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與我的不完美愛情:我等妳》

      「我會等妳!到妳18歲那一天!」

      她一個人裝著她愛人的語調說話,不禁笑了出來。在昏暗的房間裡,她坐在書桌前翻著桌上的月曆,從他對她許下承諾的那一天開始,到現在總共有五十一個月,就旁人來看大概就是區區4年又……幾個月而已,但對她來說,這五十一個月代表一千五百五十天漫長的考驗,也代表她對他的愛戀永遠不會變。

      現在,她再過不久就要滿十八了,她已經迫不及待要給他看看她現在的樣子,相當迷人可愛、又有女人味。最重要的是等她滿十八歲之後,她就可以騎機車載他或被她載,享受被擁抱或擁抱他的那份溫暖;她還可以和他一起喝酒一起醉,再和他纏綿一整夜。

      想到這裡,她的臉頰浮現一片嫣紅。

      她把書桌上的筆電打開,那筆電是她的第一部戰利品──高中一年級期中考學年第一名,之後是iphone,然後是名牌包……她其實也不是很想要這些東西,她想要的只有他看見她擁有這些東西證明她有多棒時臉上的驕傲而已。

      連上網路之後,她打開FB。今天一整天她把所有約都排開了,獨自一人去了台北一所國立大學,詢問了那所大學中文系系辦裡的人員,總算確定了。

      他就在那裡。

      她在搜尋欄上打上那所國立大學的名字時,稍稍碰到了一些瓶頸,因為那所大學的知名度之高導致搜尋結果出現一堆廣告、惡搞,還有不懷好意的冒用等情事。但是,經常摘錄整理大量筆記的她很快地,就把範圍縮小鎖定在一個中文系助教社團當中。

      她知道他的名,她還知道專屬於他的小名,那是她倆共同擁有的秘密、暗號,以及親暱,她會從那小名中抓出重點字來搜尋社團名單,再比對大頭貼照──如果他喜歡自拍的話。要不然,她也可以排除所有女生成員,只把男性成員抓出來一個一個檢視,反正她現在也睡不著,可以──

      找到了!

      她在茫茫的新舊成員中費盡千辛萬苦,總算找到一張用提拉米蘇當大頭照、姓名是英文拼音的男生。雖然沒有自拍也沒有人為他拍一張、只有食物的遺照加上一段文字做訃文,但是很幸運地他有融入合照中的景色被她卸出來。

      「是他耶!」

      她現在簡直興奮得要飛到天邊去了!她想要加他,「加朋友」那三個字竟然比他捧著蛋糕的手掌還誘人,她就要輕觸下去──

      但她克制住了。她想到另一個方式要給他驚喜,只有她在FB的大頭自拍美照跳出他的好友邀請還不夠,得要她現在亮麗的外表及堅強的內在出現在他面前、跟他記憶中那個膽小羞赧又邋遢的她成反差才夠。

      「呵。」她笑了一聲誘人的清甜。

      接下來,她會在她生日之前去調查他目前的行動模式、出現地點,還有他的交友情況──這點最重要。要是有必要的話,她還會透過他的其他好友要到他的LINE、手機,還有一個吻……白日夢做過頭了。她搖搖頭,繼續用FB欣賞他的動態時報、照片,還有動態時報……她覺得她可以花一個晚上就看完他FB的所有,像她花一個晚上就讀完一個偉人的一生,像她花了一分鐘就翻過整整五十一個月的考驗那樣。

      然後,等到她生日那一天,她要在天時地利人和之下出現在他面前,再把她的戀慕之情濃縮成一段話再闡述一遍。這次他不會拒絕也不會再要她等待,因為現在的她已經成為他可以接受的樣子──大家都能接受的樣子。

      她要先把這段話練習一遍。

      「老師……我不想再做你的學生了!」

      不過下一句,她還需要多一點勇氣。

      「我只想做……你的女人……」

     

      ※

     

