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楔子

      這是個四國並立的時代。位居東北方的秦國腹地廣大、平原遼闊、兵強馬壯,為四國中領地最大、實力最強的國家,又稱東北秦王。

      其次,位居南方的草原民族,幅員遼闊且自給自足,武力僅次於秦國。夏緒天一統南方蠻族,是為南蠻王。

      以舞技著稱的西楚緊鄰兩座高山,一座聳立在楚國皇宮後方,又稱後山,一座臨接寒國,成為西楚經寒國的必須通道,人稱壽居山。

      在天然地形影響下,西楚易守難攻,物資不好運送,需透過寒國做貨物交流。與寒國聯姻後,寒國成為西楚的經濟中心。西楚又稱西楚皇。

      位居各國之間的寒國,腹地狹隘、河運發達,為各國間的疏紐帶,物資運疏迅速、商業交易繁榮,立於不可或缺的戰略位置,又稱中寒皇。      

      故事來到西楚的公主殿,殿內富麗堂皇,奢華庸貴,目所能及皆是昂貴稀有的花瓶、名畫,這些東西各各大有來頭。舉凡是四國間互贈的名畫或古董,在殿內都能找到幾幅,西楚皇就這麼個寶貝女兒,也難怪對她極盡疼愛、百般呵護。

      「萱兒,關於我昨天說的婚約,要妳嫁給鄰國……」西楚皇臉上掛著一抹微笑,心情相當美麗。

      西楚皇一愣,嘴角微微顫抖,公主殿內不見一絲人影,桌上留著一張信紙,他突然閃過一個不祥的預感。

      『父皇,別找我了!我決定出去增廣見聞、了解人間百態……好長好長好長的廢話……』看到此處,西楚皇已滿臉爆青筋,血壓升高,還得耐著性子把信看完。

      『父皇,萱兒等你取消婚約就會回來的!祝福父皇龍體安康、長命百歲。告辭!』他慢慢地把那張信紙壓扁、揉爛,狠狠撕碎。

      「好個龍體安康,我看她巴不得朕早點拜見佛祖大人。」西楚皇瞇起眼眸,眼神緩緩地巡視周遭,果然東西收拾得一乾二淨。

      「來人,管她是否三頭六臂,掘地三尺也得把死丫頭抓回來!」西楚皇怒不可遏地用力拍桌,殺氣騰騰地望向走近的侍衛炎青。

      炎青深吸一口氣,記在腦海裡的供詞已倒背如流,「皇上,公主知道你會找她,早、早就把衛兵都灌醉了……」但越說越沒底氣,說到最後聲音越來越小。

      炎青立在原地,猶如代宰的羔羊,身為公主的貼身侍衛,他有太多的逼不得已。

      他看了看滿地的碎紙,艱難地吞了吞口水,皇上倘若知道是他「奉命」去醉衛兵的話──

      這絕對是自從侍奉公主後,畢生不能說的第三百五十件秘密。

      「……這丫頭還挺聰明的。」皇上挑眉看了他一眼,別具深意。

      「公主自然比不上皇上您的聰慧。」炎青拱手作揖,這時候除了阿諛奉承,還是只能阿諛奉承。

      「那是當然。」皇上嘴角輕揚,轉身走了兩步,又道:「不許偷塞零用錢給她。」

      「……」問題是夢萱都用搶的。

      出門在外總是要先找個安居的地方,根據夢萱多次出逃皇宮的經驗,找個默默無聞的小客棧比華貴的客棧安全。

      兩年前,她彈膩了國風樂曲,私下偷練司馬相如的《鳳求凰》被西楚皇發現,決心離家出走,不料,在宮外不到一里被熟人捕獲,就此照三餐把整部樂曲都彈遍。

      去年,她偷懶不想練琴,躲到楚國第一大客棧內,恰巧客棧內的總管與皇家深交。不出一個時辰,又被抓回宮內關禁閉。

      諸如此類的事蹟,在宮內廣為流傳。可別看夢萱這樣,她的歌舞琴藝不只在楚國數一數二,問四國間誰的琴藝冠絕天下,當屬楚國長公主。

      這一路上風光明媚、鳥語花香的,誰想待在無趣的皇宮?夢萱深深吸了一口氣,感受大自然的芬芳,內心萬分佩服自己此次壯舉。

      這是夢萱第一次離開皇宮這麼遠,來到一個從未見過的地方,她悠哉地揹著包袱四處亂逛,殊不知皇宮內已風雲變色。

      不過,第一次走了這麼久的路,差點要了她的小命。她告訴自己必須堅持下去,這是為了捍衛自身權利,成為名留青史的女中豪傑。

      夢萱凝望天際,璀璨的夕陽照亮嬌俏臉蛋,美得引人駐足。

      當然,以上是夢萱的視角。

      「姑娘,妳要投宿?」來者是一名女夥計,她慵懶地走出客棧,一臉不屑地打量來人。

      雖說她看上去秀眉鳳目、玉頰櫻唇,確實是位美人,但客棧內佳麗雲集,可不差她一個。

      「是啊!給我來間上等……喔不,單人房就好。」夢萱好奇的觀望四周,本打算讓自己住得舒適點又突然改口。想起以前的慘痛經驗,她決定走低調路線,這都是嘔心瀝血的心得。

      「姑娘,本店沒有多餘的客房,而且消費很高,妳可有銀兩?」女夥計眼神一肅,見夢萱準備踏入客棧,連忙伸手攔住,擺明不想讓她住進客棧。

