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和她們的故事⑭ ─ 離開現在的一切,妳才有辦法重生

  我非常的愛她。

 

                她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個部分,我們雖然沒有從小一起長大,但是我們足足相識了十六年,這十六年來,我們從來沒有遺棄過對方,我們看著彼此成長、戀愛、失戀、再成長,我們不曾在誰的痛苦時缺席。

 

                我們有很多的共通點,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地雷在哪,幾乎都差不多,我們兩個也不是喜歡講電話的人,如果遇到不開心的事,就會約出來,喝喝酒聊聊天,光我們二個喝酒的酒錢,少說都能買上一台中古車,至於是什麼牌子的中古車,我也只能保密。

 

                她原本是國中同學的好友,後來大家常玩在一起,慢慢的就變得很熟,一開始看到她的時候,覺得她長的好漂亮,眼睛大皮膚白身材又修長,重點是個性也非常的爽朗,那個時候的我,不只喜歡她,甚至有一點點崇拜她。

             

                後來出社會工作,她做的是業務的工作,時間自由,人脈廣闊,收入也很不錯,非常會安排自己的生活,我的高爾夫球也是她教我的,我們一起旅行、一起到很多地方喝酒、一起聊未來談以後。

 

                我把她當做是自己努力的目標,要和她一樣,自立自足,並且懂的生活。

 

                年輕的我們,只有七個字,「沒有什麼好怕的」

 

                的確,這幾年走過來,面對生活,我們的確是沒有什麼好怕,但面對感情,卻漸漸地變成不得不害怕。

 

                她和初戀男友交往了五年,後來劈腿分手,因為在同一間公司,所以她連工作都辭了,就是不想要再碰到面,接下來她和一個有小孩的離婚男人在一起,這個男友非常的疼愛她,甚至是寵她,她也不介意他有小孩,也適應的非常好,一直以為這會是她的HAPPY   ENDING,但後來卻是因為男方家庭反對,三年多的感情,又再一次結束。

 

                分手的消息,連我都不敢相信了,更何況是她。

 

                分手後,她非常的痛苦,飯吃不下工作無法專心,每天除了喝酒以外,也只能是喝酒,最後她決定離開台灣一陣子,於是我眼睜睜送走她。

 

                她在澳洲唸書,一邊打工,過著很節儉的日子,或許是這樣的生活太累了,或許是遠在異地太過孤單,有個澳洲男生追求她,並願意照顧她,於是她接受了相差二十幾歲的戀愛,但他們說的很明白,她不會一直留在澳洲,而他不會為她離開澳洲。

 

                所以二年後,她回來了,自己一個人回來了。

 

                          好像一切歸零,人生的路程又要重新計算,我對她的未來充滿了信心,她自己也是,我們都以為過了最難的一關,卻不知道人生無時無刻都充滿著難過的關卡。

 

                回台灣之後的工作,並不順利,新生活漸漸失去衝勁,處處受到危機,和同事的不愉快,和老闆的價值觀差異,每一天去工作,她都好像把自己逼到了絕路,下班的那一刻死而復生。

 

                半年後,她還是辭掉了工作,重新當起業務,但現在這個時候,和以前的景氣,已經不再一樣了,業績和以前不能比,再加上遇到的客戶,不是機車就是火車,就連為了收個貨款,她還要被罵三字經。

 

                我說換個工作吧!但她說,她已經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了…

 

                而她還一直忘不了出國前的那一場戀愛,雖然只有三年多,卻成了她這一輩子的緊箍咒,總是認為自己再也找不到像他對自己這麼好的男人,為了這件事,很不愛講電話的她,至少喝醉時打過三通以上,來告訴我,她還是很愛他。

 

                接下來幾段連名字都記不住的曖昧或交往對象,更讓她覺得,她這輩子真的要孤老一生了。

 

                但重點是,她非常害怕孤老。

 

                前年的時候,她帶新男朋友和我一起吃了飯,後來我開玩笑的說,「欸,我打賭這個你最多在一起半年。」她自己也笑了笑說,「我打算只有四個月。」

 

                因為我太了解她,她和這樣的男人,是兩個世界,並不是說男人不好,是因為談話間,明白了他們的價值觀不一樣、生活態度不一樣、完完全全太不一樣,我看的出來,而且她自己也知道。

 

                但會選擇在一起,完全就只是因為,「至少他對她很好。」

 

                她笑著說,但我卻非常的難過,什麼時候對她很好這件事,只能成為挑選另一半的唯一範疇?