      「對不起。妳有這份心意老師真的很高興,可是……我只把妳當作我的學生疼愛,如果讓妳誤會真的……很抱歉。」

      「那我不要再當你的學生了!」

      「可是妳年紀還小,老師已經滿二十了……」

      「也才差六歲而已……好嘛!不然老師你說!你喜歡哪種類型的女生!」

      「年紀不能太小、成熟一點,陽光一點……」

      「好!那你等我!我一定會變成一個成熟又陽光的女孩子給你看的!」

      「好……妳加油……現在我們來看這一題吧。關於這一題的題幹,要先把關鍵字找出來──」

      「老、師!」

      「又怎麼了?」

      「就是……謝謝你照顧我到現在。我、我知道你是因為不想跟我在一起,才會說這些話。因為我才14歲、很陰沉,又很幼稚……」

      「對不起。」

      「但是為了你,我願意改變!」

      「好,老師替妳加油,但是課業也要好好顧哦。」

      「好啦……」

      「那我們繼續──」

      「老師。」

      「又怎麼了……」

      「你會等我嗎?」

      「呃──這我可不敢保證。」

      四年前,他是她的家教。作為一個家教,他在課業方面的指導絕對沒有少,但他對每一位教過的學生付出的關心都超過老師對學生──像父親對女兒,也像哥哥對妹妹,也許是因為他沒有爸媽也是獨生子的關係吧?

      他並不特別想要兄弟姊妹,但是每次到了一個新環境、教了一個新的學生時,他總是會很自然地把學生當成弟弟妹妹疼愛,也會把學生的家長當成是自己的父母、把學生家當成是自己家──但他可沒有到隨便的地步。

      大概就是:一家人和樂融融的吃飯,或跟弟弟妹妹打屁聊天而已。

      因為這樣,家長都很喜歡請他來當家教,透過口耳相傳他也慢慢地建立起一個好口碑──但他沒有提高薪水,也不打算宣傳自己的優點,只想要學生經過他的指導而成長的成就感、和一個完整家庭的溫暖。

      於是這樣,他變成一個隱藏版的優秀家教。

      只是,他經常跟學生聊天打鬧,本來是想消滅師生之間的代溝、也想體會照顧弟妹的酸甜苦辣,但卻總是不自覺地讓學生喜歡上他。

      然而現在,他被家教的女學生告白還是頭一次。

      「老師,你是說你很有可能被哪個女孩子搶走囉?」

      「老師又不是妳的東西,什麼搶不搶的……」

      「嘻。」

      「笑什麼?」

      「……沒事!」

      「什麼事啦,老師很在意耶。」

      「老師你想知道……就跟我交往吧!」

      「我就說我喜歡的是那種──」

      「知道啦!年紀不能太小還要成熟又陽光對吧?我會努力,只要老師你願意等我。」

      「我──唉,好吧。如果妳這次段考考到全班第一名,我就考慮看看。」

      「真的嗎!」

      「真的啦。所以妳快、點、唸、書!」

     

      ※

     

