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 皇甫

【憶年少,初臨初見】

(一)    皇甫

自南林北沈消沉之後,武林中一提到最具實力和威望者,當屬四大世家,即折劍山莊歐陽家、開封皇甫家、明州夏侯家、以及關外上官家。歐陽家的精妙兵鑄,皇甫家的三尺劍寒,夏侯家的鐵槍騎射,上官家的暗器奇兵──四大世家所擅各異,各有千秋,彼此間交流友好,同氣連枝。

其中皇甫世家行古董買賣,尤精玉器,家底碩厚卻行事低調,仁義自愛,擇徒極是嚴格,門中研文習武,素有書香俠骨之名。皇甫世家的仁義山莊位於開封大街官衙正對門,因向來寬宏仁義,除惡扶弱,在開封城裡聲望極高,甚為百姓所擁戴;亦因時常與官衙聯手解決城中棘手事務,因此又被稱為小衙門。開封府因皇甫家之故,城治十分安良,皇甫家雖不忝功自居,私下裡卻連官差都不禁直言:多虧有皇甫家坐鎮開封,才令他們樂得清閒。

今日,向來平和的仁義山莊氣氛卻有些異樣。幾名身上掛了彩的門中弟子正彼此向傷處上藥,臉上都是心有餘悸的表情。內院主屋其中一間房內,皇甫家十歲的小少主皇甫卓正躺在床榻上痛苦地扭動,一時大吼大叫,一時囈語呻吟,卻是渾渾噩噩,不聞旁人叫喚。

床邊站著兩名男人,一個身穿皇甫家的服飾,但質地細節比一般門人華美考究,衣髮整理得一絲不苟,寬唇緊抿,一張國字臉顧盼之間不怒自威。皇甫卓之父、門主皇甫一鳴看了看兒子,望向身旁之人,向來嚴肅的臉上難掩焦灼,喚了聲:「罡斬道長……」

被稱之為罡斬的那個男人外貌約二十來歲,頭髮隨隨便便紮成一束垂在腦後,灰衣藍帶,身高膀闊,濃眉高鼻,右頰自眼到頷淚痕般刻著一道疤痕,烏黑沉劍揹在身後,山也似地氣勢壓人,眼神卻像是浮繞山間的雲靄,極是清明溫和。他略一沉吟,走到另一邊放著一把古樸長劍的桌前,伸掌貼著長劍運了股正陽真氣,那劍受到感應,竟微微顫動,散發出陣陣黑氣,頃刻間黑氣消散,劍身也不動了,榻上的皇甫卓漸漸平靜下來,陷入昏睡。

「道長,小兒情況如何?」皇甫一鳴忙問。

罡斬搖頭道:「這把劍沾過太多血腥,戾氣沖天,他是受了劍中怨氣所侵才會發狂,我已協助壓制當中怨氣,暫時沒有大礙。」

皇甫一鳴微微鬆了口氣,心卻還是懸著,罡斬又道:「小少爺天生體質異於常人,靈氣極強,是個上好的習武之才,但也因此特別吸引劍上戾氣相擾,這怨氣若不處理,就讓他離這劍遠一點,省得出事。」

皇甫一鳴聽見他稱讚自己孩子,心中歡喜,卻又忍不住輕嘆。

桌上這把形制古樸的長離劍乃皇甫家世代相傳,祖上交代此劍邪異,須妥善收之,但因並未出過什麼亂子,也就和一般兵器一同置放在劍室之中,僅作陳設,並不使用。三年前皇甫一鳴開始教授皇甫卓劍法,帶著他在劍室中挑劍,彼時皇甫卓只不過稍微靠近長離劍,竟就大叫一聲,當場暈了過去,接著高燒不止,退了又發,整整病了數天才逐漸好轉,之後原本強健的身子骨卻虛弱了下去,時不時染受風寒,藥石不見效果,令冀望其子繼承世家武風的皇甫一鳴大為煩憂。

因著這一樁事,皇甫一鳴將長離劍鎖到劍室的密閣之中,不再見日,怎知稍早之前皇甫卓誤入密閣,接觸了此劍而狂性大發,執劍傷了不少門下弟子,而這位蜀山門下的罡斬道長正好在門中做客,撞見了這一幕,便出手制伏皇甫卓,奪下長離劍。

皇甫一鳴將皇甫卓初次遭遇長離劍的情況和劍的來歷向罡斬說了,下了決心,道:「雖然長離劍是我皇甫家家傳寶劍,但若於人有害,那便留之不得,莫說今日傷損的是小兒,只恐來日害的會是旁人。貴派是仙門翹楚,精於伏魔降妖,不知可有淨化怨氣之法?」

