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陳後主

造了臨春    築了結綺    起了望春

 

 

張姬的倩影於其柱樑中璇璇環繞

 

 

您是如此的陶醉   

 

 

醉到有些昏眩

 

 

姣冶嫻都    編姺徶屑    柔橈嬛嬛

 

 

長卿的辭賦已不足以形容

 

 

玉樹流光奪目

 

 

是誰?

 

 

嬌羞的勾您魂魄卻不肯出帷?

 

 

雖無道    但那曲後庭著實開得萬分妖艷

 

 

靡靡之中隱藏無盡芬芳

 

 

您是如此的無知   

 

 

無知到有些愚昧

 

 

美人含笑拖著江山遲暮

 

 

而躲在枯井中蜷曲顫抖的您啊!

 

 

可還記得誰?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