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二、交集

      雖然在客棧裡「平平安安」待了三天,摔破十三個碗、十個碟子、五隻瓷杯,客人也蠻寬容的。不過,夢萱還是明白為何天芯臉色由黑到白、白到發紅、紅到發紫,看來巾幗英雄的路途遙遠。

      住慣奢華的皇宮,她已有三天無法入眠。

      除了床板硬得她渾身痠痛不說,被褥不但老舊還帶著一股霉味,枕頭只能摺疊衣物充數使用,這種連「茅廁」都不如的房間,叫她如何安寢?這絕對是上天對她最嚴厲的責罰。

      「叩叩。」窗邊傳來一陣聲響。

      夢萱起身打開窗戶,一抹人影竄入。

      「公主。」炎青微微作揖,立在她面前。

      「……」夢萱吃驚得瞪大雙眼,猛然退後。

      她可是苦苦撐了三天,就快打破往常記錄,怎能在此時此刻功敗垂成?夢萱不斷掙扎著,到底要敲暈他、弄暈他還是打暈他?

      「炎青,我……我這幾天好苦阿!」夢萱癟著小臉,泫然欲泣,她瞇著眼偷看炎青的反應,前三項的失敗機率太高,還是最爛的苦肉計管用。

      「身為妳的貼身侍衛,還不清楚妳想什麼?皇上氣得快冒火,公主還不回去?」炎青嘆了一口氣,活該他碰到這種主子。

      「喔?原來還沒找到我。」夢萱輕拍胸脯,頓時鬆了一口氣。

      她烏溜溜的大眼轉呀轉,似乎想到了什麼,「炎青,你知道成大事者總是特別辛苦,你知道該怎麼做?」

      「可是皇上那……」炎青皺起朗眉,夢萱這番性子到底像誰?

      門外響起蘋兒的聲音,她示意炎青離開,最好有多遠滾多遠,氣音道:「改天再說。」

      只見夢萱指著窗戶,炎青那叫一個無奈,「……公主請盡快回來。」他狼狽地爬窗離開,要是主子再不回宮,他的項上人頭遲早不保。

      「恩,你放一千兩百萬個心。」夢萱拍拍胸脯,用她的人格保證,她絕對不會回去。

      「對了,借點銀兩回去再還。」眼見炎青上了窗台,夢萱順手摸走他的錢袋,順勢踹他出去。

      「……」這對父女太無良了。

      「我在我在!蘋兒姐請問怎麼了嗎?」夢萱佯裝剛睡醒的樣貌,慵懶地打了呵欠。

      「今天姐妹有事外出,客棧交給妳打點。」蘋兒眸子裏閃過一絲異樣,方才一開門便聞到男人的味道,她走進房內不著痕跡地逡巡四周。

      「妳們要去哪裡?只有我留下來?」夢萱倒抽一口氣,一臉惶恐不安,還沒人教她如何上手,她如何一個人打理客棧?

      「好了,這事輪不到妳過問,就這樣說定了。」蘋兒輕瞥一眼表示警告。

      夢萱一臉石化,頓時無語問天,她現在跟佛祖懺悔還來得及嗎?

      客棧位於壽居山的半山腰,四周遍佈果樹、園林,僅有一條小徑能出至大道。這條大道龍蛇雜處,其通往楚國城都及寒國,許多異國商人經由此道運輸貨物,因此不少山賊土匪在此流竄,建立自己的地盤。路過的商賈無不成群結隊,或雇用幾個打手,才敢行經此處。

      烈宇沿著小徑走到客棧前,還沒踏進客棧便聞到一股狐騷味,他眉頭緊皺,屏住氣息,不情願地走入客棧。

      「這位客官,你要住宿嗎?」夢萱拱起笑臉,緊張地交握雙手。

      這是夢萱生平第一次接待客人,她努力模仿宮內婢女伺候她的樣子,姿勢滿分、笑容滿分,專業零分。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饒是她當真搞砸了,客官應該不至於太苛責……吧?

      就她觀察,雖然這位客官身穿布帛,上頭繡工精細,一看便知此人並非常人,但是他的臉上的肅殺之氣,活像誰欠了他幾輩子似的,可惜了他這張溫文儒雅的面容。

      「這不是客棧?不住宿能做什麼?」烈宇神情微變,內心一陣嗤笑。果然,這客棧不單純。

      「啊!對的對的,那客官打算住什麼房?」夢萱登時一愣,忙著笑著賠不是。

      第一位客官便如此難伺候,硬是雞蛋裡挑骨頭,那她以後還有好日子過嗎?

      「這客棧只有妳一個?」烈宇眼睛餘光微掃客棧,發現裡面居然沒有其他夥計,頓生疑心。

      夢萱見狀,也跟著回頭看了看四周,難道這裡還有其他人嗎?

