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1 故事的開始

iphone   6s+螢幕上出現唯一一個顯眼的訊息條。

那是經過整整二十四小時後,唯一的一則訊息。

拾起手機看了一眼又無力將它丟下。扔在軟棉被上的手機平安著陸。

「誰啊?」姐姐問了一句。

「nobody。」

見我簡單帶過,姐姐也識相不吵不鬧不追究,只不過,她還是淡淡說了一句:還是忘不掉她吧?

聽完,我真的差點在電腦前淚崩。

我看過一部電影,估計是喬瑟夫高登李維演的〈戀夏500日〉,其中有一幕,這台詞這麼寫:「(美國)作家亨利米勒說,“忘掉一個女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她變成文學。”」所以,我也把這個她寫進了文學裡,而造成我現在坐在電腦前敲打著這些文字。

你知道〈社群網戰〉嗎?把facebook創始人馬克‧祖克柏故事改編的那部電影。我寫文章或作品,將這兩個她寫進去,並非要學電影中的馬克那樣誹謗女性,我寫她「們」,因為我覺得這段關係值得紀念,至少,我們的故事曾經讓我十分著迷。沉醉於和她的種種情節,就像偶像劇情那般精彩。

說起這個她,我想我已經和至少五個人講過這個故事,所以,再和你們說一次也無妨。

故事的聯接並非水平發展,而是一種樹枝狀的展開。

故事發生在高中那年,我記得我已經上了二年級,卻才在那時遇見她,這個她。

這個她是高二全年級第一名。成績優秀、人品不壞、長相甜美、清晰白嫩的雙頰總是透著微微血絲,標準鵝蛋臉型,那雙深陷的雙眼皮天然,俏皮著的眼睛弧度總是帶著高傲的神情,所有人都叫她「冰冷美女」。我訝異,自己竟然是在和她有所接觸後才知道這號人物。全二年級第一名,我不屑。

我也從沒有要打聽她的意思,只不過一次的英文手抄作業本,讓我們彼此碰著。

「請同學們記得,這次期末考如果不認真考,這會影響到你的升學成績的,請切記。」

每堂課,老師都耳提面命提醒我們,彷彿大學考試就在明天,而期末考是入試的入場券,沒有期末考,就沒有大學考。我都高二了,還需要提醒我們這個嗎?有哪個白癡不知道再過三個禮拜就要期末考了?

想完,我就立馬聽到:「欸,什麼時候期末考?」

我想白痴也不在少數。

下了課,我才只是起身,鄰座的女性朋友一臉驚慌。

「去哪?」

我瞟她一眼。

「劉于晴,妳不要我一有動作就大驚小怪。」

「好奇允莫妳要去哪嘛...」我一個白眼作為回覆。

她跟在我旁邊,我倆一道去廁所。

「欸欸,怎麼會有人期末考快到了還不知道?」

「妳說李敬喔?拜託,那個少根筋怎麼會記得。」

「好像也是。」

嘴裡咬著白手巾的一角,和鏡子裡的自己凝望。撥順了微捲的頭髮,瞧瞧自己。高中生活本來就沒什麼好說的,每天一成不變,除了偶爾在走廊和別班的女生擦肩而過,看看妹子、其他也就如此。

「我覺得老師今天在暗示妳欸。」劉說,小心翼翼的,彷彿在試探我。

我搔搔頭不以為然。

我是高中二年級少數的學業關懷生是眾所皆知。

「嗯?」

「那.......妳打算怎麼辦?」劉又問。

這回,我換搔搔臉頰「嗯。」

「不考大學嗎?」

我手垂下「嗯......」

劉于晴懂我的意思,換了別的話題。

晚上十點。我把廣播打開,學李聖傑聽著別人的故事。

我喜歡DJ那頭的聲音,充滿磁性又迷人。廣播有種魔力,我覺得用來殺時間很方便。6s+螢幕不斷跳出line的視窗。是朋友在群組上的連珠炮。遠離手機端的我,對她們來說就像是與世界脫軌,活在不同世界。但我喜歡這樣,累積到一定的數字再點開,沒必要每句都回。

我坐在床上、一個自己營造的地方閱讀陳克華的作品。我先是看了他的〈樓下住個gay〉,現在正在看〈我的雲端情人〉。此時,DJ竟播起我學習的對象──李聖傑的手放開,好一個時機剛剛好。

看完〈樓下住個gay〉才明白,許許多多同性戀者都靠交友軟體尋找對象,不論是一夜情或多夜情或穩定關係或在穩定關係中尋找別的一夜情或多夜情。交友軟體對於同志們(不論男女)來說都有極其重要的方便與需求。

「交友軟體?」

我得澄清,我真的只是抱著“好奇”的心態去尋找女同志交友軟體,真的只是“好奇”。

「還真的有?」

只是在App   Store的搜尋上打上「女同志」,手機網路不白費我月繳兩千二,它馬上刷新介面,秀給我目前線上所有的女同志交友軟體。

「約會和聊天、同志電影線上看、同志社群網路、同志公園、同志影視....」

是因為我身在同志圈,還是真的、外界有種消費同志的感覺?是我錯覺嗎?還是我濫用了這個單字。

「好多...要載哪一個?」縮小範圍選擇只有「女同志交友」後,有三個軟體被推薦。

「全載了。」

全載了以後......我又刪了兩個。

其中兩個進去後要付費,我能理解。總是會有異性戀或是太無聊人士(一定都是異性戀)跑來這裡攪局,不管那個異性戀是男是女,闖進不該屬於你闖進的聖地就是違法。所以同志交友軟體多半會有人臉照片辨識、聲音辨識等等,雖然是防君子不防小人,但是付費交朋友?對方還不一定跟妳交心,那我付這個費感覺是付心酸的。

剩下僅存的一個,登入先是綁定手機、人臉照片、聲音等等之後,再來設定個人資料、頁面等等,很像是facebook。我漫無目的的滑著頁面、不斷在刷新和刷新。我也不確定自己在等什麼。系統自動幫我追蹤了幾個直播紅人,不過我也不想看她們直播,我甚至不明白自己幹嘛下載這個軟體,在我衝動刪掉軟體之前我就跳了出去。

不過,只是盯著手機畫面上的軟體圖示,我心依舊蕩漾。好吧。我承認,我在期待。也許是一段露水相逢或點頭之交,管它是否有豔遇可能,總得試試。

轉過頭,我繼續陶醉書中。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