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2022POPO年度作家/年度新人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如果,我們都錯過》上

第五章:《如果,我們都錯過》

【那一個眼神之後,我和她各自微笑轉身,但我明白,或許彼此之間所錯過的,絕對不僅僅只是一個漏拍的心跳而已……】

作者:冷諺明,如果,能在一起。

2007年,五月,五年之約即將滿一年。

她說,「你好。」還有「請問,您需要協助嗎?」這兩句話是她每天在上班時段裡頭最常說的話。

其實應該還是可以區分一下的,像是早上的時候可以用「早安」,而傍晚的時候則是說「再見」,但人與人之間最簡單又禮貌的基本交流,還是一個微笑。

甜美的微笑,正是她最先吸引我的迷人特質之一。

就在上午大約九點四十多分的時候,我從大樓的正門口進入,身為接待人員的她正在櫃檯裡面,似乎準備要就座,不過在看見我之後隨即就站了起來,送上甜美的微笑還有那最基本的兩個字:「你好。」並且點點頭。

我投以同樣的回應後繼續往裡面前進,通過往上的手扶梯抵達二樓後,在三部電梯觀看著各個樓層的公司行號名稱,尋找著我希望看見的那塊牌子。

但是沒有,不管我來回幾次、上上下下全看遍了就是沒有。

難不成是我走錯了?

回到一樓並且走了出去,門牌上的地址確實就跟我紙條上寫得一樣。

可是……怎麼會呢?

該不該打電話再去問一次呢?可是這樣似乎不太好,畢竟我都已經二十三歲、這麼大一個人了,竟然連一家明明有地址的公司還找不到,實在是有點丟臉……

就在我抓著頭皮、一邊站在門口柱子旁抽菸之際,她穿著整齊套裝的模樣出現在我面前,那份典雅的氣質以及掛在身後的長馬尾,是我最初被她給吸引住的迷人特質之二。

「請問,您需要協助嗎?」她的臉上依然是那同樣地笑容,表情明明沒有變,卻彷彿有股魔力似的,融化了我身陷在窘境裡頭的尷尬。

「那個……請問妳可以幫我看看這間公司在哪裡嗎?雖然地址明明是這裡沒錯,可是不管我怎麼找就是找不到。」儘管開口的時候有些遲疑了一下,可我還是想努力表面出鎮定,像個大人的樣子。

如果此時身上所穿的不是T恤牛仔褲而是西裝那就更好了。

她接過我手中的紙條端倪了一會兒,開口回應的瞬間嘴角同時上仰,露出那同樣地笑容,但卻不是那種嘲笑的意味,而是柔和的導引,為我解開問題的癥結。

「這間公司位於我們大樓的二樓,您只要搭手扶梯上去後往右手邊看就會發現了,就在電梯的對面而已。」

……原來如此,難怪剛才我怎麼找都沒發現。

「都怪我太自以為了,以為只要有地址就一定找得到,所以樓層沒問清楚就冒冒失失跑了過來,還有妳幫忙,真的很謝謝呢!」我真是個笨蛋,這樣要怎麼當一個成熟的大人呢?

「沒關係的,那只是您不小心疏忽而已,請問您是訪客嗎?」

「啊……對。」我到底在反應遲鈍、失神些什麼呢?

「那請跟我過來一下,麻煩您做個登記。」

填寫訪客基本資料的時候,我偷偷瞄了一眼站在我面前、距離如此相近、也正低頭看著填寫單的她,這時候我才猛然發現原來她除了甜美笑容、典雅氣質、以及一頭烏黑的馬尾之外,還有一雙單眼皮,很漂亮很好看的單眼皮。

那正是我最初被她給吸引住的迷人特質之三。

當我終於找到那家公關公司後,順利和學長見了面,兩年不見,他的身材胖了一些,肚子也比之前更稍微往外擴張了一些,但整體上來說,他還是我印象中的那個學長,學生時代的那個大男孩。

「唉唷,待辦公室坐久了本來就會發幅嘛!」學長辯駁著,跟我提起他當兵的時候,每天被變態的長官操的情形,那段期間他的體型可好了!

是啊……好像許多男生退伍後都很愛提當兵時期的事情,雖然我沒有參予到學長那段歲月的生活,不過我想,應該是可以相信的。

我記得上次和學長碰面,已經是他收到兵單、即將入伍的前夕,那時候我還在唸大學,就像高中時期那樣,和大我兩屆的學長,一起討論關於未來的規劃和方向,只是前後順序不同罷了。

學長說他出來後想走政治圈,隨便做些什麼都好,只要能夠養家活口就好,畢竟他是唸政治相關科系出來的,又是名校政治畢業的。

而那時候的我,夢想是畢業後去實習,然後考心理師的執照。

或者,出幾本書,寫作過生活。

後來再連絡,已經是學長退伍後並且順利找到工作的事情了。

「子名學弟,你一定要請我吃飯的啦!丟第一份履歷我就被率取了耶!」學長在MSN上興奮地跟我分享這個好消息。’

「當然沒問題。」我爽快地答應,很替學長感到高興。

只是這個飯局,一拖就往後延遲了將近一年,因為當時我遇見了妳……

現在的妳,在做些什麼呢?過得好嗎?

我們,真的可以「相信未來」嗎?

可以嗎?

人生,真的很難令人捉摸呢。

就像兩年後的今天,當初想進入政治圈的學長變成了行銷公關,而我,既沒有去考心理師的執照,也沒有變成後來想當的暢銷網路作家……到頭來即將年滿二十三歲的我,卻什麼也不是。

這樣的我,足以支撐得住我們那虛無飄渺的未來嗎?