      後來她真的很努力唸書,結果還真的考了一個全班第一名。這對成績向來倒數的她是很難得,作為家教的他也對她能有這番成果而感到驕傲。

      只是,除了他以外,再也沒有人替她感到高興或榮耀。

      「妳知道我把妳叫到辦公室來,是為什麼嗎?」

      「不知道……」她一臉困惑,站在班導面前盯著他突兀的禿頭看。本來她以為班導找她來是為了鼓勵她考上第一名,但是班導臭著一張臉感覺又不像。

      「妳這次段考成績不錯,老師覺得妳很厲害哦。」

      「謝謝班導……」

      「老師想聽聽看,妳平常都是怎麼準備考試的?」

      「就……唸書?」

      她有點不確定這個回答正不正確,但是她確實只是一股腦地下去唸而已。早也唸晚也唸,反正平常白天的時候她被排擠沒有朋友,晚上爸媽又把家事交給女傭做,她可閒得很。

      在以前,唸書對她來說可是最無聊的一件事,就算再閒她也絕對不會去碰。

      但是這次可不一樣。

      「唸書?啊──對了,妳父母是不是有給妳請家教?」

      她膽怯地點點頭。

      「還是說是那位家教的關係?他教得很好?」

      「還……可以吧。」

      她現在才明白,自己完全不知道他上課到底都在上些什麼。每次他一來她的房間開始授課時,她就立刻陶醉在他的舉手投足和親切又有些微磁性的聲音當中,完全沒有專心在聽課。

      「還可以……嗎?其實啦,妳這次段考成績這麼好,老師真的很高興。但是,有些老師跟我說妳考試作弊、偷看隔壁同學的考卷……」

      她滿臉都是訝異。

      「妳有嗎?妳有沒有作弊?」

      她拼命搖頭、支支吾吾地。

      「沒有──我沒有……」

      「真的嗎?老師希望妳可以說實話。」

      「真的!我真的──沒有。」

      「是喔。可是那些老師跟我說,坐妳隔壁的同學說妳作弊偷看她的考卷哦。」

      「不!我真的──」

      「老師也相信妳啦。因為妳要是偷看她們的考卷,怎麼可能考得比他們好?所以老師這次找妳來,其實是想關心妳的人際狀況。」

      「呃……」

      「老師也知道,要是我罵那些同學欺負妳,同學可能會更加怨恨妳。所以這次老師打算只說妳因為家裡請了一個家教,所以才考得這麼好。」

      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點點頭。

      「不過要是一直有這樣的情況發生,老師還是希望妳可以通報給老師知道。到時候,老師絕對會積極處理!」

      「好,謝謝班導。」

      「不用客氣,快回去上課吧。」

      「好。」

      她向老師微微點頭當敬禮之後,就快步走出辦公室。

      其實,這樣的情況一直在發生,至於原因……人欺負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或者說,強者欺負弱者來證明自己有多強──這就是理由,平常在學校膽小孤僻又邋遢的她,理所當然就成為眾矢之的了。

      對於班導剛剛說的那些話,她心裡其實也明白不可能。班導在想什麼她很清楚,大人都想息事寧人不想給自己惹麻煩,但班導還存有作為一個人該有的同情心所以才心生愧疚,一直用類似消極的方式在處理。剛剛班導說什麼會積極……那只是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已,用來說服自己是真的有在關心學生的,再用剛剛消極的方式搪塞過去。

      她不怪班導,真的。她也不怪那些排擠欺負她的同學,她認為一切都只是因為她膽小孤僻又邋遢,所以才會發生這些事。她也習慣了,沒想過要跟她們對抗或反擊,只想就這樣畢業,然後照著他喜歡的類型,把自己打造成那樣的女孩子。

      所以,她被排擠欺負的事情,並不是幾天之後的夜晚她站在頂樓想要往下跳的原因。

      ※

     

Daily1

      今天真的超開心的!

      考試考全班第一名,第一次被爸爸媽媽誇獎,我們還一起去吃大餐哦!不過平常爸爸媽媽根本不管我在幹嘛,所以今天他們對我這麼我好,我還真有點不習慣耶。

      啊對了,今天老師看起來也很高興哦。哈哈!現在老師不知道在做什麼。我猜他現在……應該正在讀我的考卷影本吧?

      好害羞~~~~~~~

      老師會不會把我的考卷護貝起來呢?然後貼在他的桌子上……啊!對了,我都忘記偷拍幾張老師的照片,每次他上完課離開家之後我都快無聊死,都不能欣賞他的臉(男神~~~~~),還有聞他身上的肥皂香味。真的超可惜的!不知道他是用哪一牌的肥皂,改天我要來去找找看!

     

Daily2

      今天有夠煩的。中午被班導叫去,然後「那些人」又誣賴我作弊……你們才不懂!我會考這麼高都是因為老師好不好!現在想想你們這些人就覺得很可憐,沒錢整天只會在那邊亂傳謠言,哪像我──家裡有錢請得起家教啦!怎樣,我有一個溫柔又親切的帥哥來當我的家教,妳們只能自己一個人躲在房間裡念得要死不活的……爽!

     

Daily3

      今天心情很糟。老師上課的時候似乎有點刻意不看我的臉,他是害羞嗎哈哈。可是當我給他一個飛吻的時候,他又假裝沒看到。後來我摸他的臉跟手,他都笑笑的撥開……

      不要假裝我們是陌生人好不好?老師,你該不會已經忘記你答應過我的事情了吧……

Daily4

      你說你會等我的!我最近那麼努力在改變自己,可是你卻一直說什麼我年紀還是太小──可是我跟你也才差六歲而已啊!為什麼這樣就不能親親你,連抱抱你都不行?還是你已經有喜歡的女孩子了?可是昨天你回去的時候我跟著你走了一段路,都沒有看到其他女生跟你接觸啊!

      老師……你是不是討厭我了……

Daily5

      你都沒有發現我對你擺臭臉嗎?

Daily6

      老師對不起……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Daily6

      你該不會只是在考驗我對你的愛吧!你這壞蛋!

