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習作C - 1

    「不是交代過你不能出現,就算出現也不能出聲嗎?」昏黃的天色下,我脫力的靠在圖書館門口那壯麗的羅馬式柱子前,眼神放空。

    天色很美,華燈初上的圖書館氣氛很棒,來往捧著書披著袍子的學者們看來氣質優雅,還有特別打扮一番,換最嶄新修身那件長袍的我,一切都美得不像話-

    除了大道上馬修.芬奇匆匆離去的背影,呃,不,我想落荒而逃可能比較可以形容,身後他那優雅的狐狸(或大型貂,誰知道)還回頭投來譴責的一眼。

   

    而他那連落荒而逃都顯得高大挺拔帥氣的背影讓我更加沮喪。

    「我沒有啊。」麥莉低著頭懦懦的開口,這語氣和表情都和她實在太不搭了,姑且不提五分鐘前她才對著馬修震天一叫把人嚇跑…

麥莉畢竟是隻暴龍啊。

撇開東部森林連綿人煙稀少的坦格拉區域不談,整個伊斯特朗大陸的少男少女們都會在十五歲生日過後的第一個月陰,也就是赫卡特之夜,的午夜進行召喚儀式。

在那儀式之中,禁食一日,沐浴更衣後的你會站在請來的三位女巫或術士(在講究一點的大戶人家則是魔法師大人)畫下的魔法陣中閉眼隨著節律念出每個孩子都倒背如流的赫卡特晚頌。

祈禱著赫卡特女神賜與你繁星點綴的夜,守護你的靈性,並帶來你的精靈。

精靈,那是每個孩子日日夜夜都在期盼的事。在我還只是個小鬼的時候,大我幾歲的鄰居溫蒂曾經這麼形容那個儀式:

想像你就坐在動物園的遊園列車上,嗚嗚作響的可愛小車廂經過一個又一個的動物欄,然後在某個動物欄前你就明白了。

那就是將要伴你一生的精靈。

根據溫蒂表示,那是一種相當絕對,遇見真命天子的感覺。而當你從那半夢半醒的幻覺中清醒過來時-每個人清醒的時機點不同,有人只消幾秒,有人醒來的時候則發現天光都魚肚白了-你會發現精靈正靜靜地躺在你懷裡。

從此之後你不再是一個人。它會有名字,會和你說話,有自己的個性,它會長伴你左右,亦步亦趨。

我想我的確是智能有些不足才會相信溫蒂的鬼話,畢竟她本來就是個整天腦子裡塞滿綺麗幻想的女孩,何況從她的未婚夫(一個滑頭的富家子)看來,我相信她對「遇見真命天子的感覺」這檔事根本有誤會。

再不要說溫蒂的精靈是一隻整天忙著照鏡子的貴賓狗,動物園裡哪有可能會有貴賓狗啊!

當然,我也沒什麼立場說話,動物園裡更不會有暴龍。

我唯一見過的一隻是聖麥可教堂地下室裡一組暴龍化石,超級巨大到我可以整個人塞進那骨架拼成的血盆大口中,據說在幾億年前,這樣的生物在整個大陸上到處都是,直到不明原因將這樣的動物滅絕。

第二隻就是麥莉。你不會理解當我在清晨的鳥鳴中悠悠轉醒,發現有個龐然大物壓得我胸痛,睜開眼看清那是一隻兇猛怪獸,正翳張著大鼻孔和一口獠牙朝我靠近時的驚嚇與憤怒。

我想比麥莉更糟的選擇可能只有地獄三頭犬吧。

從此那個「它會長伴你左右,亦步亦趨」的美好夢想變成一個揮之不去的惡夢。年幼懵懂的我還曾經想著是不是在前一天的禁食期裡我偷偷吃了一顆泡泡糖,赫卡特才會給我這樣的逞罰。

