不想要把手銬解開?」她停止扭動,期待的等待。一秒,兩秒,三秒......男人沒有動作,只是拿了塊布把她的眼睛遮起來,「自己找,想解開就在主人的口袋裡找鑰匙。」可是,她的手都被困住了......那麼她身上也只剩......嘴巴?

      男人把她的身子扶起,很自覺的,她用嘴巴摸索著,唇間感覺到男人褲子的質料,口袋裡卻一無所有,想想,總共有四個口袋?抑或更多?突然觸到一個堅硬的......她調皮地伸出舌頭輕舔了一下,換來的只有男人低聲的喘息和身上一鞭,不用看她也知道,現在自己的腰間一定出現了一道紅痕吧,真美。

      「愚蠢的母狗,連個鑰匙都找不到。」他今天特別穿了件口袋很多的褲子,重點是......

      他根本沒把鑰匙放在口袋裡。

      眼前的黑暗被褪開,瞇起眼看見面前的男人面帶邪笑。他把鑰匙在她眼前晃了晃,隨即放進嘴裡。「來主人嘴裡找,這次找到了就讓妳解開。」她幾乎是撲上去的,瘋狂的在男人嘴裡探索,兩人唇舌交纏,男人的手也沒閒著,在她的臀間不斷揉搓。隨著男人的引導與她的激動,漸漸的姿勢變成男人在下而她在上的騎姿。

      「找不到......」她離開男人濕熱的唇,兩人間的連繫僅存一條銀絲。他的手也從股間游移到胸前,隔著衣服捏了一把柔軟。

      「因為,不在我嘴裡啊。」他剛才放鑰匙時做的是假動作,看著身上的小女人一下羞恥一下惱怒的表情,他真想立刻吃乾抹淨,但......還不是時候。

      她身上只有一件他的白襯衫,長度及臀,若隱若現的有些透明,腰線和胸的形狀微微透出,修長的腿更是白晃晃的在他眼前,一把大力的把她的衣服扯開,一具雪白的玩具讓他不禁也激動了起來。這次是直接的手掌與雙峰接觸,在他的粗暴下,她情不自禁仰起頭輕喘著。

      他拿出一條麻繩。提小雞似的把她抓起來,極為熟練,在她身上完成了一個完美的龜甲縛。雙腳被分開,分別綁在椅子上,私密處一覽無遺。她羞紅了臉,不斷扭動掙扎。手指撫上粉紅,在繭

的催化下,這樣的撫摸讓她更加的搔癢,更加的渴望......

        「明明就已經不純潔了,還是那麼嫩,天生適合給我當玩具。」他狠狠捏了一把,讓不斷喘息的她直接從喉嚨深處發出一聲嬌息。

      眼前再度佈上漆黑,敏感的頸間些許搔癢。

      「告訴主人,這是甚麼?」她全神貫注地去分析頸間的觸感,卻依舊感到下身已濕潤不已。「羽、羽毛。」她的語間夾雜了喘息,頸間的搔癢卻突然離去。「錯。猜錯了,要懲罰。」她不安的恐懼著,卻也期待著。

      比起之前的長鞭,這次在她身上的是更加疼痛的散鞭,卻是在她身上四處游移著,而不是如同之前一樣,更添幾許挑逗。這讓她更加興奮,不知道甚麼時候會受到更大的刺激,時刻都繃緊著神經。

      啪。眼眶立刻充滿淚水,這次他的力道比之前大不少。「嗚......好痛。」隨即又是一鞭,落在她被大大掰開的......「再喊痛就再打,還有,接受完懲罰要說甚麼?」她咬住唇忍痛,下身卻是止不住地更加想要......被侵犯。

      「謝謝主人,請主人給我......」她的胸口起伏,衣領已敞開,白瑕的雙乳隨著呼吸亂顫,讓男人也更加的想要佔有她。俯下身,他含住了在顛峰頂端綻放的蓓蕾。一隻手抓住另一邊乳,而另一隻手則往女孩身下肆意的挑逗。

      一連的多重刺激讓她突然挺起腰,「啊......主、主人......」男人一把扯下她的眼罩,光線刺入眼,她瞇著想看清。

      自己是臣服者,是屬於他的,一想到這裡,就情不自禁地興奮了起來。

      她的身體,已經不受自己的控制了,現在的掌握者,是他。感覺繩子被解開,自己被抱起,她驚恐的抱住男人寬實的肩背,兩人最私密的地方互相摩擦,她才驚覺,她和男人不知何時都已光裸。男人的分身在花園幽徑前磨蹭著,灼熱堅硬的觸感使她往前追求,卻只是空虛,明明是幾步路,卻像幾百年一般渴望難耐。

