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大賞,第一階段投票啟動
HOT 閃亮星─今天下小雨耽美稿件大募集

那些奇妙而美好的家:關於正常這件事

─這是上有什麼是正常的嗎?應該是說所謂的正常是什麼─

這句話並非帶著憤世忌俗的口氣說著,而是我一的一項新認知。

「該起床囉!」

「好…」今天爸爸依舊在五點二十九分把我給叫起來,這個數字其實讓我疑惑了很久,但最近我終於在某個巧緣下知道了它背後的意義,雖然對我來說幾點起床本來就不是一個很糾結的問題,但是知道了它的意涵後似乎會覺得比較有意義吧。

「早餐媽咪準備好了喔,趕快刷牙洗臉吧!」爸爸邊說著邊走出了我的房間,不過跟以往一樣,還是忘記把門給關上,其實對於這件事我跟他爭執了許久,但他用了一句「有能耐妳就自己起床不要讓我叫妳。」堵住了我的嘴。

「關一下門阿…臭老頭。」有些不滿的嘟噥了一聲,便開始打理自己。

「早阿,小鶿。」走到樓下後,我的「媽咪」對我打了聲招呼,他不像其他人的媽媽一樣,因為他是個男人。

「早阿,媽咪。」已經習以為常的打著招呼,直直的往餐桌那邊走去,便開始享用自己今天的早餐。

「竟然叫我媽咪…又是那傢伙說的吧…」「媽咪」一臉無言的看著我,我也萬般不想阿,誰叫那老頭竟然用利誘的方式,只能說,人就是貪阿。

不過轉頭看著我的「媽咪」,他的臉上卻掛著有些幸福的笑容,只有一句話飄過我的腦海「該買副墨鏡了。」

不過我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那老頭的用意,嘛…所以才說浪漫的男人最噁心了。

吃完早餐後我便走到客廳,看著牆上掛著一張女人的照片,似乎,她也是我的媽媽。

嘛…就用最簡單的方式解釋一下好了。

那老頭,年輕時似乎是和這位媽媽在一起,不過有些哀傷的是那位媽媽有習慣性流產,一直無法成功的保有小孩。

直到有一天,有人介紹了一位代理孕母給那老頭,而他們倆也決定要嘗試看看,所以就這樣,我好像就產生了。

不過最壞的不是這個,而是在我五個月大時,我的媽媽出了一場車禍便與世長辭了,留下了十分可憐得老頭和還沒出生的我。

但是該怎麼說呢,命運總是愛捉弄人,既殘忍,卻總在絕境時給你一線曙光。

後來老頭認識了我現在的媽咪,是在媽媽出車禍住院搶救的那一個月裡認識的。

不知道為什麼,他不斷安慰著老頭可能是怕他自盡什麼的吧,反正他給的關心遠超過一個護士對於病患家屬所該給的,於是兩人竟燃起火花,不過中間有些曲折,因為老頭似乎很難接受自己這麼快就有了另一位伴侶,而且還是男的,不過在媽咪不屈不撓的進攻下,老頭終於淪陷,並成為了他的愛奴。

而媽咪也了解老頭的處境,所以對於我也不會說很排斥什麼的。

於是乎呢,我算是個十分幸福的孩子,至少我的老頭和媽咪都很愛我,置於別人所謂的媽媽必須是女人這件事呢,我覺得只是無稽之談。

因為我的媽咪是護士,所以關於女性生理期還是什麼相關之事他都知道,以至於我在這方面完全不會有任何的糾結。

妳問我幸不幸福?除了眼睛快被閃瞎以外,應該不必我多說吧?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