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沒有於任何社群平台發布徵才訊息,請慎防詐騙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曾參加過

  • 2023POPO華文創作大賞──愛情小說組

把吊枝摘了吧

作者
陸悉侗 / 初年級生3年級
類別
文學小說 | 都會愛情
狀態
已完結(目前59章回)
全書訂購價格
0
105 0
免費章回 59
付費章回 0
總字數 139179
收藏數 52
訂購數 免費閱讀
留言數 105
本日人氣 0
本月人氣 1
累積人氣 1775

內容簡介

|23 . 他要人相信,所有愛情,都始於一個隱喻|Milan Kundera.


:每當翻看你的肌膚之書,總是常讀常新


徐芝槐:

該如何理解你口裡的愛,在我們都欠火侯的當時。
其實你誰都沒敢愛,十年了,我真的看不明白嗎?



廣之門:

不是所有話都得留下痕跡;我看世的濾鏡美麗,你應該沒資格嫌它醜。
但某一年我在書裡讀到的:對你說什麼好,那時我才⋯⋯
書裡,那個女孩才十五歲,我剛滿二十二;那晚,是徐芝槐陪我跨的夜。

我記住了那句話,繼而我認出了徐芝槐。



詹湊:

旁人說的話我不太在意,歧見大多由自己之外的語言孵化。
但論及小芝的一些事,我就不太肯定了。
若你問起我們的關係,我有很多種回答任你選,你只需要挑一個,若沒被說服,你應該檢討自己。




-— —--— —--— —--— —-○●○-— —---— —---— —--


τ 陶藝. 金工. 古董經紀. 藝術及自然. 性. τ 多視角第一人稱+旁白
書封.
安瀾 海塩子 崠好 也津
角色. 徐芝槐 詹湊 廣之門 ‧ 宋麓 蘇冉升 唐栩 (BL) ‧ 白鈺 趙戎安


ձ 
麥浚龍 JUNO x 謝安琪 KAY羅生門
  
  
狄更斯是漫畫嗎 仍然少女誤會了嗎
  迷戀蔽眼才給美化 但其實真懂得我嗎

 

最新章回

尾聲、宋麓(完)

公開 2023-08-31 14:28

有天我看出來,其實那打火機上的白鸛圖案是另外刻上去的。那時我們走過、開過的地方都很輕易能見到雪,比如槐槐連行李都沒提就衝下去的那座小村Margahovit,後面就是連綿的山,全戴了厚實的白帽,融了的雪還會沿著坡度拉伸出一條條白絲絨。
打火機落進了雪堆,她沒注意到,叼著菸自顧自地往前走。
行為背後

閱讀

作者其他作品

校園愛情
《鄉檀》
其它
《林讓》
都會愛情
《如夢初醒》
溫馨勵志/成長療癒
《少年,你難能可貴》
看更多

回應(105)

2024-04-11 02:03 通過電腦版 回應
牧牧跑這兒來了鴨ˊˇˋ,不知妳讀過沒有,若有,望妳從中看見些什麼。許是我欲傳遞的,許是妳自己的領會.
2024-04-18 19:58 回覆

我⋯終於看完了⋯簽到!!!
最後一句不知為何印象好深刻,停留在心中好久好久。遲來地恭喜寶子又完成一部故事,更深層地讓我挖掘到你思想與視野的故事。
其他的感想再面對面細說(*ˉ︶ˉ*)
2024-03-26 18:30 通過電腦版 回應

love you as always
2023-12-22 23:10 通過電腦版 回應
好的津津ˊˇˋ,我是day by day,我略勝一籌

說到聊甚麼,其實就是貝現在是我的看稿小幫手!那天聊稿子的事,我就說她好像我的也津XDD,然後她也說她剛剛想到你,包括請教問題的方式都很像哈哈哈
我有在好好寫如夢哦(眨眼)
回歸了通俗一點的寫法(?) 津如果有看的話,非常需要也歡迎和我說說你的任何想法!! 我的心比大西洋還遼闊


到底在說甚麼,一定是被會計作業其糟的檔案格式氣到了ˊˇˋ
anyway,年末歡喜,這應該是今年最後一聲,再來就是新年快樂啦!
2023-12-30 20:19 回覆