簡單寒喧過後,學長從茶水間替我泡了咖啡回來,此時我才回過神來好好環顧一下四周,這間學長口中所謂的「會議室」。

除了左半邊那一大張長方型的會議桌、以及吊在牆上掛布與投影機可以算得上有開會氣味之外,整個右半邊的擺飾實在讓人很難連貫起來,因為那裡有一台五十吋左右的大小的液晶電視,旁邊放著的喇叭是高級立體家庭音樂組,而電視前方則是一張小圓桌和幾張舒適的單人沙發,桌上放著最新PS3高價位電視遊樂主機和兩支手把。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一組高爾夫球推杆練習小道路,真的可以一杆推進洞的那種。接著是掛在牆上的射飛鏢電子器材,甚至還有一整台的足球爭霸遊樂器材,就是我們平常只能在遊樂場才能看見的那種大桌子,需要兩個人分別操控一邊的把手操控足球人偶來進行比賽的那種……

「怎麼啦?在發呆喔?」

「學長……這裡真的是你們公司的『會議室』嗎?」

「呵呵,當然是啊,不過同時也是我們的『娛樂室』啦!」

「難怪……」我再次快速掃過那些娛樂設施,因為實在不知道該作什麼表情而傻笑著。

「哈,你注意到啦?現在還打電動嗎?來一場賽車或是格鬥遊戲吧!」

說完,學長便逕自走到電視面前打開開關還有遊戲主機的電源,不等我給回應就直接把另外一支手把丟了過來。

我雖然第一時間就反射性地接住了,但還是猶豫了一會兒才真正用雙手將手把給真正握住。

就座沙發上的「戰鬥位子」時,學長又遞給我一根菸,這次我沒有猶豫便直接收下了,因為學長給我的香菸是Dunhill,我們都愛那個英國品牌的菸草味道,只不過我的是口味最濃的紅色,學長的則是稍微淡一些的藍色。

閒話家常的過程中,我們就這樣一邊抽菸一邊打電動,結果沒想到一玩下去……就直接玩到中午吃飯時間了。

學長帶我到附近的華納威秀用餐,餐點上桌後,我們之間的話題總算進入了比較像是大人在說的內容。

「學弟,你應該沒有延畢吧?現在在做什麼工作?」

「嗯……在網咖當店長,固定白天班和週休,因為我假日在進修企管。晚上每個禮拜固定兩天在補習班教作文,不需要備課的時候,偶爾也會幫朋友代班去餐廳駐唱。」

「哇賽!真有你的,混得不錯嘛,一個月應該有四、五萬吧?」學長先是露出驚訝的表情,隨即又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點點頭笑了出來:「的確,是你的作風,記得以前你說過,不管以後變成怎樣都好,以後就是不想變成那種每天死守著打卡機器等下班的上班族,那樣跟『在學校坐牢』是一樣的。」

「是啊——不過至少,我的薪水不輸給一名國小老師了……」其實我根本不記得自己曾經說過那些話了。

「你說輸給什麼?」

「啊……沒有,倒是學長,我之前就想問了,你怎麼會跑去應徵行銷公關呢?當初不是立志要走政治圈嗎?」

「嘿嘿……我走了呀,其實我們的工作有另外一種稱呼唷,叫做——政治公關!」

「政治公關?!」那是一個我完全沒聽過的名詞,或者說,職業。

「是啊,台灣比較知名的有三大家,其中一家就是我們公司,不過學弟你怎麼沒去考心理師呢?還寫作嗎?」

「因為,實習要一年,我沒時間那樣慢慢耗……我也不寫了……既然寫不出成績來我就不寫了!」

「為什麼?」

「啊……沒有,我是說就算實習完畢也順利考上了,找不到需要我的人也沒用,畢竟台灣人比較少對外尋求關於心理上的傷的協助,更何況我還沒不是精神科的醫生。」

「哈哈,說得也是,就像政治人物最實際的功用就是負責讓民眾罵,紓解一下壓力,不需要看醫生啦!」

我淡然一笑,拿起帳單起身買單,然後和學長一起離開了餐廳,他回公司繼續上班,而我則是往前隨意走著,只是幾步路後,嘴角上的便完全收了起來……

因為,我看見了那棟世界第一的高樓,想起當時我們站在最頂端相擁的回憶。

也想起妳曾經對我透露過的不安與信中的堅定。

「冷,之前姑姑來我們家做客,說到時候如果我考不上,就要介紹對象給我認識,是個大我七歲的醫生……」去年我生日的時候,妳在烘爐地上俯視著大台北的美麗夜景,但和我一起戴上對戒的妳,眼神之中卻帶著恐懼……

「冷,你問我,還能不能夠和你一起『相信未來』,這個問題的答案,我不能確定。上天給了我機會,與你相遇,也給了我好運,跟你在一起,但祂是否還會再次好心的將更多的好運對我降臨,讓問題的答案變成肯定?」

「若問題問的是願不願意,答案早已在我的身分證裡……」黑色信件之中,還附上了一張卡片,那是妳的身分證。

而背面配偶欄位上的格子內,有妳用黑色簽字筆親手寫下的三個字:冷諺明。

它,一直都靜靜地躺在我的皮夾護貝欄內,讓我能隨時感受妳就在我身邊的氣息。

小妳兩歲不是我願意的;寫不出成績所以我放棄了;比不過醫生我也知道。

但,請等等我,已經有新方向了,我會很快、很快……

未完待續。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