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POPO線上編輯室EP5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西元二三六七年,科技爆炸,一日千里,創造出了虛擬實境系統。人類解決了地球上土地問題   ;只要在家中接上體感器,就能連上虛擬實境,在家中可以到學校,或者世界各地。體感器連接的虛擬實境,都是以一比一的比例模擬現實。

      其實,鬼,是存在人的心中。人的身邊,有人的地方就有鬼。人以為不去看就能避開黑暗,但其實一閉上眼,入目盡是黑暗──

      舊型鍵盤敲打出劈里啪啦的聲音,空氣中翻起淡淡的塵煙,五平方公尺大小的房內,三面放置著高及天花板的白鐵架子,架子上堆疊著無數的東西,但仔細一看,都是些不值一提的小東西,失了尾巴的陶瓷貓咪、剪成包柏頭的洋娃娃、身上穿著褪色披風的青蛙王子騎在玩具兔子身上,牆上還有一個用藍色油漆畫成的大圓圈。

      東西雖多而雜,卻以一種讓人驚嘆的整齊感堆疊到天花板之間。

      坐在桌前的女孩穿著寬大的襯衫,雙腿縮在椅子上,佝僂著背,正聚精會神,盯著投影螢幕上的字串,手下的動作行雲流水,不曾停頓。

      倏的,自她右側亮起另一個投影螢幕。

     

      您有,一通新來電──

      她看也不看,任嘟嘟聲響了兩聲,自動轉接到語音信箱。下一瞬間接到語音信箱的螢幕只映出一片毛茸茸的光景,那片毛茸茸動了幾下,原來是一片大鬍子,鬍子中出現一張嘴。

      「咦?接通了嗎?喂喂喂,小蛋!」

      這聲音讓女孩按在鍵盤上的手停了那麼一刻。她皺起眉,旋即又繼續敲打著鍵盤。

      「沒接通?語音信箱?騙誰啊!小蛋妳才不會出門,快點接電話,小蛋接電話……」男人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語音信箱只設定了十秒;但女孩眉頭卻沒有因此鬆開。

