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1-2【夏予媛】

        「小媛啊!上了高二還是要認真讀書知道嗎?」

        嗯。

        我對著把早餐端上桌的媽媽含糊的回了一聲。

        「高二這一年很重要啊!要好好的把握,不然之後就追不回來了。」

        當然,每一年都很重要的。

        「媽知道妳在北一女考班上的前三名很不錯了,但也不要只是跟班上比,也該注意一下校排的成績啊!而且…」

        我聽著低下頭,連手上吃吐司的動作都慢了下來,知道自己心虛的樣子太明顯,可是就是不敢直視媽媽。我是知道媽媽對成績的要求本來就高,我也覺得父母對孩子有期望本來就應該,但媽媽接著要講的東西…

        「妳當初加了點心社我跟妳爸就不太喜歡,做點心對妳又不會有什麼幫助,後來我想說玩一玩也好啦!才高中生而已,讓妳課餘有社團活動可以放鬆心情。可是妳聽了學姊的話就去當了幹部,妳說妳當的是什麼?什麼…」

        「教學。」

        「欸,當了幹部是不是就要開始玩社團了?妳這樣功課要怎麼顧?是不是還要開會、要帶社課,還要準備啊?」

        「媽媽…好啦…」

        我安撫性的告訴媽媽,也帶了點哄騙,騙說教學是最輕鬆的職位,也舉證有好幾個學姊上的大學跟科系,讓媽媽知道當了幹部也能兼顧功課。

        我其實不確定那些學姊到底有沒有當幹部、甚至在點心社待了多久,不過讓媽媽聽到「台大」這兩個字基本上就是特效藥了。這樣撒謊是讓我有點難過,不過我盡量說服自己這是個善意的謊言。

        應該吧…

        「好啦!予媛,媽知道妳都會自己照顧自己,但是還是希望妳不要太在意一些…一些太多的…不重要的事情啦!」

        我起身拿書包的時候聽到媽媽這樣說,並且意味深長的瞟了一眼我腿上的黑長襪。

        這讓我有點難過。去年冬天我把兩件制服褲拿去改窄,並且為自己添購了幾雙黑襪,因為高一同學很真誠的建議我:「妳腿這麼細,幹麻褲子穿這麼鬆啊?」、「妳穿黑襪很好看!每天都這樣穿好不好啦!比較好看!」

        從國中開始當書呆子當了三年,不知短襪為何物的自己已經很糗了,沒想到上了高中我這些細微的改變在媽媽的眼裡都像學壞了一般。

        其實穿什麼去上學我也不覺得這麼重要,尤其讀女校,大家都是女孩子,自然都會相互包容。只是就連我都看得出來,把襪子穿到剛好過腳踝,配上制服裙,絕對比不穿還難看。

        「媽媽放心,我知道了。」

        出門前,我回了媽媽這一句,一直以來,我都知道要回這句。

        我站在捷運月台上等車,聽到了五公尺的距離外傳來的聲音。剛開始會注意到,是因為我以為是同一個人在自言自語,這個獨白的情緒改變很大,大概只有很資深的演員才有辦法揣摩得出來。

        「可以了,我已經領會妳的意思了。」

        「不行,我覺得妳一點都沒有搞清楚。為什麼我們必須這麼早出門?妳知道捷運系統為現代都會帶來了多大的便利嗎?那麼妳應該好好的利用這項智慧結晶,而不是…」

        「我自己去學校是太早沒錯,不過妳還要到捷運轉公車,時間是掐得剛剛好的。」

        兩者的對話始終是一個冷靜一個焦躁,我好奇的轉頭看了一眼,發現是一個中山跟景美的學生在一起等車。

        「欸!妳看,那邊有個小綠綠欸!」景美的女生看了我一眼,用手肘頂了中山的肋骨說著。

        「妳是觀光客嗎?」中山的女生無奈的回了她一句,只是淡淡的瞥了我一眼。

        「唉,雖然我們自己是黃色也是亮得沒話說,」景美的似乎是無視於我有可能正在看她的視線,不拘小節的說,「不過那個綠真的是…太刺眼了…」

        「好啦!妳不要批評人家。」中山的女生對到了我的目光,略帶歉意點了一下頭。

        這是我的壞習慣,只要被人批評,就會很容易自卑。雖然說我先前說過穿什麼上學並不重要,況且綠色制服在一些人的眼裡看起來更有炫耀意味,可是在進入車廂時,我還是隱隱的有種想避開那兩人的感受。

        因為我心裡也暗暗覺得,景美也好、中山也好,那兩人穿著的制服,感覺都比我出色很多。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