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01 暖陽下的愛麗絲兔子。05

布布從樹洞去而復返,我在想或許他很崇尚這種把東西拖著走的原始人風格,看著爬出來的他拍拍手腳衣服,跟剛才不同的是,脖子上多掛了個東西。

長長的項帶末端勾掛著一個硬殼方盒,仔細一看,就是個小便當盒的模樣。

我忽然對這位還未曾見過的布布家那位「祕密」湧起一股敬佩感,您真是太瞭解布布同學的行動,大概也只有這種東西才耐得住他這種爬行拖行的行為模式吧!

布布又七手八腳地爬回了我的腿上,正準備打開脖子上那盒子時,忽然又動作一頓。「布布沒有洗手手,不能吃蛋糕。」

像是對著我說又像是自言自語,布布又跳下了我的腿,按照慣例,我沒動,所以……算了這不是重點,我看到他又鑽過樹洞,不一會兒又鑽回來,如此重複幾遍,最後呆站在樹洞旁,糾結著整張臉看著他好像越「洗」越髒的手還有衣服——

其實,我並不怎麼喜歡小孩子,因為覺得他們很吵、很煩,而且完全不講理。以前少數和家裡親戚聚會或是友人聚會時,遇到的那些個小朋友我還真沒跟他們應對幾次,而少數的應對裡,我只有地球人跟火星人果然溝通不來的感悟;會像這樣讓布布坐在我身邊、甚至坐在大腿上,已經算是很難得的發揮了。

而這樣的我,卻覺得這時候的布布,好可愛……

有點想吐槽自己怎麼忽然有這種少女式的念頭,但更先於這個念頭的我做出的動作是對著他招招手,「布布上來,我帶你去洗手。」

小傢伙手腳並用地蹭上來,那爬來爬去又被水沾濕弄得更髒的爪子完全殃及我的衣服褲管,好像應該會生氣的情緒在看到坐在我大腿上的布布笑著臉晃腦袋的模樣又滋一聲消熄下來,我鬆開了輪椅的止滑,推動著往庭院角落的小水槽去。

他坐在我腿上的高度正好可以直接伸到水龍頭下,我叫布布坐好伸出手,自己伸手替他扭開了開關,在看他沖了幾遍還是沒洗到手臂上的泥土後,索性接手幫他重新洗一遍……我自己也跟著洗了。

「開動!」

回到剛剛的位置,布布滿意地打開小便當盒,獻寶似地捧在手上湊向我面前:「蜜蜜的蛋糕,很好吃!」

這動作的意思是,要我拿一塊嗎?我想著,卻遲疑著不敢動作。

記得我剛才說過我不喜歡小孩子,因為他們很吵很煩又不講理對吧!尤其在食物方面。記得有一次,在聚會中端上了份什麼糕點,老實說我忘了,就是色彩很繽紛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大人們通常都推給了小朋友去瓜分,其中有一個忽然端著盤子跑到我面前往我湊得近近的,他的媽媽在旁邊解釋說是他要請我吃,我確認地問了問,得到小朋友的點頭後,很客氣地捏了一小角——

然後他就大哭了。

一整個搞得我好像什麼萬惡罪人一樣莫名其妙,到最後我也摸不懂到底我是做了什麼讓小朋友大哭,只搞懂了一件事:關於食物的所有權,他們是認真的。

而現在,我到底該拿呢還是不該拿?拿了布布會不會哭?

布布捧著盒子卻遲遲等不到我有動作,手痠地收了回來,我看著他歪著腦袋看看我,忽然自己就伸手捏起了排放得整整齊齊,就算經過布布剛才這麼頻繁的爬行鑽動、蹦上蹦下都還是完好無缺的蛋糕,把手伸向我。「啊——」

「啊?」他忽然發出的聲音,讓我納悶的啊了一聲。

小傢伙皺著眉頭,因為我的反應不是他要的。「啊——」

他邊喊,邊張大了嘴巴給我看,努力伸長手把捏著的蛋糕往我更湊近一點。

呃,我腦袋有一瞬間的定格,回神後才判斷出來,布布這是要餵我吃嗎?

「啊——」走堅持系路線的布布小朋友看我還是不張嘴,非常用力地又再重複了次,自己嘴巴張得大大的,就怕我不明白一樣。

我想,跟他比堅持,我肯定輸了,肯定;因為他不會怕我哭我可怕死了他會哭,所以最後我還是乖乖地張了嘴,任由布布把一直捏在手上有些變形的蛋糕塞進我嘴裡。

切成小小方塊的蛋糕還真的是蜂蜜口味的,好像還夾雜了些小果乾,吃起來……應該是鹹味的葡萄乾,弄得小小的,儼然是考量過食用者布布的年紀,怕他不小心會卡著嗆著,我咬了半天才品嚐出來,咂巴著嘴回想著味道,布布的手又捏了塊新的伸過來,要繼續餵我。「啊——」

我是真的有種地位顛倒的錯亂感。「不用了沒關係,布布你吃。」

這應該是準備給他的點心吧,味道真的不賴,不過意思意思品嚐就好了,我哪好意思跟小朋友搶食?

「布布還有。」布布舉起了手上的盒子。「瓜瓜一起吃。」

這下,我不吃還我不對了。

「嗯,一起吃。」

我無奈地笑笑,咬過布布手裡的蛋糕,自己也捏了一塊湊向布布,看著他笑咪咪地張大嘴巴吃著,腦海忽然掠過個從未有過的念頭——

好像,有個這樣的小傢伙在身邊,挺不錯的。

那一盒約莫八塊的蛋糕,就這樣在我們的分食下消滅光光。吃得滿足的布布拍著小肚子微鼓又開始嘰嘰喳喳,但沒過多久就開始度咕起來,小腦袋一點一點的,身子也跟著左右晃;我伸手去擋在背後預防他摔下,這下小布布更乾脆了,直接往我身上一靠、一倒,沒一會兒就睡得香甜……

剛剛那種覺得身邊多個小傢伙很不錯的念頭又湧了上來,尤其如果是像布布這麼可愛的話——我低頭看著趴在我胸口已經睡得開始滴口水的他,臉蛋粉嘟嘟的就像發好的白麵團,越看越開始明白那些有家有口的朋友常說的「睡著了像天使」到底是什麼概念。

今天的太陽,感覺似乎不那麼刺了呢……

舉著手替布布遮去照向他臉蛋的陽光,我仰頭瞇了瞇眼看著天空,忽然有種今天的例行「曬人乾」其實挺享受的……等一下,我怎麼又M起來了?居然會覺得享受——

不過,這陽光、這風,真的很不錯,看布布睡得那麼香,我也有點想瞇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