但是泡泡糖又不能算食物。

一開始我還不知道那可怕的生物是暴龍,直到華特老師告訴我我才曉得。

噢,忘了說,敝人,安珀.坎道爾,今年十八歲,即將從伊斯特朗魔法學院畢業,主修符咒學與魔物學,而華特老師則是魔物學科的副主任。

自從得到麥莉之後我變得很宅(朋友都被嚇光了,當然),這有助於我好好用功申請上這所首屈一指的學院,我想這是麥莉少數對我的幫助。

麥莉是隻暴龍,可怕的是她雖然長得如此兇殘,食量又大的令人頭疼(肉,當然),她的內心可是比我還要少女的少女,懦弱又容易害羞,沒有主見又黏人怕寂寞,而且還很愛漂亮,我完全搞不懂這是什麼設定。

麥莉連在路上看到發瘋的狗都會怕,也不想想該怕的是誰。

最讓我搞不懂的是,為什麼每個男生看到麥莉之後就再也不肯和我有進一步的來往。

畢竟,這麼雄赳赳氣昂昂的威風動物,不就是每個男生兒時幻想的生物嗎?麥莉又不像真正的暴龍這麼大隻,她只有一層樓那麼高,嘴巴張再怎麼大充其量也只是把我的頭整顆含進去的大小罷了(而且麥莉很注重衛生,吃完東西還會漱口,噴點瑪巴洛松油芳香氣味)(話又說她爪子真是短得不得了,連噴精油到嘴巴裡都得要我代勞),說起來其實挺不錯的。

偏偏麥莉又是典型的豬隊友(嗯,我懷疑真正的豬都比麥莉好),平常畏畏縮縮的,關鍵時刻就非得闖出來張牙舞爪一番。

一開始我還會相信她的藉口,例如肚子真的好餓有隻蜜蜂飛來飛去我好害怕或者想要表達友善之類的,但是我們什麼關係啊,沒過多久我就知道那隻邪惡的暴龍不過是在胡扯。

麥莉根本不希望我可以和任何一個健全,正常,長相還算可以的男生交往。

至於原因是什麼呢?我也很想知道。

「你對他們又沒感覺。」我們之間張力強烈的沉默持續了幾分鐘,直到麥莉用她的大吻部輕輕頂了我一下,水汪汪的小眼睛很是真誠,但顯然一旁經過的女孩們把那誤認為看到獵物的殘暴精光而嚇的拔腿就跑。

「感覺是要培養的!在我來得及和他們有所接觸產生感覺之前他們就被你嚇跑了!」我氣唬唬的跳起來,一把拽著她的爪子往圖書館旁邊的草皮去以免我憤怒的咆哮被聽到。

我不懷疑到時候「精靈就是一個人性格最好的象徵,尤其是安珀。」這樣的話就會出現。

好吧,我承認我現在跟隻暴龍沒兩樣,飢渴,又憤怒,並且兇殘。

做為一個即將滾出學校卻連男生的手都沒牽過的可憐鬼,老娘真是餓極啦!

「麥莉!」我顧不得在漸漸暗下來的天色中,這座圖書館旁的小園子有多陰森,對著她就是一陣尖叫。

「都是你害我沒有朋友,被大家嘲笑,好不容易有男生約我,你卻連這樣小小的機會都要破壞掉!」

    我當然知道那不能完全算在麥莉頭上。

    麥莉很善良,也不曾真正傷害到誰。是那些只懂得用外表去判斷別人的傢伙的錯。

    比起麥莉,用言語或者眼神就能傷人的人類更為可惡。

    這些我都知道。可是在孤獨了這麼久,這麼久以後…

    「你可不可以乾脆消失算了!」

    我聽見我刺耳扭曲的聲音在傍晚的園子裡擴散,消散在沙沙作響的樹群之間,眼淚不爭氣地掉了下來,視野模糊成一片。

    我最後看見的東西,是麥莉離去的背影。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發大!!!
我是潛水超級久的讀者
(到處潛,嘿嘿
看到發大有新作真的超感動的!!!
特意浮出水來致意
知道發大工作很累很辛苦,
還是來坐等這篇習作的之二阿~~~
2015-09-28 23:28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