罡斬沉吟道:「尋常兵器若是染上了邪氣,自可置於蜀山,藉山上清鍾靈氣予以淨化,但你這把長離劍卻有不同,不能以凡法處理。」

皇甫一鳴大奇,聽他續道:「方才我注入真氣時發現,劍中有另一股靈氣在抗衡怨氣,卻是這把劍年久下來蘊出了一個劍靈,它一直試圖鎮住怨氣作祟,只是它靈力尚虛,不得成形,勢單力薄之下所為有限。雖然小少爺的身子是怨氣入侵造成,淨化怨氣就能恢復如初,但這樣一把既有劍靈在內、又怨氣充盈的古劍,若用一般的淨化之法來對付,只怕會將劍靈和怨氣一併化消去。要知道劍靈得之不易,便是歐陽家那把強橫的紫瑩劍,劍中也沒有劍靈蘊生,若是長離劍靈能夠出世,紫瑩劍的地位恐怕岌岌可危;如果處理不慎,把劍靈也給淨除了,倒是可惜得不能再可惜的事了。」

罡斬好武惜劍,不忍稀世劍靈因此消殞,卻不知皇甫一鳴聽者有心,對劍靈一事大是震動,心中早就一番琢磨,問道:「那麼道長可知道任何能夠兩全的法子?」

罡斬摸著下巴,想了想道:「我在門中與長老論劍時,曾聽過一種養劍方法,似乎是尋一名與劍氣相合之人,以凡心煉劍,藉此育氣養劍,但具體如何、怎樣行之、能否用來淨化邪氣、會否衍生其他問題等瑣碎細節,我因不好此道所以未曾深究,你若想一試,不妨上蜀上去問問。」

皇甫一鳴點頭道:「多謝道長告知。只是四大世家雖與蜀山略有往來,貿然前往拜訪詢問養劍之事怕是仍嫌唐突,不知道長能否代為引薦?」

「哎,我才剛下山,暫時不想回去那無趣的地方。」罡斬揮了揮手,「我寫封信給草谷師姐,由她替你引薦給長老,你自個兒問去吧!」

皇甫一鳴大喜道:「如此多謝道長!」語畢看向昏迷的皇甫卓,眼神流露出遲疑之色,罡斬知他擔心兒子,便道:「你只管去,小少爺我替你看著,在你問到法子前他怕得受幾日苦,好歹壓制怨氣一事上我能出些力,你快去快回。」

皇甫一鳴略放下心,由衷道:「道長這番相助,我皇甫家當真無以為謝……」

罡斬大笑幾聲,爽快道:「不用謝不用謝,回來與我切磋一番就好!再說你這府邸住得挺舒服,酒也很不錯,多住幾天我是十分樂意的,哈哈哈!」

皇甫一鳴不由苦笑。這個罡斬十分好武,專愛找人比劍,這次能及時平息皇甫卓發狂,也是正好他賴在皇甫家磨自己與他比武之故,不較量一番是趕他不走的,聽說夏侯家和折劍山莊都吃過他這無賴招式,對他大是頭疼。

皇甫一鳴擔心兒子情況,不敢耽擱,攜了罡斬的信,千里迢迢去到蜀山拜見精於醫術的草谷道長,再由草谷引薦給門中鑽研劍道的長老。一問之下,果然古書記載了罡斬所說的養劍方法,但並未載錄實際功效,那位長老說或許是因為無人親自試過,也或許是未見效果,畢竟劍靈並非一朝一夕能可形成,從無到有刻意培育劍靈更是曠時之舉,百年都不見得能夠成功,又有幾多凡人能夠百歲不死?不死的非凡之人又有誰會來養劍?

雖是如此,那位長老也不忍一個無辜小男孩這般受怨氣侵襲,抵不過皇甫一鳴舐犢情深的請求,便依著古書所註的方法,以皇甫卓的生辰八字為本,推算出一個與之相宜的八字,讓皇甫一鳴去尋找吻合這個八字之人──一個小皇甫卓不到兩足歲的孩童──來相助煉劍,並要他真的找到這孩童之後再來向他詢問養劍之法。

能否找到,繫於命運。人海茫茫,萬中尋一無異大海撈針,何況撈的還是不一定有的針。但皇甫一鳴不能不抱持希望。他讓門人先從開封問起,然後以開封為點向外擴散尋查。

或許真的是命中注定,真讓皇甫一鳴給找到了,而且近得出乎意料,就在開封城東北方約一百五十里外,一個叫做望楓村的小村子。

那是一個姓夏的女童。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