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2022POPO年度作家/年度新人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別難過了,我們一定要相信…相信再過不久兒子就一定會醒……」

      「你還要這麼說嗎?昨天你不也這麼跟我講,前天也是、大前天也是,從你趕回來的那一天起,你就一直這麼跟我說,但都過幾天了?你確定這樣的做法真的有用嗎?」

      眼見妻子情緒波動甚大,為了避免衝突,他因而默不作聲的垂下眼,不再試著相勸,畢竟當人們專注於眼前的痛苦,把自己的感受放到無限大,大到完全不肯放下執念,不願意試著敞開心房,不信在這個世界上真的有股人的肉眼所看不見的神奇力量凌駕於萬物之上的話,那麼任憑他說破嘴,也無法幫助妻子飽受憂慮的心得到實質的釋放。

      她知道他也不好受,可是她實在是受不了了!

      但她看見丈夫臉色黯淡,默不作聲地握著孩子的手,不知在想些什麼的神情,頓時便覺得後悔,有點自責。

      她知道丈夫其實也是飽受煎熬,非常擔憂兒子始終昏迷不醒的狀況,因此才會在現行醫療無法起到明顯果效後,在他們夫妻倆同感絕望的壓力下,央請擅長神秘學領域的好朋友「墨森」特地來探視兒子的情況,盡力試著挽救———或許迷信,又或許是死馬當活馬醫,總之,對她來說,只要兒子能醒過來,完好如初的恢復健康,她都願意孤注一擲———於是在持續不斷接受當代醫療的照護下,一邊為兒子進行她完全無法理解的神秘學療程。

      算一算墨大哥介入兒子的醫療過程也已經一個多禮拜了,說真的,時間實在是拖太久了,久到讓人好煎熬,原本滿懷希望的心情漸漸又墜入谷底,因此才會導致她情緒再度崩潰,顧不得墨大哥人也在旁邊,就這麼在病房裡失去理智,像是發瘋了似的把心中所有的痛苦與失望一骨腦兒全砸向丈夫。

      雖然自知理虧,雖然明知道自己的話根本像是拿刀狠狠劃著丈夫的心,雖然知道她的懷疑無疑是拿著一桶冷水不分青紅皂白地潑向不辭千里,遠道而來幫助他們的墨大哥,她仍無法立刻撫平自己的心情,只能哭哭啼啼地對著兩位男人說說:「抱歉……我不是…不是故意要說這種傷人的話………我只是…只是………太著急了………」心情的沉重,令她哀痛欲絕的淚眼模糊,下意識更加緊緊捧著兒子發生意外之前最最喜歡、最常閱讀的讀物——盧塔山的黑夜巡守者——就像是她正抱著兒子一般。

      聞言,他抬起頭,瞅向妻子涕淚縱橫的容顏,瞬間有種胸口像是被人重搥了一記似的那般的痛,令他很心疼地立刻走至病床的另一端,緊緊抱著妻子哭到顫抖的身軀,任她發洩積壓在心裡的所有負面情緒。

      直到她止住哭泣前,他什麼話也沒說,就只是摟著她,適時遞上紙巾,並非他冷漠無情,以致於連一句安慰的話也不肯對她說,而是正如同她自己所說的,她只是太著急想看到兒子醒過來了而已,所以既然她察覺到到自己一時失控的原因,有意識地在面對紊亂不平的內心,那麼他只需要扮演好陪伴與支持的角色即可。

      好半晌後,的確如他所料的,她止住悲傷的眼淚,不過神情逐漸重現自然如常的狀態中有十分違和的羞赧感。

      瞧出妻子的不好意思是因為很在意她剛才言行有無傷害到墨森,因此身為她的丈夫理當與她站在一起,誠懇地致上歉意道:「墨大哥,我們夫妻讓你見笑了,若有得罪,還請海涵。」

      「你們客氣了,我能理解弟妹為何情緒激動,畢竟療程效果確實不如預期,在顯著推遲的情形下,難免會讓人失望,因此不論是於情、於理,我們都無須再為方才的事再掛懷了,將心思都回轉在救治孩子的事情上,專注一致便好。」

      「謝謝墨大哥。」他的寬容大度,令她滿懷感激。

      「哪裡。」他淡淡的擺手一笑,「那麼我們繼續吧?」

      「好…」

      好什麼呢?  

      才應一聲好,她就莫名鼻酸,眼眶熱熱的,不過這回她飛快地深呼吸,藉此調節情緒,不讓眼淚再次盈滿整個眼眶。

      「放心吧,只要『靈魂繫帶』未斷,一切就還有希望。」

      「嗯。」她揚起一抹破碎的微笑。

      「需要給妳時間再緩一下嗎?」

      她搖搖頭,以表情和動作示意丈夫回去病床的另一側,然後才在他們的注視下,打開那本已經被她給摟得發熱的書本,再一次緩緩地誦讀起這幾天她不知已經反複念過多少次的故事內容………。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