Daily7

      老師,這真的不好笑。我真的很喜歡你──我知道你也很喜歡我。

      不然你為什麼要這麼關心我?

      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Daily8

      我快受不了。

Daily9

      老師……你的嘴唇好軟,好想要你一直這樣對我做……

      ※

     

      「這是什麼?」

      「你怎麼會有那個!」

      「我從妳房間搜出來的啊!學校的老師跟我說妳最近有點反常,常常在晚上跑出門──原來是去跟蹤我給妳請的家教!」

      「我只是想知道他平常都在做什麼而已……」

      「做什麼……人家做什麼關妳什麼事!還有這最後一頁──妳看!什麼『你的唇好軟』……妳好好給我解釋!」

      「解釋什麼?」

      「解釋──解釋妳到底有沒有跟他親吻!」

      「呃……」

      「呃什麼!到底有沒有!」

      「有……吧。」

      「有!只有親吻嗎?妳還有沒有跟他做什麼?」

      「呃……」

      「說啊!」

      「你──你兇屁哦!平常我做什麼你根本都不管我,今天為什麼要管這麼多……對啦!有,我們不只親親還有抱抱啦!他還有摸我的胸部哦,怎樣?是我拉他的手去碰的!」

      「妳──」

      「因為我愛他!我知道他也愛我,我們是兩情相悅的。爸,拜託你不要再管我了好不好?」

      「我不管妳?妳才十四歲而已!他都幾歲了還是妳的老師,妳這樣對嗎?一點都不自愛!」

      「只是家教而已又不是學校老師。」

      「學校老師就可以碰妳的身體嗎!」

      「這是我的身體!我說可以就可以!」

      「妳──好!我現在就先把他找來,問看看他到底都對妳做了什麼!這個混蛋……等他來之後我就叫妳媽媽去報警!」

      「不要啦爸──」

      「放開!」

      「我真的很喜歡他你為什麼不要讓我跟他在一起……」

      「妳哭什麼!他亂碰妳的身體妳還幫她說話?」

      「沒有啦他沒有……」

      「不要再講了!放開!」

      「不要啦……」

      啪!

      就是這一巴掌,讓她鬆開了她爸爸的手,跑出家門。

      之後她的爸媽接到警方的消息而趕到住家附近大樓的頂樓,是兩個小時之後的事了。

      ※

     

      她站在欄杆旁邊,看著腳下不斷呼嘯而過的車子,心裡只有一句話。

      「除了他以外沒有別人了。」

      其實她怕死,在第一位住戶發現她之後跑去報警讓她更害怕了。她擔心她父母要是知道她站在這裡正準備往下跳會很生氣,回去說不定會打她一巴掌打得更用力。

      如果現在立刻離開頂樓回家認錯就好了,但是她拉不下臉來,更不想他就這樣被警察抓走。她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法律說未滿十六歲不能做她們喜歡做的事?為什麼年紀太大就不行?為什麼家教也不行?是她父母太古板還是她自己太浪蕩──她根本不覺得自己有浪蕩到哪去,她班上有一些女同學那樣子才叫浪蕩,整天跟男友親親摟摟抱抱還跟其他女生分享自己的第一次是怎樣、痛不痛,為什麼警察不抓她們要抓他跟她?

      現在警察已經來了。其他兩個警察都先去通知她的父母親,只留下一個女警來看顧她──這讓她覺得自己好像挾持人質的歹徒,只要一鬆懈,她就會立刻被壓制上銬帶走。

      她坐上欄杆,圍觀的住戶一陣驚呼,女警則著急地不停說著安撫的話。現在她挾持的是她自己,想威脅警察還有她的父母親放過他。等她的父母來了之後,她要告訴他們──

      「女兒!」

      父親第一個登上頂樓衝過來,後面跟著心急如焚的母親。看他們這麼為自己擔心她突然覺得有些內疚──可是平常為什麼都對我愛理不理的!她覺得不公平,難道等她要去死他們才要愛女心切,等她死了他們才要哭得要死不活、只後悔當初不多關心她一點?她在學校被排擠、老師冷處理,還有父母只看到她的成績沒有看見她的黑眼圈有多重,關心她餓不餓……

      「妳坐在那裏幹什麼!快點下來!」

      她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她父親現在還要罵人。她開始懷疑,自己真的是他們親生的嗎?