      來到一座落地的穿衣鏡前,她看見自己滿身吻痕,狼狽不堪卻足以讓人興奮的身軀,把臉埋進男人的頸窩,那個她最熟悉的味道。被放到冰冷的地板上,男人的體溫離開她,把自己縮成一團,至少這樣看不到那樣的自己。

      男人也不掰開她,就只在她身後抱著,手指輕輕的上下撫摸她光滑的背脊。

      「主人的母狗,是不是很想要了啊?只要拜託主人,主人就給妳喔。」男人的手趁亂打開她的雙腿,看見自己艷紅的羞花完全綻放在鏡子裡,她面色潮紅。

      「嗯......拜託主人。」她低下頭,細若蚊聲的道。男人的指尖在羞花上頭來回摩娑,搔癢的難耐依舊抵不過尊嚴。

      「妳那麼小聲,一定是不想要吧?」男人把手指微微刺入,帶著些許黏稠,作勢離去。

      她幾乎被逼瘋,在自尊和慾望間徘徊。看著面前的鏡子,理智逐漸崩壞,男人的手指開始在她體內作亂,明明想闔起腿,被快感驅逐了動作能力。

      「拜託主人!拜託主人欺負母狗!嗚......請主人給母狗──啊......」話未說完,男人便已迫不急待,讓她呈跪姿,深入其中。看著自己真的如同母狗似的映像,她感到羞恥,卻也無止盡的滿足,不只身體,連心靈也是,被填滿的感覺真好。

      「怎麼那麼緊,妳這個淫蕩的賤貨。」男人抓住她的雙手,從鏡子裡望向身下的女人,他的。

      感覺到兩人結合的地方一緊,果然這女人就是喜歡被罵,也真夠病態了。他掄起巴掌,往女人雪白的臀打去,其上浮現的掌印讓他也更賣力,結果他們兩個半斤八兩啊,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妳是誰的?」他放掉她的手,抓向女人在空中不住搖晃的渾圓,時慢時快的揉捏著。

      「主人的。」她上身癱在地板,只剩臀部被男人提著往上。被玷汙的......

      「主人的甚麼?」拿了個項圈,幫不住呻吟的她戴好,鈴鐺隨著兩人搖晃發出清脆的聲響,這樣的她,更像一隻母狗,只屬於他的,想到身下的女人是他的玩具,愈加渴求。

      「我是主人的母狗,主人的騷貨,哈啊.....主人好大......」她喜歡被掌控,聽著鈴鐺的聲音,她濕得更加徹底,不斷的收縮。

      男人換了個姿勢,把她抱起,竟然直接讓她攀附在他身上,她驚嘆,他的體力,總是那麼好......這個姿勢比起之前多了刺激,離地的危險感讓她不斷地夾緊男人,不管上身還是下身。兩人的汗水交織,淫靡的氣味在空中蔓延,跟著男人一次一次加快的節奏,她很快地便來到顛峰──

      「嗚......主、主人、不行了啦......要壞掉了、嗯......」嬌啼一聲聲拔高,腰也不自然地扭動著,她緊緊的抱住男人,彷彿要將之揉入自己身子般。

      他把她抱回床上,用著傳統的傳教士體位,她渾身癱軟,長髮散在潔白的床單上,迷濛著眼呆滯地看著面前在她身上努力耕作的男人,意志被快感掠奪,嘴裡喃喃的呻吟,渾然不知自己在說些甚麼。

      「主人.....主人......」他俯下頭,在她身上落下無數青紫紅,抓著她的腰,不斷衝刺。

      又是一挺腰,身下的女人已經不知高潮幾次,下體一片濡濕,嘴唇微開,媚眼如絲。他在她耳邊輕聲,

      「母狗想要主人射哪裡啊?」用力的捏著她的兩蕊蓓蕾,感覺她的腿纏住他的腰間。

      「主、主人開心就好......啊.....又要高潮了。」她吻著男人的唇,舌頭交纏著,唾液從兩人唇的交合處留下。他毫不留情的探進女人體內的最深處,在那只屬他的地方釋放。

      「好燙、主人會害母狗懷孕啦......怎麼那麼多......」她被體內一股熱鞭打得渾身顫抖,被硬生生拉至巔峰。

      他退出,看向女人下體流出的濁液,得意的笑,這是他的女人,一輩子都不會放掉的女人。仍然被壓在身下的她拉住他,唇在他的耳邊輕吐熱氣。

      「老公,今天床單你洗喔。」

      這女人,真是愈來愈過分了。

      看來要多加調教才行,一邊想著,他的手又不安分了起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