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食畢盜八×降生popo一週年】【盜筆同人】CP邪甯,虐瓶慎《不要記得我》

          有驚無險,被野雞脖子抹脖子的阿甯連發了幾夜高得幾乎讓人器官衰竭的燒,終究奇蹟似的好轉,罕見的沒有一命嗚呼。

        「這小娘們兒是執念重,指不定就是捨不得你還在上頭,自己先下去了。」胖子的大肉掌拍著吳邪瘦削的肩,對比分明。他眼神瞟偏,嘀咕:「這下斗凶險,相偕出生入死後男人都能成基了,女人哪有不動情?果真果真。」

        「得了,你有時間咋不趕緊去和潘子表白,在這兒貧。」吳邪一抖肩,甩下那豬蹄。

        他將目光投向不知何時又不省人事、喃喃囈語的阿甯,心頭連日的緊繃感總算鬆了鬆,眸色暖暖,活這二十多個年頭第一次流露一個正常男人對女人的疼惜。心裡軟的像是一團棉花似的,突然想帶著難得柔弱的她即刻離開這見鬼雨林。

        意識到這個荒唐的想法,他微微一驚,猛然搖頭,長吁一口。

        想什麼呢,她沒事就好。

        胖子的貧嘴總是比氣象預報還準,誰能料到,蛇沼鬼城九死一生歸來後,自己真跟阿甯相好了。吳邪慨嘆,伸手揉揉身邊小女人的短髮。

        雖然就這麼定下來也好,但是未知的謎團太多太雜,阿甯也還離不開公司,他們注定還要冒險。

        未來劫數萬千,為確保死了能是對方家的鬼,吳邪和阿甯決定訂親了。

        待一切謎團塵埃落定,或是疲倦得再無力去探索,他們才會真正結為連理。

        那個日子來得比眾人想像的都快,光陰只流去了一年。

        從張家古樓救出小哥,知道張家駭人的祕密,吳邪終於覺得力不從心了。

        他應該滿心期待回家,去見千里之外殷殷盼望的阿甯。但在回首看到重傷的悶油瓶,他猶豫了,他無法選擇下一步走的方向。

        數天後,吳邪接到阿甯的電話,她又被公司抓去了,沒一段時間回不來。婚期得延多久不確定,讓他結束了就回鋪子,試試被她調教成家政夫的王盟好用不。

        他掛了電話,望向病床上清醒了卻一直望窗外發呆沒搭理他的悶油瓶,嘆口氣。

        這副悶樣子,就是再不放心又能如何?

        「小哥,我走了。」他走上前,替悶油瓶順了順一撮翹起來的毛,輕言告知。

        悶油瓶沒有挽留,只是抬眼看了吳邪一眼,總是平靜無波的深潭,漣漪隱約擴散,誰也沒能看懂。

        又是一年立秋。

        「老闆。」吳邪騎著自行車繞西湖一圈鍛鍊,回到鋪子,就見王盟臉色怪異,指著在拓本架邊上立著的人。

        那人身著黑色衛衣,一個很大的登山包放在腳邊,挺拔精實的身型熟悉,可只一剎,吳邪愣是沒認出那人是誰。

        「我是來和你道別的。」轉過身,張起靈的面容依然,那眼睛裡的深水卻彷彿再也不會有波瀾。

        「小哥,你一定要去那青銅門嗎?」吳邪跌跌撞撞追了一路,在雪山腳下被石塊絆得一踉蹌,向著前頭始終不太遠的身影喊道,他扯起笑:「緩一緩吧,阿甯在回杭州的路上了,我們這幾天會舉行婚禮,你替我當伴郎吧!」

        幾分蕭索的身影頓了下腳步,頭也沒回,只有聲音傳來。

        「不要。」

        吳邪笑容微僵,很快轉圜過來:「這樣啊,沒關係,那你這幾天會在山上雪村休息吧?把地址給我,我給你寄請帖,來吃喜酒,有沒有包都無所謂,你說可好?」

        「這種地方,不會有什麼村子。」他淡淡道。

        吳邪一咬牙:「那、那你乾脆在青銅門外設個郵箱……」

        「我不想去參加你的什麼婚禮,況且我沒時間了。」張起靈終於轉頭,幾步踱到吳邪面前,決然開口。

        「那我就偏要給你寄!一張請不來兩張請不來,老子他娘的就寄一包炸得你非來不可!」心弦繃斷,他失控大吼。

        媽的這悶油瓶大牌耍得真不知廉恥,已經讓他吃酒不用禮金,還當這些喜帖不用成本費是吧?

        張起靈不語,只低頭,沒有溫度的唇落在吳邪的相同部位上,輕輕的啄取那絲暖意。

        感覺到吳邪的驚詫顫抖,他在心裡笑了。這種情緒很美好,奈何不屬於他。

        「我只需要一個,另一個原本是要給你的。若你十年後還記得我,你能靠它打開這青銅門來接替我。」他從包裡拿出兩只鬼璽,一手一只掂了掂,卻鬆開了右手,那鬼璽落地應聲破碎。

    吳邪瞳孔一縮,「張起靈你……」

    「沒必要了。和阿甯好好過日子,不要再試圖蹚這渾水了。」

   

        渾渾噩噩,像是沒帶著意識回到城市,吳邪看到了一則新聞。

        長白山雪崩,據山腳下村子的村民表示前幾日有兩個青年上山未歸,不排除有罹難者可能,搜救隊卻無功而返。

        他頹然跌坐在電視機前,悲傷再也無法抑遏。

   

        『即使是專業失蹤人員張起靈,卻也每每能在緊要關頭現身。狗日他騙我的吧,這次是真的再也見不到了?』

   

        『吳邪,我本無心,直到遇見你。』那人靠在金屬巨門邊上,閉起穿透了千百年的眼,『那就用我一生,換你永世安居無憂。』

        雪崩掩埋了雲頂天宮,只有這樣,你才找不來,而我出不去。

        十年,不要再記起我一時一刻,我既決心斷了與這世界的唯一聯繫,你便不要追尋我。

        吳邪,願你幸福。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小哥重出江湖阿阿
喂!!小哥你幹什麼??沒事把鬼璽砸掉幹甚麼!!!那很值錢ㄟ!!((....你搞錯重點了!!
凱婕厲害啊!寫同人!!拜託把小哥的戲份提到最高阿,滿足我們這些小哥粉哪~
來當第一個給你留言和投珠珠ㄚ啊!!加油!!
2015-07-19 18:05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