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起程

      陽光和煦帶著一絲涼風,如此適合外出踏青的日子,一黑衣少年卻在庭院中揮舞著手中的長槍。

      少年想到前世父親嚴厲的逼著自己習練槍法的過往,那時只覺得時代已經變了花苦功在這些老祖宗年代的東西有何用?

那時父親總會告訴他「人不能只學對自己有用的東西,因為這樣的心態都是等你要用的時候才發現你沒學過!」,其實他知道父親是要他們懂得老祖宗們打拼的辛苦,做人不能忘本。

      前世也叫公孫玉,家中世代習武有祖傳的槍法但不知道究竟是哪一位大家,反正他是沒能查出來,但穿越後他才知道當時覺得沒啥用的槍法實在不得了,還記得第一次和趙雲切磋時對方那不敢相信的表情。

      「也許我也有能力縱橫沙場吧?」那是他第一次產生這樣的念頭,而這也使得他後來慢慢養成了習練武藝的習慣。

      「呼~」放下手中長槍轉過身來,正準備喚來自己貼身丫環的公孫玉看到眼前的景象不自覺地笑了,素雪正趴在一旁的桌上打盹,嘴裡還砸巴砸巴的不知道夢見了什麼好吃的。

      「太陽都曬屁股了還睡!」公孫玉寵溺的摸了摸丫頭的頭,素雪這才迷迷糊糊的抬起頭來「嗚……要吃飯了嗎?」,看著這個和自己一同長大的貼身丫環讓他的心裡感到一絲溫暖。

      正當他想要繼續逗弄自家丫環時,卻看到了遠處行來一健壯魁梧的男子,公孫玉一眼就認出了那是自己親舅舅派來照顧他的柳謙,柳謙因為和公孫玉的母親也是堂兄妹算起來他還得稱對方一聲阿舅。

      「孟琳,準備得差不多了,該出發了!」柳謙雖然是公孫玉的舅舅,但他一直記得家中大兄派自己來時叮囑的話「子讓阿(柳謙的字),虎子(公孫玉的小名)這孩子是個有主張的,定要替小妹守好這根獨苗也替我們柳家瞧瞧是不是個有能為的。」

      遼東柳家僅是一個小家族,僅是在公孫玉的外祖父時期才慢慢崛起,到了舅舅柳毅當家也僅僅是第二代,也因為如此根基不是很牢固,對於他們來說哪怕是外孫、外甥,只要有才華都是一個機會。

      一開始柳謙不是很懂自家大兄的話,但這幾年下來他見證了不少公孫玉的手段他才明白了,如今他已經很明確地將這個外甥當成了柳家值得託付的未來,所以在外人面前他總是以屬下或親衛的身分示人,為的是讓公孫玉在外人的面前能夠有足夠的面子和地位。

      瞧著眼前魁梧的舅舅公孫玉收拾好了玩心「有勞阿舅了,既一切已備妥那便出發吧!」,讓素雪替自己收拾了一番並穿戴好一身甲冑後便隨著柳謙徑直出了大門。

      外頭早已有不少的侍從和護衛等著,一見到公孫玉出來大夥立即放下手邊的事務來朝著公孫玉一禮「見過公子!」

      掃了一眼隊伍感到非常滿意,想到這幾年的蜇伏和隱忍,他有一種恨不得立馬振翅高飛的激動「諸位!七年了!我們拚了命的把頭低著、把身子蜷縮著,就是為了有朝一日帶我們站起來時,沒有人能在叫我們趴回去,而如今亂世已至,今日便是我等崛起之時!」

      公孫玉的話雖然簡單,但對眼前這些對自家公子深信不已的部下們來說,他們激動得不能自己,這些年自家公子在公孫家的待遇何其不公?憋了這麼久不就是等著這一刻嗎?

      對於部下們炙熱的情緒和目光公孫玉感到極其滿意,七年磨一劍如今正是寶劍出鞘之時!公孫玉俐落的跨上部下早已牽來的坐騎,拍了拍胯下白馬並接過柳謙遞來的長槍,胸中一股豪氣頓生「諸君!出發!」

      一聲令下所有人俐落的上馬,就連平常看似傻呼呼的素雪也是一身戎裝穩穩地騎在馬上,清一色的白馬整齊的白色甲冑,就像一滾白色洪流朝著遠處而去,一個屬於公孫玉的征程正式開啟了!

      在此同時遼東郡襄平城富麗堂皇的宮殿裡一年約四十幾許的威武大漢正坐在上首,看著手上的戰報眉頭緊蹙。

      大堂中的另有兩人都在等著此人的決定,良久大漢才放下手中的情報看向坐在下首左側一襲青衣的俊美男子「仲堅,想不到阿!我已自認高看了他公孫孟琳,殊不知還是落了個管中窺豹、井中之蛙的下場。」

      「明公,孟琳這孩子確實有能為,所以還請公能助其一把!」柳毅,字仲堅(字為作者虛構)乃是公孫玉母親一奶同胞的長兄,在得知妹妹離世後便將堂弟柳謙派往外甥身邊,其不只是遼東柳家的現任家主還是遼東侯公孫度的親信,連當年得知中原大亂公孫度自覺天賜良機對其說出了「漢室氣數已盡,度欲謀一絲天命,君以為然否?」,可見其對柳毅的信重。

      本以為自己能夠趁大漢氣數將盡之時謀一番事業,所以當時的公孫度可以說是有些忘乎所以,直到遇見那個來看望柳毅短暫作客襄平的少年。

      猶記得當時年歲不大的少年面對自己多年征戰沙場的氣勢仍一臉平靜的樣子,還有那句「敢問遼東侯,遼東之兵是否善守?如不善守,公偷安旦夕為何?」

      當時的公孫度猶如被人當頭澆下一盆冷水頓時清醒,是阿!遼東鐵騎是我遼東最大的倚仗,我卻只想著趁著中原大亂無法分身乏術時割據遼東,完全沒想過貪得了一時甚至數年的安逸享樂,待中原緩過氣回過神來,遼東守得住嗎?儘管自己在時可以,但自己的兒孫們可就不一定了阿!

      「罷了!罷了!與其如那小子說的偷安旦夕,還不如賭上一把!」柳毅聽見公孫度這般說心中的喜悅升起,他知道事情是成了。

      公孫度向著坐在下首右側一直沉默不語的兒子說道「康兒,去吧!我遼東的兒郎也是時候該放出去溜上一溜了!」

      身著一身銀甲面容與公孫度有幾分相似的公孫康嘴角微笑地站了起來「諾!父親,總算能再和那小子見面了‧這次倒要讓他瞧瞧我遼東鐵騎的威風!哈哈哈!」

      看著意氣風發離去的長子,公孫度感到一絲欣慰,有多久沒看到家中的兒郎們如此有朝氣了,儘管公孫康也已是快要奔三的人了,對於公孫度來說還是希望熱鬧些好。

      感慨地看著自己的親信愛將柳毅,他心中那沉寂已久的心終於再度升起了血戰沙場、爭霸天下的豪氣,「亂世啊!我公孫升濟便也來攙和攙和一番!」

      建安四年,當袁紹還在為剛剛贏得易京之戰而大肆慶祝時,殊不知在一個少年的到來下原本應該穩定下來的東北局勢將要迎來更大的變動!可謂是牽一髮而動全身。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