我來了,今夕⋯~~是何年~~~~
2023-11-14 16:03 通過電腦版 回應
寶子 我都忘記你曾經存在於站上了
還好線下的我們非常親密 (大叔式笑)
2023-12-30 20:20 回覆

2023-10-18 19:49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有一股如白鈺吐出茶葉那般沒來由的小快樂、滿足!我彷彿置身一場主題私密、卻向所有人遞出邀請函的藝術展,幾次駐足,是為了那些火侯精準的細節、為了那些使我驚嘆的文學美感、為了那些與作品交織的靈魂碎片。

很奇妙,讀完我竟感覺豁達,感覺自己內裡什麼變質卻丟不得的枯枝,也該釋然一笑摘去了呀。

埋藏入土的詩句半段,要人惦記一輩子。我似乎找到了好多無聲勝有聲的美麗。禁語、花、藝術品、性的奔流、含情的眼睛。它們由我自由解讀去了。

喜歡之門畫下心臟,而小芝描繪他的腳。像是他給妳展示真誠的心臟,於是妳想留下他的足音。信任是種選擇,好喜歡他們之間的信任哪。小芝和湊的糾葛太多,也許因為這樣,以至於每看見她和之門簡單的對話,就好令我動容哦。
(想起禁語初見,小芝留下一本《情人》,我那時一直在想:徐芝槐,妳很撩!誰能不暈!)

還是謎之喜歡詹湊XD 湊最後那句我懷念起妳聲音了,來得真好。我一邊想著你活該、一邊又擅自替他心疼。突然覺得湊像捏完陶後卡在指縫間的泥土,難以徹底洗淨,於是指縫繼續帶著顏色,是一部分深刻又重疊的人生沒錯了。

在他們的身上能看見各自課題,浪退了,生活留下一些粗礪的沙、又凝出一些美麗結晶。終是要整頓好自己再次前行,不是要撥除的一乾二淨,而是找到與回憶共存的方法。我其實覺得餘韻好美好哪,最後那件展品,無數雙手足似乎我一睜眼就能見,安靜卻動魄,多麽富有生命力哪。好喜歡!

我想我是踏足了一場關乎愛的辯證,對人,對藝術,對回憶,對世界。會記著妳予我的是這麼一片風景,含蓄而雋永♥︎♥︎
2023-10-14 06:13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有一股如白鈺吐出茶葉那般沒來由的小快樂、滿足!我彷彿置身一場主題私密、卻向所有人遞出邀請函的藝術展,幾次駐足,是為了那些火侯精準的細節、為了那些使我驚嘆的文學美感、為了那些與作品交織的靈魂碎片。
初看,覺得這段話實在過譽(抖)。儘管中後半段說了許多我想說的,讀時也喜歡,但清楚沒能寫到自我認定的「好」;是截止日在即,也是內裡急躁,好像向外dump無數碎屑,寫時便不住想:你們看來,應該很凌亂吧。視角這般切換,又要以如此紛亂的觀界自造一條線性劇情。故而很感謝你,也佩服(哈),竟然讀完了!還是在短短幾日內。
可是說到底,我還是喜歡、好喜歡這故事,特別是詹湊。朋友說宋麓性格最鮮明,也許是裡面我寫最好的人物,可我愛的,還是那個通俗點說的傲嬌蛋,活該被摁頭遙望愛人離去的小王8。


很奇妙,讀完我竟感覺豁達,感覺自己內裡什麼變質卻丟不得的枯枝,也該釋然一笑摘去了呀。
我也覺得好神奇呀。身為寫它的人,似乎沒有這樣的感受。是枯枝嗎?還是新生的芽被我無動於衷、甚可說是漠然地拔起,拿去四處晃蕩,見一個人,就逼他看。看殘留的泥土,看翠綠的葉片,看它無可續活的命運。
我有多任性、恣意妄為,這個故事已經揭開了一角。


