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二) 初臨

望楓村之所以叫望楓村,是因為它鄰近丹楓谷,谷中清溪的支流通過村子,在村裡就能望見遠處谷口的楓樹,於是藉此取了這個望而生義的村名。村中稀疏立著幾株谷中拓擴出來的楓樹,正是秋好楓豔的季節,火紅金黃的楓葉將一派青鬱村貌點綴上鮮明的顏色。

一個約莫八、九歲的女娃坐在村口大槐樹的枝幹上,悠悠晃盪著雙腳,一隻松鼠從樹頂溜下,看見有人時停了下來,兩顆小黑眼珠戒備地盯著她猛瞧,她略轉頭微笑看著牠,沒有一般孩子看見可愛動物就巴不得撲上去捉來玩弄的興奮,女娃不驚擾,不逗耍,只當牠是這棵樹其他的來客,自顧自坐著,全不搭理。松鼠看了一會兒,又靠近了些,見這人不煩自己,便放心地爬梳尾毛,自得其樂地玩了起來。

夏初臨靜靜凝望著整個村子,想仔仔細細地將家鄉的模樣牢刻在心,作為離開之後的憑念。也不知這一走,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兩天前,幾個來自開封的男人像是一場突如其來的降雨,下在這個純樸的小村,引起前所未有的騷動。那幾個裝束有如藍天白雲的男人來自皇甫世家,聲稱要替皇甫家小少主尋一名劍僮,邀請年歲相符的孩童帶著生辰八字到村長家,接受挑選。

皇甫世家的名聲即使在這樣僻靜的鄉村中依然響亮,對純樸的村民來說,他們就像天一樣難以高攀,此時難得有這樣一個當真從天上掉下來的機會能夠與世家沾上關係,即使是條件不符合的孩子,也都讓家中長輩帶上村長家碰碰運氣。至於為何挑個劍僮還得合八字,單純的村民只當是城裡多規矩,並未多思。

夏初臨的母親對攀結世家並無想望,也不欲女兒小小年紀就離開身邊,本來不想和其他人爭,卻是夏初臨自告奮勇,一雙靈動秀目泛著積極的瀲光。父親去世後,母女倆日子過得清苦,夏初臨每每見到村中進去城裡當人家丫鬟的大姐姐們給家裡捎來家用,心中總是羨慕不已,巴不得自己快快長大,也能進城掙錢,替母親分勞解憂。

早慧而單純的她並不知道丫鬟和劍僮有何分別,她只知道不用等到長大,現在就有機會進城,就算是為僕做婢,只要替人做事,就能幫助家用。夏氏拗不過女兒的執著,也實在是日子艱難,便順她的意帶她來到村長家,和其他孩童一起接受挑選。

皇甫弟子一個一個對照生辰,來到夏初臨時,那弟子重覆對了好幾次後又謹慎地問夏氏:「這孩子的八字確定無誤?」

夏氏連忙稱是,那弟子就激動了起來,召來另一個弟子低聲吩咐:「快去回報門主,說找到了!」便請夏氏母女到後院候著。日頭過中不久,一輛氣派的馬車駛進村子,看得村民讚嘆不絕,車上下來一個皇甫世家的男人,夏初臨本以為村長就是她看過最有威嚴的人了,想不到這男人比村長還要威武百倍,他目光一掃,沒人敢喘上一口大氣。

皇甫一鳴俯身打量她,有些意外鄉村之中竟有長相這般白淨得不見俗野之氣的孩子,有如野草堆中一朵可愛的小花,他嗯了一聲,道:「就是這女童?」

夏初臨畏懼地往後縮了縮,一旁的弟子回話道:「是,對過好幾次了,不會有錯。」

皇甫一鳴拍腿笑了起來,笑聲若洪鐘陣陣震盪著夏初臨的心。皇甫一鳴親自與夏氏談論入府事宜,他看得出來夏家家境清寒,遂承諾了一般人家買收丫鬟的十倍定銀,這數字令夏氏震驚得說不出話,愣著不知該作何回應。他並懇請夏氏讓女兒兩天後就進府──雖是懇請,皇甫一鳴還是能將話說得不卑不亢,既不失禮於人,又不失儀於己。一個威震一方的世家之主這般客氣,夏氏受寵若驚到不知所措,只能慌張應允。

就是今天了,皇甫家來接她的人應該就要到了吧。涼風輕輕拂著夏初臨柔軟的髮,有幾根刺進眼睛,搔得她癢出了淚,愈流愈多,她吸了吸鼻子,低低地啜泣片刻便抹掉眼淚,平復心裡對母親的依戀和對未來的恐懼。

馬車聲由遠而近,將松鼠嚇得一溜煙跑了,駕車的皇甫弟子看見坐在樹上的夏初臨時愣了愣,卻是沒想到這外表文秀的女娃竟然爬得這麼高。他哪裡知道村子不像城裡有著各種玩意兒,也就近山樹多,村裡孩子們就地取材,個個能攀能爬,就是秀氣的女孩子也不例外。那弟子看夏初臨躍下樹時的動作帶著孩童特有的靈敏,又對著自己露出一個毫不防備的笑容,也不禁對她一笑。看來是個活潑健康的孩子。

