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築允檸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暗殺 業渚同人有肉(微)

「小渚,什麼時候要切掉啊?趁早比較好哦。」赤羽雙手交疊在腦後,邪笑著對一道回家的潮田說。

「什麼啊業君!」拎著書包,潮田雖然紅透臉卻沒有任何靠近赤羽試圖攻擊的行為。「我不會切掉的!它對我很重要啊」

「可是你女裝非常適合呢。」不知何時摸出手機的赤羽亮出桌布的那張露肩又穿短裙的潮田。

潮田渚呆了兩秒,嘴張得老大:「不要當桌布啊!超丟臉!」

伸手闔上潮田脫臼一樣的下巴,赤羽快速收起手機:「這麼珍貴的私藏照,怎麼可能拿掉呢?」

「…那你也不要拿給我看啊啊啊!」

「假日去泡溫泉嗎?」

「咦咦?」被突兀的轉了話題,潮田微怔:「現在是夏天吧?」

「那就游泳吧,明天2點來我家啊。」揮揮手赤羽留下背影,回頭走向剛剛才走過的路:「別遲到啊、小渚!」

朝赤羽揮手,潮田抬頭望向自己房間的窗口。

啊啊、不知不覺已經走到家了。

話說,業君的家和我是反方向呢,為什麼還堅持一起回家?

