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覺醒

「啊~」感覺身上有東西在蠕動的采鈴微微甦醒,一睜眼便見到妖孽般的小少爺伏在自己身上,驚嚇得叫了一聲。

「這娘們怎這麼浮誇,動不動就要叫一下,驚動到其他人怎麼辦」楊浩天深深得皺起眉頭。

見到這幕,采鈴真的是嚇壞了,哽咽道,「小少爺,我這輩子還沒害過誰,你真的找錯人討債了...嗚嗚~」

見采鈴一副嚇壞的模樣,楊浩天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旋即把手舉起揮了揮,作勢寫字的模樣。

「少爺...您還會寫字是嗎...?」受了幾次驚嚇,采鈴心一橫,看這小鬼能翻出什麼浪。

楊浩天點點頭,四處張望著有無筆墨一類的東西。

「筆墨在書房,我...我得去書房取!小少爺您不會連走路都會吧...?」采鈴壓了壓內心的恐懼,小心翼翼地道。

楊浩天聽了之後,旋即嘗試著要起身,無奈身體發育未全,吃力地試了二三次後,對著采鈴雙手一攤表示無奈。

「噗哧...」見著楊浩天那滑稽地模樣,采鈴忍不住一聲輕笑。

楊浩天聳聳肩,「哇...唧!」發著令人聽不懂的聲音示意采鈴快去。

采鈴依樣畫葫蘆,照著楊浩天的嘴型唸,意識到楊浩天的意思後轉身就往屋外走。

「看來得先收服這奶娘,要不在我身體沒長全的情形下,很容易被當妖孽抓去宰吧...唉!」楊浩天在心裡嘆了口氣。

在嘆氣的深呼吸間,楊浩天突然意識到在他呼吸的吞吐間,胸口有股異樣,就好像有食物噎在喉頭,難以下嚥的悶脹感...但明明沒有吃東西,只喝了幾口那奶娘的母乳不是?

悶脹得極不舒服的楊浩天,大口的喘著氣,悶脹感卻越來越明顯,就像有東西要從胸口竄出來一般,不知所措的楊浩天開始連喘氣都不敢太大力,最後索性憋著氣不敢呼吸...

一會兒後,滿臉通紅的楊浩天再也忍不住,豁出去地大吸了一口氣,原以為會爆體而亡的楊浩天,大吸這一口氣後,反而有種舒暢感,悶脹的不適感稍稍減緩,意識到靠著呼吸速度可減緩不適的楊浩天,開始控制著每一次的呼吸速度、深淺,由快變慢、由短變長,慢慢地不適感全然消失,舒暢的感覺開始由胸口下移到肚子,隨著每一次的呼吸,由肚子的下方再轉移到四肢,臉上的漲紅也慢慢消退,隨著每一次呼吸,氣色猶然更亮了些,楊浩天就這樣沈浸每一次呼吸吞吐間的舒暢之中。

"喀"一聲,房門應聲被推開,是采鈴取筆墨來了。

「少爺...您...是睡著了嗎...?」瞧楊浩天那悠長的吞吐,加上有點沈重的呼吸聲,采鈴輕聲問道。

聽到采鈴的聲音,楊浩天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吐出來的氣息中,伴隨著些微汙濁感,楊浩天滿意地笑了下,看來自己無意中摸索出了一套吸納法,雖說不知道功用為何,但身在其中的舒暢感,對身體肯定是有利無害,以往在現在看的小說和電視劇不都這樣演的嗎?

緩緩睜開眼望向警惕著看向自己的采鈴,楊浩天招了招手,示意采鈴將東西拿到床邊,一個翻身讓自己呈一個伏臥在床上的姿勢。

「咦?這舉手投足間,似乎比剛剛輕鬆多了?肯定是剛剛那莫名奇妙學會的吸納法造成的效果!」楊浩天欣喜地想。

見這妖孽小少爺滿臉得意的模樣,采鈴也很識相的不敢多嘴,趕忙地把筆墨和紙都攤開在床邊,讓楊浩天可以把來龍去脈都吐出來,免地自己白受驚嚇。

「別慌!我不會害你」楊浩天吃力的寫了筆鬼畫符。

想當然爾,采鈴也看得很吃力,但勉強還是能夠看得懂,「那...小少爺怎麼如此神奇,您才剛出生第一天,就聽得懂話,還能說會寫,這真的太可怕了...」采鈴心有餘悸。

「我也不曉得怎麼解釋,總之我有前世的記憶,只是現在的我不方便說,將來再慢慢告訴你,你只需要知道,我不會害你,甚至我的身分還可以幫你就好。」楊浩天緩慢地寫了這麼一大串,只不過握著筆的手越發有力,字跡比之上一段的潦草要端正得多。

