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問卷找答案|寫作需要的幫助,POPO來支持。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怎麼樣的人應該存在?怎麼樣的人應該死去?

      被上帝選上的天才應該存在、被上帝捨棄的愚者應該死去?

      怎麼樣的人應該存在?怎麼樣的人應該死去?

      被人們喜愛的天才應該存在、被人們排擠的愚者應該死去。

      ──上帝從不舉行智力測驗。

      顏聿以,十六歲,男,尼特族兼御宅族,不想上學、不想工作、不想勞動,喜歡遊戲、喜歡動漫、喜歡無所事事。

      若是以社會的標準來看,毫無疑問是個沒有用處的爛人。

      「啊啊啊啊~又輸了呀~!」

      最遺憾的是,身為御宅的他熱衷卻不擅於遊戲,言行不幽默又不善表演,連遊戲宅最終可能創造的那一點點「價值」也都沒有。

      不事生產、不務正業、虛度光陰、消耗資源。

      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吃喝拉撒睡。

      雖然不會有人明白的說出口。

      但這種對社會運作無幫助、無貢獻、無用處、無藥救的廢人,以多數眼光來看無疑是希望消失的存在吧?

      尤其是在這個資源逐漸匱乏、經濟面臨崩壞的國家。

      所有人刻苦耐勞好不容易才有一頓溫飽,買車、買房以成奢望,連吃好一點的食物都快掏不出荷包。如此蕭條的時代,還要分給這些寄生蟲一點資源?這些毫無產值的人究竟為何能夠分食大家努力的成果?

      不過更深入的探討,「消失」是怎麼樣的「消失」?大家沒有答案了……

      或許該說,人們潛意識避開了那個答案。因為那個答案絕對不是將這些人從社會底層向上拉一把的這種答案……至少多數的人都不會選擇這種吃力卻不見得收得到效果的選項。

      「幾點了呀?」顏聿以看了看一旁鬧鐘上的時間,覺得眼皮沈重。

      「八點四十分,還超早的呀……怎麼會這麼的想睡覺呢……」

      咕咚──

      他最終還是敵不過睡意,倒向了電腦桌面。

      螢幕中,遊戲的畫面還在進行著。

      『安安,人在嗎~!』對話欄上出現了問候。不是朋友,而是遊戲中認識的戰友。就算是尼特族,像這樣不值一提的微小牽絆也還是有的吧?

      『嗨嗨~~』依然的沒有回應。

      「不在嗎?」就算幾天找不到人,螢幕對面的人也不會有所動作。他們只會如此這般的思考,然後如同標準作業程序一般的繼續尋找其餘在線戰友一塊遊戲──就是如此不值一提的微小牽絆。

      時間是晚間八點四十五分。

      顏聿以的房間裡沒有半個的人。

      他,確實是睡著的,所以並非是他自行走出了這個房間。

      可是他,卻不見了。

      這件事被發現已是兩、三天後的事。

      不止是叫顏聿以的少年,在這個國家各個鄉鎮市裡,16歲至24歲間裡的年輕人大量的失蹤了。

      人們追尋這些年輕人的共通點後,發現了一個事實。

      他們都是沒有上學、沒有工作或是做著沒有被社會承認事情的人。

      ──是社會不需要的人。

      恐慌只有在察覺到這一規則前出現過短短的數日。

      沒過多久,多數的人們便遺忘了。

      釋懷,更多的甚至是感謝。

      有人做了……

      一直以來只存在於大家心理卻不可能去做的事情。

      有人幫大家做了。

      那是個將不可回收垃圾丟進垃圾桶中一般的舉動,一個再正常也不過的正常舉動。

      可是這麼大規模的「清掃」到底是怎麼進行的呢?

      沒有人知道,但是……

      管他的~

      繁忙的人們怎麼可能有時間去思考,這事件的背後究竟隱藏了什麼真相。

      反正消失的不是自己、不是自己的至親,那樣就「可以」了。

      是的。

      ──那樣就可以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