埋藏入土的詩句半段,要人惦記一輩子。我似乎找到了好多無聲勝有聲的美麗。禁語、花、藝術品、性的奔流、含情的眼睛。它們由我自由解讀去了。
對,我希望讀的人自由拆解,又或許不思考,但性與藝的流淌,真希望是能被感知的。言語無聲勝有聲,肢體相觸的麻、暢快、難受或予取予求,還有汗水,上下凝視,我們說直白點,交媾,都是人類好真誠的情感展現,怎能不使我著迷。
首章的禁語是兩三年前誕下的幻境。後來我見真有這活動,但想著,總有日我會寫它,便完全忽略了那資訊。


喜歡之門畫下心臟,而小芝描繪他的腳。像是他給妳展示真誠的心臟,於是妳想留下他的足音。信任是種選擇,好喜歡他們之間的信任哪。小芝和湊的糾葛太多,也許因為這樣,以至於每看見她和之門簡單的對話,就好令我動容哦。
(想起禁語初見,小芝留下一本《情人》,我那時一直在想:徐芝槐,妳很撩!誰能不暈!)

也好喜歡你這段感想。你看見了,我讓之門和槐的對話落於柏油地土,無比簡單,想像中有好的未來,自然也要有糾結和在意;可是情感純粹,我們(他倆)可以平淡中帶激情地過下去。不去猜忌,不非得以肉體的進出才能坦承交談、審視彼此。這是我喜歡之門那份愛的原因。
阿哩,我要替槐兒澄清,那是我愛書哈哈,但我清楚槐會喜歡的;)


還是謎之喜歡詹湊XD 湊最後那句我懷念起妳聲音了,來得真好。我一邊想著你活該、一邊又擅自替他心疼。突然覺得湊像捏完陶後卡在指縫間的泥土,難以徹底洗淨,於是指縫繼續帶著顏色,是一部分深刻又重疊的人生沒錯了。
多美又契合故事的形容啊,甲縫中的土,槐的愛的遺物,我就看詹湊你敢不敢扔!有沒有膽洗淨它。
謝謝你喜歡這個不太可愛,卻於我而言在故事裡是最為真實的角色。我的愛。


在他們的身上能看見各自課題,浪退了,生活留下一些粗礪的沙、又凝出一些美麗結晶。終是要整頓好自己再次前行,不是要撥除的一乾二淨,而是找到與回憶共存的方法。我其實覺得餘韻好美好哪,最後那件展品,無數雙手足似乎我一睜眼就能見,安靜卻動魄,多麽富有生命力哪。好喜歡!
我想我是踏足了一場關乎愛的辯證,對人,對藝術,對回憶,對世界。會記著妳予我的是這麼一片風景,含蓄而雋永♥︎♥︎

我忍不住一直想,未來,那麼長的歲月裡,若能讓這件展品實際呈現,那麼屬我的靈命課題便又圓滿了一點。自此圓滿成為一個動詞,我是趨向它,不會成為它。也不期望抵達它。
你的回應過於美好。這一段起伏甚大的日子裡,我讀了無數遍,恥於宣口的心思不時冒出來捉弄我:似乎不常留話的你,願意紀下這些給我,是多大的榮幸。

 
2024-03-19 21:52 回覆

2023-10-10 20:24 通過電腦版 回應
酸酸兒,年末平安,願你明年有美好的開始。謝謝你一直默默給予鼓勵,我也喜歡自己能以這樣的方式和你交流。偶爾露一面,你給我的是滿滿的溫暖。
2023-12-30 20:25 回覆

///
2023-10-10 19:00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悄悄鑽出來)(東張西望)(遞出珍珠)
2023-10-08 17:15 通過電腦版 回應
秋秋!許久未聊上了,抓著一年的尾巴祝福你年末快樂也平安,明年嶄新璀璨,也要繼續請你多多指教ˊˇˋ 謝謝你始終在,鼓勵我。真的好感謝。
2023-12-30 20:23 回覆

完食心得

Dear侗,
是答應許久的心得。

坦白說,其實這故事我擱了許久才來看。我嘗試打開好幾次,但往往定不下心來,所以一再擱置。就像當初看《我的大叔》,我前三次都是追了第一集連第一集也看不完;嘗試好幾回後,才總算順著看了下去,沒想到一看停不下來、看完後又多看了好幾回。
我想這個故事,未來有機會我也會重新打開來看(但仍舊期盼著捧讀實體,實體可看的次數又更多了,且能夠輕撫書頁、不像網路慢時情緒在等待頁面文字跑好有些被切斷)。