「天吶,所以,小少爺您真是妖怪...人怎麼可能記得了前世的記憶...?」采鈴難以置信地驚呼道。

楊浩天白了采鈴一眼,又洋洋灑灑寫了一段,「你這麼想也無妨,總之我也尚未摸清楚為何自己有這樣的際遇,我醒來的那刻,就恰巧被我娘生下來。另外,我需要你先幫我掩飾一段時間,畢竟我的身體發育尚未讓我能與常人一般能說會道,能跑能跳。」寫到這,楊浩天自覺寫起來已不似一開始那麼費勁。

「這...」采鈴內心天人交戰著,不知如何是好。

「我想你能來這做我的奶娘,想必我們家肯定高人一等,要不是有錢就是有權,我爹這官應當也不小,如此說來,以我的身份,你若亂說我是妖怪,也不會有人信你,即便有也不敢跟著你瞎起鬨,好一點攆你出府尚能全身而退,差一點的話,亂棍打死也有可能,而你也有自個兒的家庭與孩子吧,你即使不為自己著想,也該為你的孩子想想吧。反之,只要你相助於我,等我有能力後便助你脫離卑微的身份,你與家人也能過上好日子,該怎麼選,應當顯而易見吧?」楊浩天見采鈴猶豫的模樣,恩威並施的寫道。

「好吧...我會盡量周全,但小少爺可真的不要害我...」采鈴銀牙一咬,顫抖地道。

「放心,誰對我好,我自然會報答,但...誰若想害我,我也是睚皆必報。」楊浩天乾脆地寫道。

「費揚古小少爺...那我真的把希望都寄託在您身上了...您這樣天生神力...應不至於欺騙我一個下人吧...」采鈴進退兩難之下答應了楊浩天,只希望楊浩天真可以助自己擺脫卑微的身份...「小少爺本就算自己半個主子,替自己主子保守秘密本就是應當的。」想到這采鈴也坦然了許多。

「你先去準備一碗粥,熬得稀一些,我還真有些餓...」楊浩天寫完此話,隨即捧著肚子。

「粥?這麼晚了我去熬粥會令人起疑的...少爺您若是餓了...只能...」想到楊浩天並非一般嬰兒,采鈴也覺得難以啟齒,但少爺餓了也不能不管,何況伺候少爺喝乳本就是自己的本分。

害羞的采鈴,滿臉通紅地欲拉開衣裳...

「不!」楊浩天見狀急忙地喊了一聲。

「!」采鈴眐了一下。

「!」剛剛自己的確是說了一個不字,楊浩天也矇了。

 

「少爺真的是天才呢!」采鈴壓抑住驚訝,盡量讓自己看起來自然些。

「你就別再餵我母乳了,留著給你自個兒的孩子吧,免地搞得我們二人都很害羞!」尷尬的楊浩天旋即提筆寫道。

「少爺,這是我身為奶娘的本分,我不再害羞便是...」見楊浩天一副正派模樣,采鈴心中寬慰不少。

「真不必了,你就當餵過了,去替換采月來照顧,然後回家先把你孩子餵飽了,再幫我熬碗粥,二個時辰後到了餵乳時間,再帶來給我吃便行了!」楊浩天疾疾寫道。

「是,少爺!」采鈴眼眶略微泛紅,自己剛認的這主子是真心待自己好。

「嗚耶!!!」見采鈴轉身便走,楊浩天出聲制止,伸手指著筆墨,再寫道「筆墨留在這,字全燒了。」

「是,少爺!」采鈴急忙收拾乾淨,退出房門時望了下楊浩天。

楊浩天見狀朝采鈴作了個噤聲的手勢,示意采鈴要保密,並眨了個眼。

采鈴靦腆地點了點頭便去喚采月去了。

見采鈴退出去,餓著了的楊浩天急忙翻身躺下,闔上眼運起吸納法,吐納一會兒後,肚子果然不那麼餓了,「這吸納法真神奇,怎地先前在現世沒發現自己有這神力。」楊浩天滿心歡喜地想。

