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和錢過不去?

從小,你有注意到自己使用金錢的模式嗎?

 

在歌舞昇平的時代,大家豐衣足食,比較看不出個別的差異;當金融海嘯來臨時,每個人對「錢」的敏感度剎時浮出了檯面。

 

 

緊張型:勞叨不停

 

王科長當年自認大志難伸,竟然只能窩在公務機構做一位小科員,然後在二十多年的官場生涯,以蝸牛爬步的方式慢慢、慢慢、慢慢地爬到了科長職位。

 

如今,在金融海嘯的驚濤駭浪中,他猛然回首,反而慶幸自己當初的選擇是對的,儘管一份死薪水不能買豪宅華屋,但至少讓家人還能溫飽。

 

問題就出在由於他從小對錢有一份不安全感,半夜父母為錢不夠而大打出手,媽媽因受不了貧窮而離家出走數次……,這些遭遇,讓他從小和錢有許多的糾葛。

 

如今,景氣突然有了變化,他不停地對老婆千叮萬嚀:「錢要守緊一點,不要給我亂花。」又對唸專科學校的兒子不停地吩咐:「你不是郭台銘的兒子,你沒那個命,再不好好唸,乾脆休息去打工。」就這樣叨叨叨……,全家都受不了。

 

老婆無奈地告訴我:「金融海嘯還不可怕,他的嘮叨海嘯更讓人受不了。」

 

 

緊縮型:嚴格控管

 

緊張型的用錢模式只是因為內在情緒有擔心,結果反應在嘴巴的嘮叨上,讓周遭家人感染了無奈和不耐的情緒;緊縮型的人則不一樣,緊縮型的人真的在生活上變得嚴格要求、緇銖必較。

 

黃經理,不,他在十月裁員潮中也被科技公司點到了,所以他自嘲:「我現在是無業遊民,我已經不是經理了。」

 

變化太快了吧!年初在喊不景氣時,他從沒想到公司、家庭、自己會受到影響,直到連動債事件、美元降息事件……整個國際金融海嘯狂暴而起,剎時之間,公司裡人人自危,他才大驚失色。

 

不過,他慶幸自己從小就是很在意「錢」,也很懂得計算「錢」的人。這是來自父親的嚴格訓練,父親從他小時候就常對他說:「每一塊錢往那裡跑,都要把它抓回來。」

 

很小、很小的時候,對錢還沒有什麼概念,他還以為「錢」是有腳的動物,要四處去追討。長大以後,他終於弄懂父親的意思。

 

金融海嘯還沒到之前,他家早就實施嚴格把關策略,他說:「連我那十歲兒子拿了零用金也要記帳,如果有不當開銷,我有處罰機制。」

 

「什麼叫不當開銷?」我很好奇小朋友會有什麼「不當開銷」?

 

「就是如果他拿10元買飲料請同學喝,下週的零用金就扣掉10元。」黃爸爸把兒子當部屬管理,聽得我一愣一愣地。

 

可能看出我臉上驚訝的神情,黃爸爸說:「我現在暫時沒收入,我能不嚴格控管嗎?」

 

 

緊急型:狗急跳牆

 

「緊急型」和「緊張型」、「緊縮型」一樣有個「緊」字,然而後兩者是屬於「事前」就有所危機意識,所以提前處理了。

 

緊急型的人往往在事到臨頭才意識到「沒錢」的壓力。

 

蘇玉從小在衣食無缺的家庭長大,進入社會工作後,她胸無大志,很安份地做業務助理;問題就出在公司開始實施「無薪休假」制度後,她的卡債也曝光了。

 

本來是「月光族」,至少還有薪水來勉強撐著,當一個月有幾乎三分之一的時間在休假,她的收入要從那裡來呢?

 

更離譜的是,幾位死黨好友正好也碰到公司倒閉或休無薪假,不甘寂寞的她,在一伙人的溫情呼喚下,禁不住地跟著往外跑,好啦!跟著跑,總要開銷吧!結果買個漂亮的包包,熱情地請客吃飯……,開銷竟然比上班時期更多了。

 

「我這個寶貝女兒被我寵壞了。」媽媽來傾訴的時候懊惱不已,她說:「每次叫她花錢要用大腦,要有規劃,她都說好、好、好。等到銀行來催卡債,她又跑去跟爸爸哭訴,我先生看她可憐,偷偷幫她繳了,昨天我才發現,我就跟我先生吵,我問他──是不是想養女兒養一輩子?」

 

「緊急型」的人通常有靠山,所以到金融海嘯時期了,仍有恃無恐地花錢如流水,等到賬單來了,就要別人為他/她承擔,這可以說是樂了自己,苦了別人啊!

 

 

收放自如,方為上策

 

不管童年受到父母金錢觀的影響,還是長大過程和「錢」有了不同的經驗關係,在如今不景氣的時機裡,「願意等待景氣回暖」是一個智慧的蟄伏階段。

 

「願意等待」就是不放棄自己的作為,找到中庸之道;「緊張型」和「緊縮型」是超過了中間線,會造成自己和他人的壓力,「緊急型」則是完全沒進入狀況,把問題拋給他人。

 

不要「超過」,也不要「不及」的待錢之道就是「收放自如」。例如,縮減開銷,但不可影響孩子發育和家人健康;慶祝年節,不見得要大魚大肉,三天也吃不完,至少飯菜可口,家人圍爐,溫暖就好了;紅包發放,不見得要千元一大把,至少見「紅」,意思意思也不錯;出門度假,不見得要豪華旅遊,只要藍天白雲,騎車走步道,藍天白雲也是最好的人生美景。

 

總之,人生大風大浪中,每個人趁此次機會,好好修正自己和「錢」的關係,全家攜手並進,同時做到同事好友互相打氣,左鄰右舍彼此關懷問候,相信這將會是大家共同擁有的一段難忘的記憶。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