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卷一:為生活奔波的忙碌人》二、指定的測驗

      老師詭異的笑臉看過來,聲音溫柔的說道:「這位同學,你也撤除你的結界吧。」

     

      我回以好學生的標準微笑,聽話地轉回胸前的十字架,擋住全班集體攻擊的防護結界立刻撤除。

     

      下一瞬間,老師手指已經刺到我眼球前五公分。早有防備的我用力一倒後仰避開攻擊,同時將桌子踢向對方。

     

      老師向後跳躍避開桌子,他詭異一笑,我側眼瞥見突然出現在身側的黑洞,跟出現青色巨掌抓走女同學的黑洞是同一個。

     

      糟糕,來不及避開!千分之一秒間,我轉過好幾個解決辦法。

     

      右手用力撐著椅背,向一旁跳開並躲避從黑洞中瞬間襲擊而來的青色巨手,撈個空的青色手掌縮回黑洞,但是黑洞並沒有消失,依舊開闔著如同扭曲的笑容。

     

      我使勁抓住椅子,將之甩入尚未開闔完畢的黑洞,並且藉由甩出椅子反向力道離開黑洞旁邊。

     

      這幾下的交手,完全花不到三秒鐘。

     

      整班陷入死寂,沒有人清楚看見剛才的過程。他們只看見老師突然消失在教室前方,接下來我就遭到了老師的攻擊。

     

      所有人都露出迷惑的表情,似乎不理解為什麼老師會突然襲擊我。

     

      我沒有理會全班死一般的沉默反應,專心凝神注意老師的動向。好吧,我擅長的東西不多,肉搏戰根本不是我的專長,現在無法使用的保護結界我像是隻待宰的羔羊。

     

      我突然察覺身後突然出現的詭譎氣息,在對方的冰冷的手指觸及肌膚同時,我瞬間撕破外套,將符咒貼在碎布之上,改變質量的布料變得堅沉如石,對方被突如其來的重量壓制,硬生生地偏差掉攻擊的軌道。

     

      趁著對方的一擊不成,我立刻逃離他的攻擊範圍。

     

      痛痛痛、痛死了。

     

      背後衣服被血濡濕,我沒時間探查傷況。剛才要是沒即時反應過來並扯開他手指,我背後早就開五個血洞了。

     

      太大意了,我僅僅是一瞬間的分神,就被對方留下的傷口,真不愧是領導這群敗類學生的教師。

     

      「嗯?能不用拿手的防禦結界就跟我打到這種程度呢,真不愧是被選上交換的學生。」老師無害笑著,語氣溫和的像是耐心回答學生問題的好老師,要不是手指還滴著血,他溫和的笑容會更有說服力。

     

      我僵硬的扯出微笑,忍住對他比出中指的衝動。要不是你規定不能使用結界,誰願意被捅個血窟啊!

     

      不敢大意,我左手持著爆符,右手手指夾著三把風符所變化出的小刀。警戒的盯著他,方才他的攻擊太過突然,我連起手式都沒準備好就被偷襲,整個狼狽不堪。

     

      「嗯?這樣都不足以讓妳使出幻武兵器嗎?」老師不滿地皺起眉頭,但是噬血的笑意卻洩漏他真正的心思。

     

      我繃緊神經,全神戒備,就怕這個有病的老師又突然襲擊。

     

      「雖然很想痛痛快快的打一場。」他斜眼瞄向一旁還來不及反應而呆愣在原地的學生們。「但是這樣會波及周遭呢。」

     

      既然怕波及同學,那你就別再露出惋歎不能大打一場的表情,戰鬥狂!

     

      他放鬆攻擊姿態彈指關閉黑洞,優雅順理微亂的頭髮,在我期盼的目光中,慢條斯理地拿出手帕擦掉手上的血跡後,才拋過來一卷圓筒。

     

      「合格了。」

     

      收起爆符接過圓筒,拉開裡頭的紙張確認後,我對老師感激微笑。

     

      「不過是交換學生幹嘛搞的這麼麻煩。」他不滿的嘖嘖兩聲,不知是惋惜沒打過癮還是覺得親自測驗學生很麻煩。

     

      我也想知道啊!到底是誰出這餿主意,不過是交換學生竟然要取得指定老師的同意證書。

     

      每個指定老師下手都致人於死地,要不是有拿手的防禦結界,我老早被玩死了!

     

      好險也不是每個老師都像今天這位規定不能使用結界。當他對我說出「徹除結界」時,其實就是另一種變相的考試規則。

     

      「謝謝您,那我先告退了。」老師頭也沒回朝我隨意的擺擺手,將目光放回早已呆滯的學生身上。

     

      我將圓筒謹慎收進懷裡,直接使用移動陣傳送到醫務室,不客氣地正大光明翹課。

     

     

     

     

      符陣光亮閃過後,甫入目的是熟悉的醫務室。

     

      到處都是堆放的亂七八糟的櫃子及整排血跡斑斑的床鋪,走路時還得小心點,到處都是奇怪的肉色塊狀物體和各色黏液(也不知道是哪種族的血…)。

     

      這地方與其說是醫務室,更像是命案現場啊…

     

      「果然沒人啊…」

     

      和人幹架如喝水吃飯一樣自然的我,是醫務室的常客。

     

      我熟門熟路找到放置藥物的櫃子,拉開抽屜拿出罐裝藥物。再三確認沒有被加過工之後,我才放心開始塗抹傷口。

     

      之從見識過了有人在傷藥塗抹之後,傷口竟然開始惡化長出惡蟲。

     

      從此之後,只要還有能自己處理就絕對不去醫務室。因為幫他上藥的人還是醫務室的室長,事後竟然還說,「唉呀~竟然拿錯了,那就錯到底直接上西天吧。」

     

      希望交換學生之旅不會遇到這種怪人啊…邊感嘆邊將傷藥放回原位。我轉過身,被狠狠嚇了一跳。

     

      「唉呀~逮到小動物啦。」

     

      心有餘悸拍著胸口,我驚恐的看著不知何時出現的室長。美麗的室長靠著桌子撥著大波浪卷的淺色長髮,露出甜美的魅笑,細長的桃花眼拋來一個挑逗十足媚眼,十足勾人。

     

      但是可別小瞧她,列於惡靈學院裡四大不思議傳說中,絕不能接觸或是招惹的排行榜中可是列著她的名字啊!

     

      我禮貌的微笑、微笑,再悄悄地退後,莫不作聲拉開和室長的距離。

     

      摸到門把的那一瞬間,我馬上轉身往外衝!

     

      室長眼尖手快的拉住我後領,露出無比溫柔的笑容:「哎呀呀~看到人家就跑,人家很可怕嗎?」

     

      被拎住後領的我心中淚流滿面,您何止可怕啊!根本就是噩夢啊!

     

      惡靈學院的學生可是被所有的外校人士敬稱為「沒有最卑鄙,只有更下流的人物」。但是這群教師主任級,個個都能把學生整治得鬼哭神嚎、求死不能。

     

      外校人士根本不懂!沒有歪掉的上樑,哪有更扭曲的下樑!

     

      我可憐地逃跑計畫就這樣胎死腹中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