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陰將馴龍(1)

      陶香爐輕煙裊裊而升。

      玉冰心捧著一盆融入符紙餘燼的符水,跨過門檻,走入簡樸無華的房裡,將水盆放在桌上,關上房門,再從櫃子取出白淨潔布,沉入水中,再取出束於腕上。

      做好一切準備後,她靜坐於地面法陣中央,點燃正對南方的本命燈,雙目凝視白燭燭心上搖曳的火光。

      房內漆黑晦暗,唯有微小的火光無風飄盪。

      本命燈的燭心揉合棉絲與她的髮絲,代表著陽間與陰間的聯繫,依書籍記載,只要本命燈維持燃燒,即能見回歸陽間的道路。

      今日是她十五歲誕辰日,這並非她第一次點燃本命燈,試圖以未盡陽壽的陰魂之身遁入陰間。

      她是陽間裡,極為罕見的極陰魂體,易吸引陰物近身,剋死了所有曾經照顧她的人,是個不祥的、沒人敢要的孩子。

      直到偶然經過村子的女巫師收留她,她才真正有了能夠居住的家。

      女巫師為她改名,為她淨身,授以術法,驅逐邪鬼。

      女巫師言,她的極陰魂體讓她註定成為遊走陰陽間的將領,驅鬼除妖,挽救尚存陽壽之人,這是她誕生於人世的意義,亦是她窮其一生的使命。

      於此往後,她的記憶裡,僅剩艱辛的修練生活。

      一年如一日,一年復一年,熟悉破邪劍的招式,熟練驅邪術的禹步,熟知焚香鎮魂的口訣,與其他零碎冷僻的學識,這皆是為了讓她完成使命,為了讓她戰勝妖鬼惡魂的必要修練。

      童玩與零嘴,早已成了筆墨於書籍的文字,無暇碰觸。

      而她,甘之如飴。

      十二歲那年,檢驗修煉成果的日子終於來臨。

      本命燈交由女巫師守護,她穿上黃袍紅帶,腰繫破邪劍,於法陣中央端坐,闔上眼,手指熟練迅速地打出幾個咒印,進入冥思狀態。

      魂魄剝體,遁入陰間,身子宛若落入漩渦中,周景旋轉扭曲,冰冷炎熱不斷交替,一如古籍所述,即使心有不安,但她覺得自己耐得住。

      在五官感知完全穩定後,她睜開眼,前方卻是伸手不見五指的烏黑。

      此番情景與古籍所述不同。

      她按下心中不安,試著向前踏出一步,光塵驀地從腳底斑斕綻開,四面八方延展,迅速為陰間抹上截然不同的光彩。

      漆黑烏雲遮掩天空,銀星黑河滑過翠綠長橋橋底,血紅彼岸花豔開滿岸,嶙峋雪白古木零散佇立,古木高可頂天,慘白如空骨,枝上無葉無花,卻結了慘綠色的果實。

      有一隻怪模怪樣的白色長蛇,正窩在樹下的彼岸花叢中,用兩隻爪子捧著比牠頭顱還巨大的慘綠的果實啃咬著,模樣憨傻憨傻,似是陰間飄盪的妖怪,卻看來頗為無害。

      除此之外,周圍並無特別引人注目的事物。

      她彎下身,手指捏起腳下的土,看似與陽間無異,鼻尖稍傾,並無嗅聞到氣味,擱在手上不久,即緩緩消失無蹤。

      黯淡,寂靜,無味,是她對陰間的第一印象。

      當她向後迴轉,灑著淡金色光輝的道路旋即在她眼前擴展開來,指引她回到陽間。

      踏步向前,身後如拉上的漆黑布幕,再度沉入一片黑暗。

      有一即有二。

      二入陰間,為的是一名村中女童。

      女童是村裡一戶地主的獨生女,在溪邊玩耍時,不甚滑入水裡,被附近的村人救起後,身體明明無大礙,卻一直昏迷不醒,看診的大夫也診不出所以,在求助無門之下,女童的爹娘死馬當活馬醫,找上了女巫師祈求幫助。