同來迎接的還有一位和靄可親的張大娘。皇甫一鳴想得很周到,由女人來接備,同為女子的夏氏多少便可生出託付之心。張大娘拍著夏氏的手,柔聲道:「娘子只管放心,咱皇甫家是不會虧待人的,即便是我們下人,門主也不曾苛待我們。」夏氏點頭,淚如泉湧,母女倆抱著哭了一陣,才灑淚相別。

上車出了村子,夏初臨便收聲不哭,認真地聽張大娘講解門中情況和規矩。他們取道丹楓谷,夏初臨一直很嚮往此地,以前從樹上望過去是一頂一頂的樹蓬,到了秋天整座山谷就像燃燒了起來一樣,金紅耀眼,遠看總覺得美得有些驚心動魄。大人告誡谷中可能有野獸出沒,她和其他孩童膽小不敢進谷,因此丹楓谷於她來說仍是個想像中的地方,這時身在此間,小孩子掩不住興奮,便揭窗探出了半個身子去看。

張大娘怕她摔出去,哎唷連聲,抱住她掛在裡頭的身子,又驚又好笑。但見谷中裸岩嶙峋,大大小小的楓樹沿著峭壁生長,連綿不絕,一彎碧溪盤著山體幾匝幾繞,在谷底注成清澈見底的青潭,幾株特別大的楓樹開在潭中央,風景美得奪人呼吸。

初臨讚嘆出聲,縮進車裡,央求道:「大娘,我能不能下車看一看?一下子就好。」

張大娘為難地看著她企盼的小臉,雖然心裡想允,但知道門主正翹首等著他們回去,不敢有半分耽擱,只好道:「怕是不太方便,不如我讓外頭小哥稍微行得慢點,好不?」

初臨不敢強求,點了點頭,仍舊探著身子往外看。馬車所行的山路並不甚寬,一邊是岩壁,一邊是斷崖,望出去直接就能俯瞰谷底水晶般的青碧水潭,陽光在落滿紅葉的水面上閃爍著點點金芒,真像是以潭為幕、鑲嵌其上的星星。看了一會兒,覺得這樣的姿勢有些辛苦,又捨不得不看,便坐回車內,趴在窗沿上眺著。駕車弟子亦不敢緩行太久,加重了馬鞭力道,車子重又加速行駛起來。

碧溪讓黃岩遮住了,映入眼簾的是開封城高大的城牆,谷中楓林擴散至開封之外,稍一抬眼就可見到楓樹探上牆頭,對著城內抖落枝頭瑰豔。馬車上了石板道,平穩得像在滑行一般,蹄聲踏響石道的聲音十分清脆悅耳,初臨望著窗外流淌過去的街景,眼界大開,開封城的氣派繁華著實超乎她想像,光這樣走馬看花,就令她眼花撩亂。

她下了車,更加瞠目結舌地看著眼前大氣的仁義山莊,竟要被那股氣勢壓得動彈不得。還來不及打量四周便被帶進門,走了幾步張大娘放開她的手,柔聲道:「小妹妹先去主廳見門主,我去看看妳以後住的地方還有什麼沒打點好的。」說完便走了。

初臨有種頓失依靠的感覺,提著心跟在弟子後頭亦步亦趨,所見是白磚黛瓦,灰牆紅窗,每個細節每個角落都是經過規測量劃的,就連花圃都不見雜亂,所植花草很是一致,這份規矩看得她更加緊張起來,但那些長在府中四處可見的楓樹令她聯想到清靈絕美的丹楓谷,不禁生出親切之感,心頭壓力登時紓解不少。

來到主廳外,弟子並未帶她進廳,而是讓守門弟子傳話進去,說是人來了。須臾,守門弟子出來說道:「門主說直接帶去別院,先安置好,他等會兒過去。」弟子應了聲,領著她往左首別院而去。

過了幾進門洞,遇見之人莫不對她投以奇異的眼光,最後來到客房所在的別院一隅,張大娘也在這裡,另外還有一位十二、三歲的婢女,大娘向初臨介紹道:「這是青鸞,是往後服侍妳的丫鬟。」

初臨喚道:「青鸞姐姐。」

青鸞笑著應了聲,忍不住輕捏她白嫩的臉頰,讚道:「好個清秀可人的小姑娘,真討人喜歡。」

大娘指著一間房,說道:「裡頭都張羅好了,以後妳就住這房間。」

初臨好奇地走進去,只見那些桌椅格架、花瓶字畫等的擺設都是前所未見的精巧,張著小嘴看得目不暇給,再三確認:「這兒以後真的就是我的房間?」

「是啊,這間房是別院客房中最別致清幽的,小妹妹要是不喜歡,我向門主稟報一聲,給妳換一間。」

初臨連忙搖手道:「不不,這一間很好了,不用換。」說著一腳踩上地上軟絨絨的毯子,不禁低呼一聲,連忙跳開,緊張地賠罪:「對不住,我顧著瞧東西,沒注意地上。」

張大娘笑道:「不妨事,地毯本來就是給人走的,妳要不在上頭踩踩,地毯哪還能是地毯?」

初臨睜大雙眼,想不到這花樣繁麗的毯子是鋪地上用的,又是驚奇又是新鮮,便在上頭嘗試地走了幾圈。屋子打量過一輪,不知接下來幹什麼好,張大娘也只是笑瞅著她,她無所適從地呆站著,怯怯地問:「大娘,我的活兒是什麼?我會灑掃,也會幫著娘煮食,刺繡什麼的娘也教過我,女紅還說得過去……只要是交待給我的活兒,我都會努力做好的!」

