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Dear H ('13.10.28)

    為了某些原因,我走出了平常單調的生活,在十月底的下午四點走進(或是闖入)一條平凡的街。

   路窄但長,緩慢走著,突然發現自己很久沒有在這種時刻,這樣子平靜地穿梭過一片混亂了。

   天氣很好,難得的晚晴,柔順而清透的斜陽鋪在陳舊龐雜的景物之上,微涼的風裡我捏著冰冷的手心。

   很奇怪,明明是不同的場景不同的地點,但在那條陌生卻又異常容易觸景生情的路上,時間之流彷彿也慢了下來,悠然之中層層疊疊沉積了好幾個年頭。

   穿過那些店面,我彷彿可以隨手就抓取某個生命階段中,記憶的切片,簡直好像我就生活在其中一樣。

   老伯攤子上的湯淺牌鉛蓄電池,歐巴桑踩著老式裁縫車,雜貨店老愛擺在騎樓上的雞蛋箱,還嶄新時應該介乎普魯士藍和正藍之間的退色扛棒,帶著茶色調的玻璃門,某家早不營業的店裡鋪著深綠色的大理石地磚,傳來有點陰濕的霉味混著阿嬤慣用的,有些俗氣但很親切的沐浴乳香(而我多麼希望讓你也聞到),街角的阿婆出於不明的原因焚燒著紙錢,遠方國小的下課鐘響…

   那些再尋常不過,一點也不光鮮亮麗的尋常細節,建構出一個有深度的場景或故事,關於我的童年,和某種莫名的鄉愁。

   為什麼說是莫名呢?

   因為其實到了這年紀,我慢慢變得有些害怕回家,反正不管我在愁些什麼,那終究不是為了我想回家,好吧,其實我也想,只是有更多出於無奈的不想。

   那些過去的記憶無疑是美好的,但卻不適合套用在任何現實的場景或人物。原因無他,出了這條實際上與我一點關係也沒有的,處在魔幻時刻的這條街,時間仍是照著那步調堅定的前進著,無所謂殘忍或寬容。

   而我就這麼不停的長大,不停的被強迫著面對現實生活中的摩頂放踵,的期待,的偏見,的不滿,的壓力。

   而正是因為明白這樣的鄉愁只不過出於我自己某種過於天真而美好的懷想,於是這條深邃的,龐雜混亂的街遂又為我建構出另一種想像,關於未來。

   對我這樣平凡,濫情又缺乏創造力的人來說,所謂對於未來的想像理所當然是就現下所擁有的認知中,屏除掉自己不喜歡的因子,然後建構出一個安寧並且以我的標準而言十分美麗的場景,關於那些平凡卻篤實,美好且令人追想的小小細節。

  

   在這個下午,腦海中的某些記憶突然被翻了出來同時也正隨著我慢慢老去。我會老去,記憶會褪色,街也會破敗,但時光不老,那滾滾之流會不停帶來新的人事物,繼續翻修它的容貌,洗去過往的氣息…

   H,倘若那時你也走在我身邊,你大抵也不會想到我那些無聊且強說愁的想法吧。但在那晴好的夕陽下,那幽靜街道上,我想你也會有你的鄉愁,你也會有你對未來的想像,或是更多更深沉以至於我們或許更可能沉默不語的思緒。

   對於那些不能成全的過去,我常將之天真地寄託予未來。而你就在我的未來裡,帶著你那單純但美好的笑容,對我招手。

   我只是想問你願不願意,在別人的夏天來臨,而我們變得斑駁之前,和我牽手走過那些尋常街道,那些向晚的百姓門前,然後踏進屬於我們的門裡。

[後續]

最近看了伊莎貝爾他他篇的廣告,心裡有些感觸,於是剛才終於鼓起勇氣把這篇傳給了H看。

"不論以後如何,請你記得,此時此刻,我是如此深愛著你。"幾分鐘後她這麼回應我。

其實這樣的話我一直不太敢跟你說,因為總覺得我們之間沒辦法建立在什麼基礎上。

曾經在另一段感情裡受過傷,我明白對於感情這樣的事,我沒有資格也沒有把握能給什麼承諾,一旦戀情結束那天,所有的承諾都會變成一種指控與枷鎖,我不願意如此。

現實是殘酷的,而我僅能在殘酷來臨前佔有你願意給的溫柔,是的,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明白你終將是要離去。

至於廣告裡的那個未來,我們都覺得那樣的未來還太過遙遠。

可是啊,我只是想讓你知道,你是那個我想一直愛著的人,此刻我仍是認真地用瞬間幻想對你的永恆。

光是隔著電腦螢幕,幾百公尺的距離,想到有種可能的未來裡,會沒有你,就心痛的眼角泛淚,此刻我才發現原來我沒有自己想的那麼淡然,我還在你身上抱著幻想。

但是我沒有告訴你,不想把話說得太擰。

"謝謝你告訴我。"最後,晚安前,你這麼說"我也想掠奪今後你的每一個早晨。"

我還能要求什麼,這樣已經太多。也謝謝你願意繼續愛著我,親愛的H。

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