      「喂!你不要這麼大聲好不好?你看都是因為你這麼兇,我們女兒才會想不開──」

      媽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她心想。

      「總之妳快點下來啦。妳要什麼我們都買給妳,好不好?」

      她想要的只有一個。

      「那我要他。」

      「誰?」

      「我要他!」

      「妳說那個家教哦──不行!我都跟你講過幾遍了,妳年紀還小,他都──」

      「二十歲!我跟他也才差六歲而已,為什麼不可以?」

      「因為妳還未成年……總之妳先下來啦,妳先下來我們回家再好好談。」

      圍觀的住戶都在竊竊私語。她知道她父親被逼急了,這件事算是家醜可是不能外揚的,所以他們才想要回家私底下談。

      但是她知道,回家之後她連談的權利都沒有。

      「不要!除非你們放過我跟他!」

      「不行!叫妳不要擁護他妳講不聽是不是!」她父親突然轉向一旁正忙著安撫的警察,「警察先生,你看我女兒講都講不聽,叫她不要跟年紀那麼大的交往……」

      警察一臉為難:「這……男女交往的事我們沒辦法管啦。」

      「可是警察先生」她的母親突然插嘴,「你們知不知道,他跟我女兒已經發生關係了哦!我知道法律好像有一條什麼……跟未成年親密接觸要被抓去關的。」

      「您說的是妨害性自主吧?要是真的有發生像您說的這件事,我們一定會介入調查。」

      「不用調查了啦!有就是有,我女兒都在日記寫下來了,她自己也說有──」

      「我沒有!」

      「妳那時明明就有說──」

      「那是騙你們的啦!誰叫你們要一直管我!」

      「警察先生,你看我女兒一直擁護他……」

      「呃,我們還要先調查──」

      「不然這樣!我看我送點禮物給你們局長,或是我找議員來講嘛──看這樣你們會不會快一點。」

      「這……」

      「你們都去死!」坐在欄杆的她突然對在場所有人大吼──這時候有一個人用跑的登上頂樓,她一看到那個人,立刻露出驚喜的表情。

      「老師!你快點來救我好不好!」

      但他面有難色。

      這時候,她父親一見到他,立刻上前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厲聲說:

      「你給我講清楚!你到底對我女兒做了什麼!」

      「咦?我、我沒有啊。」

      「她說你跟她親吻!」

      「親吻──這不可能!我連她碰我的手都推開了,怎麼可能──」

      「那你是說我女兒騙人囉?」

      這時警察先生出來安撫她父親:「先生,你似乎有點激動,先退開一點。」

      經過一番拉扯後,她父親總算是先放開了他。但警察擋在他們兩個之間,她父親還是狠狠的瞪著她看。

      「那個阿伯──不好意思,你真的誤會了,我跟你女兒之間真的沒有什麼。」

      「你放屁!枉費我還把你當家人看……」

      「真的!我可以發誓,不然你問她──」

      他轉過頭去想求她幫忙澄清,卻看見──

      她正瞪著他在哭。

      「妳……」

      「你騙人!你明明答應我的,為什麼要這樣說!」

      「我答應妳什麼……」

      「你明明就喜歡我!而且還說會等我……結果你竟然說我們之間沒有什麼!」

      「可是我不是跟妳講過我喜歡的是──」

      「年紀不能太小還要成熟又陽光對吧?」

      「對啊!所以說──」

      「所以你要等我啊!我一定會變成那樣的女孩子,到時候我們就可以──」

      「妳憑什麼要人家等妳啊!」她父親也顧不得現場還有其他圍觀的住戶了,直接破口大罵:「人家都說不喜歡年紀太小的,妳硬要纏著人家還要人家等妳……妳腦袋燒壞了是不是!」

      「他也愛我所以他才要等我啊!這是對我們兩個人的考驗,你們閉嘴啦!」

      「妳……我真的已經不知道該拿妳怎麼辦了。」

      「那你們就別管了!讓我跟他在一起!」

      「可是我真的沒有喜歡妳──」

      「你騙人!你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你不要怕好不好。只要我們努力,最後一定可以在一起的!」

      「拜託妳……去找別人吧,這世上絕對還有很多比我好的人,我並不是妳對的那個人。」

      「你是!你就是那個人。」

      他這次不再開口,只是搖搖頭。

      突然間,她好像明白了些什麼。她發現他看她的眼神似乎不再像過去那麼熱切,她發現她傷心難過時、他不會再摸摸她的頭安慰她,她也發現他跟他們似乎都站在同一邊。

      都站在同一邊。

      只有對她的好、溫柔,以及關心,他不再為她付出這些──為什麼?是因為她年紀太小很幼稚又太邋遢嗎?還是她的父母逼他的?還是他怕被警察抓走,所以他才說這些?