我覺得我的感想大概沒什麼條理,老實說,總覺得這故事也難以給確實的劇情向心得——絕非它無趣或不好,只單純因為這故事是個完整的感官饗宴,細節的刻畫也非常飽滿,之於我的感覺大抵就像當時坐在電影院看四個小時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看完後我一時被極大的資訊量淹沒,說不出話。
讀的時候總覺得回到我當初讀某版本的鄉檀,一段是二人在浴室吧(是浴室吧),我記得我當時還有特別留言,因為那段兩人之間不言說卻爆滿的張力與底下的暗流震懾了我。
這個故事三位主角的情感亦如是。

當初你捎來吊枝舊版,我其實有看完第一章,和現在的樣子完全不同,但我也能夠理解你最終選擇修改的緣由。
我也的確慶幸,自己是讀了這個最終的版本。
雖然說過無數次,但我真的十分喜歡你的文字。
前些天,讀了和你文字調性相像的其他文友的作品時,我不禁意識到自己有多麼羨慕你(們)這樣的筆觸,那大抵是我永遠無法企及的,把文字拆分組合成那麼美麗的樣態,讓我想起曾經現場看著玻璃工藝品的製作。

忘記是你給別的文友的評價,還是別的文友給你的評價?
但曾看過「毛玻璃」一詞被提起。我閱讀時想到的也是這樣。
同時,整個故事的顏色彷彿日系藝術電影那般的低飽和度與淺淡的灰藍色調。儘管有些詞彙的用法讓我感覺似乎比較偏向中國的寫法(嗎),但更多的反而是像我前幾年有陣子很喜歡的、一九九零年代台灣戲劇對白那種很精緻的感受。
這也不禁讓我想,如果哪天侗寫八九零年代的故事大抵很合適吧。

起初我其實對於侗選擇了這樣多個人物視角的方式感到很訝異,我一直覺得群像非常難掌控(雖然這回我也嘗試了,但的確是不簡單);可我很喜歡即使你切換各個不同人物的聲音,卻仍能把故事主線聚焦得很清楚。

(以下爆雷注意!!!我不知道侗的讀者們會不會看別人的留言但下面都是雷,我就先反白)
最初我以為槐和湊會一路走下去,我以為門只是過客、只是使得槐的戀心得以安放的一個慰藉;然卻成為了她的歸屬,這點我非常訝異,但也甚是喜歡這個安排(也就是為什麼我說我最喜歡的是伍、廣之門(1-2)。

我很喜歡侗這次對每個人物內心的寫時刻畫(雖然其他作品亦然),且即便是戲份沒有那麼重的配角,還是給了他們很完整的內心建構,這點很令我佩服。
另外就是,好像是第一次看侗寫到稍微比較明顯(露骨?)的親密場面,覺得很驚豔,即使看得很害臊,但是好美好美,完全是美感蓋過於讓我害羞的部分,很厲害(我完全無法開車)。
雖然描寫的是親密行為,但是不會讓人覺得色情(負面意涵),反倒覺得像是欣賞藝術品一樣欣賞你筆下的身體,以及愛的某種型態的純粹美。
關於各角色們的職業,尤其藝術方面(我近期對陶藝感興趣起來,因此打從一開始知道你寫陶藝家的主角就非常期待),還有人物們去過的各個國家各個地方,都真實地彷彿侗一個人分飾N個角色做過N個職業並去過N個地方一樣,十分有說服力。

結果我似乎也沒真的對劇情本身寫下什麼感想(羞)
很不好意思打了個又長又沒營養的讀後感。
我很喜歡。
然後,健忘如我,還是努力提醒自己趁打卡的時候也一起給你投票。

祝福無論這故事在比賽裡有否名額,都至少替你創造了美好豐富的創作回憶。

祝福安好。
2023-10-04 18:34 通過電腦版 回應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