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觀景窗

              台北是個擁擠的城市,人多,車多,路也多,無論什麼時間什麼地點,總是可以看見車一輛輛的過,人一個個的走。走的快的人,走的慢的人;過的緩的車,過的急的車,無論是車是人,總按著各自的節奏,規律又穩定的前進。

 

              除了那個之外,除了那個叫做「公車」的特例之外,在這盤旋纏繞整座城市的身體,有如血管的道路之間,流動著一種名為「公車」的特殊血球,既緩且急、既快且慢,隨著人走,跟著車過。

 

            在分秒必爭的上下班時間,公車內有種令人窒息的急迫感,急著上車的人與急著下車的人擠成一團,就算路上空無一車,解除速度限制,讓司機可以恣意奔馳,還是會覺得公車太重、太慢。

 

            相對地,在該上班的人都走上崗位,該上學的都坐上座位後,這座城市的血流瞬間清新起來,就連趕著運貨的卡車,看起來也有種自在的悠閒。可是公車依然維持著原本忽急忽緩的步調,與周圍的悠哉相比之下,這時的公車又顯得令人緊張。

 

            等的時候緊張他什麼時候來,來的時候緊張他會不會停,停的時候緊張他停在什麼地方,停定的時候又緊張自己上車後能不能找到個好位子坐下。

 

            公車就是這麼不穩定的東西。

 

但也因為這份不穩定,才更容易在其中找到安穩的心情。

 

              經歷了種種緊張終於坐定,將體重完全放在帶有些許彈性的堅硬座椅中,隨著車體轉過九十度彎的離心力搖晃身體,加上引擎運轉時車體產生的震動,不斷透過座位按摩著緊張過度的腰背,這時候,就會覺得搭公車是件非常值得享受的好事情。如果車程稍長,往往不知不覺就會被公車搖入夢鄉。

 

            如果是坐在靠窗的位置,那就更有意思了。

 

          人多的時候,看著窗外擠成一團的人。

 

          人少的時候,看著窗外櫛比鱗次的屋。

 

          無論是人是屋,透過公車才有的大窗戶,全都成了巨大觀景窗內的風景,雖然你看得對方,對方也看得見你,卻因為公車的一閃即逝,不會對彼此產生太多的干擾與互動,各自得以維持原本的型態。在公車內,我是觀察者,卻又不是觀察者,我的觀察時間短到不足以使觀察對象產生反應,微觀物理學的測不準現象在此無用武之地。

 

            雖然捷運很快又很方便,但卻因為太快太方便,而失去了公車那不穩定性中的悠閒。沒有悠閒,就無法觀景,無法觀景的捷運列車,只是個優秀的交通工具,穩定的工具無法提供樂趣,不穩定的過程與結果才能使人產生娛樂的心情。

 

          說起來怪異,但公車這種不穩定的東西,正是徜徉台北市最好的觀景窗,急切又和緩,焦躁卻安適,彷彿這血球能在擁擠的城市體內不斷變形,一邊適應大小不一的血管道路,一邊迎接緩急不一的搭車人群。

 

          每個人上了公車,就成為觀景窗內觀眾。

 

          每個人下了車門,就成為城市風景的一隅。

 

          當我從名為公車的血球離開,我也就成為了使這座城市繼續生存的養分。

 

          而血球內尚未離開的養分們,正一邊吸收城市風景豐滿自己,等著到達他們的去處。

 

回應 (2)

球球
2015-05-15 21: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喜欢
球球
2015-05-15 21:3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