      下一瞬間,電話又再次響起來。

      您有,一通新來電──

      再次轉接語音信箱,大鬍子又出現在畫面上。

      「接電話,接電話,是無敵帥哥何青打給妳,不要懷疑快點接起電話,接電話,接電話,快點接我的電話,我等著小蛋接我愛的熱線……」

      五音不全的歌聲,讓女孩的思緒徹底中斷,她沉默的把手停在空中,像是一個剛剛失去整個交響樂團的指揮家。

      您有,一通新來電──

      幾乎是瞬間,她點下了右邊虛擬畫面的通信鍵。

      「接電話,接電話,快點接電話──」大鬍子仍然對著畫面唱得陶醉,全然沒注意到已經接通。

      「你夠了吧!何青。」

      「別人電話不接但妳要接我電話……咦?接通了嗎?」大鬍子在畫面前晃了兩下,只能看到一張嘴在鬍子中一開一闔。

      「有話快說。」女孩幾乎是不耐煩的把手指指在關閉通話鍵上。

      「哦?真的是小蛋耶!我親愛的小蛋……快給哥哥我一個大擁抱。」大鬍子往後退了兩步,現出一個頭髮爆炸的原始人樣貌,眼中笑意吟吟。

      「你不是我哥,何青。而且我姓胥,名喬,不叫做什麼小蛋。」

      「反正胥跟蛋差不多,不要太介意。」

      「那你覺得波霸美女跟貧乳美女差不多嗎?」胥喬撇一撇脣,反脣相譏。

      「當然差很多,妳不懂。」何青做了一個挺胸的姿勢,揚起下巴,顯然容不得別人質疑他的審美觀。他透過視訊畫面把胥喬梭巡了一圈。

      「嘖嘖嘖!小蛋啊!成天穿著這樣寬大發黃的襯衫當工作服,真是一點女人味也沒有。妳是熬了幾天夜,臉色白得像是剛從墳墓裡爬出來,這樣下去我擔心我會白髮人送黑髮人。」

      「要死也會等你先死。如果沒別的事我要掛了。」

      「咱們多年情分,見到連一句問候都沒有?」

      要問候,那還不簡單?胥喬輕嗤了一聲。

      「你好嗎?拜拜。」  

      手腳俐落的切斷通話,下一瞬間又響起來。她猶豫了兩秒還是接通了。那頭的何青搖頭晃腦,臉上卻沒有一點氣惱。

      「小蛋妳還是這麼無情;但我就是喜歡妳的無情……拜託妳再多對我無情一點……」

      「閉嘴!夠了沒!」因為兩天沒闔眼,胥喬難得的發起火來。

      「好好,我們進入正題。」何青聳聳肩,輕描淡寫的把話題轉開。

      「我手上有個賺錢的案子,妳有沒有興趣?」

      「……沒有。」

      「別這樣,很賺錢耶!」

      「接你的案子,我又不是腦子進水了。我沒空,今天沒空,明天沒空,排到我入土隔天也許會有空。」

      「是嗎?那好吧……」何青說著,語氣中滿是遺憾的切斷視訊。

      胥喬愣了一下,看著完全黑掉尚未消失的視訊畫面,心中納悶起來。

      何青纏人的功力是一等一的,沒想到今天竟然說放棄就放棄,莫不是在世界各地跑久了,也轉了性子。她揉一揉太陽穴,從昨天開始就隱隱發疼,大概是睡眠不足。

      其實何青提到「賺錢」二字時她是有稍稍心動,凡是何青介紹來的案子,報酬的確都很豐厚,可是偏偏都會牽扯上一樣她最討厭的東西。

      轉頭看了一眼桌邊的玻璃娃娃,她上回連命都差點丟掉──

      「寧可吃營養丸過活,也不要吃何青介紹來的飯。」她嘟嘟囔囔,把雙手往後撐在後腦勺上,伸了一個懶腰。正打算繼續完成報告,右側又閃出虛擬螢幕。

      您有,一通新來電──

      會是誰?她猶豫了會,還是點下通話,滿臉大鬍子的何青又出現在畫面上。與剛剛不同,現在他的笑容顯得有點賊賊的。

      「又要幹嘛?」

      「小蛋~~我剛才聽蛋哥哥說了喔~~他說妳最近很缺錢啊……」

      「有嗎?」胥喬心中一驚,仍然表現出若無其事的樣子。

      「他說妳跟他預支了五萬元做生活費。」

      「……」胥喬一臉懊惱。人說胳臂往內彎,哥哥怎麼總出賣她。

      「我說有好案子妳不接,成天想當受他接濟的米蟲,他聽了大為光火,要我轉告妳,那五萬塊不會匯進妳的戶頭了,要妳自食其力。」

      「……何青,你好樣的。」

      「不客氣。那小蛋現在願不願意聽看看這個案子內容呢?」

      「我能說不嗎?」胥喬揉揉眉角,覺得又開始隱隱作痛。

      「聽過『鬼域』嗎?」

      胥喬偏頭微微思索了下,朝何青點頭。

      鬼域──目前線上最火紅的虛擬遊戲,擬真度高達百分之八十二。

      為了國家安全,聯合國規定,擬真系統除了特定的國安保全和軍事訓練以外,不得使用模擬度高於八十的系統,但這鬼域卻號稱擬真度高達百分之八十二。

      「廣告打那麼大,我想不知道也難。」她說著,覺得喉嚨有些渴,拿起旁邊的馬克杯,馬克杯的把手是一隻立體的青蛙,她扔掉杯中被咬得扁扁的吸管,放進一根全新的。

      何青看著她的動作,挑一挑眉,不置可否的往下道:「這次的案子就是鬼域的管理者委託的,最近這三個月來,頻頻發生有人從遊戲中異常登出的事件。」

      「異常登出?」

      「登出的同時把個人遊戲資料刪除的一乾二淨。」

      「這怎麼可能?鬼域這遊戲,不是以防護嚴密,可比聯合國防火牆等級聞名嗎?如果被植入任何惡意程式也會馬上發現才對。」胥喬皺起眉頭。喝完水,她把吸管咬在嘴裡嚼啊嚼,吸管慢慢的扁了下去。

      虛擬遊戲中的系統連接著人的腦電波,一個人的腦電波對應一個遊戲中的人物,刪除個人資料等於殺了遊戲中的人   ,所以規定必得要先登出遊戲,才能進入遊戲網頁申請刪除遊戲資料。  

      「遊戲管理者也覺得不可思議。但因為接二連三出現這樣的異樣,遊戲公司不得不重視,從資料庫裡掉出遊戲註冊時填寫的基本資料,特地派人到這些玩家家中親訪,但是卻查無這些人。」

