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節儲值注意事項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如果,我們都需要勇氣(下)

當我一路趕到機場的時候,因為已經超過跟妳約好的出關時間,所以我直接把車子停在門口,並且努力在四周的人群裡尋找妳的身影,就是照片上那張停留在我印象裡的清秀臉龐,只是怎麼張望都沒有發現……

正當我拿出手機,猶豫著該不該撥通電話跟妳確認一下之際,一個念頭搶先闖入了我的思緒:會不會,是被「晃點」了呢?

可是,那個網路上的訂票檔案是怎麼回事?造假的嗎?

我感到有些混亂,同時也責怪自己為什麼要把妳當成這樣的人,但也不排除有這個可能,怎麼說花飛機票錢特地跑去見一個素未謀面的網友,是一件「非常需要勇氣」的事情。

要是我,做得出來嗎?以我懶惰的程度加上微薄的打工薪水,應該會打退堂鼓吧?

就在我這樣胡亂想的時候,口袋內的手機傳來了震動以及鈴聲,一股鈴鐺般的清脆聲音在我的耳際上開口了:「哈嘍,請問是冷大嗎?我是小純,已經到台北了,你在哪裡?」

「呃……我也到了,我穿白色的外套,不過妳叫我諺明就可以了。」在網路上被人喊冷大喊多了,但是現實中我反而不太習慣。

「呵呵,我看到你了,我在你身後唷!」

維持著通話狀態的姿勢轉過身去,我果然看見了一個女孩正以同樣的動作對著我微笑。

雖然是第一次和妳見面,可是我卻有種錯覺,對於妳外型整體給我的錯覺,彷彿曾經有印象似的,一時之間卻又說不上來。

「該不會是什麼一見鍾情之類的吧?太老套了唷!」妳笑著收起手機走到我身邊這麼說著,而我只能以尷尬地笑容來回應。

不過當我一邊問妳想吃些什麼、一邊打開為妳取安全帽的時候,那麼模糊的念頭就瞬間清晰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妳好像很需要人保護似的,例如……這頂安全帽上面的無尾熊。」那是我為了妳特地去買的全新安全帽,已經放在車廂內好幾天了。

「我爸媽還有不少朋友也這麼對我說過,不過我已經長大了,也想走走看自己的路……」儘管妳的臉上還是維持著笑容,可是語氣之中卻已經感傷了起來。

就像之前在線上,我們曾經聊過的。

為了轉移氣氛,於是我又繞回了原先的話題,問妳想吃些什麼,然而妳卻只是對著我笑笑。

「那還用說,當然是冷大最喜歡的迴轉壽司啦!」

呵,我早該想到的。

「可是我對機場附近不熟,不清楚哪裡有壽司店耶……」

幸好,妳的細心也預先設想好了。

「沒關係,我有先上網查過了,從這裡過去車程大概二十分鐘。」說完,妳從包包內翻出一張手繪地圖,是從這裡到壽司店的路線。

「妳畫得很詳細,連我這個土生土長的台北人都要自嘆不如了……」

「呵呵,因為我喜歡畫畫嘛,對了——改天我畫一張你的素描給你好不好?」戴著無尾熊安全帽坐上我的後座的時候,妳這麼問著。

「當然沒問題,不過要把畫得好看一些唷!」而我,則笑著回應,為我們的故事催下油門……

在網路世界裡頭,我用說故事的方式與讀者們互動;在現實世界裡,也延續著同樣的模式,只是,這個故事我從來沒有跟人提起過,包括我從國中就認識到現在死黨兄弟,至於為什麼,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其實也不是什麼不能說的故事,可能,是因為就連我自己也覺得太過不可思議了吧?

但,遇見妳之後,我卻想說,這段放在心裡面好一段時間的往事。

「之前妳在線上不是問過我、為什麼會開始想寫小說嗎?」

「呵呵,是呀,不過你說故事有點長,之後再找時間跟我說,所以之後就沒有再問你了,現在可以說了嗎?」

「是啊……可以了,妳知道——網路上有種叫做『語音聊天室』的東西嗎?」壽司店內,喝著妳為我沖泡的熱茶,我緩緩回憶了起來。

「你是說、可以用麥克風還有視訊跟網友們聊天的公開聊天室嗎?那個我知道,以前在網路上有看過,只是沒有點進去參觀,怎麼了嗎?」

「我從高中開始打工的時候,就喜歡找一些比較特別的工作,像是洗大體、人體藥物實驗、酒店少爺等等都做過,網路語音聊天室的主持人也是,那是我大二升大三的暑假去應徵的,有一個網站為了推廣大家使用,所以特別訓練了一些網路DJ開固定的主題和時段來與網友互動,薪水很不錯,而且還要先受訓過……」