"喀"房門再次被推開,采月進門見小少爺躺在床上已然睡去,「這采鈴也真是,就這樣丟著就走了,也不怕小少爺著涼了!」隨手將楊浩天裹進襁褓。

吹熄燭火,折騰了大半夜的采月側坐在床沿邊,靠著床逐漸地睡去,渾然沒發覺楊浩天在每一次呼吸吞吐間,帶著一道淡淡地銀光。

天地間的能量,正隨著楊浩天每一次的吸納,進入楊浩天的身體,滋潤著楊浩天的身、心、靈,楊浩天可以清楚地感覺到,這股隨著呼吸而進入身體的能量,會全數匯集在肚子的下方,「那應該就是所謂的丹田吧?」集中在丹田的能量,會再隨著身體各部位的需求,走遍全身,「這應該就是所謂的經脈吧。」楊浩天一邊吸納,一邊在腦海中思索著。

仔細地靠意念將能量從丹田分出,送往四肢百骸,再沿著各經脈輸送,讓能量在體內形成一個簡單的循環,「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周天吧...」楊浩天回想看過的小說與電視劇,努力控制著體內每一分能量。「早知道多研究一點經脈、穴位的位置,就不用這麼搞不清楚了...」

研究一個多時辰後,楊浩天極有進展,身體逐漸習慣周天的循環,吸納也成自然,一切都不必再費精神地控制。

閒下來的楊浩天,開始思考著一切線索...

「難道我是這年代萬中選一的武學奇才?出生第一天就自行領悟神功!?」

「所以這是什麼年代?我親爹是鄂碩...誰啊?到底哪個朝代?」

「老媽找不到我應該很緊張吧...」

「被撂在這年代,還怎麼幫楊昊尋親呢?...」

「!」

回想起楊昊死前的託付...

「所有的一切...都源於此戒,麻煩你了,小兄弟...」

「可是戒指不見了...」楊浩天無奈,「那楊昊還說過啥?」

「浩天小兄弟,我沒有時間描述細節給你聽,因為我是強行突破時空間回來的,這幾乎透支了我所有的靈魂力與體力」

「!」

「是了,靈魂力!所以我這吸納法吸的是天地間的靈魂力?怎聽起來很邪門...」

楊浩天努力地串聯著所有已知的線索。

「所以只要我靈魂力達到某個水準,應該也可以自行突破時空間回去...」

「楊昊拼盡全力突破時空間回到現代的下場是靈魂力和體力透支而亡...」

「自己如果強行突破也是會死,一切就沒意義了呀。」

「應該是楊昊修煉得不夠...」

「可是他又很強,都可以強行突破時空間穿梭回去,還有封鎖空間的超能力,沒道理是修練不夠吧!」

楊浩天就這樣陷入了推論,又推翻,再推論,再推翻的漩渦中,直到采鈴回來。

"喀"房門被推開,「采月!采月!」采鈴走進來喚醒采月。

「嗯???天快亮了呀?」采月睡眼惺忪地道。

「是呀,我回來替你,也準備要給小少爺餵乳了,你趕緊回房再歇息一下唄。」采鈴催促著采月。

「哎,那你也要找時間歇息一下。」采月正準備離去時,「你提的那是什麼東西呀?」采月好奇的望向采鈴拎著的一個小包袱。

「沒什麼,這一整晚這麼折騰,我都還沒時間吃東西呢!這是我剛隨手弄得一些點心。」采鈴有些心虛地道。

「那你可得小心些,被人看到準會說閒話的。」采月交代完便趕忙地往自個兒的房間走去,再有半個時辰老爺也該醒了。

「費揚古少爺,您的粥我帶來了!」采鈴輕聲喚道,一邊準備著粥。

「嘶~~~呼~~~」楊浩天深深吸了口氣,再吐出一口汙濁的氣息後,旋即翻起身,巴巴地看著采鈴。

-------------------------------------------待續

108/1/26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