      「姐妹們有事不在,由我打點客棧,做的不好的地方,還請客官多多見諒。」夢萱微微作揖,保持一貫的微笑,畢竟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一間上等房。」遞出五兩銀子放在櫃台,烈宇沒有再看她一眼。

      不苟言笑的男子來到一處相當隱密,人煙稀少的深山,他走進陰暗潮溼的洞穴,地面凹凸不平,上頭佈滿青苔,裡頭一股霉味揮之不散。

      「哼,這不是南蠻大皇子,這麼有雅致到寒舍遊玩?」狐族領袖隻手倚著下巴,雖是徐娘半老但風韻猶存,臉上看不出歲月的痕跡。

      「心知肚明,不用廢話。」他眉宇間一片疏離冷漠,緩緩抽出劍,擺出備戰姿勢,與狐族首領對峙著。

      「哼,有勇無謀,在我的地盤還敢大放厥詞?」狐族領袖一陣嗤笑,輕輕揮手便化出數十隻狐妖。

      男子眉頭深鎖,緩緩揮劍以劍氣震開狐妖。

      他輕盈地躲過撲向他的狐妖,揮舞劍法給予致命一擊,頃刻狐妖化成輕煙消失不見。

      「好身手!」狐族領袖大驚,再度化出數十隻狐妖,恢復原形趁機逃走。

      男子見狀,以內力震開上前的狐妖,他運起輕功前往內部查探,裡頭什麼也沒有。

      「看來這裡不是真正的狐穴。」他在洞穴內四處勘查並貼上黃色符咒。

      走至外頭,在樹幹上劃上三橫,那是他特製的暗號。

      若是樹幹刻上兩橫僅用來記路,刻上三橫便表示危險、小心,三橫上加一豎,意味著施放狼煙確認位置,三橫上劃一個叉,便是切勿前往。

      他的記號會隨著不同的情況做改變,因此,他所指揮的軍隊向來無往不利。

      然而,就在他離開此地後,樹幹上的記號消失了,洞穴也不見了。

      烈宇歛色凝神地仔細觀察房內擺設,擺設與一般客棧無異,想來為了掩人耳目,自然不能太過另類。

      他伸手扳開窗戶,窗戶喀吱作響稍嫌老舊,用全力才能勉強推動。窗邊、櫥櫃落下不少灰塵,顯然這房不常住人。

      烈宇最後以銀針測試茶水亦無異狀,他沒想到竟然能如此順利打入狐妖內部,深怕其中有詐。

      『先前得到狐妖主穴的位置,皇兄便主動請旨消滅狐妖,偏偏皇兄與楚國公主的訂婚之日迫在眉及……』烈宇思考前因後果,終究覺得不妥,縱使這只是暫緩之計。   

      一道敲門聲打斷烈宇思索,他迅速坐回椅子上,握緊腰間的劍。

      「客官,這是今晚的飯菜。」夢萱笑容滿面地將餐盤端至桌上,認真地盯著美食。

      今天整間客棧就她一個,連廚娘都不在,這桌乃是她生平第一次精心研究的料理,只有這位客官有此等榮幸品嘗,連她父皇都沒這等好運氣。

      光看色澤就知道這道料理色香味俱全,她覺得用不了多久,她也能成為出色的大廚。

      「謝謝。」烈宇不露聲色地觀察她,拾起筷子又問:「整間客棧只有妳一個夥計?」他回想剛剛沒看見任何人。

      「是阿,我相信這是老闆要磨練我。」夢萱揚起笑臉,雙眼離不開桌上的美食,看上去相當期待烈宇的評價。

      烈宇見她神色有異,思緒微凝,緩緩夾起一葉青菜,「你不覺得奇怪?」

      「是挺奇怪的,幸好有你陪我,不然一個人怪恐怖的。」見烈宇已經動筷,夢萱雖然有些羞赧,臉上卻止不住笑意。

      烈宇微微失神,笑意寫在她的臉上,宛若一篇絕妙佳句,一雙鳳眼含笑靈動眨著,白皙的臉龐更襯得這笑容溫柔動人。

      「怎麼了?客官怎不說話?趁熱吃呀!」拍了拍烈宇肩膀,夢萱眨著眼睛,俯下身子端詳烈宇的神情。

      她記得她鹽巴下了三匙,應當不會有錯。話說,這位客官眼睛老眨個不停,是不賞臉她做的菜,還是身體不適?

      「沒、沒什麼!如果沒事的話,幫我清清這間房?」烈宇侷促地撇開眼睛,故作鎮定。

      眼看烈宇又放下筷子,夢萱癟起小嘴,「好,客官記得趁熱吃。」

      看樣子他是有意無意地在趕自己離開。算了,反正她看過廚娘留在灶上食譜,日後回皇宮照樣能大展身手,給大夥開開眼界的。

      不過,到底要下幾匙鹽巴?一會再去記熟些。

      夢萱一不留神便撞上剛要入內的男子,「啊──誰走路不看……」男子淡漠的眼睛直直望近她的眼裡,他拿出匕首抵住她的頸項。

      頓時,周圍一片寂靜,夢萱站直身子,一動也不敢動。

      她愣愣地看著來人,現在這是什麼情況?她可是安分守己、愛國愛民的好公主,沒道理老天要斷她後路。

      她現在到底該先發制敵,還是逃為上策?