      「都是用假身分申請遊戲帳號的?」

      「就算是用假身分申請,既然有人登入,表示真的有這些玩家存在,那總有IP位置可以追尋,可是卻一點痕跡也找不到   ;還有一件更弔詭的事,這個遊戲註冊的人數不過兩億,可是每到深夜,上線人數一定會超過這個數字。」何青停了停,臉上出現一抹玩味。

      「於是有人說,這遊戲中有鬼。」

      當何青說到「鬼」字時,胥喬左手邊的玻璃娃娃輕輕一晃,她輕瞥一眼。

      「我聽起來,倒覺得像是有人在搞鬼。」

      「這次案子就是要找出到底真的有鬼,還是有人在其中搞鬼。如果有人搞鬼,我們當然能找出來;如果真的有鬼,那麼妳怕什麼,妳身邊有那麼多『保鑣』可以使用。」

      何青的聲音透過視訊傳來,胥喬房間的三面架子上立刻傳來吃吃的笑聲。可是胥喬卻忙著在意另一件事。

      「你剛剛說……我們?」

      「嗯哼。」

      「你也要和我一起進去?」

      「當然,我要去保護我的寶貝小蛋。」

      胥喬對何青的話置若罔聞,態度立刻轉變。

      「用不著,我自己去就行了。」

      「這次的任務不簡單,就算妳有很多保鑣,但也沒辦法一個人處理。」

      「難道你不用工作嗎?最近這麼閒?」

      「上回有個時尚展特地商請我去,那些女模特兒既漂亮又有錢,我賺得很飽,暫時不用發愁,乾脆就跟公司請了長假。」何青燦爛一笑。

      何青是國際間小有名氣的攝影師,雖說現在的攝影機器已經能完美捕捉人的各種動態,可是拍出來的照片不過是忠實的呈現場景;有些東西依舊無法被機械取代,比如──靈魂。

      徒有畫面而沒有靈魂,那也是無用的,而何青被稱為「最能捕捉靈魂」的攝影師,成天扛著攝影機器全世界亂跑,為全世界最大的地圖公司「亞納」工作。

      亞納公司負責編纂全世界的地圖,然而,投影虛擬實境也需要真正的實境才能做出。在虛擬實境一日千里的現在,更需要何青這樣的外派攝影師出現,上山下海,忠實為全世界的人民呈現遠方的風景。  

      何青閒暇時候總愛接些有興趣的案子玩玩,「最能捕捉靈魂」的攝影師名號正是在那時候闖出來,一般攝影師捕捉的是活人的靈魂,而何青的照片中卻總是捕捉出──死人的亡靈。

      胥喬瞪了何青半晌,把咬扁的吸管拿開,不悅的道:「我看這回,也是那些女模特兒中的誰與鬼域的管理者有關係,你才拒絕不了吧?」

      「哈哈!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小蛋也。不能怪我,那個貝菈有一招倒掛式旋轉攻擊   實在太棒了,要是能抗拒我就不是男人……」何青一臉陶醉,嘴角逸出一絲頗有情色意味的微笑。

