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卷一:為生活奔波的忙碌人》一、人如校名

      我微微側過臉,飛嘯的箭險險地擦過臉龐。

     

      幾乎是尖叫的高音女聲對我叫囂道:「給我站住!」若無其事繼續行走,我絲毫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把身後的人忽視個徹底。

     

      尖銳女聲拔高層次,幾乎是尖叫起來,字詞全都串在一起,根本不曉得她在嘶喊什麼。我挖了挖耳朵,順手佈下初等防禦結界擋住背後飛來的暗器。

     

      我邊走邊回頭說道:「別像個鴨子嘎嘎叫的,擾人清靜。」成功地以輕描淡寫的姿態爆起那些偷襲者的怒火,個個嗷嗷怪叫朝我衝來。

     

      他們高昂的叫聲猛然斷裂,不用查看我也知道,那些人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了。當然並不是說他們已經下黃泉的意思,只是利用簡單空間轉移術疊出亂數傳送的世界。

     

      我拿手的東西不多,而編改術法恰巧是我的專長之一。

     

      「嘖嘖,這麼明顯的陷阱還掉下來。」我幸災樂禍抹除陷阱的痕跡。

     

      從頭到尾我完全沒有停下腳步,依舊照著路徑走向教室。

     

      就算剛剛目睹一切的同學帶著敬畏、厭惡或是嫉妒的目光盯我,也絲毫不影響我的好心情。

     

      這本來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只不過這所學院更加凸顯出人性的險惡罷了。就算想低調過活,卻總有人來打擾我清閒的生活。

     

      拉開教室的門那一瞬間,圍繞的初級防禦結界瞬間被外力打碎,我不慌不忙倒退一步躲過從地上迸裂而出的土矛。舉起手上加厚精裝版的課本擋住後腦的兵器,往右側邊一跳,我從袖子中拉出符紙,佈下光系結界。

     

      眼見精心安排的偷襲計畫失敗,主使人顏面掃地漲紅臉破口大罵:「妳這原世界的下賤人類,竟然使用這低賤術法!」

     

      這些偷襲者說來講去的說詞怎麼都一個樣啊?再不多想出點新花樣可是會被觀眾嫌棄的喔。

     

      掩著呵欠,我冷淡回答:「連我這原世界的普通人都無法打敗的諸位學長姐們,豈不是比我更低下?」特意咬重「普通人」跟「低下」兩個詞。

     

      我惡意微笑。

     

      這是注重結果的地方,能打贏誰還管你過程好不好看。哼,連初等的光系結界都束手無策,真不知他們是怎麼活到高年級。

     

      臉面無光的學長姊們一邊叫囂一邊灰溜溜用移動法陣離開。我冷笑三聲,隨手將變化成打火機的爆符扔入他們正要離開的移動陣裡。

     

      再爆符爆炸出火光的那一瞬間,移動陣也散發出光芒轉移走。

     

      心情很好的踏入教室,方才瞄見有幾個學長姊是有袍級,我相信醫療班今日會很熱鬧。

     

     

     

     

      踏進教室,原本嘈雜的談話聲馬上停止,過一會兒開始傳來竊竊私語的細碎聲音。

     

      「她不是已經通過畢業標準了嗎?」

     

      「哼,特意來炫耀的吧!」有人提出道,引起更多人憤恨又忌妒的附和。

     

      走向最後頭的空位,原先坐在空位旁的人馬上抱起課本逃離,好像我帶著傳染病似的。

     

      但是對於這些同學的幼稚行為,我早以習以為常,從進到教室以來表情沒有變化,自顧自打開課本以及從圖書館借來的符學書開始做筆記。

     

      很快地我沉浸在符文及法陣學的世界,腦中快速模擬符學的組成、使用適合的地點、被打斷後的應對方式。

     

      我的術法能進展得飛快,除了腦內模擬之外,也要多虧時不時送上門來當沙包的同學及學長姐,理論經過實踐後再將不足地方加以改良,這就是我屢戰屢勝的原因。

     

      這也是我對於IQ和EQ一樣低等的同校學生如此容忍的主因,要是打狠了、打殘了,這些免費好用又耐操的打不壞沙包不再上門了怎麼辦。

     

      能被惡靈學院中挑中的人從來就不是善類,所以從我坐下的那一刻起防禦咒就遭到不下百次的試探攻擊。

     

      「這麼弱的攻擊還敢拿出來丟人現眼。」我不經意感嘆出聲。

     

      明面上各自分開或說或笑的同學們,早就暗中觀注我的舉動,當然這番話一字不漏入了大多數人的耳中。這下眾人都沉不氣,有人甚至喚出幻武兵器朝我衝來。

     

      抬手將胸前的十字架翻個面,防禦咒術升級為更加牢固的結界。紅的、黃的、冰藍色的符咒或者術法攻擊直直衝向我的位置,但在距離我前半尺之外,炸裂破碎開化為碎晶,彷彿被看不見的圍牆給擋住。

     

      我非常悠閒在結界裡看著書,不時抬起頭觀看他們精采的煙火符咒攻擊表演。

     

      直到老師姍姍來遲,我都沒看見結界有任何損傷。太悲傷了吧,同學們的攻擊力竟然連這種程度都無法破解。我無法停下投向他們的同情目光。

     

      「好了,同學,都回座位。」站在教室最前方的老師拍拍掌,笑瞇瞇對著眾人和藹的說。

     

      「你這臭老頭,憑什麼要聽你的話!」某位女同學遷怒對老師叫囂。

     

      當然是憑實力啊同學,能當上這群惡犬學生的老師,個個都不簡單啊,連我都打不贏的你們何必找死呢?我憐憫看著她。

     

      老師依舊好脾氣笑著,只是笑容詭異的擴大。

     

      下一刻,那女同學的身邊突然出現黑洞,黑洞中猛然竄出一隻巨大的青色手掌。手掌一把抓住女學生,縮回黑洞。

     

      眾人只覺得眼一花,女學生就消失了。在場大概只有我跟老師清楚的看見發生過程,但我們完全沒有開口向這群傻瓜解釋的意願。

     

      沒人敢再有異議,大家冒著冷汗驚慌回到各自位置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