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1/1起申請的稿費,匯款日改為一個月兩次
HOT 閃亮星─真月耽美稿件大募集

四不存在

《四不存在》

      我真心認為,讀到這間高中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錯誤。

      當初入學時,「哇,獎學金三萬!」這種愉悅已經變成「幹,三十萬我都不想來。」最近感想則急遽減少到只剩下「幹。」一個字。

      我所就讀的這間私立高中,有著「監獄」的外號。這是因為它的規定嚴格又莫名其妙,每節上課都會有教官巡堂、下課有樓管監視我們,還有不定時安檢,而且更讓我想要立刻轉學的是,居然連校規都要考試,考不及格還會被記警告外加補考。

      校規要考。正因如此,所以我必須去讀那噁心到極點的校規。讀了以後,才發現訂製校規的傢伙不是智障就是白痴。「禁止學生談戀愛」、「禁止九點以後逗留於校內」……等等,多到數都數不完,違禁品更妙,居然有一項是「碟子」,這讓我不得不思考碟子到底為什麼要被列為違禁品之一。

      但是說起來,這間學校帶給我一種除了嚴格以外,還有校方試圖遮掩著「什麼」的感覺。

      對了,這間學校的樓層有十二樓,卻沒有四樓。我以前聽說過有些房地產行業會迴避不吉利的樓層數字,但每次我從三樓上去一層就直達五樓,總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受。大概,是我不習慣吧。

      「妳有沒有注意到?最近那個新店員蠻帥的耶!」「咦?可是我覺得他有點太陰沉了……倒是這兩天地下街有一個很會變魔術的帥哥喔!超厲害的!」

      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享受難得不用學習課業的悠閒時間,同學吵雜的交談聲此起彼落,他們談論的內容大多都引不起我的興趣。像是我後面的女生在說的,那個店員我也看過,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怪異,帥在哪邊我就看不出了。

      今天我前面的同學沒來。他是負責教室佈置的傢伙,美術方面強上我大約七百倍左右,當我們班上的幾個同學詢問他今天怎麼沒來的時候,班導師只用「他今天身體不舒服,請病假。」來打發我們。

      多虧那位負責教室佈置的同學沒來,我這個總務股長就變成要利用放學時間把一大堆美術用品歸還到六樓的儲藏室。請不要問我為什麼儲藏室在六樓,因為我們這間學校如監獄般,是不開放的「大樓式」。

      唉,明明負責教室佈置的人不只一個,結果沒還的東西卻不是他們還,而是我這個總務股長去還……

      放學的時間是晚上八點,導師則必然會在放學時間碎碎念拖延我的時間,差不多八點十分才會真正的放學,然後八點十分我就要去教官室罰站,理由不外乎是遲到,等半個小時以後,都已經八點四十了。這個時間我還要回去教室把美術用品拿去六樓歸還,過程中我要搭電梯,而電梯來的速度一向是非常緩慢,我覺得我走出校門的時間會很接近九點。

      那樣的話,我必須動作快。

      因為他媽的校規說「禁止九點以後逗留於校內」,如果違反被抓到,處分就是該死的大過。超誇張的,像是九點不離校就會死一樣,校長腦袋肯定有洞。如果晚上九點不離校就會死,那世界上的夜校早就沒人了。

      「……真煩啊。」

      我低聲的抱怨著。如果能夠被允許,我希望可以對著整間學校每一個老師、教官還有禿頭校長大吼這三個字。

      「怎麼了?你的臉臭到連蒼蠅都不敢靠近了喔?」突然間,我的眼前出現一張臉,同學……不,朋友的臉,他笑著問我。這人是班上出了名的白目,同時我也把他歸類在「智商不那麼高」的類別。而這個類別裡面始終只有他一個人,可見他的智商有多麼……嗯……

      「你放學能幫我把那堆美術用品拿去還嗎?」我抱著一絲希望的撐著頭問他,既然他是我的朋友,應該能偶爾發揮一下幫忙的功用吧?

      「啊,你在煩這個啊……」他遲疑了兩秒,好似在想要用什麼理由敷衍我,「加油吧!我太晚回家會被家人罵的,你自己努力。」爛透了。

      「沒關係。」沒關係,以你的智商來說,能想到這種理由已經很不錯了。

      所以果然,放學後導師在講台上碎碎念之後才放我們離開,然後我去教官室看著教官呆呆站了半個小時,這段時間內我不斷思考教官拿下帽子到底是不是禿頭?好幾次產生想搶下教官帽子一探究竟的衝動。

      終於在八點四十五分,我回到三樓的教室抱起美術用品,準備走向電梯搭到六樓把那堆美術用品扔到儲藏室。

      已經八點四十五分了。九點必須離校,這樣就只能祈禱不要等太久的電梯。

      我抱著美術用品,身上背著書包,校內的學生基本上都已經離開了,留在三樓的只剩下電梯上面的照明燈。

      很黑。幸好我這個人不怕黑。

      抱著那箱用大紙箱裝著的美術用品,我一步一步的走向電梯,整個樓層就只剩電梯那邊的照明燈有光源,乍看之下連意識清醒的我都產生一種電梯在引誘我過去的錯覺。

      嗯?學校的電梯?

