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

 

 

走在熟悉的街道上,滿街的玻璃櫥窗,裡頭放滿了許多名貴的飾品。

 

一路上顛頗,搖搖晃晃的,我回過了頭。

 

 

下雨了。

 

一場不大不小的雨,淋濕了我的衣服,於是我拿起了傘,試著做些什麼。

 

傘外,擋下了落下的雨。

 

傘下,下起了雨。

 

 

雨季,我遇見妳。

 

 

當我在這路上看見妳的時候,我揉了揉我的眼睛,告訴我這是幻覺不能相信。

 

直到,妳的腳步漸行漸近,我才開始籌劃如何和妳開始的對白。

 

 

是該說,「妳好,好久不見,妳還好嗎?」

 

或者是裝作不認識快速走過,靜靜地承擔那種擦肩而過的痛。

 

 

雨下得越來越急,滿街的玻璃櫥窗上,一顆顆晶亮的水珠,小珠變大珠,最後匯集成更大的水珠翻滾而下,像是淚滴一顆顆地滑落。

 

石子鋪成的人行道上,劈哩啪啦地發出被雨水及行走過踐踏的腳步的聲音來。

 

依稀,像是時間的惡作劇,我努力地思索下一秒的當下,我該說些什麼。

 

握著傘的手,清楚地感覺到,雨水從天上落到傘面,然後滾動,沿著雨傘滑落,到達地面,成了一球水泡,然後破裂。

 

一切以慢動作進行。

 

相遇的過程是以極為緩慢的速度在進行著。

 

 

我的樣子會很奇怪嗎?

 

還是我走路的姿勢會不會和別人不太一樣,不,或許我該讓自己特別一點,這樣才可以讓她注意到我。

 

我感覺到我的腳步越來越緩慢,地上的積水像是泥沼,抓著我的鞋底不讓我向前,手裡的傘越來越重,是不是積水了。

 

一大推胡亂的想法在我的腦海裡邪惡的搞怪。

 

我注意到她已經看到我了。

 

我看到她看著我的眼神,是訝異?還是只是看到一個陌生人一樣的眼光。

 

我發現我無從判斷,因為我的心裡已經占滿太多東西以至於我無法認真的思考。

 

 

終於,她走到我的眼前。

 

我對她笑了笑,無意識的。

 

 

好久不見,妳怎麼會在這裡?

 

恩,好久不見。

 

近來,好嗎?

 

普普通通,和平常一樣。

 

 

我看著她的眼神,我覺得我的淚腺正在努力鎖緊,心揪成了一團。

 

我跟她的傘靠在一起。

 

過去,是我跟她的肩,靠在一起。

 

 

稀鬆平常的話語。

 

稀鬆平常的愛情。

 

 

我上前,擁抱著她。

 

雨傘在地上淋雨,搖搖晃晃的。

 

 

雨季。

 

街景暈開了一片寂寞。

 

 

窗外,下著雨。

 

我落筆,想像只是在回憶裡面安靜,然後被大雨清醒。

 

 

好久不見…好久不見…好久不見…

 

 

這一語,連個機會都沒有辦法,給妳。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