      為什麼互相喜歡的兩個人不能像童話故事那樣永遠在一起?

      為什麼現實總有人要欺負她、拆散他們倆個?

      現在的她是什麼都做不了。既然他因為某些原因而不能愛她,那她活下去還有什麼意義?

      她一腳跨過欄杆。

      「妳要幹什麼?快點下來!」

      「拜託妳看在媽媽這麼疼妳的份上,下來好不好……」

      「妳、妳不要想不開啦!」

      「可是你不愛我!」她跨坐在欄杆上大叫,然後哽咽:「這世界上就你最疼我……你不理我那我還有什麼、什麼好活的……」

      「我真的不是妳對的那個──」

      「拜託你!」她父親突然打斷他的話,對他說:「請你勸勸我女兒好不好?現在就只有你的話她肯聽而已。」

      「我要說什麼──」

      「就騙你愛她就好了啊,」她母親也在一旁插話,「或是說你會等她……反正先把她哄下來再說啦。」

      「呃……」

      此時,她又一腳跨過欄杆,變成兩隻腳懸在半空中了。

      「快點啊!」她父母異口同聲。

      「呃,好啦……」

      他雖然一臉為難,但還是轉過頭去,想說先按照她父母說的把她哄下來,之後的事再看著辦。

      「妳聽我說!」

      她轉過頭來,淚眼汪汪的望著他。

      「我、我會等妳!到妳18歲那一天!」

      她笑了。

      現場所有人都知道:已經沒事了。

      她被警察攙扶著下了欄杆,跟著她父母回家去。她則是看著他們一家三口的背影,心想等會要打電話給她父母說:他不做了。

      還有,要他們別責怪她。

      然後事情就結束了?

      不。

      誰想得到呢?上了高中之後,她的成績名列前茅,還在同年級之間擁有很高的人氣,老師跟同學都喜歡她。而且她不但真的把自己打理成成熟又很陽光的女孩子,甚至連男友都沒交過──

      然後在她18歲生日那天,出現在他面前。

     

      ※

     

      他所在的大學校園裡有一間咖啡館。每個禮拜四早上,當他跟教授開完會以後,都會先來這裡喝杯咖啡。心情好的時候他會多點一份蛋糕、或者馬卡龍,然後一邊想著中午要去哪裡吃飯。

      今年是他第三年唸研究所,但他已經開始跟教授討論畢業論文的事情了──以他的學校來說,能夠在第四、第五年開始準備並發表論文算是正常,他能夠在第三年就開始準備,讓其他同學都很佩服他。

      當年他不做家教之後,他開始專心在報考研究所上面。因為下足決心捨棄一切,讓他可以專注在考試上頭,一舉拿下了榜首,還立刻就找到了指導教授。

      不做家教後的這四年多來,他的日子過得超級安逸又自由。他是獨生子、父母又早早去世,幾乎沒有什麼經濟重擔,再加上做家教的薪水優渥讓他手上有了一點存款──而且他又單身!所以他可以一個人到處吃吃玩玩。

