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節儲值注意事項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 折斷左翼的天使

推開熟悉的房門,白傾凜只覺得滿心煩躁。無數的麻煩像海嘯一樣鋪天蓋地的湧過來,快要把她徹底淹沒。

「白傾凜!妳給我出來把話說清楚!」因慍怒而略帶沙啞的女聲從身後響起。

她甚至沒有回頭看一眼,「沒甚麼好聊的。」待剛才叫喊那人跑到房間外,門鎖已緊緊鎖上,任憑那人如何拍打都沒再打開。

「白傾凜,妳還把我當媽的話就給我開門!」一下狠狠的踹門聲過後,房間外沒了動靜。

總算耳根清靜了。倒頭一躺跌落在床上,白傾凜感覺腦內埋了無數個炸彈,把她轟得頭痛欲裂。整個身子就像被捍麵棍壓至扁平的麵糰,每一個關節都似要散開。

必須要找點事情做了。她拉開書櫃,裏面十有八九都是他喜歡看的書,放在正中心的一整排都是從他家拿回來,沒有機會歸還回去的讀物。

要不是為了接近他,自己根本不會捧起書本來看。白傾凜心想。

這下是越看越心煩,她「砰」的一聲把櫃門推上,而後翻出手機的line滑了起來。看着通訊錄上長長的名單,盡是些她嫌惡至極,但他卻讓她保持友好關係的「同學」,一想到這些人表裡不一的虛偽面具,她就噁心反胃。

但對他唯命是從的自己,遠比那些人噁心千萬倍。每當這種念頭冒起,那些壓抑許久的、想哭的心情,又要無法控制的奪眶而出。

關掉了line,白傾凜繼續滑着手機,螢幕背景、相簿、文件、日曆、社群軟體,裏裏外外都有着他的模樣、他的喜好、他的痕跡。糾結之時,一個設計以黑色為主的圖標從眼前掠過。

那是一個主打恐怖懸疑風格、名為《陰晴》的RPG競技手游,因為少見的非對稱競技玩法而火紅一時。當初白傾凜一時好奇,辦了個帳號,可玩了一陣子就沒再登入過了,就這麼荒廢了好幾個月。

反正閒得發慌,白傾凜乾脆點開了這個手游,藉由遊戲打法一下過剩的時間。經過一番麻煩的登入程序,總算來到許久未見的遊戲主畫面,個人資料頁面上,「折斷左翼的天使」七個閃亮的大字掛在左上角,那是她給自己取的暱稱,就如同此刻的她一樣,所有的天真幻想都被現實硬生生折斷,再也沒有翱翔天際的可能。

就在此時,一則世界頻道上滑過的留言,冷不防吸引到了白傾凜的注意,打斷了她悲春傷秋的情懷。

【世界】如沐溫海之人:找擁有[黑域巫女]的帳號,可賣可借,價格私訊議談。

[黑域巫女]是遊戲裏的一款時裝,幾個月前曾經上架商城,但現在已經絕版,要想得到的話只能向別人購買現成的帳號。也因此世界頻道上不時會有人留言出售自己的帳號,或者像這人一樣尋找擁有特定時裝的號主。

剛巧的是,[黑域巫女]這款時裝她也有,剛辦帳號的那幾天,她在遊戲裏看到合眼的東西就不假思索的買下,包括那款時裝在內,毫不手軟。即使後來她根本沒在打遊戲,這些時裝一直放着她也不心痛,反正這對她而言只不過是一點小錢。

只是與其讓這麼值錢的帳號一直閒置着,把它交到想要的人手裏,其實也未嘗不可。思及此,她主動把如沐溫海之人加為好友,對方不到五秒就通過了申請。

「我有黑域巫女。」白傾凜也不轉彎抹角,在鍵盤上敲下這句話便按下發送。

對方也在數秒之內回覆,「麻煩妳打開時裝介面,截一張圖傳給我可以嗎?」

大概怕她是騙子吧,畢竟是網絡上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多幾分提防也很合理。白傾凜依言拍了照片回傳,對方收到後也馬上回覆:「我看妳這帳號裏的時裝也不少,而且有好幾個都是絕版的。」

白傾凜還在納悶,對方又道:「我的預算是二千塊以內,不能再多了。」

原來是擔心價錢的問題,她舒了口氣,隨後在鍵盤上敲下:「沒關係,我不收錢。」

「!」對方只回傳了一個感歎號,便足以表達其震驚。白傾凜續道:「這帳號你可以隨時用,但我偶爾還是會上線看看。」就像今天,甚麼事都不願思考的時候,就會來這裏躲避一下。

