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步。貓

 

 

 

就這樣,我望著白紙發呆,口裡說著連我自己都不懂的獨白,白天滿口的胡謅,到了夜裡成了夢裡的囈語。

 

下筆寫不了幾個字,想像跳過窗外。

 

是的,那裡有風,我最愛的。

 

終於,壓抑不了內心的困惑,衝出了門外,到了黑漆漆的夜裡,穿梭。

 

長長的迴廊,空間裡,迴盪著不知何來的聲響,我跌跌撞撞,跌跌撞撞。

 

終於我一躍而上那紅磚圍牆。

 

睥睨整個城市的燈光,弦月在天上森冷的掛著,好似那沾著血的牙,我瘋狂的在那狹小的駐足之地狂奔,巧妙的並沒有因此跌落下來,而我卻只是本能地衝著,衝著,像是要逃竄到世界的盡頭似的。

 

如同每日面對的如同惡魔一樣的文字纏繞著,被追趕在後。

 

每日的滿口胡言,彷彿被噩夢追趕著,卻又不得不被黑暗所包圍。

 

黑暗中,我彷彿聞到了暗暗的花香,卻也似乎聞到角落垃圾的熏臭,那充滿魚的腐敗氣息,這城市裡,充滿了這個氣味。

 

我不斷地逃竄,在一群大人物的腳地下穿梭,他們看也不看我一眼,只是忙碌地在馬路上。

 

穿梭。

 

我們彼此與彼此之間沒有任何的交集,如同三維空間與四維空間一般,彼此沒有觸碰,感受不到彼此的存在。

 

但我卻又深怕被忙亂的腳步踏爛,最終成為地上一堆黑色的漬,直到被遺忘。

 

被壓迫在天與地的中間,無法喘息。

 

滿天色彩絢麗的光,在周圍閃爍著,終於,我陷入了這光的包圍牆裡,逃也逃不出去,只能越陷越深,太亮了,亮的使我感到頭暈目眩,亮的使我感到黑暗。

 

我四處打轉,打轉。

 

漸漸的我逃往夜的黑,那最無止盡的深處,沒有光。

 

我看見一群滿臉毛髮的獸,躲在牆角啃蝕著城市裡遺留下來的垃圾,這畫面理應作噁,理應作噁。

 

但我卻在那唇齒之間看見的肉末、殘渣、菜漬…

 

像是靠在我的鼻尖如此的近距離感,那味道竄入我的腦前葉裡使我無法專心,眼前的黑夜充滿了扭曲的白日的景象,我看不到一絲絲的光芒。

 

終於,受不了眼前的誘惑,我與這群生物一同享用盛宴,滿嘴的污漬,充滿令人作噁的飽足感,像是從未有過的滿足,空虛,在每天的疲憊裡,填滿。

 

滿滿的。空虛。

 

看這這些生物,我像是與他們同樣的。

 

不。不是。不是這樣…

 

我倉狂的逃走,我不是屬於他們的一群,不是,並不是…

 

但當我重新一躍而上那紅磚圍牆時,我迷惘了。

 

我不再奔跑,只是緩慢地在狹小的空間裡遊蕩。

 

抬頭。

 

看著天上灑下的月光。

 

我是知道的。

 

我的眼正發著青綠色的光芒,漸漸的,我的臉上長出白色的鬍鬚以及黑白相間的毛髮,嘴裡冒出的囈語,是夢魘,是白日遺留下來的,垃圾。

 

我回頭看著那一群的獸,看著牠們吃食著腐敗的穢物的樣子。

 

津津有味。

 

忍不住,我叫了一聲。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