      這樣的他孤獨嗎?倒也不,他在研究所還有一群好朋友和學長姊就像他的兄弟姊妹,系上的教授也都像他的爸爸媽媽一樣,所以──

      他一點都不孤獨。他不需要再做家教、不需要再把學生當成弟弟妹妹疼愛,這樣就不會惹來一身腥了。

      幸好當時事情已經結束。他辭掉家教之後立刻斷絕與他們家的聯絡,盡量報考離他們遠一點的研究所,重新展開新生活。

      但如今,她卻戲劇性的出現在他面前。

      「老──師!還記得我嗎?」

      當他離開咖啡館時,有個穿著高中制服的女生從一旁跳出來,雙手擺在背後對他露出大大的笑容。

      「妳是……」

      也難怪他認不出她來,畢竟她的造型換了,發育也不錯,走路也開始抬頭挺胸,跟四年前那個又矮又邋遢胸部又平的她是天壤之別。

      「嘻──你認不得我了嗎?我是你以前家教的學生呀。」

      「家教的學生……」

      他教過很多女學生,但令他印象最深刻的只有一個。不過他覺得應該不可能,眼前這個穿著整齊的高中制服、外表光鮮亮麗的女孩子怎麼可能會是那個──

      「就是你『最後一個』教的學生啊。」

      他不敢相信地睜大雙眼。

      「真、真的假的!」

      「是真的哦,」她撩起裙襬,在原地轉了一圈,「你喜歡嗎?」

      「還還還不錯吧。」他心不在焉地回答。

      「老師。」

      「怎麼了?」

      「你都沒變耶。」

      「是、是嗎……」

      他現在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他不做家教就是因為她的緣故,他擔心還會有同樣的事情再發生。

      他的第一個疑問是:為什麼現在她又找上他?

      「欸──老師,你還記得嗎?」

      「記得……什麼?」他好像隱約猜到了,但他希望他猜錯──

      「你說你會等我的,你又忘記了!」

      「呃……」

      「呃什麼啦!老師,你看我現在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是不是成熟又陽光呢?」

      「是。」他點點頭,因為這是事實。

      「而且你知道嗎?今天還是我的十八歲生日哦!快祝我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

      「謝謝老師!我要生日禮物!」

      「禮物啊……可是我沒有準備……」

      「不用準備啦,我想要的只有一個──」

      她話都還沒說完,就突然上前去投入他的懷裡。

      「妳──」

      「我只想要,做你的女人。」

      此時此刻,整個校園裡的時間都彷彿靜止了一般。過去的所有記憶全都浮現在他的腦海裡瘋狂打轉。當初他說的那一句只是為了哄她不要想不開,當初他對她親切又溫柔只是想要有個妹妹疼,當初他說他會等她還以為──

      她過了四年之後就不會當一回事了!

      「放、放開我!」

      他嚇得立刻把她推開。她被推得莫名其妙,臉上是一陣驚愕。

      「老師你做什麼啦!很痛耶!」

      「對不起──可是我真的沒有打算跟妳在一起!」

      「……咦?」

      「我說,我真的沒有打算跟妳──」

      「為什麼?」

      「呃、這個──」

      「可是我都變成這樣了啊!你到底還有什麼不滿意!」

      「妳在這四年當中,都沒有交過男友嗎?」

      「沒有,我不是說我只要做你的女人嗎?」

      「妳都沒有暗戀過其他男生?」

      「沒有,我的心裡只有你一個。」

      「可是我現在已經二十四歲了!妳才十八歲,對妳來說我太老──」

      「才不會!我是真心喜歡你的,我根本不在乎年齡!」

      「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是我們年紀差滿多,價值觀會不一樣比較難走得長久……」

      他越說越小聲,因為他發現她早就淚流滿面,聲音卻不帶一點哭腔。現在的她是如此堅強,她根本不需要他也可以過得很好,為什麼她對他的愛戀還是一點都沒變?

      「拜託妳先不要哭……」

      他伸出一隻手想拍拍她的肩膀,卻被她一掌揮開。

      「你不是不想跟我在一起?那還對我這麼好幹嘛!」

      「可是……」

      「難道,你以前對我那麼好、那麼溫柔,都是騙人的?」

      「對不起,其實我──我那時候只把妳當妹妹看而已!」

      這一句話,讓她愣在原地有一段時間。

      突然間,她什麼都明白了。

      他的笑容、手勢,還有溫柔,都不是他喜歡她的表現。

      「原來、原來是這樣。」

      她含著淚,點點頭。

      「我、我知道了,那你走吧。」

      走?就這麼簡單?他覺得有點奇怪,但還是從她旁邊經過、離開。他想說應該沒問題吧?畢竟她這四年多不是都好好地一個人走來了嗎?她現在應該不會再做什麼傻事才對……

      但,此時她在口袋裡掏出一樣東西、握好,那就代表她現在心裡的一切想法。

      「但我可沒有把你當哥哥看,你要負起責任。」

      低聲說完這句話後,她手握著美工刀快步跟上他。

      她想這份愛情不會有結果了,但是現在至少跟四年前不一樣──

      她不會一個人死去。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