      女巫師帶著她前去女童家,在沉睡的女童的身子貼上符籙,指尖虛空畫出喚魂陣式,搖鈴招魂,然而等了半晌,依然未能喚醒女童。

      因此,女巫師猜測女童不僅魂魄離體,更是被困於陰間。

      女童的娘一聽,頓時哭天喊地,求著女巫師救救她女兒。

      於是女巫師向他們要了一束女童的髮絲,讓她依此物入陰間尋魂。

      即便已有遇上惡鬼的心理準備,紙上談兵與真實戰鬥仍是有所區別。

      惡鬼的行動軌跡與常人大相逕庭,手臂狹長靈活,彈跳高度驚人,她左支右絀,生疏應對。

      衣袍被劃破,肌膚被劃傷,每一次、每一下,傷的並非是肉身,而是魂魄。

      魂魄的外貌傷痕雖即刻癒合,但那股疼並未因傷口癒合而消失,魂魄受損,遠比傷在肉身來的痛。在魂魄剝體的狀態下,魂體若受傷,返回陽間後,就必須花上好一段時間養魂……更嚴重的,假若魂體被消滅,便再也無法遁入輪迴,轉世重生。

      她咬牙忍住錐心刺骨的疼痛,不願放棄絲毫希望。

      然而隨著傷口增多,她感到力量逐漸透支,動作也開始僵硬——就在此時,忽然發生一陣恍似地龍翻身的天搖地動。

      惡鬼似乎沒碰過這種情況,愣在原地,她不及細思陰間為何突來此異相,下意識地見縫插針,翻轉手腕挽出劍花,破邪劍刺入惡鬼胸口,抽出再往頸脖揮砍,成功剁下惡鬼的頭顱!

      惡鬼的身軀於她眼前崩解粉碎,消逝於漆暗之中。

      她疲憊地抬頭望向光明的陽間道路,終於已無惡鬼擋道。

      她如釋重負。

      不常顯露情緒的臉,此時唇角微微勾起。

      初次遇到惡鬼,首次贏得勝利,成功挽回人命,從來未有此時此刻更能真實的體認到自身使命。

      她走向迷失的女童身旁,牽起女童的手,帶領女童走返陽間道路。

      如女巫師所言——她將是陽世唯一的陰間將領,遊走陰陽兩間,驅鬼除妖,挽救尚存陽壽之人。

      春去秋來,自首次成功挽救人命後,至今已過了三個年頭,她已出入陰間數十次。

      今日由女巫師為她束髮加笄,代表她已邁入十五歲成年。

      及笄儀式完畢,她回至房內,靜坐於榻上吐納冥想。

      屋裡寂靜無聲,夕陽西斜,昏黃光芒逐漸退去,屋內沉入黑暗。

      睜開眼的霎那,陰暗的屋內,讓她一瞬間誤以為自己身在陰間。

      她恍惚地思索著,假若陰間是日落後的漆黑,她身為陽世唯一的一名陰將,又能將光芒照耀到多寬廣遙遠的地方?是否哪天將被黑暗吞噬殆盡,抑能堅定燃燒,直到燈芯燃盡?

      那相較於陽間來說,過於陰暗的地方,如今卻成了她最熟悉的處所……

      莫名地湧起獨自進入陰間的衝動……也或許,於成年這日,人都會有些不知何解的莫名任性。

      衝動終究化為了行動。

      她點燃本命燈,獨自進入陰間,乍然見到的這幕,卻讓她錯愕萬分。

      ——曾見過幾次的白蛇妖獸,竟大口一張,吞下一名惡鬼。

      她怎麼也沒想到,看起來無害,老是在一旁食花啃果,看似弱小無害的白蛇妖獸,竟能輕輕鬆鬆一口吞入惡鬼。

      原來,白蛇妖獸也是惡鬼,古籍上撰寫,唯有惡鬼才會吞噬其他魂魄,以魂養魂,最終將為極惡!

      若是惡鬼,皆要剷除!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