一邊吃著壽司,我一邊為妳解說著,關於這個故事的背景。

「當時在我主持的聊天室內,有個每天都會固定來報到的女網友,而且很特別,人家進來聊天室不外乎都是想找人哈拉或是唱歌跟大家分享,不過她不一樣,不僅從來不使用麥克風發言,就連打字說幾句話都不曾有過,頂多就是有人唱歌的時候,丟幾個鼓掌的動畫出來而已,整個人超級安靜,就好像……專門來這兒聽大家聊天說話或是唱歌的。」

「真的挺特別的,好像當作廣播在聽唷!」

「本來我也是這麼認為的,所以也沒特別再去理會,直到有一天,我在線上貼了歌詞,自彈自唱演奏了一首高中參加社團寫的歌之後,那個女網友忽然傳了密語給我,當時我看見那個跳開的視窗、還以為自己眼花了呢……」

「結果她跟你說什麼?」

「她問我、那首歌詞是不是我寫的?她覺得很不錯,還問我有沒有其它領域的文字創作,因為……她想邀請我一起寫小說!」

「……真的假的?!」看著妳錯愕的表情,就彷彿看見了當初那個坐在電腦前不敢置信的自己。

但偏偏網路世界就是這麼奇妙,擁有無限的可能。

在還沒遇見師父以前,「作家」這種身分的人對我說來說是很神秘,充滿夢幻與理智,就如同在作家的字典裡頭,沒有什麼困惑是解答不出來的。所以起初我以為自己碰到了金光黨之類的詐騙集團,只是詐騙人家一起寫小說要作什麼?

為了消除我的疑慮,師父給了我一個網址,點進去後是一間出版社的網站,然後是一組帳號密碼,要我去作家專區輸入看看,可以自由修改裡頭的資訊、回覆讀這的留言、還可以以作者的優惠來購書……

「結果因為是真的、所以你就跟你的師父開始合作了嗎?」

「是真的,我的師父筆名叫做冷晴,是個專門寫愛情故事的女作家,只是……她從來沒有以我師父的身分自居,那是我自己放在心裡面對她的尊稱,她對我的方式比較像是朋友,都是喊我子名,而我喊她晴姊……」周子名,那是我的本名。

故事說到這裡的時候,我連我的本名都告訴妳了。

往後,還會告訴妳更多吧?只是在回憶師父的故事裡頭,我的感傷仍然一點一滴釋放著……

「所以你的筆名也姓冷,就是因為她嘍?」

「是啊……只是我跟師父相處的時間並不長,只有差不多半年,我的筆名是後來才取的,但我有試圖把這個消息分享給師父知道,不曉得在另外一個世界的她有沒有收到就是了……」

「另外一個……世界?」

「對……」

除了師父之外,我也不認識其他的作家,但或許擅長創作的人,人生也都是如此戲劇化的吧,師父大我十多歲,她跟我說,她是在一個家教很嚴厲的環境下長大的,直到大學才有過暗戀異姓的經驗,但僅僅也止於暗戀而已。大學畢業後當了幾年的老師,後來覺得生活太過單調,所以開始寫作,並且漸漸地從兼職改為專職……

一直以來,她在情感上的創作都是採取幻想式的寫法,然而隨著近年來網路小說的崛起,讀者們的口味也漸漸在改變,開始接受比較貼近生活的寫實派筆法,為了適應環境,所以她不得不嘗試改變……

「像是學生們最愛看的以校園為背景的愛情故事,要一個已經三十多歲、畢業這麼久的人去寫,實在有些困難,再加上我的學生時代,談戀愛可是禁忌呀……」師父曾經如此感嘆地訴說她需要我幫忙的原因。

或許,在師父的眼中,我們這些七年級生的生活方式會讓她感到時代上的差異,不過對我來說,師父同樣也是一個奇女子,單憑想像,就能夠虛構出十幾本小說的劇情,以及……兩性之間情愛糾葛的感觸。

