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1【李時雨】

        九月的第一個禮拜,意味著國小、國中、高中的開學。

        我穿著白衣黑裙走出房間時,剛好遇到穿了黃衣黑裙的時晴。她一頭凌亂,根本就是剛睡醒的模樣,制服整個暑假沒穿,卻皺得不像話。

        「哈哈哈哈哈!」她一看到我穿著制服的模樣就大笑了起來,刻意忽略我臉上評判的神情。

        「妳這樣對嗎?」我靜靜的問,把白襪子拉上自己的小腿肚,「妳們上學不用穿襪子?」

        「嗯,就是要有一點點反差才好,不然我穿上白襪之後,媽更可以看出我跟妳那些微的差異。」

        她說著,戲謔地拉了拉黃色制服。

        一對雙胞胎,一個上中山女中、一個上景美女中。

        我沒有多講話,妹妹該讀明倫高中或師大附中我不是沒有建議過。不過先不論成績,要讓媽媽認同她要往藝術發展本來就不可能,更別提要讓時晴進美術班了。

        我總是替她感到可惜,自學素描的時晴,大概是我看過最有天份的人。不過就相差了幾個PR值,時晴整整一年都必須要忍受其他人比較我們倆的目光。

        「喂!要走了嗎?」時晴不屑地說著,把自己塞進了我正在照的鏡子裡。

        鏡裡,像是同一個人分別穿了兩套衣服的幻影,我們長得太像,有時候連爸媽都會分辨不出來。

        我們是對方互補的另一面。時晴活潑、大膽,有創造力,是個強烈的存在;我則是沉穩、冷靜的代表,相對的死讀書。從氣質,就能輕易的分辨兩個人。

        我一把拉了她過來,開始對著鏡子梳理那頭蓬草般的亂髮,發現她的瀏海又太久沒剪,直接蓋到眼睛。

        她淡色的眼珠子不耐煩的放空,望向遠方。

        「高二了,我在想,妳要不要去補習?」

        時晴嗤了一聲,輕蔑地看了鏡子裡的我一眼。

        「拜託!差了一題沒上北一女的是妳,可不是我欸!錢要揮霍也不是這樣用的吧?」時晴幾乎是嘲弄的回答我,又補了一句,「補習,異想天開。」

        「我不是要妳去補數學英文的,妳自己認真點,看著辦就沒問題了。」我說著,不是不知道她腦袋不差,只是不愛專心。

        「我是要問妳要不要去學素描、水彩?」

        時晴扭頭的力道太大、太突然,害我一不小心扯掉了她幾根頭髮。她直接忽略疼痛,一臉訝異的瞪著我看。

        「李時雨,我有沒有跟妳說過,」時晴眼神閃著愉悅的光芒,嘴巴卻仍得理不饒人,「妳是個奇怪的死瘋子?」

        「請,各班班長帶十五名同學,至科學館領新課本。報告,請…」

        教室的廣播不斷的叫著,可是我們班的班長似乎不為所動。

        「班長?班長是誰?」高二班導是個看起來嚴肅的女人,正在講台邊尖銳的問著,眼睛像是要找尋自首的囚犯,掃過了班上四十幾個同學。

        「返校日那天是誰自願當班長的?」班導問著,卻沒有人要承認,她低頭看了一眼名單,「林寶賢?」

        「非常好。」班導語調充滿諷刺的說著「林寶賢得腸胃炎,要請假一陣子。副班長,帶十五位同學去領書。」

        新班長也太鳥了,因為腸胃炎錯過了開學第一天。我忍住沒笑出聲,起身跟隨自願領書的團隊到科學館去。

        「欸!妳叫時雨對不對?剛剛自我介紹的時候聽到妳喜歡看書,我也很喜歡耶!」在班上的隊伍裡,一個頭髮染得咖啡,綁著俏麗馬尾的同學站在我的正前方,轉頭就跟我聊了起來。

        「呃…嗨!」我有些反應不過來地說著,「抱歉,我不記得…妳叫做?」

        她興奮地跟我攀談,完全不在意我不記得她的名字。

        「妳都看什麼書啊?小說嗎?」

        我其實剛看完紅樓夢原文的上冊,但那書被時晴嫌棄了一個暑假,顯然不適合拿出來閒聊用。

        「哦…我暑假在看茱蒂皮考特跟蘇珊柯林斯的翻譯小說。」

        「我不知道茱蒂皮考特欸!蘇珊柯林斯…妳是說『飢餓遊戲』嗎?」她說著,很快地指出我倆就算都看了翻譯小說,卻仍然沒有交集的證據。

        「『飢餓遊戲』我只看了第一部,沒什麼興趣,剩下的打算電影看過去就好了。妳有沒有看『暮光之城』?我覺得…」

        有,也只有看第一部,而且也決定看電影看過去就好。

        但我沒有說出口,只是帶著禮貌的微笑搖了搖頭,看著她前方的同學發現了同好,轉過頭來開始爭論起到底跟吸血鬼談戀愛好、還是狼人好。

        「呿!跟小矮人不是更好?七個願望一次滿足。」我聽到後方有一陣小小的咕噥聲,於是轉頭去看。

        她看了我一眼,眼神警戒著我前方的暮光迷有沒有聽到她的言論。

        「『飢餓遊戲』就小說本質上來講更有教育意義。」這個女生聳肩說著,長髮隨意的盤到頭上用鯊魚夾固定,凌亂中有美感。

        「同意。」我淡淡的說,沒再去管後頭爭論不休的少女,「我是李時雨…」

        「我叫林芸謙。」她說著,「妳的名字很好聽,像偶像劇的主角。」

        我笑了,「妳的也頗像吧?」

        「我看我們這是男女主角的名字。不過妳爸媽是詩人是嗎?『時雨』真的唯美得不像話。」

        從短短的幾句言談裡看得出來,林芸謙很有個性,但我不否認我喜歡這種性格很鮮明的人,大概就是因為自己太平淡了,需要些互補的元素。

       

        林芸謙對我咧著嘴笑,像是保證,之後的日子會很豐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