      「有阿,要多少?」夢萱輕眨雙眼,二話不說打開包袱,她可是跟帳房狠狠敲了一筆,否則哪敢安心出遊。

      女夥計眼神閃過厭惡,她沒想到夢萱真想住下,突然心生一計。

      「一百兩,妳住不住?」女夥計隨口開出的天價,有見識的人自然知難而退,要知道一百兩可是能供平民百姓將近半年的生計,常人哪裡付得起。

      夢萱找了半天只有幾碇碎銀,她驚呼一聲,這才想起先前把銀子全給炎青買酒灌醉侍衛,忘記留些盤纏在身上。

      夢萱一臉懊惱,都怪她太糊塗了,眼下天色都晚了,沒銀兩客棧又不收人。

      女中豪傑初入江湖總會有點意外,佛祖大人出的這道難題,確實把她難住了。

      「天色也不早了,姑娘妳……」見夢萱翻了半天也拿不出幾碇銀兩,女夥計等得不耐煩了,一百兩不是個小數目,常人壓根不會帶著百兩金子在路上走。

      「呃……妳容我想想。」夢萱抿起唇,一臉相當為難,向來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的她,自然沒遇過沒有銀兩這等問題。

      她望著包袱內的金色髮簪沉默許久。

      「姑娘,如果不嫌棄,妳可以在這當夥計,旅費就不跟妳收了。」一道聲音響起,拉回夢萱的思緒。

      客棧內緩緩走出另一位女子,她全身渾然天成的貴氣令人震懾。

      夢萱渾身一震,咬起粉唇貌似十分掙扎。

      真是缺什麼便來什麼,天時地利又人和,尋思也想不到其他法子,不如就應了她,就算是有毒的餡餅,相信佛祖大人會助她一生平安順利。

      「好,這工作我接了!」夢萱心一橫,目光堅定地望著那位女子。

      「小姐,妳會來我們客棧也是狐……」女子眼神在夢萱身上來回逡巡,令人猜不透她的想法。

      「不不不!我不姓胡。」夢萱揮手連忙解釋,突然,夢萱靈光一閃,反正就算用了真名,也不至於被識破身分。

      「咳,在下楚夢萱,初來乍到請多多指教!姑娘貴姓?」拱手作揖擺起架式,一改剛剛焦急的姿態。

      巾幗英雄守則第一條:落魄歸落魄,面子該裝的還是得裝一下。   

      「蘋兒。」女子露出優雅的笑容,眼眸閃過一絲陰謀。

      「謝謝妳,蘋兒!」夢萱感激地拉起她的柔荑,絲毫沒注意指端傳來的冷意。

      蘋兒輕勾紅唇,驟然拉近與夢萱的距離,靠在她耳畔輕道,「不用多禮。」

      在楚國巷弄的某個街角,有兩名俊俏的男子正在議事,他們雖未穿華服,但周身氣質讓人一看便知皆乃人中龍鳳,並非常人。

      倚在牆上那位雖然不苟言笑,神情十分淡漠,但俊美的輪廓令人為之心折,另一位儒雅俊秀,薄唇時常勾起一抹笑容,看上去為人溫厚純篤。

      平常這個巷弄不會有人特別注意,因為他們的出現,不少人投以目光。

      「皇兄,這次捉捕狐妖的行動……」儒雅俊秀的男子歛眉,一臉無可奈何。

      「烈宇,見機行事,照計劃行事。」不苟言笑的男子俊朗的眉宇微攢,止住他的話語。

      「皇兄在哪安身?」烈宇環視周遭,十分擔心他的安危,畢竟現在盜匪猖獗,饒是武功再好,只怕暗箭難防。

      「屆時與你聯繫。」語罷,他運起輕功,不見蹤跡。      

      「蘋兒,妳怎把她留下?要是肥羊進來……」一走進房,天芯臭著一張臉,神情相當不悅。

      方才看在她是掌櫃的份上才不便發作,要知道她們狐族女子生來需要男人的精魄延年益壽,繁衍後代。

      她們經營客棧是為了避人耳目,可不是為了普渡眾生,存好心做好事。

      「天芯,那是因為狐奶奶說客棧來了貴客。」蘋兒輕輕搖頭,嘖嘖幾聲,嘴角帶著一抹微笑。

      「貴客?妳說那傢伙是貴客?她不過是有點姿色……」天芯嗤之以鼻,對蘋兒的決定相當不苟同。

      就一個沒幾兩銀子的窮光蛋,還能稱為貴客?

      再說,狐族女子生來美艷動人,並非一個凡人女子所能企及,好吧,縱然她勉強匹敵,但也不構成留下她的理由。

      「皇族血統。」蘋兒嘴角微揚,邪魅地望向天芯。

      天芯霎時抽了一口氣,她簡直不敢置信,這種地方竟有皇族肯來,「光是吸她的魂就能增進大半修行──」她雙眸散出危險的精光,滿臉藏不住的興奮。

      「不只是妳,連我都躍躍欲試了。」蘋兒嘴角微微勾起,眼中閃出一絲陰毒。

      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