      「我沒興趣聽你的床上風流史,先告訴我報酬。」胥喬打著呵欠,朝畫面擺擺手後,用手把髮絲盤起。

      何青收起發春的笑,報了一個數字,讓胥喬面露訝異。

      「看來這『鬼域』的老闆還真有錢,出的價碼這麼高。不過『鬼域』打著第一個打破擬真系統藩籬的遊戲,出得起這價碼也不奇怪。好吧!這案子,我接了。」

      與何青商定了一起上線的時間,關上視訊時胥喬才發現,窗邊的夕陽已經黯淡。她沒有心情再繼續打報告,把檔案存檔後,關掉虛擬投影螢幕,一轉身,她就見到一張倒掛的臉。

      眼眸是琥珀色,可怖的是眼耳口鼻全都有縫線的痕跡,皮肉外翻,白森森的骨頭清楚可見。隨著她倒掛著,長長的栗色長髮垂倒,發黑的鮮血也跟著逆流流進頭髮中。

      「我們是保鑣嗎?」『她』格格笑著。

      胥喬微微屏住呼吸,繞過眼前的『她』逕自走向唯一沒有放置架子的牆邊。她伸手往牆上一按,牆壁立刻深深陷入,床鋪從牆壁中彈出來。

      她正要躺下,床上卻傳來響亮的一聲。

      喵~~

      「小綠,別鬧了。」胥喬無奈的叱了一聲,牆角立刻傳出吃吃的笑聲。

      確定一切沒有異常,胥喬準備要躺下,那張臉又出現在面前,這回變得更可怖,鮮血淋漓,像是剛剛被人割開。

      「小蛋!妳為什麼不理我,我剛醒妳就要睡了?不──准──睡──」『她』尖叫起來,很是不高興,翻身而下挾走整條被子,只見裙襬的蕾絲在空中飄盪。

      胥喬揉了揉自己的眉角,考慮要不要吞兩顆止痛藥。

      「羅琳,我是人,晚上要睡覺的。」

      「可是妳以前也常常晚上不睡覺啊!」

      「……」胥喬無法辯駁,她確實常常作息日夜顛倒。

      「可是我今天頭很痛,一定要睡覺。」對著眼前的少女,她的語氣很和緩,一點也沒有因為那種高八度的尖銳叫聲而發怒。

      「不行,今天羅琳都特地出來了,妳要陪羅琳玩。」

      「等我睡醒再玩不行嗎?」

      「不行,妳前天也這麼說,睡醒就沒有陪羅琳下棋了。」飄在空中的少女很是堅持,眼下的血淚越流越多。

      「好好,那我陪妳下三盤?」

      「十盤。」

      「五盤?」

      「十五盤!」

      「還是下十盤好了……」胥喬揉著眉角,取下架子上的西洋棋盤。

      見胥喬從了自己的意思,羅琳喜孜孜的從空中降下,本來可怖的模樣已不復見,,栗色直髮,琥珀色的眼眸,身上穿著蕾絲蓬蓬裙,腳上一雙尖頭玫瑰雕飾的玻璃鞋,如同娃娃般精緻。

      「小蛋先走!」

      胥喬一開始還勉強下著,可是她太睏了,下著下著竟然開始打起瞌睡,羅琳再三催促,臉色也越來越沉,末了氣極了一踢棋盤,這才把胥喬嚇醒。

      「怎麼了?」眼看羅琳一臉委屈,淚花在眼中亂轉,胥喬立刻知道大事不妙。

      果不其然,下一刻羅琳就化為一道白影竄入玻璃娃娃中,尖銳的哭聲淒厲的在房裡響起,玻璃娃娃周圍的紙堆在房內開始亂飛。

      「羅琳!這些是我要交給教授的報告,拜託妳別這樣!」胥喬連忙站起身,往空中又撲又抓。

      可是胥喬此話一出,反而惹得羅琳更惱火,半空中許多的紙張莫名起火燃燒。

      「羅琳大小姐發火了~起火了~嘻嘻嘻~小蛋的房間起火了~」四周此時傳來幽幽的笑聲與歌聲。

      那青色的火焰焚燒紙張,怎麼樣也撲滅不了,胥喬乾脆放棄,走到娃娃身邊好聲好氣的勸說。

      「好了,羅琳,是我不好,妳別生氣了。」

      「哼。」娃娃中傳出一聲怒應,整個娃娃搖搖晃晃的轉過身,背對著胥喬。

      這回羅琳是氣得不輕了,胥喬暗忖,畢竟自己冷落了她好些天。

      羅琳生前是個大小姐,脾氣驕縱,發起火來誰也勸不動。

      看來這下只能使出殺手鐧了。

      胥喬伸出手,把整個娃娃拿起來抱在懷中,小心翼翼的環著,本來震動著、微微發出白光的娃娃霎時停止動作。

      「我真的很累,不然羅琳妳陪我睡好嗎?」

      「哼,憑什麼要本小姐陪妳睡。」

      「因為羅琳是最最善良的,一定能體諒我。」

      「咳,本小姐當然很善良。」雖然裝模作樣,卻掩不住語尾的上升,房中飛舞的紙張也紛紛落到地上,有好些已經被燒個精光或者燒了一半。

      「但要不要原諒妳,本小姐還要考慮一下。」

      「……」

      「小蛋?」

      回應她的,只有胥喬安心的打鼾聲。她實在睏極了,竟然就這樣維持著抱著娃娃的站姿睡著。

      白煙霎時從娃娃中衝出來,化成羅琳的模樣   ,衝著胥喬的耳朵邊氣呼呼的吼起來。

      「小蛋妳不要睡!人家還沒決定要原諒妳!」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