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節儲值注意事項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1-1】非關遊戲

      明明約好的!

      明明已經再三保證不會再爽約的!

      為什麼大人老是隨便給個承諾,然後就不當一回事?!

      騙子!

      大騙子!

      男孩迅速換好泳褲,情緒仍舊忿忿不平,快步穿過堵在出入口閒聊的泳客,直往泳池邊走去。

      在一處無人的邊陲地帶,他草率的隨便伸展幾回合的暖身操,便一屁股坐在池邊,戴好蛙鏡,並且深深的、大口的吸飽一肚子的空氣,才竄進沁涼的水中,一股作氣的沉到池底,藉此將所有的紛擾的雜音拋在腦後,隔絕在水平面之上。

      然而,男孩毫無刻意抵住,任憑池水自然的帶動他的身軀慢慢地往上,不一會兒,他以仰飄的姿態,全身放鬆的展開四肢,就這麼的隨波飄浮,怎奈片刻都不得寧靜的心又冒出了奔出家門前,媽媽那苦口婆心的話,煩燥不已的他閉起雙眼,大皺眉頭———

      沒辦法嘛!公司那邊臨時發生狀況,爸爸不去處理不行啊!

      你要體諒爸爸!當個乖孩子,好嗎?

      媽媽說的話他不是聽不懂,可是…爸爸明明早就跟他約定好了,說好這個週末會帶他去露營的!為什麼又食言了?  

      不都說做人的基本就是講信用嗎?

      莫非對自家人就可以不用那麼講信用了?

      為什麼大人老是這樣?為了工作,就晃點他?

      爸爸到底是在做什麼工作?忙到時常對他信口開河?

      他曾經勇敢發問過,爸爸卻推說小孩只需要好好讀書,其他的事不用過問太多,坦白說,他真的覺得很氣,也很洩氣。

      其實他自己也知道就算知道爸爸做的是什麼工作,他應該也無法認同爸爸為什麼總是把工作看得比他和媽媽還來的重要。

      私心以為只要在學業上有更優秀的表現,這樣一來或許媽媽就不會動不動心情就變得很差,可以開心一點,然後說不定爸爸也會跟著願意多留一點時間在家裡———就像其他同學的爸爸一樣———他真的好希望,非常非常的希望,希望他們一家人也能夠在假日的時候一起去某個渡假勝地玩,一起去餐廳吃一頓全程都不會被打擾的美食………但是……唉…總覺得他這個微薄的心願永遠都不會有實現的一天。

      如果他有手足的話,或許就不會這麼無聊,無聊到成天老是盼望哪天爸爸會開竅,帶他和媽媽去某個遠方渡假。

      話說沒有手足好像也沒差,他可以找朋友玩,問題是和朋友混在一起時,即便當下玩的事情有多有趣,他仍舊會有種鬱悶的、卡卡的感覺堵在心口,再好玩有趣的事很快也就覺得索然無味了。

      是他想太多嗎?

      唉…煩哪!

      沮喪的在心底長吁短嘆的幾聲,男孩突然感到厭煩,於是乎試著想振作起來,不想一而再,再而三反覆重複惆悵、哀悼還沒實現就已經胎死腹中的心願。

      他睜開雙眼,望著玻璃穹頂的那一框藍天,就這麼讓思緒漸漸放空,放任池面上略顯空洞又嗡嗡吵雜的交談聲、水流聲包圍著寂寞不已的自己。

      不知就這麼恍惚了多久,好像有那麼點趨向———他快睡著了。

      矇矓恍然的,他很快意識到自己還泡在水裡的現實。

      嘖…要是真的這麼簡單就睡著了,那他也真的是夠厲害了。

      他振臂擺腿游向飄離了有一些距離的池岸,以肘和背脊攀靠著池邊,一眼望過偌大的室內泳池裡的老老少少,在泳池旁休憩區嬉笑的男男女女,驀地,一股龐然的孤獨感上湧,憤懣的他迅速轉過身,眼不見為淨。

      「嘿!」

      無預警的被一雙略顯冰涼的手給搭上,著實意外的令他當場嚇得不輕。

      猛的回頭一看,發現來跟他搭話的人竟是一位笑得無比燦爛的陌生女孩。

      「我叫你很多聲了,你為什麼都不理我呀?」

      瞧她說話的語氣和動作,好像跟他認識很久了一樣,但他很確定自己根本不認識她。

      「妳是不是認錯人了?」

      「你幹嘛故意裝不認識我?」

      女孩像是沒聽到他的問話,自顧自的不答反問,令他很錯愕。

      不過,他沒來的及回她話,女孩已逕自笑嘻嘻拉著他的手臂,又道:「走吧!跟我回家吧!」

      「我幹嘛跟妳回家啊?!我又不認識妳!」是神經病嗎她!

      「你還要繼續裝不認識我嗎?我要生氣囉!」女孩不為所動地擺出的微慍表情並沒有維持太久,隨即又面色一改,執意的想拉他跟她一起上岸。

      「喂———妳幹嘛啊——給我放手喔———喂———」男孩一邊瞪著她後腦勺,一邊大聲嚷嚷,好似這樣就能止住女孩突如其來詭異又蠻橫的行為。

      可是不管他多麼使出渾身解數的想甩開她的手,就是無法完全擺脫她毫不講道理的牽制,最後他只能任憑她拖著他往上岸的水中樓梯方向滑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