 

                接下來的時間,她提出了幾次分手,而他拒絕了幾次分手,於是兩個人又復合了幾次,理由依然是她雖然不是很愛他,至少有個人對她很好,她甚至告訴我,其實那個男人也有小孩,只是一直不敢告訴我。

 

                但我根本不在意那個男人有沒有小孩,只要她愛他,就算他有八個小孩,我都站在她身旁,無限期支持她,重點是她一點都不愛他啊!

 

                她總覺得自己的戀愛運氣一直很差,為什麼別人都可以牽手白首,為什麼別人都可以相愛一生,為什麼別人總是運氣比她好,但我想說的是,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男人,靠的永遠不是運氣,是智慧,遇到壞男人也一樣,別再老是說自己運氣差,若真有智慧,妳就會明白什麼人可以碰,什麼人不可以碰,什麼時候可以相愛,什麼時候需要離開。

 

                        智慧跟智商沒有關係,是妳懂的判斷,什麼才不會讓自己受傷。

 

                有些男人,明明覺得不好,但還是寧願閉上眼睛,假裝看不見那些不好,假裝一切都如自己想像的美好,然後得要當有一天,眼睛不得不睜開的時候,不得不看清現實的時候,才來大聲哭訴自己的悲哀,哭訴世界的不公平,但,沒有人欺騙妳,是自己騙了自己。

 

                她常說,我不像妳,什麼都不會害怕。

 

                聽到這樣的話,總會讓我四肢無力,我並沒有登報說我不害怕,我也沒有開記者會告訴大家,我不害怕,每當我去醫院,看著自己一個人拖著年老的身體,在那裡排隊看病批價領藥的老奶奶,想著未來的自己,你說我不會害怕嗎?當我們一群人坐在這桌聊天喝酒,看著隔壁桌自己孤單吃飯的老爺爺,再想著以後的自己,你說我不會害怕嗎?

 

                我也會害怕自己,孤獨老去,

 

                但我更害怕我自己,把時間浪費在一個不愛的人身上,虛擲光陰。

 

                我說,「要不妳離開台南,去高雄去台北生活看看,可以遇見不同的人,可以看看不同的東西,生活或許會變的不一樣?」她說她會考慮,但依然繼續重複這樣的循環,最後連業務的工作也沒有做,自己學了美睫,在家幫人植睫毛,假日到補習班當櫃檯打工。

 

                昨天她LINE給我,問了我一些瑣事,後來我問她最近好嗎?

 

                她告訴我,「不好。」

 

                然後我突然想到了那時候,我第一次碰到她的樣子,那麼美麗大方,我想到了那時候,她帶我到處見識的樣子,那麼神采奕奕,我想到了那時候,她陪我走過人生低潮的樣子,那麼充滿義氣,我想到了,我崇拜她的那些樣子。

 

                        但那些美好的樣子,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被日子消耗殆盡,她依舊過的不好,談著勉強的戀愛,做著勉強糊口的工作,過著勉強還算可以的生活,我對發生在她身上所有的事情,無能為力。

 

                如果真的、萬一沒有人對我們好,那我們對自己好的這股力量,就不夠支撐自己老去嗎?

 

                我覺得難過,因為我一直認為她可以過的比現在更好,我覺得傷心,因為一向愛自己的她,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忘了怎麼去愛自己,我覺得悲傷,因為她不認為自己有力量,把自己帶到更美好的地方去,我想哭,但我沒有告訴她,我想哭。

 

                我問她為什麼過的不好,她說下次再說。

 

                親愛的,我們已經錯過了好多的下次,上次我們說下次要再一起去吃飯,但我們已經快半年沒有碰到面了,上次我們說要下次再一起去旅行,但我們已經有二年,連台南都沒有一起踏出去過了,上次我們說要下次再一起去大喝,但我們卻越來越習慣,自己躲在家裡,偶爾喝個一、二杯過過癮。

 

                我知道,下次她可能也不會說,因為她已經習慣自己解決自己所有的問題,自己安慰自己所有的痛苦。

 

                她曾對我說,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不,都是知道的,只是不想承認自己把自己變成這樣而已。

 

                若沒有離開現狀的勇氣,就註定只能成為一道漩渦,生活被丟進黑洞,轉轉停停永遠沒有起點,也就不會有終點。

 

                          我只想說,離開現在的一切,妳才有辦法重生。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