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功能「收藏作家」上線啦!
HOT 閃亮星─肆夕耽美稿件大募集

1-1

筆挺的白襯衫紮進了藍灰色格子百褶裙,再繫上同樣色系的領結,鏡中的許穎,清湯掛麵的短髮順著頭臉的弧度微微內彎,垂落在肩上,若是再配上個清爽的笑容,就會是個印刷在高中校園簡介上標準的優等生模板。

許穎看著自己,撐起嘴唇的弧度,雖然笑意並沒有傳達到眼裡,但她覺得這樣就算及格了。

踏出房門,轉進廚房,打開冰箱巡視一圈。冷凍庫裡的魚要放到冷藏室退冰解凍,青菜可以等放學回家再洗洗切切,還差個湯,就用袋裝湯粉將就好了。

才關上冰箱門,許穎就被快門的喀嚓聲嚇了一跳。轉頭一看,許爸爸不知何時出現在廚房門口,正舉著手機對準了她,臉上的笑容有些得意、有些憨傻,廚房的門簾還半罩在頭上。

「爸,你幹麼啦?」許穎愣了楞才揚聲抗議。她還是不太習慣一早見到父親醒著,不太習慣只有父女倆的、一屋子的安靜。過去三年,許穎孰悉的景況是舅媽罵罵咧咧吼著要一雙兒女別再賴床,舅舅端坐餐桌慢條斯理地吃著麵包,而她是上錯舞台的演員,端著馬克杯,小口小口喝著牛奶。

「女兒考上翰揚高中,我得意不行嗎?」許爸爸揚手打碎了許穎的回憶,他右手在半空中畫圓指揮。「來來來,轉過來,擺幾個pose,我要多拍幾張給妳媽看。」

「什麼啦,你以前不是說過,媽早就看過我穿翰中的制服了?」許穎從她爸身邊擠開,撿起放在客廳沙發上的書包,急急從自己的問句裡抽身。「電鍋裡幫你蒸了饅頭,要夾蛋的話自己煎。我上學去了。」

「啊……」

聽見許爸爸略帶遲疑的回應,許穎拉著半開的家門,側過身子,一臉探詢。

他有些羞赧地搔著頭,刻著皺紋的那張臉,怯怯流露少年郎的不知所措。「今天晚上有聚餐,我就不回來吃了。」

許穎悶了半秒。「跟王阿姨?」

許爸爸急急補上一句。「還有以前廠裡的同事。」

許穎嗯了聲,隨後讓語調輕快起來。「很好啊,上次你喝醉是她送你回來,這回記得別貪杯多飲,又給人添麻煩。啊,晚餐不吃的話我就不煮了,記得把魚拿回去冷凍。」

「小穎……」

「嗯?」

許爸爸遲遲才開口。「妳要不要一起來?」

「為什麼?」許穎愕然。

「王阿姨跟我說,她一直想好好和妳聊聊。啊我就想說趁這個機會——」

許爸爸的聲音被許穎打斷。

「啊哈哈哈,我就不用了啦,下次有機會再說吧!先出門了拜拜。」

帶著笑容隨手向後揮了揮,在許爸爸反應過來之前,許穎迅速將門帶上,踏著比平常更加急促的步頻下了樓。

解開鎖,踢開腳踏車腳架,跨上座墊,笑容垮了,呼吸因為快速踏動踏板而急促了起來。

腳踏車轉出小巷,輕快溜過潑灑著大片晨光的街道,長長的影子在她身後追趕。

上了高中,學校不在步行可至的範圍內,舅舅應她要求幫忙把家當載回她老家時,休旅車後頭就塞了這輛說是表妹淘汰不要的腳踏車。

儘管同住了三年多,許穎和她表妹之間還是不冷不熱。然而更久以前,她們雖然只在逢年過節見面,群組中偶爾還是會說笑談天。

距離近了,關係反而更加遙遠。

許穎不知道大人心裡是怎麼想的,只聽舅舅說,許爸爸的輪班時間不定,剛喪母的小學女生肯定需要親朋好友的各種陪伴,這麼長的時間留她一個人在家,他們也放心不下。

許穎的去處,基於道義和責任,跟舅舅一家綁在一起了。

三房兩廳的公寓,原本給他們一家四口正合適,要再把許穎硬塞進去,把她擱哪裡都會有人不開心。

反彈最大的,毫無疑問是她表妹。

原本完整的房間,得硬生生割讓一半領土出來給這個不速之客,被父母捧在掌心的小六女生哪裡懂得壓抑情緒?暴跳如雷的火山直到許穎搬進去前幾天,才在舅舅貢上的平板和舅媽的軟言安撫下,勉強平息。

這些都是許穎後來聽表哥說溜嘴才知道的。

她也曾聽見過舅媽壓低了聲音向舅舅抱怨。

「都已經快一年了吔!她幹麼還是整天如喪考妣頂著那張臉晃來晃去,也不會主動幫忙做家事,好像我欠她的一樣。」

「好了好了,她還只是個孩子,別計較那麼多。」舅舅的安撫聽起來有氣無力。

「你說我計較?你以前把你老媽扔到我手上有跟你計較什麼嗎?誰沒死過父母啊?我也早年喪母啊!一家老小都落到我肩上要我來照顧吃穿,我還不是隔天眼淚擦擦就咬牙出門幹活。」

最後舅媽喘口氣,把拔尖的嗓子又壓抑了下來,「我只是關心許穎的心理健康。都要上國中了,以後課業壓力更大,那怎麼辦?不能老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以為全天下就只有自己最悲慘哪!」

舅舅不知道小聲嘟囔了些什麼。

「你去跟她說說呀!不要老叫我扮黑臉。」舅媽語氣不滿,「是你跟她爸提說要把她接來我們家住的。沒媽的孩子,要是出去人家說她教養不好,我豈不是平白把這黑鍋背下了?」

後來,許穎學會一些事,當舅媽說:「不用、不用。」時,那客氣就真的只是客氣而已,該幫忙洗撿菜葉、刷洗整理的還是要幫忙,從來都不是真的不用。

許穎為自己的遲鈍羞愧,於是乎,表哥表妹吃完飯離桌她自願洗碗,舅媽在廚房揮舞鍋鏟她隨侍在側。手頭上有家事忙碌,她覺得這樣很好,好似他們真的算得上是一家人了。

當表妹抱怨許穎夜間溫書的燈光太亮太刺眼,她便把小檯燈拉進被窩,趴在床上複習國英數;表哥的房裡扔了滿地髒衣舊襪,她也自動自發幫忙收拾。

對,都是她自願的,一點也不勉強,她不想再讓人說她是個沒媽的孩子,不懂教養。

只是有時候許穎總是努力過了頭,她贏來舅媽的讚賞,卻讓表哥表妹在家中失去餘裕。每次舅媽吆喝著要他們倆多學學人家勤快,許穎總是渾身不自在,而表妹投過來的眼神過於銳利,也讓她冷汗直流。

因為是一家人,偶有齟齬是正常的,她這麼告訴自己。然而寄人籬下的疏離,一直在心底盤旋。

車軸發出軋軋吵雜的聲響,她是那樣專心致志,奮力踩著踏板,一心希望飛速旋轉的車輪,能帶她到遙遠的前方。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