究竟是怎麼寫出來的呢?每當我這麼問的時候,師父總是聳聳肩膀,給我一個帶著些許苦澀的微笑;我也曾經問過師父為什麼不實際談一場戀愛、而要用想像跟參考的?她說,大學畢業之後父母有替她安排過幾次相親,但她認為自己的人生大事,不該以這種方式來作定論,偏偏她看上眼的對象父母又不喜歡,所以往往最後連朋友也做不成,最後索性乾脆一個人小孤獨處。

當然,就我個人的觀點而言,我是鼓勵師父去尋找美好的另一半的,尤其是某個聊天的夜晚,師父對我提起她的父母都在數年相繼過世,臨走前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看見她找到一個好的歸宿後……

「後來,師父真的嘗試去多認識一些異性,只是同時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而她決定要離開人世間……」壽司我沒吃上幾口,反而是滿滿地一整杯茶已經喝到見底,於是我替自己又沖了一杯。

這樣,我才可以把自己一部分快要灑上眼淚的臉頰埋在杯子裡。

「嗯……我可以問妳師父離開的原因嗎?」大概是看出我的難過,妳問的小心翼翼。

「師父在遺書上寫,幾次出去,那些跟她差不多年紀的中年男子不是相處不來、就是急著結婚,根本沒心思好好談戀愛培養感情,甚至還有更過分的直接跟她挑明要一夜情:『都一把年紀了!還裝什麼淑女?』師父她很難過,她說自己已經是個四十歲的女人了,即使她現在開始想要好好去愛,也來不及……」

說完故事後,本來我以為自己會掉下眼淚的,但是沒有,只是變得沒有胃口了而已。

於是我就一直這麼沉默著,讓自己浸泡在感傷的氛圍中。

「……你怎麼都不吃呢?」然後妳開口了。

「抱歉,忽然吃不太下,妳盡量吃沒關係。」我歉然地笑笑,伸起手來在迴轉台上隨意替妳拿一盤,沒想到妳會這樣錯愕地反應。

「冷大,你拿的這盤……是什麼?」

「呃……應該是生魚片吧?只是我沒有吃過。」看著桌上那盤不知道魚種的握壽司,我也愣了一下。

「那……我們一人一個,一起吃好不好?而且你都沒什麼吃耶……」當妳這麼說的時候,我才忽然發現,妳那雙正注視著我眼神,變得不太一樣了。

是錯覺嗎?還是我多心呢?彷彿有一股微妙的情愫正流動著。

而我,又該怎麼回應呢?就在我迅速思考的那幾妙內,左手已經自動自發地握住了筷子,夾起那塊握壽司沾醬,然後放進口中……

我無法形容那塊不知道是什麼魚種的握壽司,並非我的味蕾有什麼問題,而是在我口中所散發的香甜,似乎……

來自於別的地方。

結帳後離開迴轉壽司店,已經是下午一點半,由於妳說必須在三點趕到機場飛回去,加上一時之間也知道該去哪裡,所以最後我們決定在附近找個地方坐一下聊天。

騎車在附近繞了一會兒,很快就找到一間附有下午茶套餐的咖啡廳,雖然只是蛋糕鬆餅類型的甜食,平常我也很少吃這些東西,不過……我想妳應該沒有吃飽吧?

畢竟是第一次見面,印象中很多女孩都是這樣的,會盡量以少份量的餐點來維持形象與儀態,同時也有客氣一些的意思,但其實這種情形也會發生在南生身上。

像我就是,只是我現在真的沒有什麼胃口。

不過禮貌上,我這個地主還是應該回請一下,怎麼說剛才在迴轉壽司店的帳單是由妳堅持請客的。

「歡迎光臨,請問兩位要點些什麼呢?」

「一杯冰的焦糖瑪奇朵。」就在我剛轉過頭準備詢問妳的決定之際,視線內剛好撇見妳的目光正掃過櫥窗台內的蛋糕,於是我雖然維持著原先的話語,卻在心裡面暗自多添加了一道接續……

