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風雲動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蘇軾一首念奴嬌.赤壁懷古大氣磅礡,將東漢末年三國英傑輩出、群雄逐鹿中原的壯闊和情懷描寫得宛如歷歷在目,讓人恨不得提槍縱馬回到那個紛亂的時代,做一回那人中呂布!但當真的身在那動盪的亂世中時,可就真的笑不出來了。

      建安四年,幽州右北平郡土垠縣外的一處莊園張燈結綵,將園內布置得喜氣洋洋,原應賓客如雲的大廳內卻是傳出隱隱地啜泣聲,名叫素雪的丫頭努力忍著不敢放聲哭出來,生怕驚動了喜堂中那個孤獨的背影。

      公孫玉默默看著堂上大大的囍字,心中不僅有一絲恥辱感,矛盾的是還有一種期待,他從2020年意外穿越回到了三國這個群雄並起的亂世,從一開始的擔驚受怕到面對事實,他便開始佈一個局,佈一個可能會改變歷史的驚天大局。

      外面響起了匆忙的腳步聲打破了空氣中壓抑的氣氛「公子,主公和大公子兵敗身死,袁紹大軍已入易京城。」

      「終於來了嗎?」公孫玉眼中閃過一絲堅定轉過身來看著跪在階下傳遞訊息的傳令,「去吧!告訴子龍案計行事!」

      「諾!」傳令領了命後快步離去。

      公孫玉往外看去,正好和在門口哭哭啼啼的素雪對上了眼,看著那個心疼自己而哭的梨花帶淚的傻丫頭,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笑容後,公孫玉才將目光緩緩地移回堂上那個極為諷刺的囍字上。

      公孫玉,字孟琳,幽洲刺史公孫瓚次子,但因生母身分卑賤使公孫瓚不喜,公孫瓚雖出生豪族卻曾也因生母出身低微而仕途不易,若非因其長相俊美又有實才,受太守賞識招為女婿,又拜師盧植,恐怕也不會有今日之白馬將軍、幽州刺史。

      正因如此,在公孫玉八歲這年生母病逝後,這個庶子便徹底在公孫家失去了依靠和地位,最終被送到了土垠縣外的一處小莊園,僅一貼身丫環素雪及生母生前伺候的幾名老僕跟著,不只是遠離家族核心甚至隱隱有逐出家門的用意在。

      悲憤欲絕的公孫玉就在到達縣外的莊子沒多久便病倒了,在多位郎中都束手無策,要素雪為其準備好後事沒多久,公孫玉卻奇蹟似的好了,讓素雪高興到還去附近的寺廟還願,感謝菩薩保佑自家公子平安無事。

      素雪卻不知道如今的公孫玉已不再是她從小伺候到大的那個文弱公子,而是一千多年後意外穿越而來的青年公孫玉。

      至從來到這個世界並搞清楚自身處境後,公孫玉便帶著前身殘留在體內的恨意,開始了一場驚天佈局,其中便包括了偷偷接觸並將被公孫瓚棄之不用的人才收歸帳下,趙雲便是其中之一。

      整整六年的蜇伏和準備,如今終於到了顯露出獠牙的時候,在這亂世想要留下自己的痕跡,就必須付出相對的代價,而婚姻同樣是他所算計的一部分,儘管他早有心理準備,試試不見得能夠如他所願,但當事情發生時他依舊有些憤怒和感到被羞辱。

      此刻牆上那鮮紅的囍字在他的眼裡漸漸變了味,「既然你們已經做出選擇,那就莫要怪我了!」,本就壓抑的空氣中彷彿漸漸又多了一絲血腥的味道。

      幽州漁陽郡漁陽縣外三十里,一支三千人左右的烏桓部隊正駐紮在此,「哈哈!單于,公孫老賊終於死了,這下再也沒有人能夠威脅到我們了!」一個滿臉鬍鬚的大漢張揚的說著。

      身為烏桓單于的蹋頓聽到大漢的話也是高興的笑著,「此次能除去此心腹大患真是大快人心!哈哈哈~!」

      烏桓人如此高興不是沒有原因的,畢竟公孫瓚一生最大的功績都是建立在多少烏桓人的屍骨上才得來的,對於公孫瓚,烏桓人是恨不得將其挫骨揚灰。

      如今這個血仇終於在和袁紹聯手下將其剷除,烏桓人自然是高興的不得了,所以今晚才會在駐紮於外的情形依舊如此大肆慶祝。

      就在蹋頓做著從此馳聘天下無敵手、雄心壯志終得伸的美夢時,卻忽然感到地面有些異動,帳外傳來了喧嘩之聲「怎麼回事?去看看。」

      大漢立即起身向外行去,蹋頓並未將外面的異動放在眼裡,招呼著營帳中的部下們繼續吃喝,但不久後離去的大漢卻慌慌張張、踉踉蹌蹌地跌進營帳中「單、單于!外…….外面…….!」

      「慌什麼!有話好好說!」大漢的失態令蹋頓頗為不喜,正準備訓斥一番時,乎聞帳外傳來了烏桓人以為一輩子都不需要再聽見的口號。

      「義之所至,生死相隨,蒼天可鑑,白馬為證!」原本還覺得部下丟人的蹋頓手中酒杯掉在地上都沒發覺,滿臉驚恐腦中一片空白,唯獨口中唸唸有詞「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原本熱火朝天的營帳中,他們彷彿又看到了那壟罩在他們所有族人心中的惡夢再度襲來,恐懼就這樣毫無預警、突如其來的將它們給吞沒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