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雜談

又是一個手腕沾著福馬林、苯酚與狗味的下午。可能跑片時正己烷和乙酸乙酯揮發殘留了一點,有些刺鼻,丙酮的蒜味也還沒散。

主要還是狗味。早上一手手腕跨過小黃的背在清理大腿內側血管,可能是那時沾上的.......其實戴了手套還是一樣,我不該把實驗衣的袖子挽起來的。

很煩躁。想到期中考將近就覺得坐不住。系上活動要講解看板,學長老是給些搔不到癢處的要求,訪問老師拿到的內容又被學長推翻,要試講,但內容多寡明明還沒決定。總是用嬌滴滴令人無法拒絕的語氣拜託人幫忙美工,怎麼也推拒不了,說的出來婉拒對方的理由卻被以一句某某覺得那不是問題打回票,明明一開始還說不會勉強......

淨是一堆破事。

對那個人說話時總覺得不耐。或者說是種自負、不以為然,對著一樣自負,一樣不以為然的某人。比起另一位簡直差多了,聽到喜歡的音樂、讀到感同身受的字句,順手傳給他,也許會回應,也許不會,有什麼感觸會說給我聽,也許對話框裡寥寥幾字,但卻有種熨貼的默契。和閨密聊天,不必在意任何表述型態的修飾,就是說話--想到什麼打什麼,像是直接以心相交,裸裎裎的。

某人差多了。但不甘寂寞的時候卻還是頗樂在其中,以這樣拙劣卑鄙的過招為樂。其實自己才是最自以為是的人啊,如是想。

今年冬天少理了一次髮。

偶然回頭發現頭髮已經要遮著T恤背後的圖案了,早起梳理時覺得煩躁,睡前捲著薄被夜讀,又覺得還太短。

偶然翻到某年發在臉書上的動態,想來大概是某個剪完髮的冬季夜晚,看著鏡裡的自己忽覺茫然恍惚不知所措。也許是想起誰了,不可考。

『其實我很想念你,像想念我的長髮一樣。一種一開始毫無知覺卻漸漸在時間裡發酵發酸的愁緒,連自己都感到無能為力的無可遏止想要狂笑的思念。』

剪一次髮,就能只想起一個人。也許今年冬季的鬱結是沒能剪去那些多餘的思念的緣故,於是撒潑的逼著自己,直至清醒與瘋狂的邊際。

想起L的流浪之旅,不知走到哪了。

『我一直認為這次流浪可以給自己一個答案,我也希望它會,但我真的害怕如果還是沒有呢......或者,我害怕我會一去而不願回來。』

他爽了我一次飯約, 在那之前我看了訊息,沒有回應。只是不知道下一次見面已是春假之後了。

如果早點想清楚的話,一定會對他說些什麼。一定,至少讓他想起回家的路上也是滿山春色,煙花如霧。

傳五代十國吳王錢鏐甚愛王妃,王妃每年以寒食節必歸臨安,錢鏐甚爲想念。一年春天王妃未歸,至春色將老,陌上花已發。錢鏐信云:『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妳文采真好,好喜歡剪頭髮那段,「也許今年冬天的鬱結是沒能剪去那些多於思念的緣故」,我現在正是這樣,屬於猛一回頭頭髮已然及腰的長度。
看到前面幾句,我真想請問你甚麼系的?化學藥物名稱信手拈來,真是讓人羨煞。
2014-04-07 14:4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二三類組的學生都需要修習化學課程,自然科學相關科系也都或多或少會學到一點--不過我是生命科學相關的啦。
雖然不算是特別寵頭髮的人,但總覺得那一把青絲就像是個回頭就能見著的夥伴,所以剪髮突然就變得鄭重了起來。
謝謝小暗姊姊賞光////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