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1-2

說曹操曹操到,下一秒我就看到阿娘拿著菜刀,怒氣騰騰地朝我衝過來。喔喔,我想我是慘了。瞧瞧這殺氣實在太驚悚,我立即衝向前去抱住老媽的大腿,死命地哭喊。

「娘親!佛說:『放下菜刀,立定成佛』,雖然您沒有這麼高遠艱深的志向,但我好歹也是您懷胎十月生出來的小棉襖,您千萬不要一失手成千古恨啊!」唱得比說得好聽,我演戲演得太入迷,絲毫沒看到我家父母那傻眼的樣子。

誰說我們家小豬不聰明?五歲的小孩可以演戲演成這樣,都堪稱權威了呢。

「妳這丫頭唱什麼大戲啊!我是要妳去叫妳那些鎖在書房的哥哥、弟弟們出來吃晚餐,妳到底發什麼瘋?」娘親略顯吃力地把我拎起,然後用眼神要脅老爹說出來。

向來都是愛娘、疼娘也怕娘的老爹立即招了。

「小怡剛剛打了一個新朋友。」

「才不是新朋友!是我的新仇人!」怒氣騰騰地糾正老爹的用語錯誤。什麼朋友?我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什麼仇人不仇人!妳打了哪家的孩子?」一個鐵砂掌就從頭上巴下,娘親面露兇光。

「不知道!」回答得很順,馬上又領到一個九陽神拳。是怎樣,集滿降龍十八掌可以免費升級成孫悟空嗎?

「不知道妳幹嘛打人?」

「因為他說我胖!」

「妳是挺腫的啊!」

不假思索的回應立馬讓我中槍,我悲憤大喊:「媽!」

「我更正,是一隻很可愛的腫豬。」

淚眼汪汪,我已放棄跟老媽溝通,跑去找爸來尋求安慰。再講下去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她親生女兒了。

「小怡啊,暴力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要使用暴力,也要把人殺得片甲不留、斬草除根!」老娘打斷老爹的循循善誘,告訴我一個絕佳的詭異辦法。

想也是,拿糖果丟人多麼沒有殺傷力,應該換磚頭的,可惡!

「小薔,妳確定還要在這邊誤導妳女兒嗎?」老爹受不了,冷瞪搶話的娘親,看得後者頭皮發麻,腳底抹油想要溜。

「唉、嗯,我回去煮飯!」收起菜刀,她瞬間飄移回到了廚房。奇怪,媽到底是出來幹嘛的?

「小怡,爸爸覺得妳現在應該要去道歉。」省去冗長的勸導,老爹直接說出了民主的命令。

嗚,我最怕爸爸這樣子了。垂下肩膀,我非常可憐地服從,「喔,我去去就回。」

「這樣才乖。」人生總有很多不可逆之事,突破困境、下次更美好!

穿過我家門口的小巷子,我就看到被我毆打的小弟爬在樹上猖狂地笑著。接下來,我就被糖果進行散彈攻擊。

「喔!哎呀,你不要一直從上面丟糖果啦!」這個人根本是欠揍!

「小胖豬,活該!活該,小胖豬!」跳針一般地狂喊,讓我徹底懷疑他的智商。若干年後,我常常緬懷柳川那天真可愛的樣貌,可惜早已不復存在,馬的。

「你有種就不要給我下來!」手叉著腰,我氣勢凌人地吼,但這廝一點都不害怕,只俯頭對我說。

「妳有種就給我走到樹下!」如果那時候我認識柳川夠深,我絕對不會很傻很白痴地聽他的話走到樹下,因為我才剛走到下面——

「嗚啊!」

小弟瞬間跳下,用他的神之腳狠狠地踹中我的左眼,然後咱兩雙雙倒在地上,整個人快一命嗚呼。

何必呢!