「我瞭解了,真的非常感謝妳。」對方傳來兩個雙手合十的表情符號,以表感激之情。白傾凜沒管他,把帳號的登入方式和密碼都交給了對方,同時留下自己的line以便聯絡,完成簡單的交接後就匆匆下線了。

把遊戲介面關上後,白傾凜也不禁覺得自己瘋瘋的,居然把整個帳號送給一個素昧平生之人。可轉念一想,這也是她近期做過的唯一一樁美事。

儘管這並不能彌補甚麼,但還是讓白傾凜的心情稍稍舒服了些,那些堵在心裏、找不到出口的煩悶心情,也似乎解開了一點。

突然,手機的提示音「叮嚀」響起,螢幕上顯示如沐溫海之人傳來訊息,「實在太謝謝了,我該怎麼報答妳?」

白傾凜想了幾秒才回覆,「沒甚麼,能幫到你就好,最好能打上全服排行榜前1000。」後面那句當然是隨口胡扯的。

「好的,我知道了。」這話讓白傾凜分不清他是開玩笑還是真心的,「我叫江辰進,妳怎麼稱呼?」

「白傾凜,叫我凜就好。」

雖然白傾凜說「我偶爾還是會上線看看」,但事實是後來的兩個星期,她都沒再打開過手游。

江辰進倒是很尊重她這個號主,每每上線前都會通知她一聲,下線前也會告訴她段位上升的進度,短短十多日間,折斷左翼的天使這個賬號,已經從等級最低的一階爬升到三階了。

「其實你愛玩就玩,不用每次都通知我的。」白傾凜傳訊息說道。

江辰進表示理解,之後沒再照三餐傳來上線通知,但天天回報最新段位的例行公事還在持續,所有跟遊戲有關的事也會跟她分享。

某天,白傾凜帶着滿腔壓抑許久的鬱悶回家,隨手將line的狀態消息改了改。

「我這麼累,為甚麼你看不見?」

原先只是想要發洩一下心情,沒想到江辰進剛好傳了一段遊戲裏的有趣影片過來。

看着片段裏傻愣愣的對手,連敵人早已近在身旁都不自知,白傾凜不禁發笑,江辰進也適時的傳來一句訊息,「有些人總是被遮住了雙眼,若他們自己不願改變,妳亦愛莫能助。」

儘管江辰進對她的悲傷一無所知,可這話莫名說進了她心坎裏。得知江辰進是故意來安慰她的,不知為何,白傾凜的憂傷就散去了大半。

「謝謝。」如此簡單的一句話,卻讓白傾凜的心頭溢滿暖意,彷彿春日暖陽在心底照耀。

「不客氣。」過了幾秒,江辰進才再說道:「有話想說都可以告訴我,有些事對陌生人比較容易開口。」

看到這則訊息的瞬間,滾燙的淚珠從眼角冒出,沿着白傾凜微微泛紅的小臉滑落。

那之後,白傾凜也時常分享生活裏的悲喜點滴,包括學校內遇到的麻煩,包括家庭裏的煩憂,也包括她放在心上的那個人。

也許江辰進說得對,那些她埋葬在腦海深處的、無法輕易向別人言訴的事,在素不相識的江辰進面前反而更容易開口。

江辰進對白傾凜並不了解,聽着她口裏的煩心事,雖然只是一知半解,但只要做好安靜聆聽的角色便足夠,也不需要給予過多的意見。

這樣介乎萍水相逢與朋友之間的距離,剛好。

「辰進,你覺得我是個怎樣的人?」這天,白傾凜給他打來了電話,略帶哭腔的尖細女聲從手機裏響起。

「有想法、自尊心強,很清楚自己該做甚麼,只是缺乏自信和果斷。」江辰進說的這些話,再一次擊中她心裏的柔軟處。這就是她願意跟江辰進分享一切的原因,明明是毫無瞭解的人,卻像認識多年的交心好友一樣。江辰進甚至比她更了解她自己。

「我打算找他說清楚。」深吸一口氣,白傾凜帶着覺悟開口。

「很好啊!距離妳那天在遊戲裏認識我,也有差不多兩個月了,事情是該有個了斷了。」

「你怎麼知道我那天......」白傾凜說到一半又停住了,「我有時會覺得,你好像就是我自己的分身。」

「那就好。」江辰進淡淡一笑,心中暖流四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