      要不她乾脆趁亂逃走,前去衙門報官?

      不不不,傻子才報官。

      要知道西楚皇的眼線遍佈天下,倘若報官,肯定是她先被抓走,說不定官府還送上大禮,感謝這位土匪。

      「你、你這土匪!」夢萱瞪大雙眼,神情看上去相當猙獰,但身子仍不敢輕舉妄動。

      夢萱管這叫先聲奪人,就算形勢不好,還是得做個樣子,挫挫對方的威風。      

      「我若是土匪,妳奈我何?」男子緩緩欺近,雙眸銳利地盯著她。

      沒想到這年頭當土匪還能當的理直氣壯,直言不諱。

      夢萱不甘地回瞪,想她堂堂楚國公主,哪能被這種地痞流氓挑釁。

      瞧他一身穿著倒也不差,雖然不得不承認他一臉英俊瀟灑,難道這年頭土匪生得越發好看了?

      夢萱思緒一轉,柳眉一豎,長得好看又如何,縱然再好看,也不過只是地痞流氓,看她如何教訓他。

      為了闖蕩江湖她留了好幾手,當初炎青為了讓她練這招,沒少挨幾百腳。

      「讓你瞧瞧我的厲害。」夢萱吆喝一聲,抬腳踢向他,借力使力,仰頭後退開。

      「碰--」夢萱嗑到腳下門檻,跌倒在地。

      「……果然厲害。」男子紋風不動,幾不可察的微微挑眉。      

      「這……也在我的計算中。」夢萱漲紅了臉,訕訕然從地上爬起,她管這叫降低敵人的防備心,恩,就這麼定了。

      「皇……煌大哥?你、你們認識?」烈宇望著兩人,丈八金剛摸不著頭緒,難不成皇兄已到客棧先行探查?

      「才沒這麼倒楣。」夢萱一臉怏怏不悅,小聲咕噥。

      「抱歉抱歉,煌大哥就喜歡嚇唬人。」烈宇拉開男子,朝著他輕眨數下,「這個見面禮比較特別,希望姑娘別見怪。」

      他可不希望來客棧的目的尚未達到,便將消息傳回南蠻。

      烈宇簡單地介紹自己,說是與兄長有要事到楚國一趟,行經此處又沒有其他客棧,方投宿至此。

      而他那兄長洛煌,性情較冷漠,話也不多,他再三向夢萱賠罪,請她切莫見怪。

      「算了算了,我去端水清理房間。」夢萱見他如此誠懇,便不再追究,她還想在客棧混日子,事情自然不能鬧大。

      離開前她瞅了眼洛煌,輕聲呢喃,「土匪就是土匪……」

      「……」洛煌神色冷凝,她大概不知道習武人耳力特別好。

      「煌大哥,我們進到房內詳談。」烈宇一臉謹慎,踏出門外觀察周遭,待洛煌先行入內才將房門關上。

      洛煌逡巡四周,端詳桌上飯菜並以銀針試毒,確認無虞後,夾起小塊蘿蔔放入口中。

      「……」洛煌默默咀嚼,朗眉皺起。

      烈宇詢問洛煌探查狐穴的下落,不料竟一無所獲,那個洞穴不過是狐妖暫居的地點。

      枉費好不容易得到的消息,兩人經過商議,決定再派探子找尋新的狐穴,方能將狐妖一舉拿下。

      「今天是月圓,正常來說妖狐都會化成原形。」烈宇神情肅穆,他沉吟片刻,回想與夢萱對談的經過,她的態度不似有假,「我方才已試探過,她自己也不清楚原因,難道狐妖打算用她來引開注意力?」      

      「或許。」聽見來人的腳步聲,洛煌恢復一貫清冷的眼神,倒了一杯茶,彈指丟進一粒藥丸,用內力將其化開。

  

      夢萱平常沒做過粗活,步伐顯得笨拙,她端著一大盆水走到房前,吃力地用身體撞開房門。

      能讓堂堂楚國公主親自伺候,絕對是天大的享受,就當他們兩兄弟走了好狗運。

      再苦也得忍著,她必須撐過今天,趕緊打發走這兩位難纏的傢伙。

      『嘩!』在夢萱剛踏進房裡的那刻,洛煌將手上的茶水朝她潑了過去。

      夢萱打開房門那一瞬,她嚇著了,頃刻間無法言語,她愣愣地接收迎面而來失溫的茶水。

      尤其是洛煌正冷漠地傲視著她。

      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