張大娘哎呀一聲,疼惜地摸著她的頭,柔笑道:「門主說妳是來伴劍的,該是不必做這些個雜活,妳且等著,一會兒門主便來看妳,妳就能知道自己該幹什麼了。」怕她仍覺不自在,便讓青鸞去備了茶水小點,讓她吃著分分心。

初臨坐在椅上輕輕晃蕩著搆不著地的小腳,一面吃著膠棗糕,一面端詳茶盞的圖樣,正是放鬆的時候,突然皇甫一鳴偕著一位弟子來到,她一見他就趕緊將糕點放回盤中,抹了抹嘴跳下地站好,眼睛看著地上,福了一福:「皇甫門主安好。」

皇甫一鳴嗯了一聲,在椅上坐下。他沒發話,她就更加不敢吭聲。

「妳叫夏初臨?」

「是。」

「嗯,名字倒是別致,看來妳父母也不是俗人。」皇甫一鳴見她一直低著頭,道:「把頭抬起來。」

初臨吞了口唾沫,依言照做。上次望楓村初見時,皇甫一鳴只是約略看了幾眼,並未仔細打量,這時加一端詳,見她年貌雖然稚幼,但五官十分清致,靈秀之外更有一股旁人少有的純淨之感,不禁讚許地點了點頭,心裡想著蜀山長老告訴他,能用來淨化怨氣者,必定是個心性淨靈純美之人,無此不能相抵。人說相由心生,這女童氣質如此,心性想必也是難得。

皇甫一鳴讓身後弟子走上前,初臨這時才注意到那弟子捧著一把長劍,他將長離劍放在桌上,皇甫一鳴使個眼色,弟子馬上讓大娘青鸞跟著他退下,並帶上房門。兩人獨處,初臨只覺無限壓迫。

皇甫一鳴低沉的聲音開口說道:「小妹妹,我請妳來不是要妳為奴為婢,而是希望妳幫我皇甫家一個忙。」

初臨疑惑地眨了眨眼。眼前這人是大人物,他一個偌大的皇甫世家會有什麼是需要她幫忙的?

「我有一個大妳幾歲的兒子,他被這把劍的戾氣給傷著了,病在榻上不起,妳或許能替我淨化這把劍的戾氣,如果能成,我兒子就能好起來。」

初臨不是很明白什麼是淨化戾氣,但大略能懂他的意思,便用自己的話問了一次:「門主的意思是,我能把這劍上的壞東西趕走,只要壞東西走了,少主身體就會好?」

皇甫一鳴微笑道:「對,就是這意思。妳願不願意幫我這個忙,當這把劍的養劍人?」

初臨想著養劍人大概和所謂劍僮沒什麼不同,並不覺為難,皇甫一鳴怕她不允,又輸誠道:「皇甫家不會虧缺於妳,我會命人定時上妳家呈禮,讓妳母親無生活之虞,妳在這兒不用擔心她。」

初臨連忙搖手道:「不不,門主不用這樣,您已經給了我們好多好多銀子了,娘說那是她一輩子也吃喝不盡的數目,再多的我們承受不起。」

皇甫一鳴笑容多了些柔和,輕輕拍了拍她的頭,道:「好孩子,這是我該做的。」眼神微斂,又道:「不論如何,我皇甫家都會待妳好的。」

初臨對他的畏懼略淡,朝他純真一笑,道:「那麼門主,我要怎麼當養劍人呢?」

皇甫一鳴將長離劍從劍鞘取出,甫出鞘,露在外頭的劍身便湧出滾滾邪氣,他看了一眼初臨,見她毫無感應,跟著以針刺破她指頭,滴了一滴血在長離劍上。血滴落下的瞬間,邪氣大為翻騰,初臨身子陡地一震,啊地叫了一聲。劍上邪氣畏之如虎地避開滴血之處,幾個眨眼就消隱無蹤,那滴血也不見了,竟是讓劍身給吸收了進去。

皇甫一鳴見她呆站不語,忙問:「妳感覺如何?」

初臨愣愣地回答:「剛才……好像有股力量撞進我身子裡,我……我好像看見一個影子……」

皇甫一鳴心頭一動。

「妳現在可覺得不適?」

初臨搖搖頭,怔愣地看著桌上長劍。

「門主,這劍叫什麼名字?」

「長離,是我皇甫家世代家傳的寶劍。」

初臨喃喃:「長離……」伸手輕撫劍身,感覺那劍裡面,好似有什麼與她互相呼應。

皇甫一鳴看著她與劍若有所思,嚴肅面容泛起一絲不可測的深沉。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