*************分隔***************

下午1:45

赤羽業慵懶的躺在床上,看著手機。

「那天的露肩上衣,平口也露太多了吧。」

都讓那傢伙看到了吧、小渚白嫩的像女生的皮膚。

不過他喜歡的是假的、女生小渚。我喜歡的可是真正的小渚。

「簡直像胡亂吃醋的妒夫啊?」對著桌布微笑,赤羽撥通潮田的號碼。

「小渚,十分鐘之內要來,不然…」

「知道了,不要說了!」似乎在輕輕的喘息,潮田急忙打斷赤羽的話:「有一段距離啊業君,快到了!」

「加油吧。」

清脆的門鈴鳴了聲長音,赤羽業的笑容純真的像孩子。

「小渚提早到了呢。」

「還好平常有好好做暗殺訓練,去哪裡游泳?」潮田身體有一點點偏向門框,卻沒有真的靠上去。

「去公立中學的泳池吧,還是去泡我家浴缸?」帶著潮田進自己房間,赤羽面上笑容不改。

「…好像只能泡浴缸的水了,我忘記帶泳褲。」出門太趕東西都忘了帶,雖然懊悔潮田渚還是一貫溫和的笑。

「浴室改過裝潢,應該夠兩個人一起泡。」赤羽拿出遊戲機丟給潮田,說:「你害羞了話就輪流泡吧,誰也不知道小渚是不是真的有『那個』,要是其實是女生可就不好了呢。」

「不需要這種無謂的體貼!業君,我真的是男生,不要懷疑啊。」被玩弄太多次潮田渚好像也不再臉紅了,連線了機器就開始對戰。

「小渚適合玩殺手角色。」快速操控按鍵,赤羽時不時看向潮田:「你喜歡茅野嗎?」

「啊、差點就被業君…」緊盯螢幕的潮田渚,對問話的反應稍慢了點:「茅野?還不錯吧。」

雖然問題是自己丟出來的,但赤羽業卻沒有再回應,只是意味不明的笑。

*******************************

在偏大的浴池把微涼的自來水放到半滿,一些零碎的衛浴用品也放置在觸手可及的地方,稍微佈置了犯案地點,赤羽又是天真善良的笑。

「小渚,你先進去。我去找找有沒有冷飲哦。」

「好的。」應該是擅長惡整人的赤羽沒散發出不良的頻率,潮田渚不疑有他的踏入池中。

用塑膠杯子裝了可樂,赤羽業將透明藍的杯子遞給潮田渚。

雖然說都是男生,但畢竟只是同學、朋友的兩人都在腰部圍上偏短的白色毛巾,水流帶動毛巾上上下下的飄動。

若隱若現引人遐想啊。赤羽業的笑容又更深了一點,眼睛像永遠是新月的月亮一樣彎。

看潮田渚一口就喝掉半杯可樂,赤羽業也一點一點的啜飲手中透明紅杯子裡的可樂,純粹的可樂。

「業君,你有見過奧田同學新配的藥嗎?」藍色頭髮照常扎成兩束短馬尾,潮田轉著手中杯子問:「聽說,是媚藥?」

「是呢,而且不是對老師,是對人哦。」

「對人用媚藥?奧田同學?」

「不是她要用的,是被拜託製作的。」赤羽坐到潮田旁邊,說:「藥效聽說很快呢。」

才兩分鐘就在涼水中感到燥熱是夠快了。潮田無奈的說:「業君整人也用藥啊?」

「嘛,這也是一種方法。不過不全算是整人吧。」看著渾身泛起不自然紅粉的潮田渚,赤羽業開心的露齒笑。

「業君,有解藥嗎?」

「這個不用解藥吧,而且也還沒研發出來。」

「…我不是女生哦,真的、是男生。去打電話拿解藥吧。」

「小渚當然是男生啊,現在打電話,起碼要再撐3、4個小時哦?」

「業君打算怎麼樣?」潮田雙手覆在自己的重要部位,咬牙忍著被毛巾摩擦產生的些微快感而不發出呻吟。

「幫你鑑定需不需要切掉——」赤羽業吻上潮田渚。

嘴唇放鬆,就只是輕柔的唇瓣交疊。慢慢的感受潮田漸漸消失的緊張感,在快分不清哪個是自己哪個是對方的嘴唇時,小心的、輕輕的伸出舌頭,探進潮田渚牙關內,勾引他的舌。

把潮田渚拉到自己大腿上,赤羽業手不規矩的順著他背脊往下,引起潮田一陣哆嗦。

「哈、哈阿…業君、」挺起胸膛,潮田努力想抑制藥效,嗚咽的問:「為什麼…做這、種事?」

「因為喜歡你哦。」赤羽含著潮田渚胸前櫻紅,右手也不忘照顧另邊的挺立。

「嗯、你說…對、奧田…有興趣,啊!」

順著潮田的頸項,經過不明顯的喉結,用舌頭描繪臉的輪廓,最後含住他的耳垂舔弄。赤羽含糊的說:「那時候,只問對哪個女生感興趣啊,小渚是男生吧!」

「當然、啊…不要、嗯。」

「不要什麼?我在證明…」赤羽的手握著潮田的性器,說:「證明小渚是男的哦。」

「業、君啊…哈、呼…」

「聽說,男性是用『這邊』哦!」手指滑到潮田後庭,赤羽的音調與平常整人時同頻:「可以嗎?小渚~」

「還來…得及拒、絕嗎?」潮田渚反問,忍不住摩擦赤羽較自己身體低溫的手指。

「確實不能呢。」

因為是預謀犯案啊。

赤羽業拿過手邊的沐浴露,擠出手掌快盛接不了的量,反身換位讓潮田渚趴在大理石池框。

「沐浴乳…?」讓上身大面積接觸大理石面,潮田不斷汲取冰涼。

「是潤滑劑,換了罐子哦。」赤羽把液體塗抹在小小穴口周圍,過多的量也偷偷伴隨手指流進從沒被侵犯過的秘境。

「啊、哼…」雖然痛,卻好像緩解了燥熱,潮田的纖腰似乎正配合什麼而搖動。

悄悄的在暗殺對象還沒發現時動手。

赤羽快速的沒入食指。

「啊啊!痛、嗯…」潮田一下僵住了,就算是每天讓烏間老師訓練暗殺技巧的E班學生,也無法馬上適應被突然侵入的陌生。

「小渚…」慢慢進出手指讓潮田適應體內異物,赤羽不久又加入一指。

「小渚還可以嗎?」

「嗯嗯哼、哈嗯…」潮田含著自己的手指,濕濡了話語。

空出的左手移到前方撫慰潮田渚的性器,一面快速套弄,另一面赤羽業自身的挺直也在潮田背後一點點嘗試進入。

「熱…業君,哈啊、好熱。」

「該怎麼讓你不要熱呢?」惡意的頻率,赤羽加快手上的速度讓潮田釋放,卻遠離了潮田空虛的後庭。「小渚知道怎麼做嗎?」

「呀,啊嗯…」挺直背部,潮田渚轉過身面對赤羽,伸手碰觸赤羽的性器,說:「讓它…進去我、的裡面?」

興許是藥物影響,潮田的眼神已經水霧氤氳,可是招牌的笑容不受影響依然掛在臉上。

「怎麼做呢?」赤羽悠閒的靠在邊上。

「業君!」潮田炸毛罷工了,雖然身體很難受,可是他壓根不知道進行下去的細節步驟啊!

「開玩笑的。」

赤羽業笑著扶住潮田渚纖細的腰,慢慢進入他的體內。

「哈啊……」媚藥真是驚人啊…潮田渚極其銷魂的呻吟了聲。

開始規律的律動,赤羽業的喜悅在嘴角蔓延。

「嗯…嗯、業……」

「小渚,我愛你…」

是什麼樣的愛語比酒、比藥更加令人暈眩?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