我岔著氣,連一句話都講不好,顯然是腦震盪;他扶著腿,怎麼喬都痛得要死,顯然是骨折了。好樣的,體型上打不贏我,就來耍陰,搞得我們兩敗俱傷是有多好玩!

「唉!你們還好吧?」一旁的路人驚愕詢問,實在讓我很想翻他們白眼,我們像是很好的樣子嗎?看這小弟痛得快死的模樣,是快要成仙了吧?

淡淡的哀傷帶有一點爽意,這白痴的報復心理,造成我們兩方家長的第一次見面,在令人發窘的醫院急診室。沒有尷尬,只有更尷尬;沒有更尷尬,只有超尷尬。

「你們這些父母是怎麼教小孩子的!從樹上跳下來是多麼危險的事情,何況他們還撞在一起!萬一在跳偏一點,你女兒的眼睛就瞎了!你兒子的小腿就粉碎性骨折!」隔著一個病簾,急診室醫生對我們兩個神經病的家長破口大罵。

「對不起、對不起!那我兒子現在的情況是?」小弟的家長連忙道歉,似乎是一個善解人意的母親。

「對阿,我那死丫頭到底怎樣了?」娘親,妳一定要這麼有反差嗎?嗚嗚。

「一個骨折打石膏,一個腦震盪包頭巾,就在裡面病房,進去看吧!」

聽到醫生這麼說,我趕緊躺回病床裝死。萬一被我媽看到,我一定被抽得慘慘慘。

「麻清怡少在那邊裝睡!老娘剛剛就看到妳在那邊偷看了!」捏指功狠狠地襲擊我白嫩嫩幼咪咪的臉頰。果然一捏致命,我趕緊起床叫老娘。

「媽!」崩潰大喊,我真的覺得我不是她親生的。

「妳這臭小孩!讓我被醫生罵!皮在癢阿妳!」

「吼!我又不是故意的,是那個瘋小孩自己要跳下來攻擊我的耶!」莫名其妙,我又沒有跟他互毆!

「誰叫妳要站在樹下面,這麼蠢到底是像誰阿!」娘親抓狂地露出獠牙。

接著,我很無言地看著她。媽,我想我百分之兩百是像妳。

「誰知道他這麼瘋!」

聲音大到忘記一旁還躺著瘋小弟,他的母親笑容定格在臉上,搞得我們都亂害羞一把的。

「柳太太請不要介意阿!我跟我女兒是無心的,哈哈哈。」連忙賠笑,娘親又使力偷捏了我一下,這是家暴阿家暴。

「沒事的麻清太太,這件事情真的是小犬的錯,請您別在意。」溫柔如水的笑容看得我心中暖和得要死。這才是人家夢想的媽媽阿!

「媽!是小瘋豬先——」但當我看到柳太太用她的無影手狠扁臭小弟的頭時,我就知道天下的媽媽都是一個樣,只有隱性s跟顯性s的差別。

之後,我們這迫於成M的小朋友,只能以淚眼汪汪的眼神表示咱們的無辜。

「哎呀,妳家的孩子也剛滿五歲阿!」大眾聊的麻清太太,已經跟柔情似水的柳太太聊開了。

「是阿,妳家的孩子也是?」柳太太的疑惑讓我很是無言。我難道不像是一個年紀幼嫩、天真爛漫的五歲小女孩嗎?

「看這孩子的外型不太準,我家老爺子給他女兒施肥施太多了。」

「嗤。」柳小弟用單字就表達他的嘲笑。

媽,妳這不就是挖坑給妳女兒跳嗎?

「才不會!小孩要壯一點才可愛,哪像我家的孩子,怎麼樣還是這麼瘦,跟隻瘦皮猴一樣!」柳太太的圓場戳到我那宛如地雷的笑點。等我笑完,一睜眼就看到三個滿臉黑線的包青天。多年後我還是有點愧疚,因為我從來都不知道柳川這廝竟然會在意這點錯誤這麼久,不過他怎麼報仇的,也就是後話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