      我心中頓時浮現出一絲不安,記得國文老師說過,學校的電梯有點舊了,也有發生故障的例子,更慘的是學校沒有發電機,所以電梯故障受困的話就只能等待救援。基於以上理由,國文老師特地勸導我們盡量從樓梯走……

      如果等等遇上故障可就不好笑了。學校幾乎只剩下我跟警衛,萬一警衛沒注意到,或者故障鈕也故障,我真不知道到時需不需要直接在裡面睡覺。

      ……可是要我拿著這堆東西爬樓梯,免談。

      就在這時。

      「喂,同學!」後面突然有一道很大的聲音傳來,不是因為害怕而是生理上的反射動作害我差點把手上的美術用品摔出去。

      「怎麼了?」我抱著那箱美術用品轉過身,立刻就被手電筒的燈光照到學號,當然拿著手電筒叫我的不會是什麼妖魔鬼怪,而是比妖魔鬼怪更討厭的肥警衛。

      「快要九點了,快點弄一弄離校,不然校規處分。」肥警衛用一副臭臉盯著我。

      「喔。」喔幹,多一句「不然校規處分」就讓我又更討厭他。其實我很多次遲到也都是被他抓到的。

      打發走這位明明一樣操著人話,卻讓我天天想罵他畜生的警衛後,我走到電梯前,按下往上的按鈕。

      順利的話,三十秒內電梯就會來了,可是現在不知道是電梯腦殘了還是怎樣,不管怎麼按它就是不從二樓升到三樓來,明明它從地下一樓升到二樓的時候都是正常速度,唯獨最重要的二樓到三樓不知道在龜什麼。

      過了一分多鐘,我才不耐煩的走向樓梯,並對校園的電梯維修感到憤慨。

      在我即將踏入一旁樓梯間的剎那……「叮。」

      電梯這才抵達三樓,開啟那老舊的電梯門。

      「……」看著那有如期待我踏入其中的老舊電梯,使我除了一陣反感外,還產生一種電梯剛才是在故意拖延時間的錯覺。

      不過電梯沒有生命,所以不會是它故意拖延時間,而是它真的要故障了才對。這又讓我開始猶豫要不要搭電梯。

      逼迫我要不要搭電梯的是時間。現在如果不搭電梯,絕對無法在九點以前離校。所以我選擇大步踏入那台老舊電梯。

      說也奇怪,在我踏入電梯前,它就好像真的有生命般開著在那邊等我進去,而我進入電梯後,它就馬上關上電梯的門。

      我被電梯吃掉了,哈哈哈……不好笑。何止笑不出來,我臉部的肌肉居然一直是緊繃的。我到底在緊張什麼?大概是真的怕電梯突然故障吧。

      「叮。」好不容易電梯抵達了六樓,我迅速的把那箱美術用品放好以後,立刻就再次搭上這部老舊電梯。

      老舊的電梯關上門。

      我拿出手機,低頭一看。

      「噢。」Fuck,九點了!

      老舊的電梯開始向下移動,我隱約聽見電梯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嗯?電梯開始向下移動?

      ……咦?

      ──────────咦?

      我想起了某件事,使我差點被暈眩給摔倒。

      雞皮疙瘩從我全身冒出,背脊有如爬滿鮮豔的毛蟲般冰冷。

      ……我剛才進入電梯的時候……

      ……根本沒有按電梯的樓層才對吧?

      那這台老舊的電梯怎麼會……帶我到六樓,然後現在又帶我向下移動?

      「叮。」

      在我陷入混亂之際,老舊的電梯停了。

      所謂「電梯停了」,是指它真的停了。停止運作,連電梯內的微弱白光也一併熄滅……

      當下我的反應很短,那就是「老子完了。」忍不住脫口而出。

      電梯故障。

      我打算扳開電梯的門。反正這台電梯這麼舊,應該很好搞定吧?

      當我正要試圖扳開電梯門的同時,老舊電梯宛如在耍我一樣,緩緩的自動開啟。

      這時,我什麼也不想,這種時不時就故障的電梯,萬一它又馬上關門就慘了,於是我直接踏出那台電梯。

      不出所料,電梯門在我踏出後立刻就關上。

      ……好冷。在這片黑暗中,我打了一個寒顫。

      「嗯……?」

      等等。未知的恐懼逐漸成長。

      慢著。不祥的預感纏繞內心。

      ……這邊……是哪……?

      一片漆黑,雖然難以辨認,但沒有其他教室的樣子,只有數條粗大的梁柱。

      校內不曾見過這個樓層。

      我戰戰兢兢的回頭望向電梯,只見電梯上面標記著這個樓層的號碼。

      雖然我有這個荒謬的心理準備了。

      但是看見「四」的那個瞬間,我還是忍不住如浪潮般襲來的恐懼。

      這裡是四樓。

      可是這間學校不存在四樓。

      那麼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別……」我用乾澀、顫抖的語氣狠狠地大吼,「別鬧了!」隨後用最快的速度轉身,瘋狂敲擊電梯的下樓鈕。

      顯示電梯樓層的螢幕是一片漆黑。

      這樓的電梯前也有照明燈,可是格外昏暗。

      原本我認為,有照明燈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可是我錯了。

      如果沒有照明燈,我就不會看見「那個」。

      我就不會看見,從電梯門縫內慢慢「爬出」的黑色長髮。

      喉嚨一緊,驚覺大量的黑色長髮已經絞住我時,一切都為時已晚。

      ……我這才終於理解。

      這間學校所有莫名奇妙的校規,原來都是因為──────────

      「噗唧。」

-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嚇人嚇人!
寫得好真喔= =
會做噩夢喔^^
2012-08-24 16:4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哇、畢竟那是以我曾經就讀過的學校環境寫出來的,或許在寫實的層面或多或少有加分的效果吧!如果做噩夢的話就抱歉囉,坦白說我昨天才做噩夢www(無關
2012-08-25 16:3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