「小純,妳要喝什麼呢?」我在聽見妳回答了「卡布奇諾」後,又對著店員補充:「請幫她升級成套餐。」搭配蛋糕的那種。

也許是我多心了,但總覺得妳方才望向櫥窗內的那股眼神並非是出自於腸胃飢餓……卻又說不太上來。

然而我只是,想幫妳完成這小小地願望而已。

最後妳選擇了黑森林的巧克力蛋糕,並且在就座後繼續談起師父的事。

「冷大,剛才就想問你了,你的寫作技巧,是你的師父教的嗎?她都怎麼教妳呢?畢竟小說跟學校的作文課不太一樣,所以我蠻好奇的……」

由於當年還沒有實施「室內菸害防制法」,所以多數咖啡廳內是有設置吸菸區的,剛好一開始我挑選的位子就是可以抽菸的,而這個問題,我必須依靠尼古丁的補助才能夠回答。

點燃一根紅色Dunhill,我在濃濃地煙霧之中,搭配著咖啡的苦香,再次跌入感傷回億的漩渦裡頭……

「其實,師父她從來不曾干涉過我該怎麼寫作,她總是讓我自由發揮,然後在我完成一個段落後,一句一句幫我修改加上潤飾,那時候我甚至連標點符號都不怎麼會用,更別提一推錯別字還有亂七八糟的章法了……」

「不過,那些都是後來我們合作的第一本書出來後、我這個愚鈍的笨蛋才發現的……」我補充。

「真的完全沒有?那她有沒有跟你分享過什麼心得之類的呢?」妳的表情甚是訝異,其實我又何嘗不是呢。

「如果真要說的話……應該算有吧?只是我聽不太懂。」

「什麼意思?」

那是在師父就要離開的前幾天,某個夜晚她在線上忽然敲我,說她接下來要說的這段話或許現在的我無法體會,但是將來的某一天,如果有「感觸」了,像是遇上一些事情或是一個人讓我願意放下原有的寫作執著,那麼,我的寫作功力就會往上更加提升一個境界。

師父說,我的寫作筆法屬於真實風格過於強烈和認真,所以導致常常和「自己故事」有所衝突以及矛盾……

「越說我越無法明白了呢。」妳露出有些抱歉的笑容,但根本就不用抱歉的。

「我在想……會不會是因為我自己……打從心底就不相信愛情呢?那些讓讀者們感動的故事,是我寫出來的沒錯,但真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嗎?」

「也許,你只是還沒有遇見……真正屬於自己的愛情故事而已。」聽見妳也和師父說一樣的話,我也只能夠同意了。

或許。

喝光杯子裡的咖啡,口齒上的香純和心跳一樣意猶未盡,很想續杯再跟妳聊上一些什麼,只可惜時光飛逝已經來到必須送妳趕回機場去的時間點,不得不先暫時做個段落終結。

松山機場外,妳將無尾熊圖案的安全帽遞了回來,雙手卻持續著伸進包包裡面翻找東西的動作——然後把一只信封袋接著送了過來。

「這個是……?」我感到困惑地望著妳那雙認真的眼神,等候解釋。

「是學費,是從我小時候存到現在的壓歲錢裡面提領出來的,雖然不多,但這代表著我的心意,以後就多多麻煩你教我『勇氣這項事情』了!冷大。」

妳知道嗎?當時整個人愣住的我,一直到妳揮手跟我說再見、整個身影消失在視線範圍內後,還隔了好一會兒的時間才完全回過神來……打開信封,看著裡面的五張千元大張不敢置信……

沒想到,妳竟然把我在網路上和妳說的玩笑話當真了!

然後另外一段見面前的對話快速閃過了腦海:

「冷大,過些日子就是我的生日了耶,你可不可以送我一句關於勇氣的話?」

「我想想……倘若別人給妳的,並不是妳自己渴望擁有的,那麼——唯有付出,才等於交換。」

「好難懂唷!那種感覺……像是什麼呢?」

「就像是,一場大冒險吧!」

「呵,那我懂了!」

我把那五張鈔票小心翼翼、盡量不讓它折到、整齊地放進了我的皮夾內,然後發現信封裡面還有一張小卡片。

「冷大,記得在線上聊天的時候你曾經說過,以前你也夢想過將來當個老師,雖然後來跑去心理系、變成立志成為一名諮詢師,可是我覺得,你雖然年輕,但你的人生經驗卻比同年齡的人來得早熟,就像是……『學校外的老師』,以後就麻煩你多教我一些東西了!呵。」

學校外的老師嗎?說得真不錯呢。

回家的路上我車子騎得很快,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想寫小說……

或許,是因為我終於遇見屬於自己的第一個愛情故事了吧。

【那五張從此一直靜靜躺在我皮夾內的千元大鈔,我連編號都會背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